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周青神念透过船身内部,发现这龙舟竟然是一块实体的红松木,只是里面被镂空了,加持了大大小小几百个阵法,整个红松的xìng质完全改变,不但更加经久坚固,百虫不生,而且重量也是减轻了不少,四周的天地灵气被一个颇强的聚灵阵法拉扯一空,天地灵气源源不断的汇聚到龙舟内部,再压缩起来,周青甚至感觉到里面的灵气简直快凝结成液态的水滴了。

    “居然有这么大的红松!怕不是起码有几万年的树龄了吧!怎么这树没有成妖怪?尤其是这船设计简直是巧夺天工!”周青对这大自在宫的富硕奢侈的大手笔颇为惊讶,更重要的是,这七彩龙舟上的阵法设置得恰到好处,不多不少,练器手法之巧妙,令周青这个正统的练器宗传人都自愧不如。

    七彩仙子见周青正襟危坐,沉呤不语,妙目一转,开口道:“周前辈此次从海外千里迢迢来到中原,想必也是来一观蜀山百年一度的开派大典吧!”拍拍手,六个十五六岁和小狐狸周璨一般大小的女孩端上了几碟茶盏,给在坐的七彩,云霞,周青,廖小进,小狐狸,周晨各上了一盏香茶。

    茶盖还未揭开,淡淡的清香味道就传遍了整个船舱,混合着木质的香味,一股自然清新的味道荡漾在众人身边,小狐狸狠狠的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陶醉的神sè。

    坐在七彩仙子旁边脸sè一直冷淡不变的云霞仙子突然对小狐狸和周晨打量不已,廖小进虽然也是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两只眼睛却在船舱里瞟来瞟去,看见云霞仙子暗暗的朝周晨和小狐狸打量,心理愤愤道:“妈的,这小娘皮放着我这么大一个帅哥不看,看我两个师妹,莫非这么漂亮的女子是个玻璃?”确实廖小进虽然穿着打扮是一件青sè的道袍,这还是周青硬逼着他穿上的,说什么既然是修道界的聚会,自然要穿得正统一些云云。

    但是廖小进穿来也甚是得体,陪上英俊的面孔,修长完美的身材,也是气度不凡,整个一个大帅哥。但是人家就是不看他一眼,廖小进心里颇不是滋味。“看来修道界比世俗还要现实啊!只要有实力,人家就看巴结你!”廖小进注意到七彩仙子对着周青笑盈盈。“看看!我这便宜师傅,除了功力高一点,道行深厚一点,还有什么,整个一个土包子,哼!”

    其实云霞仙子只是对这小狐狸和周晨感到好奇罢了,刚刚三人进来之时,融入自己真元里面的上古法宝云霞灭神梭微微动弹了一下,云霞仙子就注意道这三人,廖小进还罢了,看不出什么异动,这周晨小狐狸两兄妹可是正宗妖族出生,虽然身上的妖气被周青炼制的法器符录掩盖住,但是隐隐约约还是有丝丝的泄露出来,本来周青估摸着只要别人的修为不超过自己,绝对看不出来两人是妖族,奈何云霞灭神梭这等异宝在上古仙人手里不知道诛杀了多少妖邪鬼怪,对妖气极其敏感,就算是一丝一毫的妖气都是蛮不过去的。

    云霞仙子心中主意不定,幸好有周青这个前车之鉴,云霞仙子不敢再分出神念查看两人,不然以云霞仙子化神中期的修为查看两个连引气后期都没有达到的狐狸jīng那还不是一目了然?小狐狸周璨活泼可爱,一副穿着打扮都是现代的装束,她不愿意穿道士装,周青也不好勉强她,周晨则是身穿道袍,毫不起眼,奈何云霞仙子越看越心惊,这周晨仔细看来,真是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云霞仙子本来就是绝sè美女了,现在看来自己都觉得比不上这女子,云霞仙子再偷偷的看了一下沉呤不语的周青,心中不知道想些什么。

    “这大自在宫算不算是雇佣童工啊!”周青看着这些奉茶上来的小女孩,一个个眉清目绣,看来也是美人胚子,不过个个都脚步沉稳,目光清澈,浑身上下隐隐有宝光散动,显然是上好的法宝所发,周青心中对这大自在宫更是好奇,个个女孩都是修为jīng深,几乎全部都是引气后期,“这样的实力,只怕是昆仑,蜀山,龙虎,茅山加起来都比不上啊!”周青是见过那些门派弟子所组成的龙组成员的,两相比较,周青心里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听见七彩仙子问话,周青拈起茶盏,轻轻品了一口,满颊生香,一股热流,流过喉咙,散发到全身,懒洋洋的好不舒服,人似乎都要乘风飘去一样,转瞬间,在体内流动的懒洋洋的气流一变,清凉的感觉使怎个人都清醒起来。周青暗暗叹道:“果然是好茶!”

    七彩仙子的发话周青自然是听在耳里,再品一口茶,周青道:“不错,这次确实是来观礼一下蜀山的开派大典,久居海外,甚是寂寞,加上我几个弟子也想来看看中土的修道门派,借鉴一番他们修行的长处。”周青漫天胡扯,脸不红,心不跳,听的周晨廖小进小狐狸面面相觑,加上周青一副道貌黯然的神态,三人心中都或多或少的鄙视了周青一下。

    “不过!”周青话锋一转,对七彩仙子正sè道:“我虽久居海外,但是中原西域的道门或多或少的都知道一些,但是却从未听说过贵派,不知道贵派是继承的哪一位上古仙人的道统?”这话可就问到点子上了,看七彩仙子与云霞仙子的两宗法宝,《七彩舍利宝幢》,《云霞灭神梭》都是佛光闪现,加上七彩仙子和西域五散人打斗之时,一口叫出了《阿庇枷燹焚天魔咒》这等禁忌之术的名字,周青就隐约感觉这大自在宫恐怕是于佛门脱不了什么干系。

    七彩仙子盈盈一笑,彩光闪动,满室生辉,看得廖小进又是一阵眩晕,小狐狸和周晨则是不动声sè,看七彩仙子如何回答。七彩仙子和云霞仙子对望了一眼,四只美目盯着周青的面孔,七彩仙子吐气如兰:“周前辈可听说过慈航道人?”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