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神念虽是无形无质,虚无缥缈之物,但两大高手均是功参造化之辈,神念都凝练成了实质,这等神识念力的对撞,丝毫不亚于普通修道之人的法宝对拼,狂暴的飚风划破空气造成的气流涌动四乱崩shè,一时之间怪啸之声不绝于耳,四乱崩shè的气流有如凌厉至极的剑气一般向在场的众人奔袭而来。

    周青连退三步,却是还留有余力,见此情形,羽衣大袖一挥,四面八方的空气迅速的凝固起来,有如液态一般粘稠,就像是釜底抽薪一般,没有了空气的流动,那四乱崩shè的气流立马消失,融入在空气之中。四周恢复了原样,微风习习,时不时有白云从众人身边吹过,一片活泼灵动的气氛,充满了勃勃的生机。

    黑发长须的乾机老道却没有周青这般轻松写意了,脚下斗大的青sè莲花有如抄豆子般剥吡吡乱响,眼看就要溃散开来,这位昆仑掌教,四大宗师之首的乾机老道显得有几分狼狈,手上法诀连掐,脚下行将溃散的清气聚拢起来,又恢复成原样。乾机老道原本昏花的老眼变得凌厉至极,脸上神sèyīn晴不定,直直打量周青,也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旁边青sè莲花上的一对男女见到此情形都是大惊失sè,脑袋呈短路之势,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两人神念相拼,一触极开,看情形好象是周青占了上风,其实周青身站龙舟之上,这七彩龙舟本身就是一件上好的法器,加上是专门做承载之用,所能经受的力道巨大,周青站立之上有如脚踏实地一般,得已顺利的卸去力道,而乾机老道却是身处虚空,脚踏的青sè莲花不过是法力幻化,并不是什么法宝,力道当然是无处可卸,旁人看不出,两人却是心知肚明,这场拼斗乃是势均力敌。

    周青神sè不变,面相平和,像是根本没有发生过事情一样,朝那乾机老道遥遥一个稽首朗声道:“贫道海外散修天道宗周青见过昆仑掌教乾机真人。”周青表面文章做得极好,内心却是冷笑连连,“果然是凡事都要留一手,这些宗师高手说是化神后期的修为,其实是三十几年前的陈年旧帐了,三十年没有寸进,鬼才相信。”

    刚才两人神念比拼之下,周青虽然没有出全力,却试出了这乾机老道的修为刚刚进入了返虚之境。

    化神与返虚两个境界相差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单单就讲战斗力而言,没有法宝的差异,一个刚进入返虚的修道之人可以同时对付三到四的化神后期的人物。当然不算对方事先布置好阵势之类。双方斗法,不单单是境界的高低,真元的强大,还有法宝,阵势,道法的高低,运用之道也各有考虑。

    引气期修道人借助天地元气淬炼肉身,使之强横无匹,化神期修道人凝练元神,消除孽障,在后期强行将元神和肉身合一,成功了便可以突破到返虚的境界,逆转肉身,达到不死的地步,也就是常人所说的地仙。说是不死,其实也只是相对而言,在永恒时间的长河中,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说是永恒不灭的。

    引气期修道之人如不出意外,起码都有一百到两百年的寿元。而化神期修道之人要多出一倍,更何况,化神期修道之人只要到了中期,凝练元神,就算是肉身溃灭,还有两种方法可以保持元神,一是兵解重修,要有道行高深的修士护法,因为转世重修危险无比,并且前世记忆全部忘记,要道行高深的修士引路,自己修为到一定的境界之后,在护法之人的帮助之下就可以重新得回前世记忆。这种方法利弊半参,好处是转世重修可以消除前世孽障,使元神更加凝练,第二世修为更加容易。

    坏处是这转世重修之法烦琐无比,须在兵解之前,就要做好充足的准备,积累功德天心,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往往有修士兵解重修之前,没有积累足够的功德天心,再次转世便不再为人,化为畜类者有之,更有甚者化为草木,智力全无,凄惨无比。

    再有一途,便是魔道中的夺舍之术,魔道之人,逆天行事,不要说是积累功德天心,怕是一个个都是罪孽滔天,罄竹难书,转世重修之法当然是不能用,肉身崩坏,便借助强行夺取他人肉身躯壳。转嫁元神,这种方法简明实用,并且极易成功,但也不无弊端,不能经常使用,每使用一次,元神便消磨一部分,直到灰灰湮灭,不复存在。至满则亏,世事无两全,天道亦是如此。

    一旦达到了练神返虚的境界,**和元神合一,身体界乎于实质与虚无之间,两者互补,寿元当然大增,虽说不上是永恒不灭,却也比化神期的寿元增加百千多倍。可以这么说,只有踏入了练神返虚境界的修道人才算是真正的修道之人。从练神返虚到练虚合道是一个漫长艰难的过程,中间困难重重,大劫小劫不断,三灾九难,因缘魔障,十世情孽,转世轮回千百来世的恩恩怨怨都要来个了段,一个不好便是神形俱灭,因为元神和**合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道之无上,无论是仙还是凡,所求不过都是这一个字罢了。古往今来,多少先圣大贤也说不清楚,道不明白。叙来繁复,不必细表。

    一击之下,周青似出了乾机老道的功力,心中大定,周青现在是用肉身相抗,神念虽然强大,却是不好宣泄,远远没有金身法相那样的威力。不过双方无仇无怨,刚才比拼不过是双方见猎心喜,还带有友好的意思。周青当然明白,不会因此而翻脸。为了缓和气氛,周青先报上字号。却不知,这不报字号还好,一报字号却惹上了麻烦。

    周青从一出船舱,便被乾机老道吸引,两人对拼一记,相互瞪大了牛眼,周青没有注意到旁边那朵青sè莲花上站立的两人。

    “果然你是,周青!”那个花容月貌,打扮时尚的女孩子大叫起来,引得所有人纷纷注目。周青这才注意到了这个女孩,一看之下,也不由吃了一惊,连后面的廖小进都神sè古怪起来。

    终于顺利赶回,还码了一章,今天是棋友邀出去下彩棋了,不过收获甚小.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