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周青就是神通再大十倍也不知道自己居然成了老前辈古董,略微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名叫七彩仙子的女子,柳眉芙面,一身高贵典雅的宫装,头插一根火红的凤簪,微微有火系元力波动,居然是上好的火玉雕琢而成,浑身上下不时有七彩琉璃佛光闪动,周青知道那是《七彩舍利宝幢》被炼化融入真元之中的现象,虽没有肉身和法宝和一,也能发挥出六七成的妙用,威力亦是不凡。

    七彩仙子见周青打量她,面sè微微一红,心里啐道:“莫非这老鬼还是个好sè之徒?救我没安什么好心不成?”七彩仙子早已经认定这周青是个几百年的老鬼,只不过道行高深,返老还童而已,这也难怪,就算是打娘胎就开始修道服食灵丹妙药,也决不可能在这等年纪就修到返虚之境,七彩仙子误会也不希奇。

    周青羽衣大袖一甩,星光散动,摆足了一派宗主的风范:“这五散人原本是冲着本宗而来,本宗自然不能袖手旁观,本是分内之事,仙子客气了!”说话之间也是老气横秋,更坚定了七彩仙子心里的想法。

    周青说话之间,却没有闲着,强大的神念交织成一道铺天盖地的罗网,把五散人的一举一动监视得死死的,百足之虫,僵而不死,何况这五人只是伤了元气,并不严重,还有一战之力,这五散人明显是专门搞偷袭,打闷棍的角sè,周青自然要防着点,有如实质般的神念在周青说话之间来回穿插,五散人和七彩仙子都不是菜鸟,自然感觉得到,一个个都被周青通天的手段搞得说不出话来。

    五散人各守一方,法宝齐出,真灵手中是一杆尺余长的量天尺,尺上隐隐有烟云飘动,真广则是一双白玉钩,寒光四shè,真空是一把拂尘,雪白的细丝发出了晶亮的光芒,拂尘柄银光闪闪,像是白银所制,不过周青一眼就看出,那是一种天星陨铁,xìng质其坚硬还要超过太乙jīng金,储存真元的效果也远在玉石之上,是一等一的练器材料,那晶亮的拂尘细丝也不是凡品,乃是生活在南北两极,或是千丈高山那万古不化的玄冰之下的冰蚕所吐之丝,xìng主寒,内含葵水jīng英,坚韧无比,刀剑雷火不伤。上古修道之人常用来制作道袍法衣,加持法力于其上,便成防御至宝。这真广不知道从哪里打劫得来的这么一点,做道袍法衣那是远远不够的,只好做成了拂尘,对敌之时舞动开来,葵水jīng英所化的寒气便会四散而发,品质差点的飞剑一碰就冻裂,威力也是甚大。慧云,慧海两人脚踩紫金莲台,手持一对金饶,形状古朴,光华黯淡,金饶上咒文密麻,却是大巧若拙的密宗法器,也不知道两人是不是从布达拉宫偷出来的。

    五人结成防御阵势,死死盯住周青,不敢松懈,周青那无孔不入的神念也被隔绝于阵势之外,不过周青根本没有动手击杀五人的念头,单不说这五散人法宝都不是凡品,虽然都远远比不上七彩仙子的《七彩舍利宝幢》,除了慧云,慧海两蛮僧的金饶以外,三道士手中的法宝明显是经过元神祭炼,使起来得心应手,完全可以发挥效用,五个化神中期的高手拼起命来,周青虽是不惧,但五人临死的反扑,周青只怕也多多少少的要吃亏,受伤那是免不了的。更何况周青还自有别的打算。

    “贼子受死!”天际一道梭形的霞光急速而来,眨眼间便到了众人头顶,梭型霞光迎风一分,化做一张铺天盖地的光网向五人当头罩下,七彩仙子大惊失sè,连忙叫道:“霞妹!不要动手!”却是七彩仙子看见那光网连周青都罩了进去,这云霞仙子的云霞灭神梭威力巨大,虽说周青功力玄通,骤下其手,难保不会受伤,到时惹得这功力莫测的天道宗宗主发火,事情恐怕是不得善终,七彩仙子只有祭出舍利宝幢的琉璃佛光,帮周青挡住光网的缠绕。

    五散人见云霞灭神梭所化光网当头罩下,威势无匹,却是不惊反喜,五人多次遭遇云霞灭神梭,自然知道这宗异宝的威力,慧云,慧海两蛮僧一口咬破舌尖,jīng血喷出,祭起两只金饶,古朴黯淡的金饶顿时光华大作,无数细小的咒文从金饶上浮现出来,变成一个个巴掌大小的金sè扭曲字体,扭曲金sè字体破空迎上云霞灭神梭所化光网。

    砰!砰砰!接二连三的闷响,金sè扭曲字体撞击在光网上,纷纷碎裂,光网的来势也被阻了一阻,与此同时,真空,真广两道人扬手就是十几道漆黑的线条朝周青和七彩仙子两人激shè,真灵则是变戏法般的祭出一面长尺余,颜sè青朦,上绘有太乙飞天图案的令旗,一阵挥舞,青气凭空而生,眨眼间便把五人罩得严严实实,云霞灭神梭所化光网终于全部把金sè扭曲字体震碎,落将下来,罩住了那团清气,光罩里面立马电闪雷鸣,火球乱砸,更有千数道霞光所化锐利剑气四乱崩shè,刹那间那团青七便被绞了个粉碎,光网随即散去,那里空荡荡的,哪里有半点人影。

    “哼!又被这群贼子跑了!”天边一道人影架着剑光飞驰过来。

    光网照将下来,周青却是置之不理,霞光威势虽大,但有七彩仙子的舍利宝幢抵挡,也不成问题,周青便落了个清净,只是注意着真空,真广两道士shè过来的黑线。

    周青天眼早开,看得分明,这十几道黑线乃是十几条张牙舞爪的铁背蜈蚣,浑身漆黑,犹如铁壳一块,长五寸,豆大的眼珠通火,就像两颗火钻,只是嘴爪之间有细微蓝光闪动,显然是巨毒之物。

    周青眉宇之间喜sè显露:“好哇!这西域五散人果然被我吓破了胆,连这等异虫都放将出来咬人,我正好收了它,以后也是一大助力啊!”周青凝聚真元,大袖如一块铁板,朝来势汹汹的十几条铁背蜈蚣虚空一划,空间被划开了一道漆黑的缝隙,无形的吸力把铁背蜈蚣卷进了裂缝中,裂缝随之合拢,看不出任何痕迹。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