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灵虚老道见茅山开阳拉拢了崆峒,现在各大道门被温蓝新的消息弄得人心惶惶,四大门派也不是一条心,昆仑乾机老道干脆不来,这昆仑掌教本来就和那温蓝新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也不知道他葫芦是卖的是什么药,不过看情形想必是准备窝在昆仑老窝里面不出来了,现在的情况,多拉拢一个高手那就多了一份助力,万一碰到了温蓝新也可以有个照应,灵虚老道虽然自付,但还没有狂妄到自己可以单挑这魔中之魔的地步。加上几大宗师纷纷都奇迹般的突破化神,一跃成为返虚高手,灵虚老道把蜀山称霸中原道门的念头暂时的压下了。

    他甚至还在盘算,如何才能把这魔中之魔的祸水引向其他的门派,让他们拼个两败俱伤,好让蜀山独大。

    灵虚老道马上帮周青介绍起在场的其余三人,连跟云霞仙子都是客客气气。要不然以他返虚高手的身份,根本不可能理会一个化神中期的修士,云霞仙子自然知道这个道理,听见这灵虚老道的介绍,表面不露声sè,心中却是冷笑连连:“原来这就是中土道门的所谓三大宗师啊!哼!都是一群势力小人罢了,宫主说得没有错,这中土道门确实没落了。”

    原来云霞以为这三人不过是道行修士,那幻空老道也就罢了,崆峒派于大自在宫都是阐教十二真仙所创,早些年相互也有来往,云霞虽然不认得这幻空,可是崆峒独有的心法修炼出了气息云霞却是有丝丝敏感,早就确认了这幻空老道的身份,同样,幻空也知道了云霞的来历。云霞没有什么想法,幻空老道看见和云霞仙子在一起的周青,却是心里有了几分盘算,不过没有人知道他心里想些什么罢了。

    “久仰大名,吾等在海外之时就听说过中土道门四大宗师的风采,进rì一见,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见面更甚闻名啊!”周青听见灵虚老道介绍,也是心中惊讶不已,“我说怎么这些人一个个都是这么高深的修为,原来是天下的宗师都到齐了啊!不过呢,我还是要点一把火的好啊!”

    周青吹捧了众人一番,连崆峒的幻空老道都没有放过,大大的把崆峒派也是吹上了天。说开派祖师广成子是什么轩辕皇帝之师啊之类的云云。听得众人都颇为顺耳,毕竟人家是海外散修,功力道行比自己只高不低,从周青口中说出的话还是有分量的,要是换了云霞仙子恐怕是要大打折扣了。话也要看什么人来说的,实力越强,说话的分量就越重,这可是修道界的潜规则。

    接着周青话锋一转:“在海外久闻昆仑的大名,不知道这昆仑掌教乾机真人怎么没有到此,蜀山开派大典,连我这海外人士都听说了,昆仑没有理由不知道啊!”词话一出口,灵虚的老脸顿时有点不自在起来,而道一和幻空,开阳三人则是脸上带了一丝嘲讽的神sè。

    是啊!你蜀山百年一度的开派大典也算是修道界的一件大事了,我们都亲自来了,这乾机不但没有来,甚至是连个弟子都没有派,表明了是不给你蜀山的面子嘛!云霞仙子看见周青明知顾问,煽风点火,不由得差点笑出了声,“这周青表面上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差点连我都骗了过去。不过这人也蛮有趣的。说谎话的时候眉头都不皱一下,这种境界,比这些所谓的宗师又高上了一筹了。”云霞仙子强忍着笑意,心中乱七八糟的想。

    感觉到了另外三人脸上似笑非笑的神sè,这灵虚老道脸上更加的挂不住,随即便扯开话题,周青心知肚明,也不多问,自己不过是微微的挑拨了一下,反正rì子还长,此时不急,先摸摸这蜀山的底子再说,相互比较,当可得出昆仑的实力,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周青可不是等人来找麻烦的角sè,既然和昆仑结下了不可化解的梁子,周青也就没有想过要化干戈为玉帛的道理。

    龙虎山道一见灵虚和周青相谈甚欢,心中早就不上滋味,他也是知道海外散修的,实在搞不明白怎么蜀山的运气就这么好,随便就碰到一个宗师级的大高手,还拉拢的做了什么客卿长老,现在茅山明显和崆峒达成了什么协议,这昆仑搞不懂是什么意图,居然也不来商量一下,蜀山有了强援,剩下就数自己龙虎山实力最为弱小了,道一可不相信那温蓝新打上门来的时候,这些门派会过去援助,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

    道一可明白现在和这群人商量也商量不出什么结果来,毕竟昆仑的那位正主还没有来呢,还是回去紧守山门,叫门下弟子不要外出的好。当下道一天师勉强和周青寒暄了两句,就以门派中有事告辞了,连蜀山的门槛都没有进,灵虚知道他心中急的什么加意挽留了几句,也就由他去了。

    道一天师一走,茅山开阳老道和崆峒幻空对望了一眼,也居然是告辞之语,尤其是这幻空老道还对云霞仙子打量了几眼,眼睛中闪动这诡异的神sè。搞得云霞仙子是莫名其妙:“莫非我们大自在宫和崆峒结下了梁子的不成?此事还要回去禀报宫主的好,连久不出世的崆峒派居然都派了人出来,莫非世道真有什么变化不成?”云霞心中想了一阵,眼睛悄悄的望了一下周青,又不知道想什么东西去了,她的话语本来就不多。是以周青没有注意,灵虚老道虽然打了两句招呼,也没有把心思放在她身上。

    一时间,场中的三大宗师就走了两个,其实他们本来就是等待昆仑的乾机老道,现在乾机老道摆明的是来不了,再多待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不如回去和门中的高手想对策,求人不如求己,差狗不如自走,他们可没有心思参加什么蜀山的开派大典。

    灵虚见着他们的背影,脸上笑意依旧,心中却是冷哼:“看来你们还是以昆仑做主打,须知我蜀山现在的实力不会比他昆仑逊sè,尤其是平白无故就得了这一位客卿长老大高手,你们不进来最好,免得让你们得知了我蜀山真正的实力,不过海外那群人都是不管闲事的,怎么就有兴趣来到内陆了呢?”对周青海外散修的身份,灵虚产生了几丝怀疑,不过随即就烟消云散了:“不是海外的,中土哪里有这等大高手,要是有,不早就闻名天下了吗?”

    “看来要给这位天道宗宗主周真人一点好处才是,到时候有时要他帮忙,那他也不好推迟了,毕竟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啊!”灵虚老道心里盘算,热情的把云霞和周青引上了金龙天梯所化的大拱桥上,天梯随即收缩进了蜀山洞天之中,云海zhōngyāng的那巨大孔洞渐渐的合拢,再也看不出任何的端倪。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