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看见周青一身衣服破烂得有如路边的乞丐,浑身上下还沾满了血迹,廖小进大惊失sè问道:“师傅,你还好吧!那个昆仑的老道呢?”

    七彩仙子面sè凝重的道:“周真人怎么和昆仑有了过节,这昆仑乃是道门第一大派,几千年道统传承,门下高手众多,连我们大自在宫都忌惮三分,道友虽然法力高深,但双拳难敌四手,恐怕是rì后有不少的麻烦。”

    这话说得没有错,得罪了昆仑,那可真就是捅了马蜂窝了,尤其是周青还打伤了昆仑的弟子,和昆仑掌教大打出手,恐怕昆仑高手会倾巢而出来追杀周青都说不定。七彩仙子虽然不知道两人打斗的结果,但是看见两人惊天动地的法器对拼,又看见周青也一副狼狈的样子,恐怕那乾机老道以是受伤不轻。打伤了昆仑掌教,这个仇就结大了,恐怕双方是不死不修,乾机老道好好的来拜访,竟然弄出了这么一个结果,简直是另七彩仙子哭笑不得。

    云霞仙子这回说话却不含糊,一双美目偷偷的打量了一下周青,冷哼一声道:“昆仑就了不起吗,我看那乾机老道是纵徒行凶,极其护短,跟他们的祖师一个德行,那小丫头突然就下杀手,被周道友教训一下也好。”犹豫了一下,云霞又问周青:“周道友,我看那昆仑的那个小丫头好象认识你,你常年久居海外,怎么会认识昆仑弟子呢?”

    周青却是不答话,看着地下被化血刀的煞气侵蚀,昏迷不醒的周晨和小狐狸,凝气成爪,遥空一抓,两团淡淡的血光便落入了手中,周青手上暴出一缕三味真火,把血光炼成了无形,小狐狸和周晨呻吟一下,悠悠转醒,随即周青双手连抓,接二连三的血光从那些昏迷不醒自在宫弟子身上飞出,被周青如法炮制般一一救醒。

    七彩仙子看得脸sè一变冷声道:“周道友原来是魔道中人!”云霞仙子见到此情形也是脸sè极其难看,神sè中还带着几丝哀怨。刚才两人在远处看到了打斗的,虽然不知道周青用的是什么法宝,但看声势,好无疑问是魔道的手段。这些昏迷的自在宫弟子任是两人想尽办法也是无能为力,现在看到周青举手之间就解决了问题,由不得他们不怀疑,幸好这自在宫几乎长年不出世,几次的道魔之役都没有参加,对魔道中人也没有什么恶感,要是换了别的门派,怕不是早就拔刀相向了。

    听见这话,周青哑然失笑道:“两为仙子误会了,这是贫道在海外云游之时偶尔得到一件魔道法器,威力甚大,贫道也不忍毁去,就留了下来。这昆仑掌教实在是欺人太甚,贫道也是被逼无奈才使用了这等手段。”周青见两人似信非信也不强加解释,只是把如何和凌若水结怨的事情讲了出来,当然是改动了不少地方,周青说谎的功夫本来就是一流,加上这本来就有事实依据,两女倒是有了八就分相信,都是对昆仑教徒无方和护短鄙视不已。

    周青神sè平和,说话之间都有一代宗师的气度,哪里有传闻魔道中人凶残暴戾的样子,现在魔道凋零,两女也没有看到魔道中人到底是什么样子,只是听了一些修道界的传闻而已,和周青两相比较,自然不再怀疑周青的身份,何况事实也是如此,周青练的是神秘莫测的仈jiǔ玄功,都天神煞大阵只是阵法,不是修炼法诀。

    七彩仙子颇为担心的对周青道:“原来如此,不过周真人得罪了昆仑,昆仑自古以来就极其护短,周道友虽然占了道理,但人家也不会善罢甘休,不知道周道友有什么打算没有?”

    周青沉呤不语,旁边的云霞仙子鼓起勇气说了一句:“周真人两次帮我自在宫的忙,不如去我们自在宫盘踞两天,再想对策也不迟。何况,我们自在宫乃是祖师瓷航道人开辟的洞天福地,虽然和昆仑同在西域,但是昆仑根本不知道我们的山门所在之地。”

    旁边的小狐狸周晨廖小进三人根本插不上话,他们实力相对于昆仑来说,简直就是不值一提,现在突然得得罪了昆仑,还要面对昆仑的报复,都是傻了眼。不过云霞仙子的话一说出口,小狐狸看出了端倪,拉了拉周晨悄悄的道:“姐姐,我看这位云霞姐姐对我们师傅有意思了。”周晨不傻,自然早就看出了这么点意思,悄悄的掐了一下小狐狸小声道:“不要胡说,让人听见家听见了!”语气中还带着酸酸的味道。小狐狸听出了周晨的语气,看了下周青,又看了云霞,再看了下周晨,眼睛骨碌转了几圈,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七彩仙子听见云霞的话心中也是思量,周青显然就是宫主所说的解铃之人,就算不是,想必也于云霞的三世情孽有这莫大的关联,要是不消除情孽,恐怕云霞最终还是要兵解转世,自己当然不能看着云霞到那一步。当下也是对周青说道:“霞妹说得没有错,周真人虽然法力高强,不怕昆仑找麻烦,但令徒功力还弱,碰到昆仑高手,恐怕周真人也照顾不过来。不如我去蜀山观礼,霞妹带周真人去我自在宫盘踞几天,再另想对策。”

    这话说的合情合理,廖小进三人虽然功力都有大幅度的增加,但是要和昆仑高手较量还真是个累赘。周青不是莽撞之人,思量片刻开口道:“昆仑虽然名头大,我却不是惧怕,仙子说得没有错,事情因我而起,自然是由我来承担,三个徒弟确实不适合卷入其中,倒是麻烦两位代为照顾,我天道宗虽然人丁凋零,却也不能弱了名头,我倒要看看昆仑能奈我何。”语气虽然平和,众人都感觉到强大的自信。云霞和七彩也不会怀疑周青的实力,毕竟把昆仑掌教,天下四大宗师之首的乾机老道都打得落荒而逃的人当然不是那么容易就吃亏的。

    “那好,云霞,你和周真人去蜀山观礼,我带周真人的三个徒弟去自在宫安顿下来。”七彩仙子马上就敲定下来,生怕周青反悔一样,搞得周青都有点莫名奇妙。

    周青也不罗嗦,转身对周晨小狐狸两人道:“师傅现在惹的麻烦不小,你们先去自在宫避上一避,待我了结这桩事情就回来接你们。”周晨知道情况紧急,自己跟在周青身边确实是累赘,当下点了点头,周青身手从虚空中一抓,两件法宝便出现在手中:“这是刚才收掉的yīn阳镜和九龙神火罩,虽然都是赝品,威力也是不凡,你们用来护身正好。”

    周晨拉这小狐狸的手接过两件法宝重重的点了点头道:“师傅!你要小心。”周晨眼中闪现出了一丝丝水光,淡淡的悲伤传遍了整个船舱。

    “呔!”周青双手结印,哭笑不得:“你干什么,搞得我好象要被昆仑那群老杂毛做掉一样!”说话之间,周晨突然感觉到一股深奥幽玄,有如长江大河般的神念滚滚传进自己的脑海,一个个古怪的字符深深的刻在了心里,脑海中便响起了周青的声音:“你那剑气凌空诀不要练了,这才是师傅我的绝学,你是妖族之身,这套功法正可以掩盖你身上的妖气,这大自在宫虽然神秘,却也是一个躲藏形迹的好地方,反正一切要小心行事,昆仑既然惹上了我,师傅当然要绝掉这个后患。师傅会帮你打听到那天玄血魔的形迹,你和璨璨好好的修炼,以后亲手报仇。”周青思量了许久,终于还是把仈jiǔ玄功中的jīng神锻炼之法传给了周晨,弟子实力太弱,确实不是好事。

    转过头来,廖小进像是知道周青要说什么:“嘿嘿!师傅,我现在实力却是不弱了,对付昆仑那群老道是不行的,海外那边我还有事情要办,这极光罩就送给我了,师妹得了那么多好东西,想必师傅不会小气的。”说完,廖小进架起飞剑冲出了龙舟,一溜烟便不见了踪影,走得干脆无比,看得七彩于云霞两女不知所措。

    “我这徒弟自有地方去,再说自在宫想必都是女儿之身他去却是不甚方便的,周青也不多做解释,当下和两女商量,七彩仙子架起龙舟带着一干弟子和周晨小狐狸往西方去了,周青换了件道袍后和云霞仙子架起祥云往蜀山而去。

    “哼!昆仑!既然惹到了我的头上,我正好可以借此机会立威,让我天道宗的威名响彻世间,不过此时还是要靠蜀山来办啊!”周青抚mo着怀里虚剑空送给他的那块令牌,心中转过了不少念头。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