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一手破开空间之术,也不是什么难事,只要化神后期的高手都可以自行开辟一个不大的介子空间用来储存物品,周青上次在长平地底洞穴,却是功力未到,不能使用这一手,白白错过了不少的天材地宝,,可是心疼得紧。这回功力道行大进,虽然没有轩辕法王和温蓝新那种破开空间遁走的本事,却也相差不远。

    铁背蜈蚣,巨毒之虫豸,常生于深山老林的枯枝败叶之下的地底,喜食动物jīng血,xìng主寒,咬人见血封喉,此虫名如铁背,外壳坚硬无比,寻常刀剑都是伤它不得,更兼此虫甚是通灵,且寿元极长,可做虫炼之术。

    周青想起练器总纲中关于铁背蜈蚣的记载,这铁背蜈蚣在现代颇为罕见,在古时却不是什么希奇之物,远远比不上周青凝练第二元神的六翅金蚕,甚至现在苗疆巫师多用来制作蛊虫,练器总纲的虫练之术也是微微提及,不过周青现在物质缺乏,此等巨毒虫豸也甚是难得,周青正好可以拿来训练饲养,加持法力符咒于其上,对敌之时放将出来也是一大助力。

    虽然到了周青这个层次的人物,这等巫蛊虫豸之术没有什么大用,但是几个徒弟还是用得着了,更何况,周青那练器总纲中的虫练之术颇为神妙,不知道是哪位前辈高人效仿上古巫门的饲养之法结合道家练制法器飞剑的手段创出别具一格的练虫之术。

    加持符咒丹药喂养,用自身神念真元疏通经脉,开发智力,一但练成,这十几条铁背蜈蚣就可真是铜皮铁骨,就是飞剑都伤不动,更兼之灵xìng十足,巨毒缠绕,比上好邪门飞剑还要好用得多。时间一长,就算这十几条铁背蜈蚣进化成妖物也不是不可能,加上周青上次得自廖小进的九黎圣血还剩有一大半,正好用来喂养这铁背蜈蚣,比灵丹妙药的效果更加神妙!还有那得自长平地底洞穴的黑煞魔雾还有一玉瓶,淬练在这铁背蜈蚣的毒腺之中,那威力可就大了。

    刷!急驰过来的剑光停在七彩龙舟之上,那些大自在宫弟子纷纷行礼,口称“云霞天主”,很显然就是那五散人口中的云霞仙子了,相隔甚远,周青天眼之下却看得分明,也是一宫装少女,年纪比这七彩仙子要小上一二岁,生得柔肌映雪,纤腰约素,居然也是一位绝sè美女。

    七彩仙子正用琉璃佛光撑住光网,那云霞仙子见状,连忙法诀一收,飞了过来,光霞皆尽散去,云霞仙子猛的看见的周青,呆了一呆,对七彩仙子问道:“姐姐,这人是谁?不是和那五散人是一伙的?”说话之间吐气如兰,周青只感觉一阵幽香扑面而来。

    云霞仙子见七彩仙子帮眼前这个古怪的少年挡住自己的云霞灭神梭,心里隐隐知道可能打错了人,却甚是疑惑,自己和七彩仙子情同姐妹,向来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从来没有看见七彩仙子认识这么一个少年,云霞仙子暗中动用神念查看周青的修为,神念一投shè到周青身上,云霞仙子一震,只觉此人气势隐而不发,如高山般巍峨,如大海般辽阔,如星空般深邃,周青就这么虚立空中,微风吹得一身羽衣飘动,衣着不俗,相貌却甚是平凡,但是云霞仙子只感觉到这少年身形如天地般高大。古朴,苍凉,有如太古洪荒时的寂静。云霞仙子只觉得心神莫名的跳动,咚!咚!咚!云霞仙子甚至听到了自己巨大的心跳声音。

    “霞妹!你怎么啦!”七彩仙子见云霞仙子目光呆滞,死死的盯住周青动也不动,浑身上下微微颤斗,脚下飞剑光华黯淡,人就要快跌落了飞剑,像是遇到什么恐怖至极的东西,不由大惊,连忙一把拉住云霞仙子的手,真元流转,清凉的真元在云霞仙子体内流转一周,云霞仙子才清醒过来。

    “这位是天道宗的。。。”七彩仙子见云霞没有事情,放下心来,连忙介绍,却记起眼前这个前辈高人没有抱出字号,不由得卡主了,一双美目带着询问的意思看着周青。

    “海外散修之人,贫道周青!”周青哪里不知道七彩仙子的意思,微微作了一个标准的道家稽首,刚才云霞仙子用神念探测周青的修为,周青神念和等的强大,自然感觉得到

    这等大大咧咧查看别人修为的情形,在修道界只有两种情况,一是长辈查看晚辈,二是故意挑衅,周青当然不会让眼前这个漂亮至极的女孩把神念深入自己体内,只是微微动用了一下仈jiǔ玄功中的神念传心之术,把上次自己在轩辕法王压迫之下偶然进入天人合一之道所感觉到的jīng神烙印打入了云霞仙子的神念中,小小的要她吃了个苦头。这云霞仙子虽然漂亮,周青却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念头,天地如蚁,苍生如蚁,再美的红颜也低不过永恒时间的侵袭,不过是骷髅一具罢了。

    “哦!这是天道宗宗主周真人,刚才就是这位前辈施以援手,那五散人才没能攻破我的七彩舍利宝幢的琉璃佛光,想不到,这五散人还学会了《阿庇枷燹焚天魔咒》。此事定要禀报宫主!”七彩仙子拉这云霞仙子的手边解释,边邀请周青上七彩龙舟一观。那七彩仙子嘴皮微微动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话给云霞仙子,云霞仙子身体明显的一震,又望了望周青,脸上露出了三分质疑,三分疑惑,三分相信的神sè。刚才云霞仙子吃了亏,自然不会再度造次。

    云霞仙子微微向周青厄首,架起飞剑飞回了七彩龙舟之中,她生xìng高傲,周青不主动和她说话,她也不会巴巴的上前主动搭讪。

    周青却是没有听见两女在说些什么,以他的修为要听到也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不屑罢了。

    七彩龙舟内空间甚大,里面装饰华丽,脚下铺着猩红的地毯,桌椅板凳俱全,都是上好的红木,紫檀,沉香打造,隐隐有好闻的木质香味散发于整个船舱之中,四壁挂了几副水墨山水国画,有气势磅礴,有幽雅灵动,跃然于纸上,一看就知道是出自名家手笔,周青对这古董字画可是行家,其中一副《重江叠嶂图》明显就是元代水jīng宫道人的真迹,令周青惊讶不已,就是甲板之上也是雕龙刻凤,jīng致无比。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