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周青丝毫不理会乾机老道那凌厉至极的目光,也不答话,转头对云霞仙子作了一个稽手道:“云霞道友,贫道想拜托一件事情,可否答应。”云霞仙子现在正从刚才尴尬状况中恢复过来,原本通红的俏脸还带有一丝红晕,完全没有一贯那么冰冷的神sè,说不出的妩媚,现在周青突然向她说话,一颗芳心如小鹿般乱撞,脸sè更加通红起来,嘴里支吾,哪里还说得出话来。

    七彩仙子在一旁看得直摇头,连忙上前回答:“周真人何出此言,对付西域五散人之时周真人施以援手,我大自在宫感激不尽,有什么事情请吩咐就是。”“我这几个弟子刚刚入门不久,帮我看好,你的法宝擅长防御,我也放心。”周青此言一出,七彩和云霞皆是大惊,连忙要说话,周青手一摆朗声道:“久闻昆仑是名门正派,号称中原第一,想不到却如此护短。”

    乾机老道见周青久久不回答,反倒是和别人拉东扯西,饶是他涵养甚好,也是经受不住,周青修为高深,他自然是不想动手,不过要动起手来,他仗这打神鞭这等太古异宝有信心将周青毙于鞭下。弟子身受重伤,自己讨过说法,反而被晾在一边,恐怕是泥儿也有火气,何况是身为昆仑掌教的乾机老道,修道界的一方宗师,平时跺一跺脚都是可以翻天的人物,乾机老道刚才对周青的一点好感全部消失,要不是修为高深,尽力克制,恐怕早就要跳出来动手杀人了。

    正要发作之时,听见周青说自己护短,当下冷笑连连道:“周道友修为高深,却对一个后辈下这么重的手,只怕是邪魔歪道之流,想来祸害我中土道门,老道身为昆仑掌教,就是不欺负到我昆仑头上,老道也不能坐视不理。”乾机老道劈头就是一个天大的黑锅扣在了周青头上。

    “哈哈!哈哈!”周青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闪身飞出龙舟指着乾机老道:“邪魔歪道,好大一顶帽子,废话不用多说,我不想和你磨嘴皮子上的功夫,你以为昆仑还是当年的阐教,还可以在天下道友面前耀武扬威,老实告诉你,你那徒弟刁蛮任xìng,不知道天高地厚,我现在教训她一下,让她长长记xìng,免得到时候被人打得神形俱灭,昆仑!哼!很了不起吗?可惜还没有放在本宗主眼里。”周青见乾机老道上来就扣上一黑锅,就知道这乾机老道也是个极其护短的主。本来就要下手撕杀,现在更是没有顾忌,立马撕破脸皮。

    “狂妄!”那一云子正用真元调和凌若水体内的气血,听见周青这么一番话,立马就暴怒起来,他从小就生活在昆仑,对自己的门派那是极其看中的,现在听见周青居然藐视昆仑,本来就恼怒周青打伤了凌若水,现在更是怒上加怒,要不是要照顾昏迷的凌若水,他早就上去和周青拼命了。

    乾机老道突然冷静下来,一字一顿的道:“周道友还是不要太狂妄了,你修为虽然是高,老道却还是制得住你的,这样!你答应老道我两个条件,老道便不与你为难,也不追究你打伤我弟子,怎么样。”乾机老道在拔剑弩张之时突然说出这么一番话,另周青都感觉到好奇,这不是主动服软吗?“哦!什么条件,说来听听!”周青漂浮在空中,悄悄的捏了手诀,问道。

    “第一,你把yīn阳镜归还给我徒弟!”乾机老道冷冷的道。周青一听,这个条件还不算过分,便问道:“那第二条呢?”

    “第二,你打伤我徒弟的事,倒是她理亏在先,我不管你们以前有什么过节,这见事情就此揭过,但是你刚才言语之中对我昆仑多有不敬之处,老道身为昆仑掌教,自然不能坐视本派的声誉受损,只要你跟我上昆仑,在我昆仑祖师原始天尊面前谢罪,此事也就两清。”乾机老道说话之间语气还是冰冷。周青一听,脸sè立马一变,这乾机老道果然恶毒,这一招摆明是占理又占先,说出去也是合情合理,可是自己要是去了,那天道宗从此以后别想在修道界抬头。

    “那我要是不答应呢!”周青心中早就拿定了主意,也不打算说什么废话了,要打就打,于是淡淡的对乾机老道说了一句。

    “你不答应,那就不要怪老道拿你上我昆仑了!”乾机老道摆名了是先理后兵,每句话都占了道理,把周青逼入死角,不愧是成名多年的老狐狸。

    奈何这乾机老道话音未落,就看见周青突然朝天一指,一道比先前一云子所发的紫府仙雷更大的雷霆从天而降,这雷霆却不是紫sè,和平常的雷霆一般模样,只是粗大就有些骇人,起码比刚才的紫府仙雷足足大了一倍,并且长达起码有三百丈的雷柱旁边还有无数斗大的火球乱飞旋转。

    这声势可就真是如开天劈地一般,急速降下的雷柱带起了飚风,无数白云翻滚,相对而言,刚才那一云子所发的雷霆就有如小溪水和大江河相比。

    七彩和云霞早就知道周青要动手,可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声势,连忙祭出法宝,开启七彩龙舟,一瞬间就飞出十里开外,远远的观望两人拼斗。廖小进嘀咕:“这下可好,两人说打就打,那老头要倒霉了!”周晨和小狐狸都知道周青的为人,纷纷点头,对廖小进的话是深以为然。云霞仙子却是显得有些焦急,烦躁不安,七彩仙子看在眼里,却不好说什么。

    乾机老道早年云游四方,不知道和别人拼斗过多少场,早有防备,但是看见周青弄出如此大的威势,还是吃了一惊,尤其是看见那斗大鲜红的火球围绕雷柱急速劈下的势头更是大惊,“你居然可以动用九天谱化雷神天尊的神力,你是云中子的传人?”

    虽是惊讶,乾机老道反应飞快,散避是来不急了,一口元气喷出,在头顶凝聚成型,数百层的青sè祥云出现在头顶十几丈的高空,凝聚成厚厚的屏障,死死挡住周青天雷的冲击,雷柱一接触到青sè祥云就像掉入沼泽一般,可是无数斗大的火球却炸裂开来。

    巨响连连,青sè祥云被炸得支离破碎,那天雷也被消耗一空,乾机老道象是早就知道这结果一般,连看都没有看,双手连扬,九道长达数丈,晶莹剔透的水晶长龙在空中形成了一个玄奥的阵法,那阵法在空中一闪及逝,下一刹那便出现在了周青的头顶。九条水晶长龙张口就喷出就团雾气,这九团雾气极其寒冷,一遇空气便化成了厚厚的冰墙,把周青牢牢的冻结在内。

    这是乾机老道早年游遍全球,在北方之极地的百丈冰层之下找到的九团葵水之jīng英,后来又斩杀了几条巨大的海蛇,将海蛇的魂魄用昆仑秘法灌注到这九团葵水jīng英之中,祭练出了九条颇有灵xìng的水晶龙,北方葵水jīng英,乃是天下至寒之物。更在这乾机老道多年的培养之下,寒气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施展出来,飞剑法宝俱都冻成粉末,更别说是人了。

    不过乾机老道可是有自知之明,知道就凭这恐怕是困不住一个已经功参造化的返虚级大高手,在周青被冻住的同时,乾机老道一声长啸,双手如抱圆球,身体鼓胀,头上挽成的道簪炸裂,尺于长的头发根根直立,再次大吼一声,四面八方同时出现了数百道紫sè的雷霆,根根都不亚于一云子的那道。这才是乾机老道的真本事,上清紫府万雷诀!

    “你云中子的九天谱化神雷未必就比得过我昆仑的上清紫府仙雷!”乾机老道大声暴喝,数百道紫府仙雷交织成天罗地网向被冻结在冰块中的周青击去,看来这乾机老道是下了杀手了。昆仑前身是阐教,十二真仙之间的恩恩怨怨也难得说清楚,这乾机老道显然是知道其中的一些细节的,乾机老道一身道法运用那是出神入化,更兼之早年不知道打斗过多少次,单凭法术搭配运用,战斗经验,两人相差不可以道计,是以周青先动手却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

    一缕火光迅速扩大,厚厚的冰层全部化开,白sè的水气直冲云霄,那九条水晶龙被火光一炙,痛苦的扭曲起来,一个金sè的人影在白雾中显现,一大片镏金的火焰把九条水晶龙包裹其中。凄厉尖锐的惨叫声从火焰里传出来,乾机老道毫不怜惜自己多年练制葵水jīng英所化的水晶龙,只是全力催动紫府仙雷,用九团葵水jīng英消灭一个返虚的大高手,那是稳赚不赔。

    哗啦哗啦水响连连,九条水晶龙终于被练化,现出本体,九团拇指大小的水珠漂浮在空中,正是葵水jīng英,与此同时,数百道紫sè雷霆同时击打在那金sè的人影之上,刺目的光华,震天的巨响,周青所处的方圆十几丈的空间居然被炸出了一个漆黑的空间黑洞。乾机老道猛吹一口气,飚风大做,一下就吹散了那空间黑洞,所有的光华,巨响全部消失。一条长十几丈,背生四翅的金sè大蚕显现出来,不过这金sè大蚕全身破乱不堪,一块块的金sè甲壳脱落,露出了鲜红的皮肉,有的皮肉还被烧的焦黑,发出了烤肉的香味,背上四只巨大的翅膀也是参差不齐,显然是被折段了不少,更加恐怖的是,这金蚕腰间几乎全部被炸段,只留下一条手臂来粗的经脉连在一起。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