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灵虚老道可真是傻了眼,原本以为来人是昆仑的乾机和他的徒弟一云子,因为中土道门的高手就那么几个屈指可数,更不用说是宗师级的返虚境界的大高手了,至于魔中之魔温蓝新,大家可都没有往那方面想,这温蓝新是强没有错,不过再强也恐怕没有胆子来蜀山山门找麻烦,所以龙虎山道一天师的猜测大家都是深信不疑,哪里知道居然出来这么一个年轻的道士,尤其是众人的神念扫shè居然穿透不到这年轻道士的十丈之内的地方,这是什么修为?端凭神念的强大,只怕是比在场的四人都是只高不低,连幻空老道都是变了颜sè:“此人的修为,只怕是和掌门有得一拼!”幻空老道心中泛起了念头。

    灵虚老道不愧是成了jīng的人物,马上就镇定下来,对那对年轻修士朗声道:“道友何人,光临我蜀山,不知有何贵干?”

    这两人灵虚完全都不认得,蜀山的开派大典也没有请到如此厉害的人物,是以灵虚琢磨不透对方是敌是友,先套套口风再说。

    周青架云冲进云海就听见灵虚老道大声说话,见对方把自己认做是昆仑的乾机老道,顿时哭笑不得;“和那昆仑老道才不久干上了一架,毁掉了他的肉身,和昆仑结下了这么深的梁子,现在又被人误认,我真是和昆仑有缘啊!”

    云霞仙子轻声道:“周真人,你和那昆仑派结下了仇怨,这次蜀山开派大典,恐怕昆仑也会来人,昆仑人多势众,相好的门派也有不少,冲突起来,只怕是。。”她可不知道乾机老道被周青毁掉肉身,元神夺舍而逃,还以为对方只是吃了点小亏。以她的理解,周青虽然强,但是要把堂堂的昆仑掌教怎么样,还是不可能的,这云霞仙子哪里知道周青一上场就是以命换命的打法,丢掉了两条命才毁掉了那老道的肉身,这也不得不让周青不得不感叹这昆仑掌教果然是名不虚传。

    “这个倒是无妨,他们昆仑理亏在先,这次天下修士云集,昆仑也不敢名目张胆的来。”周青当然不会实话实说。

    两人说话之间就到了云海之内,就听见灵虚发问,周青早知道对方有此一问,再说从刚才灵虚老道的误会中得之昆仑确实没有来人,也不隐瞒自己的姓名,一边暗暗打量在场的众人,一面朗声道:“海外散修天道宗周青协同大自在宫云霞天主见过诸位道友!”声音平和,让人马上就觉得此人是友非敌。

    云霞仙子跟着周青也看到了在场的四人,她见识极高,虽然看不出众人的修为,但是单凭气势,隐隐就感觉到这四个老道恐怕都是厉害至极的高手人物,不由心中也是惊讶:“难怪宫主平时说中土道门虽然凋零,但是高手却是有的,这不,随便出来几个在山门前接客的都这么厉害,看来宫主恐怕还是低估了中土道门的实力呢?”

    崆峒幻空老道身材瘦小,不现眼,但是配合他身边那只比他还高大的丹顶鹤,却是一眼就吸引住了云霞仙子的目光,听见周青自报名号,灵虚老道突然想起虚剑空所言:“莫非是剑空师侄提起的那个海外散修,可是剑空明明说他是化神期的人物,怎么现在看来远远不止,不过剑空实力颇弱,人家刻意隐藏实力,他看不出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灵虚老道打消了心中的疑问,大笑起来:“原来是海外周道友和云霞道友啊!客气了客气了,剑空师侄提起过,说来周道友还帮了我们蜀山的大忙呢?”

    什么大自在宫灵虚却是没有听说过,不过周青既然是海外的修士,这大自在宫想必也是一样,灵虚倒是自动的忽略了过去,只有幻空老道听见大自在宫的名字眼睛闪过了一丝诡异的神sè。云霞仙子早就注意到了幻空,脸上也露出了几分不自然的神sè。

    周青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当下架云上前,拿出了虚剑空给他的那块令牌,客气了几句,要把这令牌交还,说什么自己云游中土,只是帮了点小忙,担当不起这么贵重的东西云云,自从知道了这块令牌是蜀山的客卿长老令牌,权力颇大以后,周青就动了心思,当初虚剑空那么拉拢自己无非是看中了自己强大的实力罢了,现在自己实力暴增,加上和昆仑掌教乾机比拼之后,周青是信心十足。

    自己这么厉害的高手,蜀山没有理由不极力拉拢,周青现在势单力薄,要对付昆仑这种巨无霸的门派,那是远远不行,虽然在拼斗中做掉了乾机,但是周青也知道那是侥幸,主要是乾机老道不知道自己有第二元神,并且凝念了金身法相,更不知道自己居然有化血神刀这种太古魔兵的缘故,要是现在周青再来和乾机老道比拼一场,肯定占不到便宜。

    这打神鞭也是古怪,周青虽然可以使用,但是却完全摸索不出它的妙用,只能动用一些基本的功能,比一般法宝当然要强,可威力还不如自己的化血神刀,周青知道,恐怕是要昆仑秘传的心法口诀才可以完全发挥出威力。

    而化血刀却是不能随便动用,自己的金身每凝聚一分,就对化血刀隐隐多了几分排斥,可以说周青现在法宝多,并且强大,但是称手的却是一件都没有。昆仑有了打神鞭,谁也保不准会有第二件封神仙器。

    反正蜀山和昆仑相互之间就没有什么好脸sè,让蜀山拉拢自己,自己在从中慢慢的挑拨,两派必定会有一翻争斗,周青不但可以高枕无优,而且只怕是有渔翁之利可以收,其实在和乾机老道动手的当rì,周青就考虑到了这个问题,不然他也不会贸然就动手拼斗。

    和周青想法一般无二,灵虚老道当然不会让周青就这么退还令牌:“周真人这么说就是看不起我蜀山了,我蜀山送出去的东西哪里有收回的道理,这次周真人能赏光来我们蜀山,当真是另我们蜀山蓬壁生辉,不用多说,剑空那孩子可是我蜀山未来的掌门,既然道友答应了他作为我蜀山的客卿长老,当然不会失言,来来来!我介绍一下,这位是龙虎山的掌门道一天师,周真人久居海外,此次来到中土云游,一定要多多的认识一下中土的道友才好!”这灵虚老道热情洋溢,简直和周青一见如故一般,两人本来就心中各有鬼胎,都没有什么善良的念头。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