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老和尚声音不大,但是在场的众人都听得清楚,一个个脸sè难看起来,蜀山是大门派没有错,不过人家修的是剑道,法宝从来都没有出几件,虽然千年前盛极一时,但后来也渐渐的没落,是以一直被昆仑压在下面,这次搞出这么大的声势,又动用了这等异宝来增加场面,众人心里都明白,只怕是示威来着。

    不过这些修士除了那龙虎山的道一天师以外,都是些没有山门的散修,有门派的也不是小小的门派,这次蜀山大发请贴,把他们都邀了过来,这些修士怎么得也要卖蜀山派一个面子。反正这些修士都是散修,门派之争也算不到他们头上,他们明白其实说白了这蜀山的开派大典就是给昆仑来看的。虽然茅山龙虎也是大派,声名显赫,但这些年来却是不及蜀山发展迅速。

    有些修士想通了这一层道理,脸sè也缓和起来,蜀山搞再大的排场也不关他们的事,甚至一个个都有了看戏的心理。有些修士还侃侃而谈起来:“不知道昆仑今天会来人不?”

    “肯定会来,蜀山没有理由不请昆仑,两派好歹面子上也要做好关系不是?昆仑不来,那不是明显的示弱了吗?”

    “那不一定,茅山就不是没有来人吗?”

    “茅山?茅山失踪了几个弟子,听说被魔道高手杀了,现在茅山上下都是焦头烂额。”

    “魔道!现在哪里还有魔道高手?你怕是听错了吧!”

    这些修士三三两两的议论,哪里有半点有道之士的派头,反而像市井中人谈论新闻一般。看来这些散修也是与时俱进,融入了现代社会。道一天师和门下的四个弟子站立一旁,也不和那些修士搭讪,有点鹤立鸡群的味道。这些修士也有自知之明,不上去搭讪,确实修道人最看重实力,没有实力说话都没有低气,这些修士道行最高的都不过是刚进入化神期的人,哪里有资格和这天下四大宗师之一的道一天师说话。

    说话之间金龙天梯所化的金sè大拱桥的另一头走来了十几个一sè青布道袍的老道,为首的一老道正是蜀山的掌门青虚老道,和他并肩站立的中年修士三缕幽黑长须飘荡在胸前,不是同为四大宗师之一的灵虚又是谁,道一天师看见灵虚出来,脸sè猛的一变,以他的修为当然能够看出这灵虚老道的不同寻常之处。不过他脸上的惊讶一闪即逝,两人目光碰到一起,空气中似乎都摩擦出了火花。青虚老道看这两人会意的一笑,便去招呼众修士随着金桥走进了蜀山的那片洞天福地之中。那十几个老道明显都有化神中期的修为,有几个甚至进入了化神后期。那些修士虽然都看不出这十几个老道的修为到底如何,但是却感受到他们身上的强大的气势以及真元波动,这十几个老道都是蜀山的长老,或是青虚老道师弟或是师兄,尤其是青虚老道的弟子虚剑空也混杂在其中,身上的气势竟然也不弱于这帮老道,这些修士一个个才真正的惊讶起来,都是沉默不语。

    一时间整个云海都变得空空荡荡就剩下了灵虚老道和道一天师连同戴锦蓉四人,看见灵虚走了过来,道一天师突然出手,紫光符录在头顶闪现,包裹住了身后的四人,随即那紫光符录光华大作,哗啦一阵声响,带着四人冲出了云海,不知去向。灵虚老道笑眯眯的看着道一天师的动作,也不阻拦,开口道:“天师还是如此的小心,我们同为道门一脉,莫非天师以为我会欺负几个低辈弟子不成?”

    道一天师冷笑道:“听说上次小徒和蜀山门下起了冲突,我正好乘此机会问明原因,想不到蜀山居然实力大涨,想必是找到了你们蜀山前辈留下来的秘府珍藏吧,我可不放心小徒和蜀山门下再起冲突。”道一天师话虽然说得好,其实不过怕几个弟子吃亏而已,上次四人与蜀山弟子向辉发生冲突,要不是旷君老道及时出手,恐怕自己这四个心爱的弟子就这么完蛋了,这次道一天师是来蜀山讨个公道的,哪里知道蜀山实力大涨,为了立威天下道门,护短肯定是免不了的,虽然这些老家伙不会出手,但是两方弟子冲突起来,蜀山实力大涨,门下弟子想必也得了不少好处,为了弟子不至于吃亏,道一天师只好用遁符将四人送走。

    两人又斗鸡似的你看我,我看着你,哪里有半点宗师风度,过了许久,灵虚老道才摇摇头,叹息起来:“想不到天师也突破到了这层境界,看来我们三十年都没有白过,想必乾机掌门,开阳真人和我们一样吧!”三十年前的道魔之战,四大宗师都是化神后期的人物,想不到三十年后的今天,都是功力大进,同时进入了返虚之境,让人不得不感叹天道平衡,丝毫不差。道一天师其实是也有奇遇,功力大进,才敢在蜀山开派大典之时巴巴赶来为弟子讨公道,现在看见灵虚老道居然也和自己一样都进入了返虚之境,便当几机立断把弟子送走,以免自取其辱。

    “哈哈!哈哈!说的没有错,老道以为我还先行了一步呢!想不到两位道友也是一般无二!”道一天师刚要说话,一声清脆的鹤鸣从云海外传了进来,随即一只巨大的仙鹤从滚滚的白云中飞了出来,仙鹤上骑着一位瘦小的黑衣老道,这仙鹤足足有两人大小,头上还有茶杯大一顶嫣红,显然是只丹顶鹤,不过先前的说话却不是坐在仙鹤上是黑衣老道,却是仙鹤旁边脚踏白云身材高大的老道士。

    灵虚和道一都是一楞,灵虚老道首先发话对那身材高大的老道作了稽手道:“开阳真人前来赏光,蜀山自然是高兴的很,这位道友是?”灵虚看了看骑在仙鹤上了瘦小黑衣道人,暗暗打量对方,居然看不透对方的修为,“怎么又是一位返虚的高手,看来我蜀山要做压倒昆仑,做天下第一道门恐怕没有那么容易!”灵虚老道心中实在是想不通,怎么自己一突破到返虚境界,高手就像泥巴搓的一样,接二连三的冒出。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