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最起码,我现在是不死之身了,虽然模样难看点,但是好处多多啊!”周青却也是心里欢喜多多。

    和法身不同,第二元神虽然可以增强威力真元,施展道法,相当于第二个自己,但是却与本体没有直接的联系,第二元神的本意就是用来挡灾,抗天劫,本体亡,第二元神也消亡。但是第二元神被毁,本体只是神识受损,不久就可以恢复过来,法身完全不同,可以说,周青的四面八臂六丈金身现在就是周青的本体,而原来的肉身,却变成了第二元神一般的东西,甚至就算原来肉身被毁,与周青也没有一点关系!不过周青当然不会就这么舍弃肉身,且不说别的原因,就是现在法身初成,却并不凝固,远远没有达到千变万化,永恒不灭的程度,还需要进一步修炼,对敌起来威力大是大了许多,但是却不方便。

    “给我破!”周青在多次查看没有效果之后,决定用蛮力破阵,现在法身大成,真元充沛,运用化血刀当然是更加自如,威力也比以前强了一个档次,匹练似的血光席卷而出,直接冲散了周围的混沌之气,可是无论血光冲出了多远,四周还是一遍混沌,旧像这个世界是鸿蒙未开一样,“莫非这是个小小的世界不成?”周青心中有点疑惑。

    阵法之中,威力大的,的确是可以自行开辟空间,那两仪微尘阵就号称可以使微尘之地化为宇宙洪荒!被困在阵中,就有如身处一个世界之中,任你有通天的手段,也无能为力,周青实在没有办法,只有使用了压底箱的工夫,以阵破阵了。十二面绣金令旗抛撒而出,漂浮在空中,周青居然还感觉到了都天神煞之力,不由大喜,把握又大了一分。十二杆令旗急速的转动,周青手上连连掐动法诀,轻松自如,突然,十二道血光凭空闪现,正是这阵法破开虚空,引来的都天神煞之力,十二道血光像巨蟒般缠绕曲扭,爆!随着周青嘴里吐出了一个字,十二杆令旗和十二道血光同时爆裂,巨大的爆发力竟然把整个混沌都炸了一个黑洞出来,周青身行一闪串进了黑洞,消失在这鸿蒙未开的世界中。

    混混荡荡,周青猛的一挣,眼前一亮,像是又回到了另一个世界,周青漂浮在空中,白云朵朵,清风徐来,朗rì高悬,下方一片宫殿连绵几百里,亭台楼阁,飞檐斗拱,五步一楼,十步一阁,两条大河从旁边几十里的地方流过,被人开凿了渠道,引入连绵几百里的宫殿之中。“好一个风水宝地,二龙缠珠之势,尤其是这宫室修建暗合天道,yīn阳五行之术,周天易数之机,九宫八卦之势,其中,阵中有阵,环环相扣,设计修建这宫室的当真是阵法之宗师,易数之始祖。”

    周青看见这一片宫室,倒是不惊讶这是什么地方,反而赞叹来。“这里好象有点印象!比较熟悉啊?”周青看了半天觉得有点眼熟,但是却又想不起来,在周青的印象中,自己确实没有来过这地方。正值疑惑,突然凭空一股铺天盖地的神念朝自己扫了过来,周青像是被扒光了衣服,身体完全展现在别人面前,那神念甚至还深入了周青的身体里面,一丝一毫的查探起来,周青大惊,连忙现出六丈金身巨相的本体,一团金光包裹住自己,牢牢的把神念挡在自己身体外!

    “咦!”远处的宫室之中隐隐传来一声疑惑,凭空刮起了一阵大风,周青八臂挥舞,死死护住周身上下,场景连连变幻,待大风停歇,周青落入了宫室之中的一座高耸的祭台之上,这祭台宽广无比,纵横数十丈,高耸入云端,非金非铁非木,不知道用什么材料修建而成,站在这祭台之上,俯瞰下面连绵的宫室,青山依依,绿水悠悠,红墙红瓦,比在远处的高空看更加有一番滋味。

    奈何周青却没有兴趣欣赏这美景,心中迅速的转了数十个念头,“二川溶溶,流入宫墙。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盘盘焉,囷囷焉,蜂房水涡,矗不知其几千万落。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一篇读过的古文流淌在心中,周青灵光一现,大叫起来,“这是阿房宫!难怪有熟悉的感觉!”周青却不知道用法身本体在说话,四口一张,同时出声,声浪滚滚,天上袅袅的白云都被这声浪震得一阵翻滚,再也遮挡不住那高悬天空的朗rì,柔和的阳光照shè下来,和周青本体金身相映成辉,满座祭台金光闪耀,说不出的圣洁!

    “不错,这正是阿房宫!你是什么东西?”凭空出现一人,身高九尺,面目俊朗,脸上的轮廓犹如刀削斧凿一般,显示出刚毅的xìng格,周青连忙身体一晃,收回本体,就看见站立在自己三丈开外的这个高大的中年男子,当然这是以周青的肉身视觉来看的,要是以周青法身本体的视觉来看,这人不过是一爬爬吃nǎi的小孩罢了。

    这中年男子一身羽衣星冠,飘飘飒飒,出尘的气息扑面而来。简直是神仙中人!周青连忙道:“仙长误会了,这是我修炼的身外化身之功法。倒是惊扰仙长了!”周青一个标准的道家稽首。心中却是匪夷所思:“我怎么到了阿房宫了,这里不是长平镇压冤魂的地方吗?莫非传闻有误?不过好象都和秦皇大帝有关系!这人莫非是神仙?气息完全琢磨不透,不知道道行的深浅,想必也不是凡人,还是要恭敬点好,相传当年秦皇大帝收罗了不少高人的!可是阿房宫不是被项羽一把火烧了吗?怎么出现在这里,莫非是幻觉?”一连串的疑问搞得周青是头大如斗!

    “神仙?哼!某家白起!不是神仙!”那中年男子一声冷哼,手一挥,天上的白云又汇聚在一起,挡住阳光。周青浑身上下居然打了个寒颤,惊讶无比:“白起?你就是杀神白起!”饶是周青头脑灵活,也想不到眼前这飘飘出尘的中年男子居然是传闻中的杀神白起!简直就是天魔突然成佛陀。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