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周青却不管他们叫嚣,暗暗打量五人的修为,周青吸收了百来个yīn兵军魂的jīng神念力,神念何等的强大,更加上仈jiǔ玄功奥妙无匹,法身眉心的四只天眼一开,五人的修为,法宝,身体的真元流动,连带对方穿的内裤的颜sè,上面有多少条丝线,花纹都看得一清二楚,着实变态。

    那个开口说话的道人明显是三个道人中的领头,周青无声无息的天眼暗暗一扫,他却丝毫没有察觉,周青发现这道人居然是化神中期的高手,虽然修为明显没有自己用化血神刀斩杀的哀牢山尘空老道那么jīng纯,却也相差不远,在修道界也应该是一方高手了。尤其是体内暗暗有若有若无的法宝灵力的波动,想必是用自己本命元神祭炼的厉害法宝。

    本命元神祭炼法宝,乃是选一品质极其纯正的法宝,并且这法宝适合自己的元神波动,每rì用自己的本命元神祭炼,以求**和法宝合二为一,**带上了法宝的xìng质,强横无匹,法宝运用也灵活无比,有如自己的手臂,完全可以发挥法宝的最大威力,走的乃是捷径的路子。这等方法简单实用,也没有什么弊端。

    不过原理虽然简单,但是cāo作起来却颇有难度,法宝千万,人的元神波动也是各有不同,要找一件适合自己元神波动的法宝简直是不可能,除非是自己辛苦找到天材地宝,按照自己的元神波动制做成法宝。

    上古之时,材料丰富,灵气充足,这等祭炼法宝之法盛行于一时,但是现代却没有这么好运,天材地宝奇缺,就算有修道人制作出法宝也是品质极差,根本不能于**融合。因为于**融合的法宝往往都是威力巨大,久而久之元神祭炼之术就鲜有人用了,不过周青却是明白这个道理的,发现三个道人体内都有不正常的法宝灵气波动,显然是自己修炼的威力颇大的法宝,周青也是暗暗吃惊,不知道这三人是什么来路。

    周青的化血神刀乃是太古魔兵,要是能与之融合,就可以完全cāo控这刀,就算是天仙下凡,真神降世,周青也是不惧怕的,周青也不是没有想过这元神祭炼之术来cāo控神刀,但是两者更本就是格格不入,要强行祭炼恐怕立马走火入魔,神刀反噬,肉身暴碎,元神分裂。就算现在周青凝聚成法身,也没敢动这念头。

    再说自己的法身根本不能使用外来的法宝,只能动用自己的八臂所持的八件纯jīng神力所化的兵器,仈jiǔ玄功第二阶段的修炼之术一半是使法身更加凝练,以后永恒不灭,另一半则是动用法身的无上念力摄取宇宙间各种能量,压缩提纯,灌注在八件兵器之中,凝聚成实体,变成象修道之人法宝一样的东西。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可一促而成。无中生有之术,难度之大简直是匪夷所思。

    周青现在那法身虽然可以使用道法,但是那八件兵器却是有如空壳,花花架子而已,周青只有按部就班,一边修炼jīng神念力凝念法身,一边摄取能量按照法诀所记载,一点一滴灌注在八件兵器之中。

    不过周青却也是耐心极佳之人,尤其是那八件由jīng神念力形成的兵器空壳,玄奥jīng妙,其中的阵法繁复,就连周青这个阵法大家都是不知所云,毕竟自家人只自家事,周青隐隐觉得如果这八件兵器按照法诀所说,一一铸造成功,只怕是不输与天地间任何一件神兵,不过按现在的速度,要等这八件兵器成型,只怕是要千年万年之后了。这仈jiǔ玄功行的就是以无形为有形。何等的困难!

    周青想到这一层,不由对创出这仈jiǔ玄功的人佩服得五体投地,以无形为有形,行的就是造物之事!

    这等念头叙来繁复,其实不过是刹那之间,这三个道人都是化神中期的高手,飞剑也是正而不邪,想必也是道门中人,不过神sè骄横,没有半点道家出尘的气息,另外两个古怪蛮僧,气息隐而不发,如蛟伏黄泉,道行只怕是还在三个道人之上,脚下的紫金莲台也是不错的法宝,身上也是有多处法力波动,显然是法宝多多之人。很显然五人还是一伙的,现在对方找麻烦,周青也觉得不好应付。

    要是自己只身一人倒也无所谓,化出神刀,斩杀这五人虽然还是有难度,但也不是不可能,万一不行,跑路还是可以的。但是现在多了这三个徒弟,周青可就没有把握了,但凭其中一人,恐怕就可以尽数斩杀三人,廖小进都跑不掉。修为相差可不是一点半点。

    为首道人见周青四人不答话,脸sè一变,就要发作,旁边一个道人拉了他一下低声道:“师兄,只怕是不妥,你看那五彩光罩,我们的惊风剑诀形成的飚风刮在上面都纹丝不动,想必是一件异宝,看这几个人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法宝,怕是来头不小,现在蜀山的开派大典广邀天下修士,来来往往的修士大增,我们做掉了他们传了出去,恐怕不妥啊!”

    “怕什么,我们五人纵横西域数十年,连昆仑派和布达拉宫的喇嘛都没有把我们怎么样,莫非内地还有什么门派可以盖过昆仑。法宝越厉害越好,他们中间没有什么高手,最多就是个化神期的,我们随便一个都可以灭掉这几个小子,嘿嘿!”那个高瘦像根竹竿一样的和尚,走上前来,完全是一副若无旁人的样子,把周青他们当成了砧板上的肉,笼子里的鸡。

    其实他们五人早就发现了四人,故意用剑气惊起飚风似似周青四人的道行。廖小进那一击实在是太巧妙,让他们心有余悸,不然早就上来动手撕杀了。

    “嘻嘻!嘻嘻!。。。。”虚无飘渺的笑声从远处的白云中穿过来,“真灵,真广,真空,慧云,慧海!你们五个不是一直在西域做强盗吗,怎么跑到内地来打劫了,可要小心点,你们的仇人可是不少啊!”话音刚落,在廖小进三人惊异的眼神中,一艘宽三丈,长十多丈的七sè龙舟从远处的白云冲了出来,远远的看见龙舟上面站立了二三十几个明目皓齿,艳丽不可方物的年轻女孩。

    周青却是不惊讶,蜀山百年一度的开派大典早就传遍天下的修道界,来观礼之人,鱼龙混杂,什么都有,再说周青连杀神白起,阿房宫,山河社稷图这等传说中的东西都见过,哪里还觉得希奇。

    今天累了,要休息下,就这么多了,大家要体谅下我!呵呵!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