下一章          上一章

 

    不看还好,一看周青可是转欢喜为惊骇,刚好看到了轩辕法王被那批猛鬼军魂打得口喷鲜血,以秘法破开空间遁走,轩辕法王这老妖的本事周青最为清楚不过了,连他都翻了船,周青心里立马起了开溜的念头!

    白光一闪,温蓝新已经出现在阵中,焦急的道:“这阵法最多只能抵挡住片刻的工夫,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了这批猛鬼的实力!”话音刚落,轩辕法王也狼狈的出现在阵中叫道:“不要紧,我们三个尽可以支撑住这大阵一个时辰,我们躲在阵内伺机出手,一个时辰足够可以收拾这些军魂了,刚才老祖我是陷进了包围了!”轩辕法王虽然狼狈,毕竟是功力高深,真元略一运转便伤势全无。就是温蓝新也不想就这么离开,毕竟诱惑实在是太大了!两人施展法术,把通向外面的通道封了个严实,准备破釜沉舟,把唯一的退路也封死,气得周青心里骂了两人百儿八十遍了:“这不是硬要拖我下水吗!”

    嗷!一个凶猛的yīn兵率先冲进了司马道,这yīn兵手执三亭大砍刀,和别的yīn兵不同,一身鬼气所化的铠甲也是明显要高出那些军魂,金吞口,狮蛮带,狻猊甲,虎头靴都表明这yīn兵身前是身份不凡的武将!

    这鬼将看见那仙光缭绕,剑气纵横,死死堵住了通道的大阵,本能感到说不出的厌恶,大吼一声,宛如平地打了个炸雷!鬼力凝聚的三亭大刀化为一团暴裂的yīn风朝大阵所化的太极图劈去,受到鬼力的侵袭,温蓝新用撒豆成兵之术加持在阵外的禁止自行触动,原本旋转不已的一个个细小金甲神人,猛的增大到生人大小,一个个金光灿烂,卖相极好,乍一看就真个天兵天将下凡,一个手执罗伞的金甲天神,刷!撑开罗伞,硬挡了那鬼将的一刀,其余数十个手拿奇门兵器的金甲天神,迅速扑上那鬼将,团团围住,几十把金光闪闪,锋利之极的奇门兵器有如砍瓜切菜般向凶猛的鬼将剁下。

    周青看得眼花缭乱,心中连叹:这么多打一个,可惜了!那猛鬼将领就这么完了,要是让我给吸了多好,我的舍利初成,正好需要jīng纯念力补充呢!这有如古代战阵冲杀,武将对敌的场面另周青是大开眼界。砰!一声闷响,撑开罗伞的金甲天神被鬼将一刀连人带伞劈成了两半,化为一团金光扭曲,看似就要再度聚chéngrén形,那大刀却不给他机会,自上而下的去势猛的停住,刀锋微微颤动,有如一个刀法以至化境的高手在cāo控一般,刀芒诡异分化为十几道,同时朝金光一绞,细微凄厉的惨叫声隐隐传来,金光被yīn冷刀芒搅散,再也恢复不了,消失在空气之中。

    一刀劈散如豆腐般的天神以后,鬼将却也陷入了包围,十几件兵器就要落到脑门上了!凶猛鬼将浑然不惧,大刀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收回,一阵金铁交鸣,点,磕,碰,绞,挡,连续数十下,三亭大刀招势连变,大开大阔,刀光有如蛟龙般翻腾,刹那间便磕开了数十减兵器的击打,脱身出来,长刀一收,凝如山岳,鬼将巍然站立,长刀横于胸前,有如高山巍峨,气度不凡,虽是yīn魂所化,凶狠暴戾之气不减,但却让人心生一丝敬仰,不敢俯视。

    “这yīn魂之中居然还有如此人物,武功刀法以至化境,怕是寻常打斗,战阵冲杀,百十来高手人都不是对手!”轩辕法王和温蓝新自然看到了这一幕,齐齐惊讶。

    周青却对这鬼将jīng妙莫测的刀法大感兴趣。修道之人,苦苦锻炼真元念力,求的是法力强大,真元雄浑,**坚韧,对武功体术不甚重视,周青也对这玩意嗤之以鼻,这也难怪,你体术在jīng妙,碰到修道之人,全身**有如金刚,就算击中了对方,自己反而被真元反震,这是舍本求末的做法。引气后期的修道人,寻常刀剑剁砍在身体上那就是蚊子盯了一口,完全无碍。

    一应的武功,体术都是微末之技艺,完全是凡人用来争强斗狠,打架斗殴的把戏罢了。周青一直是这样认为!可是现在看来,事情完全是另一码事,在周青的天眼之下,那鬼将的刀法jīng妙绝伦,似乎每招每势都蕴涵至理,暗合天道。

    “莫非!这武技体术也是修道之法?也可以得成大道,永恒不灭?”周青心里隐隐有疑问。“盖天地间皆道矣!至于技渺矣!技也而进于道亦寡矣!”心中闪过仈jiǔ玄功的一段功法,周青似是略有所悟,却也没有时间静下心来参悟玄功了。

    鬼将闪开十几个金甲天神的袭击,三亭大刀收合之间身后已经站满了密密麻麻的yīn兵军魂,整个通道,yīn风阵阵,鬼气缭绕,黑烟滚滚,头颅乱飞,凶煞暴戾之气压得那剑阵四shè的剑气都收敛回去,剑气组成的太极图阵光波震动,光凭杀气的侵袭,两个绝代高手布下的玄门杀阵竟然有丝丝崩溃的迹象!

    这下形势立马倒转过来,那十几个威风凛凛的金甲天神,转眼就被成千冤魂撕成碎片,连个屁都没有留下来!三人都知道呆在这阵中恐怕是不保险了,都是齐齐冲出阵外,背对剑阵,以免前后受敌,轩辕法王这下不敢发狠,只是小心的放出生魂血手,瞬间捏碎了几个飞驰过来,面目狰狞的头颅yīn魂,啪啪!啪啪!黑气鬼力暴开,被吸进血手,轩辕法王一招得手,信心恢复,气势大涨,血手又朝靠近的一个看似戾气较轻的yīn兵抓去,柿子拣软的捏嘛!是谁都明白这个道理的。

    温蓝新的撒豆成兵之术虽然被那成千军魂打散了十几个金甲天神,却还是有效,法诀一动,加持在大阵上的所有天神都落将下来,团团把周身围得水泻不通,和围上来的军魂捉对撕杀起来,那些yīn兵明显没有鬼将那般高强的武艺,双方斗了个不亦乐乎。

    温蓝新手执万魔幡,祭出魔神相,看那弱小的就一齐扑上去,魔神相一阵撕咬,配合温蓝新自己的魔功,原本凶狠的yīn兵竟然没有一合之将,都被打散,吸入了幡中!两人忽进忽退,或是时不时飘入阵中,让围上来的yīn魂扑个空,然后被剑气搅散形体,这一番游击战下来,军魂瞬间就少了十几个。温蓝新的魔神相更加是凶威大增,原本只有一个巨大的头颅,在吞噬了数个军魂之后,居然下面隐隐的凝结成了半截身体,身体两端隆起,像是要长出手掌来一般。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