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位道友是崆峒派的幻空真人,多年不问世事,潜心修行,这次贫道特地把他从崆峒洞天拉了出来,见识下蜀山的风采!”开阳真人看着灵虚与道一天师一脸的惊讶,不由面带得意之sè的解释。那骑在仙鹤上的瘦小黑衣老道,也就是开阳口中所说的崆峒幻空真人,听见开阳介绍自己,也径直跳下仙鹤,朝灵虚和道一两人做了个稽手,开口说道:“蜀山不愧是千年大派,见得道友如此人物,实在是幻空的荣幸!大开眼界,大开眼界啊!”这幻空老道身材瘦小,声音却是洪亮无比,两者比较极不协调。

    听见幻空老道的恭维之词,灵虚不但心中不但高兴不起来,脸sè居然还渐渐冰冷。这崆峒派历史之悠久,除了昆仑以外,可以说是没有什么门派可以相比,更是远远在蜀山之上,只是这崆峒派从来不出世,躲在崆峒洞天之中潜心修炼,就如那群海外的散修一般,也不接纳其他门派的道友拜访,端的是神秘无比,久而久之中土道门都几乎忘记了这个门派的存在,蜀山这次的开派大典也没有邀请崆峒,这倒不是蜀山不愿意,而是实在是找不到崆峒的门户。

    想那崆峒的开派祖师广成子,身为阐教十二真仙之首,法力通玄,所开辟的洞天福地何等的神妙,隐蔽xìng之高,就算是天上仙人下凡恐怕都找不到,这也就是崆峒派能够得想这么多年清净的根本原因。“茅山什么时候和崆峒扯上联系了?”灵虚老道心中疑惑不以,他可不相信这崆峒老道巴巴的赶来蜀山就是为了说上这几句话,来观看一下蜀山的开派大典而已。蜀山的开派大典也有仈jiǔ次了,根据记载,崆峒从未来人参加过,现在突然来人,让灵虚老道暗生jǐng惕之心:“莫非,这崆峒也奈不住寂寞,也想出来搅风搅雨不成?”

    心中虽转着念头,灵虚老道脸上神sè由冰冷立马转变得笑意盈盈,让人不得不感到这些宗师实在是变脸高手,控制情绪之高明,确实是名副其实的宗师级人物。“原来是崆峒幻空真人,久仰大名,久仰大名。”灵虚老道客套几句,其实这幻空老道的名号他从来就没有听说过,别说是什么久仰大名了。“其实我们今天来不为别的,我茅山三位弟子无故身亡,连同的还有哀牢山尘空道长。这件事情,想必各位都是知晓了吧!”开阳老道也不说些客套的话,开门见山挑明了来意。

    灵虚心中转着不少念头,本来以为自己突破到了返虚之境,加上蜀山前辈留下来的法宝,在这次开派大典上一举扬威,使蜀山压倒昆仑,成为天下第一道门,哪里知道和自己齐名的四大宗师一个个都功力大进,和自己一般无二,尤其是茅山开阳老道还拉上了崆峒的关系,出来一个功力好象比自己还要高深的幻空真人,这就使灵虚不得不重新改变一下自己的计划了。

    灵虚见开阳老道说明了来意,当下点头道:“这件事情我们也有所耳闻,此次乘次机会也就是让大家前来商量对策,我早就怀疑当年的那人没有死。过了三十年了,那人当年就魔功盖世,想必现在更是厉害,我已经亲自写请贴请了昆仑掌教乾机真人,不知怎么还没有来,当年的事情,除了幻空真人以外,大家都是心知肚明,我也不必多说。”幻空老道听见灵虚所言,不由道:“此时我已经听开阳道友细细说过,我崆峒虽然得享清净,却也是道门一脉,既然有魔道高手出现,那除魔卫道的事情当然是要出一份力了。”这话说得冠冕堂皇,大义凛然,不过在场的众高手都是嗤之以鼻,你崆峒既然有这份心思,怎么三十年前没有看见人影,现在摸出来我什么除魔卫道,谁相信啊!

    这话当然是不能讲出来的。现在四大宗师还差昆仑掌教乾机没有来了,众人心中纷纷想:“难道乾机老道真的准备和蜀山撕破脸皮,连这等大事都不来!”昆仑乾机老道在三十年前就功参造化,比他们的功力还要高上一筹,被称为中原道门的第一高手,既然他们都进入了返虚之境,乾机老道当然没有理由落后于人,尤其是昆仑功法玄妙jīng深,乃是最为正宗的修道法诀,但但没有走火入魔的道理。

    “难道乾机掌教出了什么意外不成?”道一天师心中突然生出jǐng兆,脱口而出,当年他们四人都不是温蓝新的对手,现在虽然都有所突破,要是温蓝新真的恢复了魔功,现在单对单恐怕都不是温蓝新的对手,听见道一天师出口,大家心中都是一紧,不过随即又放下心来,温蓝新虽然厉害,但也不过是一个人,要是真要找乾机的麻烦,双方打斗起来,乾机固然不是对手,但是跑也是跑得掉的,要杀死乾机老道恐怕还是有点不可能。虽然以宗师的身份逃跑似乎有点丢面子,但也要看是什么人不是?任是他们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居然是半路杀出了周青,把昆仑掌教,修道宗师给毁掉了肉身,被逼夺舍,哪里还来得了。

    崆峒幻空老道看见这群所谓的修道宗师这般德行,被一个魔道高手搞得人心不宁,不由心中冷笑:“现在果然是道门凋零,也是我崆峒一脉出世的时候了,哼!这茅山开阳把蜀山说得如何如何厉害,看来也不过如此,除了昆仑,我崆峒还把哪个门派放在眼里,就是昆仑,现在看来,恐怕也是不行,要不是顾忌打神鞭,我们崆峒早就扬名天下了,哪里还需要躲躲藏藏,广成祖师也是,那姜子牙留了打神鞭下来,您怎么不把番天印留下来呢?有了番天印,还怕什么打神鞭!就是不留下番天印,您把落魂钟,八卦紫绶仙衣哪一样留下都好啊!要不我们也不会被昆仑压住几千年之久,不过现在看来,恐怕是机会来了,哼哼!姜子牙啊姜子牙,看我们崆峒灭掉了你在人间界的根基,你还怎么和广成仙师斗!”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