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周青目光呆滞,象条死鱼,自己知道的历史完全颠覆,不过白起何等的人物,肯定不屑于说谎,周青已经相信了八分。心里对这个力抗天兵,阻挡雷劫的绝代杀神起了几分敬意,当下道:“白将军,不知为何上天会将下天兵来阻挠秦皇大帝一统九州呢?”这个问题在周青心里可是鳖得厉害。

    “从古至今!天在人上,人敬天威,天却不怜人!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为何?”白起不回答,反问周青。

    周青凛然而答:“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天势比人强!弱肉强食,是为道!”

    “哈哈!哈哈!”白起听见周青所说的话,又是一阵狂笑,强大的气势充塞整个祭台,羽衣飘动,星冠微斜:“好一个弱肉强食是为道!这就是你悟出的道吗?”

    “天地无边,道亦无穷,各有所悟,不求从于他人,道有千万,我取其一!”周青站直身体,目光凝而不散,死死盯住白起双眼,竟然抗衡住了白起的气势压迫。

    白起点点头,气势一散,“我曾立志,总有一天让世人凌驾于天地之上,我跟我王训练士兵,不敬天地,不拜鬼神,只从命令,战死也不入轮回,继续作战,当年我和我王制定计划,一统九州之后,再征战三界,让人成为三界的主宰,把天地,神仙通通踏于人的脚下!那高高在上的上天当然会阻止我等,没有什么好希奇的!”

    这一番话虽然狂傲无匹,周青却不动容,反问道:“什么是天?”白起一楞,随即答道:“不知!”“如何反天?”“亦是不知!”“一概不知如何行事?”“不可为而为之,不知亦为之,云破而天开,水落而石出,茫然亦前行。”

    周青哑然。心里想道:这白起居然耍嘴皮的工夫都比我厉害,简直是变态了吧!一直被白起压得踹不过气来,明知对方修为和自己简直是天差地别,周青心里还是有一丝不舒服,想在语言上对白起讨点便宜,想不到也是徒劳无功,周青现在是没有一点脾气了。

    白起却不知道周青心中打的什么念头,继续道:“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情,不知道你可否答应?”周青正值烦恼如何出去,见白起开口,连忙回答:“将军不知道有什么事,连将军都办不到的事情,恐怕我也是无能为力吧!”

    “没有什么大事,我被困在这山河社稷图中不能出去,你帮我送一个信到东海的万丈海眼之下,那里有一个人,你跟我传个口信给他就是了!”白起也不讲那人的名字,“见到那人你就说《天翻地覆,乾坤颠倒》!他自然明白意思了!”

    “那人叫什么名字?还有将军莫非有办法让我出去?”周青哪里还听不出玄外之音,心里大喜,不就是送个口信吗?也没有什么,那万丈海眼虽然我下不去,但是只要出去了,去不去还不是随便我!周青心里如此想,嘴上却是大意凛然。

    “两千年来,我虽然不能出去,但是却让我摸清楚了这山河社稷图的规律,再说这徐福是针对我来下的封印,你贸然闯了进来,虽然也是被困在这图中,但是要出去就容易多了,只要我消耗一半的功力,借助这阿房宫的地势之力,就可以轰开一个小口,你出去不是难事。”白起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那人的名字我也不知道,你只管传话就是了。那万丈海眼以你现在的功力下去很困难,我当然要送你点东西。”手一翻,一颗鸡蛋大小的夜明珠出现在手中。

    周青接过那夜明珠细细的查看了一阵,突然出声:“这是避水珠!”对于宝物的认识,周青可是专家级别的了。白起颇为赞赏的道:“不错,这正是避水珠,当年我斩杀一条天龙所得,有了这避水珠,去那万丈海眼也不是难事!”周青心中大喜,避水珠无攻击,也不能防御,但是却能分水,任何人带上了它在水中如履平地,海中物产丰富,加上人迹罕至,天材地宝比陆地要多得多,越往深海,宝物就越多,但是深海压力巨大,就算是化神高手也不过能潜到八百来丈已经是极限了,就连轩辕法王这等高手也不过可以潜到一千五百丈的深处罢了,至于万丈海眼,那就算是神仙下凡,恐怕也是很难。

    现在有了避水珠这等神奇法宝,周青自然要去搜刮一翻了,甚至还能还海底开辟洞府,周青现在在外面还顶着个海外散修的名头。洞府开在海底也是理所当然。不过周青心里却有不小的疑问,什么人能够在万丈海眼内居住?四海龙王?这白起所说不甚详细,还有隐瞒之处,周青却不管他,只要能够出去,拿了好处,传不传口信到时候再说。

    白起也不罗嗦,两只大袖一挥,下面的阿房宫破空传来一股浩浩荡荡的力量,汇聚在白起的身体里,白起大吼一声,山河社稷图所化的整个山川河流都颤抖起来,要不是周青见机用真元护住了全身,恐怕是被这一声巨吼直接震死了,饶是如此,周青全身上下真元也是一阵波动,差点溃散开来,不过周青倒没有惊讶,对于白起这个变态,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的。

    白起双手连挥,一团团刺目的光辉直接向天上的虚空轰击不止,天空渐渐的裂开了一个小口,刚好人形大小,周青却也是机灵得紧,那小口一现,就化为一道虚影冲进裂开的小口之中,小口随只消失得无影无踪。

    白起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好就才恢复过来,看了看那空荡荡的天空,长叹了一声自言自语的道:“师傅,我可是埋下了这个种子,你能不能再度出世就看这小子的了,可不要象徒弟我这样,孤孤单单!我们师徒两个还真是同命相连啊!不知道这小子会不会步我们的后尘,哈哈!哈哈!”白起又狂笑了几声,身形一闪,直接冲入了阿房宫中的一个宫殿,留下一座空荡荡的祭台。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