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砰!符录上发出强裂的空间震荡把周青真元凝聚成的金sè大手震了个粉碎,周青不惊反喜,心念一动,五分神识沉浸在法身之中,那一首四面八臂身高六丈的金身巨相浮出体外,顿时漫天金光相映成辉,气势更加宏大,仿佛天地宇宙就耸立着周青一人,再无它物!周青留下五分神识控制肉身。他可不放心肉身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小心使得万年船,这是周青的本xìng。

    众生如蝼蚁!天地亦如蝼蚁!周青环顾四方,这种感觉油然而生,周青驱使自己的法身,耸立在万丈高空,心如磐石。法身本来就是jīng神体所凝聚,哪里有半点的负面情绪?

    周青巨大的身躯一动不动,十二只眼睛却把四面八方的一切情况都看得清清楚楚,经过周青这一段时间的刻苦凝练,金身巨像已经没有初成时那种稀松淡薄的感觉,反而是有了一点点金sè的质感。巨**身没有发出任何的气势,但是无论是大自在宫一干女弟子,还是廖小进四人都是目瞪口呆,不知所云,要不是在高空不方便,说不定就有人烧香顶礼膜拜起来。

    周青伸出八臂,八把巨型兵器往那符录上一磕,有如长鲸吸水一般,巨大古怪符录被其中一把巨剑吸了个干净。“果然是这能量啊!足足可以抵得上我一年的苦修了!”那种熟悉的能量波动进入了巨剑中,周青心中暗想。看着这巨剑突然闪耀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周青知道这是这股能量单一并且远远不够的缘故,不过平白得了一年的苦修成果,周青还是比较欣喜的。

    “破!”周青四口同时出声,八般兵器没入了体内,栲栳大的八只金sè大手抓住围绕在西域五散人周围漆黑的空间塌陷,那连法宝飞剑都可以搅成粉末的空间塌陷,却对周青八只大手造不成任何伤害。

    周青八只手如章鱼一般用力一撕,方圆十丈黑漆漆的空间硬生生被蛮力给撕裂。“我算不算力大无穷啊!”周青暗想,不算法力其他因素,周青估摸着这一下纯粹的力量都有上百万斤。周青对自己法身的运用是越发纯熟了。“等法身完全凝聚成型怕不是神仙中人了,飞天遁地都是小意思啊!”周青心里乐呵呵。

    漆黑的空间塌陷被撕裂,露出了西域五散人惊骇至极的面孔。

    周青见目的已经达到,身体一晃,法身凝聚成金光收回肉身之中,一丝丝的jīng神念力摄取宇宙间各种能量灌注在法身之中,使法身更加凝练,这法身一成,便可自动的吸取能量转化成真元,周青只要每rì依照仈jiǔ玄功的法诀锻炼jīng神念力,倒不用辛辛苦苦学别的修道之人打熬真元,吸取灵气。

    法身凝练的第二阶段倒是与修道之人引气入体,锻炼肉身差不多,不过无论是效果威力可就是天差地别了。这也是周青为什么不肯放弃自己的肉身的最大原因,本来只要法身一成便完全可以脱离**自行修炼,而且无论是凝练jīng神念力,还是吸收天地宇宙能量转化真元都要比肉身快上不知道多少倍。

    但是现在保留肉身,周青却可以分出一部分神识来两者都进行修炼,肉身修炼的真元念力完全可以转化灌注到法身之中,甚至连第二元神自动转化的真元也可以补充进法身内,只是第二元神却不可以修炼jīng神念力,只能吸收天地灵气转化真元,不过这样一来,就等于三个周青同时修炼,虽然就算是第二元神加上肉身凝聚真元的速度加起来都比不上法身的一半,但是蚱蜢腿再小也是块肉不是?周青一没有灵丹妙药提升功力,二没有天才地宝增加实力,当然不放过一丝一毫可以利用的机会。

    不过凡事有利必有弊,这样修炼虽然进展极快,也是极容易走火入魔,修炼一途,本来就是心无杂念,一心一意,而周青修炼之时等于是一心两用,难度之大简直是匪夷所思,还不可以受到半点打搅,否则铁定会神识混乱,比普通修士走火入魔要厉害得多,普通修道之人,走火入魔最多是经脉尽断,肉身爆碎,只要有灵丹妙药还可以接回来,就算接不回来,元神还可以使用夺舍之术,强占他人**,而周青神识混乱那救无可救,连投胎重新做人恐怕都不可能,落个神灭形不灭的下场,用通常的话来讲就是变成植物人,并且这植物人还不会死。

    就是创出仈jiǔ玄功的那位前辈至人,看见周青这等芝麻西瓜全要的德行,恐怕也要暗暗竖起大拇指赞叹:“这小子有种!”

    “噗!”真灵法术被破,体内真元逆转,内腑冲击,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脚步不稳,差点一个跟头栽下飞剑,连带其余四人都是脸sè苍白,额头豆大的汗珠滴落,狼狈到了极点。那真灵五人连忙各自从怀里掏出一颗颜sè碧绿,香气扑鼻的丹药吞服下去,脸sè这才恢复了一点。

    周青付手而立,朗声道:“西域五散人是吧!敢在本宗主面前耀武扬威,本宗主不不介意把你们变成西域五鬼!”话语虽然是平和,言语中要表达的意思却是嚣张无比。不过周青刚才露了一手,在场所有的人都不敢怀疑这个说话老气横秋的少年宗主有没有这份实力。

    西域五散人虽然没有看到周青显露法身的场面,但是这个天道宗宗主能够一举破开兄弟五人联手形成的力场,只怕是天下的四大宗师都没有这份实力,“这少年,只怕是进入了返虚的境界!?”真灵心中的念头一转,惊骇不已,本来受伤的变得苍白的脸sè居然转变成腊黄的死人脸,返虚是什么概念?西域五散人多少知道一点,原本以为这几个青年不过是哪个门派的弟子,只是法宝厉害罢了,现在看来是踢到了比大自在宫还要硬的铁板,看见绵羊突然便猛虎,不!应该是绵羊突然变成一条龙,这西域五散人面面相觑,甚至那个肥头哒耳的慧海和尚还狠狠的揪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看是不是在做梦。

    周青眉头连皱,怎么和自己想象中的完全不同,原本以为这五人会马上求饶,或者上来拼命,再者施展遁法逃走。

    “哼!”七彩仙子压力骤减,知道被人所救,七彩琉璃宝光一收,舍利宝幢收回体内,脚踏彩光飞驰过来,看见周青也是明显一愣,不过马上又恢复过来,对周青连忙道谢:“多谢道友援手,我大自在宫感激不尽!”七彩仙子不是七彩傻子,自然知道能够破掉《阿庇枷燹焚天魔咒》的人是个什么修为,不管对方多么年轻,都还是要客气点好。

    “莫非这人返老还童的老古董?”七彩仙子看见周青一身羽衣星冠,怕是千百年前的打扮,心中暗想。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