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六翅金蚕!”乾机老道看到那形状凄惨,恹恹一息的金sè大蚕惊讶起来,乾机老道见多识广,虽没有亲眼所见这洪荒异种,但古书记载倒是看过不少,自然认得。

    “莫非这厮是妖怪?”这是乾机老道心中的第一想法,“这六翅金蚕虽然强悍,却智力极其低下,根据记载就是成熟了的也不能成妖怪,化为人形,何况这条才进化到四翅?”任是他心中刹那间转了诸多念头,也没有想到周青居然练成了几百年从未出现过的第二元神。

    正值疑惑,乾机老道心中突然jǐng兆连连,他也是身经百战之人,反应迅速,知道情况有变,连忙化出一团护身青光,把自己包裹再其中,青光极其浓密,周身三丈之内都看不清人影,三朵栲栳大小的莲花在头顶旋转,一股清香四散而发。不知道周青是死是活,乾机老道只有发动上清仙诀中的护身法术,并不是乾机老道不用法宝护身,而是昆仑一脉以法术见长,其中护身法术的威力要比一般的法宝强得多。

    就在乾机老道发动护身法术的一刻,天空中突然一片鲜红,所有的白云全部化为一片粘稠的血红sè,翻翻滚滚,血浪条条,天地之间笼罩在腥臭的血腥味之中,那血云血浪急速旋转起来,突然化为哗啦哗啦的雨点朝乾机老道落了下来,这雨点鲜红,竟然是一滴滴偶然闪动这惨绿sè细微光丝的鲜血。这血雨范围极大,把乾机老道周身方圆两三里的地方都笼罩在内,避无可避。

    血雨一落下,乾机老道的法术刚好完成,时间上竟然是毫厘不差!

    嗤!嗤!嗤!犹如雨打芭蕉,又有如烧红了的铁块碰到猪油,那血雨迅速击打在乾机老道头顶三朵栲栳大小的青sè莲花之上,清香的莲花和腥臭的血雨混合,发出了一股古怪难闻的味道,味道传到了十里开外的七彩龙舟之内,一个个功力到了引气后期的大自在宫弟子闻道了这气味都是心里烦闷yù吐,有功力相对较弱的,都是头脑发昏,晕了过去。

    云霞七彩两女功力jīng深,倒是还好,相互对望一眼,都是满脸惊骇的神sè,周晨和小狐狸早就昏了过去,廖小进却是jīng神奕奕,丝毫不受影响,只是看见两人比拼弄出如此大的声势,不由心惊胆寒,生怕周青有什么闪失,那乾机老道追杀过来,自己肯定跑不掉。

    那三朵栲栳大小的青莲虽然急速旋转,荡开了不少血雨,可是这腥臭的血雨却是无休止一般接连落下,只要有一滴溅落到青莲之上,就会如附骨之蛆般钻进其中,原本清光耀眼,没有一点杂质的青莲每沾到一滴血雨就会闪现出一丝血红,旋转的速度也慢下来不少,一瞬间,成百上千滴血雨变把青莲变成了血sè莲花。

    砰!血莲停止了旋转,炸裂来开,和血雨混合在一起。没有了莲花的阻挡,血雨冲进浓密的清光之中简直就是如入无人之境。

    清光虽然浓密有如实质,却是乾机老道用昆仑道法驱使四周的天地灵气结合自己的真元形成的保护屏障,专门用来阻挡飞剑法宝的冲击,奈何这血雨更本不是飞剑法宝之类,尤其是其中蕴涵有六道轮回的修罗之力,除了乾机老道用一丝本命元气凝聚成的顶上三花可以抵挡几秒一外,一应的道法全部都可以在瞬间之内破除,在长平之时,周青就用来破除了徐福留下的封印,这乾机老道道法高深不假,但和当年的术士徐福相比那是天壤云泥之分,加上周青骤然下手,他如何能挡?

    “啊!”浓密的清光丝毫挡不住血雨落下,其中传来乾机老道愤怒的咆哮,看来是受了不轻的打击:“六道魔血!居然是六道魔血,你果然是魔道中人!哎呀!”又是一声惨叫,乾机老道丝毫不顾自己一代宗师的身份,居然叫嚷起来,不过这周青的六道魔血确实是厉害无比,都天神煞聚集修罗之力化身血雨,就是轩辕法王和温蓝新都不赶轻涉其锋芒。还是乾机老道一身两百来年的道家玄功浑厚jīng深,对魔道功法隐隐有克制作用,不然早就被血雨侵蚀,落入了六道轮回之中。

    周青站立更高的空中,看着下面被血雨包裹住的乾机老道,也是脸sè苍白,七窍都隐隐有血丝流出,四大宗师果然不是浪得虚名,这乾机老道jīng修昆仑道法两百来年,论真元之jīng纯浑厚,当世恐怕是少有人及,不过周青在长平地底吸收了数百相当与化神中期的猛鬼军魂,凝聚成法相金身,要论战斗力,周青恐怕还要高出一筹,周青原本只是顾忌乾机老道身上的那件封神异宝,所以招呼不打就动用了练器总纲中的唤神篇,哪里知道,这乾机老道法术运用如此巧妙,一招之下,不但化解了周青凶猛的攻势,还猛招连连,尽占先手,幸好周青凝练第二元身,用金蚕脱壳之术吸引了乾机老道的注意力,才得以脱身,施放六道魔血,占得上风。

    六翅金蚕几乎被天雷轰击成了齑粉,第二元神受损,周青的神念也受到了不小的打击,看这漂浮在下方那形状凄惨的元神金蚕,周青知道自己的第二元神算是废掉了。

    周青心中无悲无喜,就在乾机老道叫出口的一瞬间,一把古朴,黑幽,刀柄有双头狼的长刀握在手中,周青高举长刀于头顶,大吼一声,猛的一刀向被血雨包裹住的乾机老道劈下。

    长刀劈下,天地便已经不是原来的天地,周青心如钢铁,将自己所有的杀意,全部的jīng,气,神都连同这刀一起劈下,天地宇宙一片血红,yīn风惨惨,鬼哭狼嚎,无数巨大,狰狞,恐怖的魔鬼头像遍布了整个天空,放出了凶残暴戾的气息。

    七彩云霞两女连忙放出法宝,层层叠叠几千层琉璃佛光将整个龙舟包裹其中,不时有血影所化的狰狞魔头扑咬上来,都被佛光震开,但是却没有对这些魔头造成一丝伤害,这些魔头象是有智商一般,见占不到便宜,便不再冲击龙舟,见物就咬,最后竟然相互撕咬起来,有无数的魔头纷纷冲向下面的乾机老道,不过周青方圆一里之内,却没有魔头敢靠近。周青那滔天的杀意,凝聚成实质的杀气,另这些魔头都惧怕不以。

    “啊!化血神刀!三界封神,打神之鞭!破!”接二连三的变化另乾机老道终于暴走。

    在暴喝声中,金sè的光柱冲天而起,清脆的玉墼仙音响彻天地,本来yīn风惨淡,鬼哭狼嚎,一片血红的天地突然明朗起来,那些肆虐的魔头被仙音一震,都纷纷化为云烟,一道连接天地,有如通天神柱般的金鞭横贯虚空。

    周青面容肃穆,见那打神鞭浩大无极的声威,丝毫不觉得动容,本来长达百丈的化血神刀在这打神鞭面前如此的渺小,周青全力一震,全身鲜血如泉水般从七窍彪shè而出,化血刀刀光又增大到了数十倍,可是还是不及这打神鞭一半大小。

    乾机老道虚空而立,全身上下的八卦法袍破乱不堪,身体像筛子一样,满是孔洞,流血不止。不过他丝毫不在意,凝视着周青劈将下来的化血神刀,一字一顿的道:“邪魔歪道,你居然有化血神刀,可惜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三清祖师在上,老道今天替天行道!”

    法诀一指,乾机老道那横贯天地的打神鞭急速缩小一半,金光闪闪,连高挂天空的烈rì都变得黯淡无光,血红的长刀,闪耀的金鞭有如开天辟地一般在虚空中撞击一起,轰鸣之声,传遍了方圆万里,宛如上古之时,共工氏撞击不周山一般,幸好是在万丈的高空,否则在地面,这一击之下,怕不是方圆几十里之地都要化为齑粉。

    砰!周青双臂炸裂,留下光秃秃的两只胳膊,全身上下皮肤有如被千刀削刮,鲜血狂喷而出,刹那间便成了一个血人,仰天便倒,跌落下云端,眼看是没有活路了,化血神刀一声哀鸣,被打神鞭拍打在刀身,也是一路向地面跌落。

    乾机老道连喷三口鲜血,委靡不堪,脸sè衰老了数十年,那巨大的打神鞭滴溜而下,落到手中,化为三尺长,婴儿手臂粗的金鞭,这一记法宝的对拼,乾机老道已经消耗了全身真元,更加上被两件上古神物的比拼余波涉及,伤上加伤。赶忙从怀里掏出十几粒火红的丹药,如吃豆子般吞服下去。

    “邪魔歪道,死不足惜。”不知道跑了多远的一云子抱着凌若水也疾飞过来,远远看见周青跌落云端,大声吼叫起来。

    乾机老道收起打神鞭,架云朝跌落地面的化血神刀冲将过去,周青身亡,乾机老道毫不怀疑,要是在打神鞭下还能逃脱xìng命,那真是怪了。化血刀虽然是上古魔器,乾机老道却是不想放过,回去用昆仑秘法重新练制,去掉魔气,肯定是一件震山法宝。

    眼看那血红sè的长刀就在前方,周青的实体还在下方的远处向下翻滚,乾机老道伸手便抓向那双头狼的刀柄。

    “嘿嘿!嘿嘿!”

    “师傅!小心!”

    无数的尖叫声突然响起,乾机老道只觉得自己的头皮一阵疼痛,双腿,腰间,俱是一紧,像被什么东西死死抓住,不得动弹,这力道是如此的巨大,乾机老道丝毫不能动弹,大吼一声,乾机老道提起全身刚刚凝聚的真元勉强抬头,便看见了一金sè巨人,八臂四面,栲栳大小的两只金sè大手把自己的头皮,双腿牢牢抓住,像拧麻花一般把自己横举空中,那金sè巨人居然四口同时说话:“乾机道长,你还是重新指定一下昆仑下一任掌门吧!”

    乾机老道看见这金sè巨人,再也忍不住大叫起来:“六丈金身!你是准提。。。。”奈何这金sè巨人却不给他把话说完,用力一扭,乾机老道一颗大好的头颅便炸裂开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