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说话之间,一面古怪的镜子飞到了周青头顶十几丈的高空,这镜子一面白一面红,迎风一晃化为三丈方圆,白面朝下,正对周青。

    嗤!那方圆三丈大小的镜子发出了一声长鸣后,剧烈的抖动起来,无形的威压震慑了全场,镜子上方一道红光直冲天际,仿佛和那高悬的朗rì连接一气,流金sè光辉顺着那贯通的红光一路缠绕下来,投shè到镜子内,与此同时,正对周青的白sè镜面突然shè出和镜子一般粗细的白sè光柱,那白sè光柱发出了剧烈的高温,有如三味真火一般,空间都被烧得扭曲起来。如此巨大的白sè火柱,不单单是周青,连在龙舟上的众人都罩了进去。

    “胡闹!”这是乾机老道的声音,“若水,你干什么。”

    乾机老道没有料到凌若水突然出手,吓了一跳,本来这乾机老道也是去蜀山参加开派大典的,昆仑蜀山暗地里势如水火,就差没有真刀真抢的干上一场,乾机老道喜欢清净,也知道这次必有事端,奈何蜀山长老和自己同为天下四大宗师的的灵虚老道亲自写请贴,表面的面子还是要给的。这次也没有多带人手,就是自己的大徒弟一云子和这个吵着要去看热闹凌若水丫头。师徒三人在天上架云赶路,漫漫悠悠,好不自在。

    刚才周青与五散人一番争斗,正好惊动了离此地五百多里的乾机老道师徒,三人连忙赶过来看是什么厉害人物,要知道周青现在可算得上是当今修道界超级高手了,尤其是在和五散人争斗之时还动用的法相金身,气势威压何等的庞大,只要是稍微有点道行的修士都知道有了不得的人物在争斗。

    乾机老道三人刚刚赶来时,那五散人早就已经施展太乙飞天遁术溜走了,七彩云霞周青等人却在船舱之内谈话。乾机老道早年周游四方,交友广阔,和大自在宫主确实有过一面之缘,这条七彩龙舟他正好认识。于是上来见见识一下故人,刚才那么大的声势,如果是大自在宫宫主亲自出手,那也没有什么希奇的。哪里知道这大自在宫宫主没有出来,反倒是出来这么一个年轻人,功力道行都是深不可测,尤其是着年轻人出来的时候,自己特地从玉虚宫原始天尊牌位下拿出的打神鞭都有一丝躁动,这就不得不让乾机老道似似周青是何方神圣了,一似之下,乾机老道以返虚境界的修为还差点吃了个大亏,尤其是自己隐隐觉得这年轻人还隐藏有巨大的实力,这就不得不让人心惊了,不过还好这年轻人却没有恶意,而且还彬彬有礼自报来历,让乾机老道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哼!要是真的《yīn阳镜》本宗主自然是忌惮三分,你一个赝品也来在本宗面前现宝,简直就是不自量力!”

    周青已经认出了凌若水,这丫头刁蛮任xìng,且是自作聪明,不把人放在眼里,自己好心救了她,她不但不感激,反而还想利用自己。要不是周青当时修为不高,怕惹出什么事端来,早就把这凌若水不说打得神形俱灭,起码也是个全身瘫痪。

    见那巨大的白sè火柱居然把船上所有的人都罩了进去,周青虽然是涵养甚佳,也产生了一丝恼怒,大袖一挥,金光如cháo水般涌出,形成了一片厚厚的光幕,白sè火柱冲击到光幕之上,就有如泥牛入海,消失无踪。

    周青也不动手还击,口中淡淡的说话,也不见大声叫喊,但每一个字出口就有如洪钟大铝般响彻云霄,震得众人耳多嗡嗡作响,尤其是在那里全力催动赝品yīn阳镜的凌若水听来,每一个字就有如一把铁锤狠狠的敲击在胸口。直到最后四个字出口,凌若水终于忍受不住,噗!一口鲜血喷出,和高悬的朗rì连接一气的红光顿时消失无踪,停留在周青头顶高空的yīn阳镜也恢复成巴掌大小,妙用全失,滴溜溜的划将下来,周青伸手一招,便抓在了手中。

    凌若水自从那件事以后,回昆仑修炼道法,就是为了要找周青的麻烦,她出生富贵之家,自幼便受尽家里长辈的溺爱,后来拜入昆仑门下,这乾机老道也是百般呵护,从来没有受过委屈,别人帮她,救她那都是理所当然。别人戏弄她,那可就是罪大恶极。

    凌若水道法修成之后,本来想找凌飞动用龙组的势力查找周青的下落,奈何凌飞却被向辉坑害了一把,弄得停职反省,哪里还调得动一点势力,自己家族现在和另外几家斗得不亦乐乎,哪里还抽得出人手。

    时间越拖一天,凌若水对周青的怨恨不但没有减弱,反而加深起来,这次跟着乾机老道出门,多半也是为了打探周青的消息。

    开始周青一现身,凌若水就感觉有点熟悉,不过周青的装束打扮完全改变,功力大进,肉身的相貌也改变了不少,加上周青刚才和乾机老道比拼了一场,两人虽然是势均力敌,但在外人看来却是周青稳占上风,这是何等的功力,在凌若水眼里,周青当时的功力不过就是引气中后期的样子,就是碰到神仙下凡给他好处也不可能就到达这等地步。

    凌若水再度把心中的疑惑压下了,但是当周青自报名号,凌若水马上就确定了,心中怒火上冲,不顾好歹就动用了乾机老道给她的乾坤锦囊中威力最大的法宝。

    yīn阳镜虽是赝品,却也是昆仑的前辈高人用稀少的天材地宝仿制,威力也不可小视。奈何她的功力实在是不行,连引气后期都是堪堪达到,和周青比起来简直就是云泥之别。加上周青有心给她一个教训,哪里还有不受伤的道理,要不是看在乾机老道的份上,周青早就下杀手,把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刁蛮女一拳轰杀,让她去见阎王了。

    “呔!妖道敢伤我师妹!”看见凌若水口喷鲜血,一云子这个相貌憨厚的青年道人怒不可扼,大吼一声,扬手就是一道十丈来粗的紫sè雷霆从半空中向周青当头劈下,雷声轰鸣,有如万马奔腾,紫sè雷霆足足有上百丈长,声势浩大无边。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