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幻空老道心中盘算,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极其不容易察觉的冷笑神sè,不过他毕竟是久不出世的人物,心机虽然算的上深沉,却远远不能和在场的三大宗师相比,都是成了jīng的人物,心中所想绝对不表露出来,灵虚和道一与他相隔甚远,而且并没有注意到他,茅山的开阳老道,早已经发现了这幻空老道的一丝冷笑,心中已经转了无数了念头,脸上却是不动声sè。

    几大宗师本来就是各怀鬼胎,三门也是在修道界并列而称的大门派,虽然实力名望上还是有所差别,但都是各都不服谁。都想压倒昆仑,成为道门的第一大派。要不是这次听闻魔中之魔温蓝新又重现世间,这三大宗师根本不会聚在一起,当年温蓝新被打落珠穆朗玛峰之下,说到底还是四大宗师围攻所至,现在苦主要来找麻烦。这几人当然要来商量对策。要不然,单单是蜀山的开派大典,这茅山的开阳,龙虎的道一根本就不会亲自前来,派个得意的弟子就是了。

    茅山的前辈祖师和崆峒派倒是有点交情,所以这开阳为了保险起见,请动了崆峒的长老高手幻空老道出面,一方面是防止那温蓝新突然找自己的麻烦,另一方面是震慑蜀山等门派。现在看见乾机老道久久都不来,这开阳不由得暗暗庆辛自己找了帮手。

    “乾机真人怎么还不来,莫非真的以为他可以以一己之力对抗那魔中之魔不成,除非他躲在昆仑的山门里面永远不出来。”灵虚老道等人又寒暄了一阵,见乾机老道还是人毛都没有看见,都微微有几分心急。幻空老道心里却又在思付:“昆仑有打神鞭在手,当然不怕什么魔中之魔,不过为什么三十年前还要围攻那人呢?只要打神鞭一出,除非有同等次的法宝抵挡,不然就是功力道行相差几个等级的恐怕都接不下一鞭,哦!想必是这打神鞭是见不得光的东西,要是传了出去,昆仑那可是麻烦大了,不过这打神鞭到底有什么秘密?连我们崆峒都有门规禁止向外提起,要不然传了出去,我们崆峒那不是坐收鱼翁之利了。”

    “各位道友!既然乾机掌教不来,那我们还是不要久等了,他昆仑实力雄厚,自然有办法抵御那魔中之魔,我们还是要商量出对策的好,不然敌在暗处,我在明处,倒是个隐患,虽然不至于杀上山门,但门下弟子出外行走只怕是多有不便了。”开阳老道沉声道。有了茅山这个前车之鉴,除了幻空老道外,灵虚与道一都纷纷点头。要是普通的妖怪魔头,三大宗师自然是不必这么费心,联手派上几个弟子追杀就是了,可是对方既然传闻是魔中之魔温蓝新,那派在多的弟子都只怕是送羊入虎口,就连自己出门恐怕都要多长个心眼。这可不是好事,尤其是还不知道对方在什么地方,就算是三人联手有力气还没有地方使,这可就不得不让人郁闷至极了。众人自然不知道茅山的弟子其实是周青所杀,温蓝新也浑然不知道自己居然背上这口大大的黑锅。

    “开阳真人说得即是,既然他昆仑不来,那我们总不能去强迫人家,有了崆峒道友相助,乾机掌教来不来都没有问题了。昆仑既然如此自大,我们也没有必要为它cāo心。此地不是商谈的地方,我们还是进去再谈,我们几位三十多年没有见面了吧,尤其是幻空真人第一次到我蜀山,我自然不能怠慢了。我蜀山山门有两仪微尘阵守护,就算那魔中之魔神通再大,恐怕也是来得了回不去,众位道友不必担心。”,乾机老道不来,众人自然是心中有几分不舒服,灵虚老道一番话说得圆滑至极,不但扇风点火,还点出了自己蜀山的实力,道一早就看到了两仪微尘阵,倒还没有什么,这开阳和幻空老道却是听的sè变,微尘之地可化洪荒宇宙,两人自然听说过此阵的厉害,当下对蜀山又多了一份忌惮。

    凌虚老道带头,走上了那金龙天梯所化的巨大拱桥,四人正要进入蜀山洞天之中,突然本来涌动的云海有了几分不正常的变动,两股轻微的破空之声传进了四个高手的耳朵。

    “来者两,其中一人功力道行高深至即,怕是不在我等之下,另外一人虽然稍弱,但也是化神中期的修士了,莫非是昆仑的乾机掌教和他的弟子一云子,传说这一云子是修道奇才,看来果然是名不虚传。”道一天师开口说道,单凭对方飞动而来的天地灵气波动就迅速的判断出对方的修为道行,四大宗师果然没有一个是吃干饭的。幻空老道也稍微收起了自己心中的几分轻视,打起jīng神来,想好好的看一下这传说中的昆仑掌教到底是何方神圣,灵虚老道微微的点头道:“看来乾机掌教还是来了,这样我们就又多了一分把握了!”灵虚老道提起一口真元,滚滚是声浪脱口而出:“哈哈!乾机真人这回可是迟到了片刻,害得诸位道友一阵好等。”本来已经稍稍平息的云海被这声浪一冲,又翻起了滔天的巨浪。

    待灵虚老道说完,眼前的情形却是让在场的四人都傻了眼,掀起滔天巨浪的云海边缘突然出现一个明亮的通道,霞光四shè,从中飘飞出一对年轻男女,女的一身宫装飘飘,花容月貌,不过修道的女子都是经过天地灵气的淬炼,长得漂亮的比比皆是,倒不是希奇,要是修道的女子长的不漂亮,那才是真有古怪了,这宫装女子身上法力波动较为强大,五彩霞光闪耀,明显有异宝在身,不过在场的四大高手都是略略的看了一眼,便不约而同的把目光转向了旁边身穿青布道装的年轻男子。

    这男子相貌平凡,身上的气势真元波动也上若有若无,晦涩至极,要是普通修道之人定然看不出什么端倪,但是在场四人都是顶尖的高手,宗师极人物,一身jīng神念力都是强横无匹,都隐隐感到这年轻道士自然有一股幽广,深远,浩大,却又难以言明的气势,众人无意之间扫shè出了神念一靠近这年轻道士十丈开外便再也前进不了分毫。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