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慈航道人!?”周青乍闻此名,沉呤不语,思索片刻,七彩云霞两女也不说话,直直相望周青,廖小进三人也都安静下来,一时间船舱内气氛十分寂静,有点怪异的味道。

    过了许久周青突然开口问道:“可是上古阐教十二真仙之一的慈航道人?”对于修道界来说,这阐截两教的历史虽然久远,现在也早已不覆存在,但上古封神一战的威名响彻三界,无人不知,在封神一战大展神威的十二真仙也是闻名遐迩,周青自然是知道的,不过有些疑问周青却是百思不得奇解,却也不好提出,只有自己思索了。

    七彩仙子点点头:“不错,我大自在宫的开派祖师正是这位慈航道人!”

    “那么你们是昆仑门下?”见自己的猜测得到了证实,周青再度问道。七彩仙子笑而不答,旁边一直不说话的云霞仙子却眼神闪过一丝不屑,不知道是针对周青还是针对周青口中所说的昆仑,“周真人久居海外,潜心修炼无上天道,世事如云烟一般,想必是记得不怎么清楚了,听周真人此言,莫非中土道家的崆峒派也是昆仑的人不成?”冰冷的语气中带着点淡淡讥讽的味道。

    周青功力玄通,云霞仙子却是不卖帐,加上刚才被周青摆弄了一通,吃了一个小小的亏,云霞生xìng高傲,行事全凭自己的喜好,就是在大自在宫中也是如此这般,连宫主都拿她没有办法。

    周青听出了云霞仙子话语中讥讽的味道,却是哑然失笑,不以为忤,“哈哈!倒是贫道失言了,仙子勿怪。”周青干笑两声朝云霞仙子作了一个道家稽首,以表示歉意,说话之间不卑不亢,神sè清朗,真还有那么仈jiǔ分绝世高人,道行高深的隐士风范。

    云霞仙子看见周青此等气度,略微动容,原本冰冷的面孔缓和了半分,犹如严冬以过,chūn天来临,万物复苏,百花微放的情形,别有一番滋味。云霞连忙回了一礼,语气中带有几分客气道:“周真人客气了!”说完也不再继续言语,仍然是沉默不语。

    周晨小狐狸廖小进三人对望了一眼,都觉得周青身上的世俗之气越来越淡,无论是行动还是语言,都隐隐有飘逸出尘的味道,越来越有一代宗主,修道宗师的风度了。

    周青心里都觉得这个问题自己确实是问的凭的笨了一些,没错,中土道家的崆峒派的开派宗师也是阐教十二真仙之一的广成子,虽然在现代,这崆峒派一直是名声不震,门下弟子从不出山门行走,一直是隐藏在崆峒山当年广成子开辟的洞天福地中修行,是以名头确实不如昆仑,茅山,蜀山,龙虎山这四大门派,甚至就是修道界的一些前辈都不知道里面有些什么人物高手,但是谁都不敢小视了这上古大圣广成子所创的门派。

    封神一战后,原始天尊脱离世俗,消失无踪,座下的门人也都自行散去,有的飞升天界,有的在人间自创门派,留下道统以后便不知所踪,阐教弟子多不甚数,这么一番开枝散叶下来,就形成了现在天下修道门派林立,要论渊源,只要是修道之士,或多或少都与阐教有些联系,所以昆仑派倒是占了个正统的名称,是以无论是哪朝哪代,从古至今,天下的修道门派莫不以昆仑为尊。但是这十二大真仙在阐教的身份是非同小可,原始天尊消失之后,阐教便是十二人为尊,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十二真仙纷纷脱离阐教,他们虽然出生阐教,创立的门派却是独竖一帜。周青一时失神,现在想通了这层道理,但是心理仍就是疑问重重。

    “昆仑是昆仑,阐教是阐教!”七彩仙子有意打开话题,清脆的声音传进了众人的耳朵,“昆仑山虽然当年是阐教的根本所在,但是自从三清之一的原始天尊飞升上了三十三天外,便把玉虚宫交给了在封神一战立下大功的姜尚打理,奈何姜尚虽然是天纵之才,也是原始天尊的弟子,但是在当时来说,他修道时rì不长,在玉虚宫的资历道法不要说是十二大真仙,就是一些外围弟子也远远比不上,这样一来,自然是不能服众,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广成子出走自行脱离阐教创立崆峒,有此先例,不久以后,十二大真仙和一些道法高深,实力颇强的门人都纷纷效仿广成子,我们大自在宫祖师慈航道人也是如此,姜尚自然不能阻止得了阐教的分裂,为了使阐教的声明不至于受损,便改名叫昆仑,从此以后阐教便就此消失,现在的昆仑派打着原始天尊的旗号,却是继承的姜尚的道法。”七彩仙子说了一大堆,周青却没有听出什么实质xìng的东西,这不就是一个门派因为继承人的问题闹内讧,然后四分五裂的故事,古往今来这样的事情多于牛毛,虽然这个门派也太大了一点,闹矛盾的人厉害了一点,本质上还是相同的。

    虽然有疑问,只要不涉及到自己,周青一向是懒得理会的,管他牛打死马也好,马打死牛也好,这大自在宫神神秘秘,那七彩仙子所说的话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门下弟子个个修为不凡,显然是经过灵丹妙药,特殊功法的修炼,而且法宝多多,件件都不是凡品,尤其是云霞七彩两女手中的法宝更是威力巨大,要说是什么慈航道人的传人倒也说得过去。“这天下道门果然是藏龙卧虎,随便从哪个旮旯里出来门派都有这样的实力,这样的渊源,难怪国外什么教廷吸血鬼之内的不敢过来。要说我这徒弟也是什么吸血鬼公爵的实力了,加上学了飞剑法术,实力应该在国外算顶尖的了,这次事情一了,就放他回去,不过还是要多让他放点血才是啊!”周青不怀好意的看了廖小进一眼,廖小进突然打了个寒颤。

    当下一行三人相谈甚欢,连云霞仙子都时不时插上两句话,气氛缓和了不少,就是廖小进周晨小狐狸三人也是嘀嘀咕咕。这一交谈就是一个多时辰,周青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事要办,连忙起身告辞,嘴上说了些什么后会有期之类没有营养不咸不淡的话。七彩云霞两女出于礼数也是挽留了一番,双方正相互客套,一个小姑娘突然走进船舱禀报:“两位天主,外面有一个老道士带着一男一女,那个老道士说自己是昆仑掌门,要求见我们宫主呢!”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