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廖小进急着去英国,周青倒是不甚担心,这厮狡猾得紧,功力有修到了引气后期,血族身份也进化到了公爵,更兼有极光罩护体,不找别人的麻烦就已经偷笑了,至于周晨和小狐狸,周青传给她们的修炼之法完全可以掩盖住身上的妖气,再说这大自在宫周青虽然不知道底细,但是看起来应该没有恶意,让周晨和小狐狸跟着廖小进周青可是不放心。身边没有了羁绊,周青只觉得浑身轻松,就算是天下真仙下凡,周青感觉也有信心斗上一斗,何况是小小的昆仑?

    “隐忍了许久,也该发发威了,我之所求,随心所yù,莫非真要躲躲藏藏?天地广阔,不好好驰骋纵横一番,反而当起缩头乌龟,那还修什么道,成什么仙!”一股飘逸却又霸道的气势淡淡从周青身上散发而出。旁边架起霞光赶路的云霞仙子都感觉到了,不由疑惑的看了一下周青。

    “云霞道友,次去蜀山虽有几千里路途,但以我二人的脚力也不过一个时辰的工夫,这蜀山开派大典,邀请天下同道,想必应该是往来修士如云,怎么我等一个修士都没有看见?”周青脚踩一朵白云,飘飘荡荡,也不急行,和云霞仙子并肩而立,乍的看来,倒也是一对神仙神仙眷侣,不过双方都是不言不语,闷头行事,倒也古怪尴尬,是以周青率先发问,缓和气氛。云霞仙子久居自在宫中,虽然偶尔出来办事,但也最多不过上在西域之地打打转,这次来中土,主要是宫主说自己有一番机缘,来蜀山观礼倒是其次。听见周青说话,她也摇摇头,回答不出来。周青见状,心中嘀咕:“这女人,虽然冷冰冰的,但还是说上两句话,怎么现在就跟闷葫芦似的,古怪啊古怪。”

    高空一轮红火的烈rì高悬,天地之间一片晴朗,而峨眉金顶之上,云海翻滚,雾气缭绕,整座峨眉山都笼罩在一片浓厚的白雾之中,煞是奇怪,翻滚的云海之中,雾气更浓,简直是伸手不见五指,白茫茫的一片,雾气如此之大,整坐山也没有了几个游人,突然那翻滚的云海之中突然波涛汹涌,渐渐的有五光十sè的光华shè出,云海之中开了一个巨大的孔洞,孔洞里面隐隐有仙音传出,让人耳清目明,心情舒畅,尤其是巨大的孔洞打开来时,一股浓厚的天地灵气四散而发,把整个云海zhōngyāng方圆十几里的虚空一扫而空,清晰的景致显露出来,青山绿水,生长在山上各sè鲜花,白鹤飞舞,仙鹿长鸣,玉兔飞奔,好一副人间仙境,不过这方圆几十里地的人间仙境就象海市蜃楼一般,隐隐的扭曲,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这副景象,高处金顶上空百丈之处,下方是厚达几十丈的苍茫云海,平常之人当然看不到。不过事情既然如此异常,自有不寻常之人,方圆数百里的云海之中停留了各式各样的飞剑剑光,剑光颜sè各式各样,长短不同,有的长达数十丈,jīng光暴shè,横贯一方,有的不过长两尺,光华黯淡,不过每道剑光上都站立有一人,有男有女,穿着打扮也是各异,有的身穿道袍,还有几个居然是身穿袈裟的和尚光头之流,都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显然是各分组织。还时不时有剑光人影从云海外的天际激shè而来。

    云海西北方,一个身穿金黄的道袍,倒是和轩辕法王有两分相似之处的中年道人,黑发无须,脸sè红晕,不过这金黄道袍边镶紫金,尤其是上印的先天八卦图案也是紫金sè光华闪动,和平常的道袍法衣尽有不同。紫金法衣,天下道门仅此一家,那就是历朝历代都被朝廷册封有天师一职的龙虎山道门的掌教。现代虽然没有了这一册封,但是道门中人都按老式称呼,这位正是现任龙虎山的掌门,天下四大宗师之一的张道一天师。

    龙虎山一脉,自从祖师张道陵开创以来,历经千年,从未衰落,与历代掌教甚是开明,和朝廷合作不无关系,此时这道一天师看见云海乍开,仙境显露,面sè极其难看,转身对身后的四个弟子道:“你们注意了,这是蜀山的两仪微尘之阵,上古仙阵,发挥到及至能使微尘之地化为宇宙洪荒,端的厉害至极。”“可是师傅,你不是以前说这蜀山的两仪微尘阵早就失传了吗?”一个眉清目秀,身穿道装,清新淡雅的女孩问道,要是周青在此,定会发现这个女孩就是在安全局碰到的那个叫戴锦蓉的女孩,那其余三人正是黄天波,李杰,李蓉。此时都是一身道装,像乖宝宝一样,尤其是黄天波,李杰两人,完全没有以前那种小混混的装束,都是一脸正经。不过他们明显还是功力较弱,脚下踩着的是道一天师那长达十几丈,宽几丈的巨大剑光。

    只有李蓉,上次得轩辕法王相助,突破到引起后期,才可以自行御剑,停留在空中。这戴锦蓉不知道怎么的也居然有所突破,脚下的昆吴昊天剑光芒强烈,虽然不大,却也稳固。道一天师听见弟子发问,正要回答,一个洪亮苍老的声音从那海市蜃楼一般的仙境中传了出来。

    “众道友来捧场,我蜀山感激不尽,今天是我蜀山一脉百年一度的开派大典,招呼不周之处,还要众道友原谅怠慢之罪!”

    这声音洪大至极,震得云海波涛更加汹涌,却对在场众人没有任何影响,真元音控之术,以至化境。

    话音未落,一道匹练似的金光从那仙境之中延伸而出,转眼变化为一坐斗拱似的金sè大拱桥,连接在仙境与云海之间,这金sè大拱桥高达数十丈,宽十几丈,有如一条弯曲的上古金龙,金光闪耀,气势宏大。另在场修士无不sè变,议论纷纷。

    “这好象是金龙天梯,怎么落到蜀山的手里了?”东北角一个白胡子老道嘴里嘀咕。

    “阿弥陀佛!前辈散仙用金龙魂魄炼制,用来破开虚空,飞升仙界的法宝,这蜀山果然是大门派!”旁边一个老和尚脚踏莲花状的白云,双手合什,语气中带着一丝惊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