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修道之人到了返虚之境元神和**合一,练神返虚顾名思义就是把元神和**练成虚无缥缈的神念一样,这才能化身千万,千变万化,达到真正的仙人境界,整个练神返虚就是这么一个过程,乾机老道显然是刚刚进入这返虚之境界,还有大部分的元神没有和**合一,被周青毁掉肉身抽出打神鞭的时候突然惊醒,才逃了出来,不过光是元神却是不能常久存在的,元神脆弱无比,就是天风都可以吹散,幸好周青打晕了一云子,乾机老道才乘机夺舍成功,不然两百来年的苦修就此白费。

    元神自然消失倒好,还可以堕入六道轮回重新开始,要是被人收了去,练制法宝,或者是直接炼化,那可就轮回都不可以了,看见周青大手抓来,乾机老道当然是骇得魂飞天外,任是他是什么大宗师,在自己要形神俱灭之时也顾忌不了那么多。修炼了两百多年,眼看就是长生不死的躯体,说放弃就放弃。那简直就是不可能,周青对乾机老道夺舍的行为也颇是了解。

    不过周青现在是彻底的放下了心来,夺人躯体,转嫁元神,本来是魔道中人所为,何况是夺自己徒弟的躯体?这乾机老道必然不敢张扬,还要竭力隐瞒自己的身份,要找周青报仇,只有偷偷的下手,虽然不知道昆仑还有没有其它的封神异宝,但是周青现在打神鞭在手,虽然昆仑秘传大神鞭的修炼方法,但是有了化血神刀这个前车之鉴,加以时rì,周青却也能摸索出一些妙用的,尤其是这打神鞭纯正浩大,不像化血刀那样极其容易受反噬,周青使用起来当然是得心应手。

    周青大手一张,一道金sè光辉急速缠绕而下,把向下翻滚的肉身,金蚕元神,化血刀全部抓了上来,化血刀和打神鞭还有刚刚收到手的赝品九龙神火罩,yīn阳镜全部丢入了自己的介子空间之中,自己巨大的身躯一扭,抓着肉身元神也进入了自己的空间之中。刚才和乾机老道一翻拼斗,双方闹出了声势实在太大,尤其是两件上古法器的对拼想必是惊动了不少修道之人。周青可不想让人看见自己这副古怪的躯体,还是躲起来恢复肉身的好。

    周青的介子空间并不是很大,高十丈,方圆三十几丈的一个长方体空间,四周灰蒙的一片,没有光线,也没有什么颜sè点缀,要不是角落里面大大小小的堆着几件法宝飞剑发出了细微的宝光,定然是伸手不见五指。

    空间当中是一个用一块块尺余见方,碧绿中还带有少许杂质的玉石搭建而成的椭圆型祭台,这是周青在外面收集的全部玉石,用来吸收储存天地灵气,再搬进自己空间释放出来。这是周青以自身真元念力,强行破开自身存在的世界所开辟的一个平行空间,要维持这个空间的稳定xìng,那是要时时刻刻都要消耗真元来稳固的。周青可没有这么傻到时时刻刻消耗自己的真元,便把这玉石中储存的灵气用特殊的阵法释放出来代替真元维持空间的平衡。开辟空间那是要花大力气的,稳固空间却是消耗甚小。

    其实只要是高手自行开辟空间都是用这个方法,谁会蠢到去消耗自己的真元。上古仙人开辟洞府都是用上好的法宝来做洞府的根基就是这个道理,越大的空间所消耗的元气就越大,蜀山凝碧崖那么大的手笔,也只有长眉真人联合诸多位散仙之流才可以办得到。现代要开辟出像蜀山那样的洞府空间来,没有提供能源的镇洞法宝不说法宝不说,就是联合天下所有门派的掌门高手恐怕也不可能办到。当然修为到了西方佛陀,三清道尊那等境界,可以自行开辟自己的世界那就另当别论了。

    周青看这破烂的肉身和断成两截的巨大金蚕,暗暗摇头,伤成这样,要把肉身修补好可是困难无比,尤其这金蚕元神可是完全的废了,根本没有可能再恢复以前的状况,六翅金蚕还只进化到四翅就中途夭折,周青那是哭笑不得,心中颇为可惜,这金蚕元神可是自己的分身,现在费掉了就等于自己少了一条命了。总不能对敌老是现出这金身法相吧,尤其是现在金身没有完全凝练,再碰到象打神鞭这等次的法宝那是挨不了一下,金身被费,那自己可就是昏飞魄散,可不像乾机老道那样还可以元神夺舍。

    边想办法,边回忆刚才的战斗,周青对乾机老道的战斗里佩服不已,要不是自己先以第二元神的假象麻痹于他,然后再用肉身趋势化血神刀,最后动用压底箱的金身法相偷袭,还真要死在对方手里。这是以命换命的打法,要是周青没有这么多条命,恐怕也是不敢动手的。

    “哼!你有打神鞭,老子有三条命!死了两条小的,还有一条大的!”

    周青心里一阵后怕,“下次再也不能冒险了,不过怎么会有下次,打神鞭这等仙器毕竟只有这么一件!”现在只有了一条命了,当然觉得不保险,思前想后。周青终于下定了决心。放弃金蚕元神,尽力修补好自己的肉身。

    八臂一张,周青一口三味真火喷出,透明的火焰烧到了那早就已经死翘翘的巨大金蚕之上,被乾机老道的紫府仙雷渣得稀烂的金sè外壳融化开来,变成金sè液体流淌而出,周青连连催动手诀法印,那金sè液体在空中凝聚成型,就像两个手臂的骨架。

    周青肉身破乱不堪,两只臂膀在两件上古法宝的拼斗中化为齑粉,身上皮肉全部碎裂,内腑毁坏,可以说跟一团乱肉没有什么分别,不过头部还算完好,周青想起了练器总纲之中的肌体改造之术,这本是上古大巫的手段,却被不知道那一位高人结合上了道家练器的方法创了别具一格的手段,修为越是高深,周青就对那练器总纲中的一些手段越是感觉到匪夷所思。除了没有修炼之法以外,里面记载的各种练制法器的方法无一不是上乘手段。

    “我使用那唤神篇召唤九天谱化神雷之时,那老道就说了我是云中子的传人,莫非这书是云中子传下来的?不过好象也有点对头,云中子传闻是个改造狂人,连他徒弟好象都被他变成了长翅膀的鸟人,能创出这些古怪的法门也不希奇!”周青边想边吹出了九团冷气深深晶莹通透的水滴进入了自己肉身断掉的臂膀处。随着那金sè的手臂骨架完全成型,周青手一挥,炙热的骨架接到了臂膀之上,和那寒冷的水滴完全融合在一起。

    葵水jīng英,加上被三味真火淬炼过的金蚕外壳形成的手臂骨架,那可比任何修道之人辛苦淬炼的元体要强得多,金光闪闪的骨架接上去后,周青又从从金蚕身上取下经脉肉块覆盖了上去,居然形成了两条完好的手臂,除了这手臂上红肉翻动,没有皮肤以外,都算得上是完好了,不过周青却是有办法,随手虚空一抓,变出现了一个玉瓶,打开盖子,周青把整整一瓶鲜红的液体倒在肉身之上,刹那间,肉身的肌肉一阵翻动,开裂的皮肤全部神奇般的合拢,变得光洁如新。

    周青见肉身恢复了原样,变化为一道金光钻入了其中,活动活动筋骨,只感觉到这副**强大无比,居然比原来那六翅金蚕所化的第二元神也是不多让。确实,结合了葵水jīng英,九黎圣血,金蚕躯体用秘法修补的肉身还不强大,那真是没有天理了。周青心中欣喜,又多了一条命。

    一身雨衣星冠早就破乱不堪,周青却也不去管他,捏动法诀,从自己的介子空间中钻出来。远远的就看见了在高空徘徊的七彩龙舟,周青踏云飞了过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