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哈哈!师傅怎么会让那些道门的人对你们不利,这次听说蜀山的开派大典,我说来还是蜀山的贵宾呢!这次正好向天下道门宣布我天道宗的地位!”周青拍拍小狐狸的脑袋,另一只手一翻,虚剑空送的那块令牌出现在手中。

    递给御剑飞行而来的廖小进,廖小进最近进步神速,修道之快,另任何修道界的天才都汗颜,没有借助任何灵药辅助,居然短短一个多月就从引气修到了引气后期,不过这也是他本身的体质大有关系,毕竟上古魔神血脉不是盖的。

    更有甚者,廖小进借助那把极品飞剑之力,吸收月之jīng华,居然成功的把自己进化到公爵阶段。简直是实力大增,单凭**的速度之快,就是和中等飞剑的速度有得一拼。相比之下,周晨就逊sè多了,妖怪之身,修炼剑诀本来也不是不可以,却进步缓慢,周青赐给她的那把飞剑品质也远远不及廖小进的那一把。

    廖小进抖手接过那令牌,气喘呼呼的拉着周晨跳上了周青的那朵白云,“师傅啊!我们要去蜀山,你一个人就可以带我们一起去了,我现在才修到引气后期,刚刚可以御剑飞行,要带两个人,真元都消耗一空了。”廖小进左右翻看着那快铁牌,除了知道这东西重了一点,没有看出任何的端倪。

    周晨却是惊讶了:“这是应该是蜀山的客卿长老令牌,师傅,你是怎么搞到的,莫非又杀了蜀山的一个长老?”周晨知道自己这个便宜师傅看样子是人畜无害,其实心狠手辣,笑里藏刀,翻脸比翻书还要快,不能用常理来推断。

    周青自然知道自己这个狐狸徒弟在想些什么,刚要开口说解一番,突然几道长达数十丈,jīng亮之极,却又颜sè各异的剑光划破天际,凌厉的剑啸响彻入云,端的是嚣张至极。急速飞行带动的起的空气流动刮起了飚风,吹得四人呼吸都不顺畅,漫天白云乱搅,小狐狸功力最弱,连引气中期都没有达到,突如其来之下,差点没有被风吹下云端,跌个骨肉为泥。

    周青手一挥,极光罩化为五彩光罩罩住四人,五sè光华大作,任凭那飚风如何凶猛,光罩里面也是风平浪静,这极光罩是采自极地的极光练制,想那极光高处九天之上,罡风何等厉害,都不能把之吹散,这剑气分割空气带来的飚风和九天罡风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如何能撼动那极光罩。

    廖小进最近道行功力大进,早就跃跃yù似,可不管那几个御剑而行的人是故意还是无心,一声冷哼,自己的飞剑化为一道水桶粗的紫金光芒,向一跃而过的青sè剑光劈去,御剑飞行的速度当然比不过专门用来砍人的速度,紫金光华一瞬间就追上了那道青sè剑光。

    “乾坤一气,九霄神雷,给我破!”其中一道金sè剑光发出了一声暴喝,那青sè剑光也好象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似的,丝毫不慌张,也不躲闪,自顾自停了下来,足足有廖小进剑光两个粗大的雷霆从更高空轰下,四周的天地元气急速波动,漫天的白云一扫而空,现出了蔚蓝蔚蓝的天空,柔和的太阳照shè下来,倒也是别有一番趣味。

    周青略微皱了下眉头,放下周璨,左手小指一挑,一股无形的真元念力奔涌进廖小进的身体,廖小进正全力御使飞剑迎上雷霆电光,得到周青这股浩大磅礴的真元念力力支持,神识暴增,剑光大盛,廖小进清楚的看到那真元凝聚天地元气形成雷霆的薄弱之处,如游鱼般的剑光遁寻着巨大雷霆的破绽飞刺,釜底抽薪一般瞬间把引动天地元气的一丝真元剥离,那雷霆有如水柱般一溃而散,又化为纯粹的天地元气消散在空中。

    以巧破法!这是周青在长平地穴和那武艺高强的鬼将争斗后结合阵法领悟出来的法武合一之道。自从凝聚法身,成就不死之体,周青的仈jiǔ玄功就达到了第二阶段,自然而然参悟出了几个附带的法术,这神念传心之法就是其一,与佛门无上神通它心通颇有相似之处,不但可以传授别人意识,还可以附带真元念力,实在是神妙无比的法术。

    “这门法术确实好用啊!以后我扩大门派,广收弟子,正好用它来传法,可惜就是没有一个洞府,罢了,待这次事情一完结,我就用避水珠在海底开个山门吧!”至于白起拜托周青的事,周青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更加恶毒的是,周青还对那困住白起的山河社稷图念念不忘,不过这也怪不了他,山河社稷图的威名名震三界,还在打神鞭,番天印之上,拥有了它就等于拥有自己的一个世界,任何凡人神仙都要动心。

    周青对那白起,徐福的来历都有所怀疑,用山河社稷图去困住人,简直就是拿高shè炮打蚊子。周青隐隐觉得这件事情恐怕有天大的yīn谋,自己实力虽然大涨,但是和传说中的那些仙人天神距离不可以道计算。“知道得多,未必是好事!”周青心里虽然好奇,但也不急于去查探事情真相。

    刷!刷!刷!三道剑光,五个人影停在周青四人十丈开外的空中现出身形,三道剑光各有长短,显然是功力高低所至,却是三个清一sè的中年道士,都是身穿月白道袍,样式整齐,却没有丝毫的仙风道骨的气息,一脸彪悍骄横的神sè,要不是身穿道袍,周青四人还以为是碰到了剪径的蟊贼。

    另外两个居然是身穿大红袈裟,一个高高瘦瘦,一个矮胖,肥头哒耳的和尚。都是脚踩紫金莲台,祥光隐隐,梵音缭绕。倒是有些高僧的气派,不过这两个大和尚头上却都带了一顶黄sè高高的喇嘛帽子,和尚不像和尚,喇嘛不像喇嘛,却又有些不伦不类。

    三个道人都注视着围绕在五彩光罩中的周青四人,未居中间,脚踩金sè剑光的道人,尖声尖气道:“哪里来的毛头小子,敢对我们下手,活腻了吗?你们是哪派的弟子,速速报上名来,看和我们是否有渊源,否则定叫你等神形俱灭,永不超生!”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