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飞身过来的向辉一眼就看见了周青,顿时大惊失sè,其实他和周青倒是没有什么仇怨,在妖怪联盟偷袭周青不过是想拣便宜捞点法宝什么的好处,后来在国安局见过了周青由于当时轩辕法王在场,实力太强,加上周青当时本身也就是化神高手,也就忍住没有出手,倒不是他一定要和周青为难,而是怕周青报复于他,先下手为强而已。

    后来周青和轩辕法王急速离去,向辉也就联系了大师兄虚剑空,大肆挑拨,说什么周青与妖怪为伍,行迹诡异,定然是魔道中人云云,哪里知道虚剑空早就认识了周青,还把自己狠狠的训斥了一通,说什么此人最好不要得罪。

    现在看来,周青显然已经是蜀山的贵客,连灵虚老道都亲自作陪,灵虚老道什么身份,天下四大宗师之一,在蜀山说话的分量甚至要超过掌门,他都来作陪,这周青到底是什么身份?自己虽然在外面风光,但是在蜀山派里面,辈分还是低下的,要是周青对自己有什么报复,那自己还真不能把他怎么样。

    想到此处,向辉心里直打寒颤。不过向辉转念又一想,自己最近功力大增,还被师门赐下了一件威力巨大的法宝,这周青只是化神期的修为,以自己引气后期加上这宗法宝自保还是有余的,何况,这里是蜀山地盘,周青要动手教训自己就算是师门长辈也是不允许的。一刹那,向辉想通了这层关系,心中又有了胆气,眼睛带着挑衅的神sè看向了周青。

    不怕你动手,就怕你不动手。我们蜀山最为护短不过,就算你是贵客,要起手来,我们蜀山的面子往哪里放?向辉甚至盘算起来,呆会把三个师弟都找来,故意找下周青的麻烦。四个人,加上四件强大的法宝,足够可以对付一个化神初期的修士了。

    周青两只眼睛金光一闪即逝,淡淡的瞟了向辉一眼,向辉脑海中的神识像被钢针狠狠的刺了一记,一阵巨痛,只觉得自己心神被深深的恐惧所掩盖,无边的恐惧造成了眼睛发黑,身体发软,眼前一片模糊,运转真元,却是身体也不听使唤,僵硬起来,想大声叫唤呼救,却偏偏发不出一丝的声音。

    向辉突然明白灵虚老道为什么对周青那么客气了:这人!绝对不是只是化神初期的修士,可能是化神后期的高手,甚至!甚至是那传说中的返虚境界的地仙般人物啊!

    向辉出生蜀山这等大门大派,见识是有的,开始判断周青的修为是从妖怪联盟那一次,这一次,虽然他看不出周青的修为,但是推断也推断得出来,事情还没有隔多久,功力在进步也进步到哪里去,心里想着,意识却渐渐模糊起来。

    该死!我怎么遭惹了这么厉害的怪物!这是向辉心中最后一个念头。

    “恩,向辉,过来见过两位前辈!”在向辉就要认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灵虚老道的声音突然在耳边想起,向辉清醒过来,眼前一片光明,又是一片青山绿水的人间仙境,死里逃生的感觉从向辉心中生出,随即活动了一下手脚,一切正常,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不由让向辉以为自己做了一个噩梦。

    随即向辉看见三人齐齐望向自己,尤其是周青面带笑意,但是向辉却由于看见鬼一般。心中吓了一个哆嗦,他知道周青刚才肯定是使用了什么幻术让自己吃了一个小亏,居然还没有让灵虚老道发现,这起码是要和灵虚老道一样的修为才可以做到。

    “向辉见过两位前辈!”知道情况后,向辉心中缀缀,哪里还敢对周青有什么想法,只要他不对自己发难就是万福了。现在向辉只想离得周青远远的,哪里知道这老天爷好象偏偏要和他作对一样,心里刚刚打主意要找个借口离开,灵虚老道就开口了:“既然掌门有事找我,两位道友,那我暂时失陪一下了,向辉,你带这两位前辈去灵翠峰的迎宾大殿。”听闻此言,向辉骇得魂飞天外,但灵虚老道哪里会理会他,吩咐了一句,朝周青两人做了个稽首,一溜烟架云朝远处去了。

    周青突然面sè一变,对这向辉冷笑了两声,向辉心中一阵发冷,强作镇定道:“你想干什么?这里是蜀山,你不要乱来。”不过这镇定工夫确实做得不好,说话之间牙齿都在打颤。这不是向辉胆子小,而是面对这么一个返虚境界的大高手,而且跟这大高手有过节,别说是引气期的修士,就是化神境界的修士也没有理由不害怕,这修道之士之间解决麻烦的手段可不比世俗中人,世俗中人最多是杀了对方,而修道之人却是有多种方法,形神俱灭那还是小事,可怕的是把魂魄炼成法宝,永生永世囚禁于其中,不能生,也不能死,那滋味,可真就是比十八层地狱还要痛苦。

    云霞仙子虽然不知道周青和这蜀山的低辈弟子有什么过节,但是看见向辉这样子,还是忍不住脸上的笑意。

    周青强大的神念扫shè一下,发现四周没人,诡异的一笑,青sè道袍大袖一甩,向辉只觉得眼前景sè一变,突然来到了一个古怪的空间,四周朦朦胧胧,不过在四周的角落有光华shè出,隐约可以看到这空间就像一个空旷的殿堂,长宽都在十几丈左右,空间zhōngyāng用玉石搭建了一个祭台,祭台上面有红,金两种颜sè显现,稍微注意,便会发现,那红金两种颜sè中有漆黑的长条状物体蠕动,向辉一进这个空间就被这古怪的现象所吸引,暂时忘记了怎么进来的,上前两步,好仔细的看清楚那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不看还好,一看却是吓了一大跳。

    一条巨大的蚕形状的生物躺在祭台之上,身上血肉模糊,鲜红的血肉不停的蠕动,身上还有不少尚未脱落的金sè片状甲壳,原来红sè金sè就是这么发出来的那漆黑的长条壮物体竟然是十几条尺余长,面目狰狞的巨大蜈蚣,这些漆黑的蜈蚣不断的啃食那巨大蚕状生物的血肉,每啃食一分,向辉就隐隐的觉得这些蜈蚣涨大了一些,因为玉石祭台下面已经脱落了不少漆黑的外壳,正是这些蜈蚣长大蜕落的皮。

    “啊!”向辉看到这等诡异的情形,连忙后退了两步,就要亮出自己的法宝,他可生怕这些蜈蚣朝自己扑过来。

    “咳!”身后传来一个咳嗽声,向辉连忙回头,就看见周青和云霞仙子立在自己不远处,向辉随之镇定下来,面对这种神通广大的人物,实力相差实在太大,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还不如看看情况:“前辈好歹也是我蜀山的贵客,虽然晚辈曾经多有得罪,但前辈也不必耿耿于怀吧。”向辉竭力的稳定自己的心神,侃侃而谈,倒是比刚才全身打颤要强上许多了。

    周青突然拿出那块那块客卿长老令牌对向辉道:“你放心,不是来找你麻烦的,我已经是蜀山的客卿长老,过去的事情就一笔勾销,这是我的介子空间,我找你主要是有事情商量。”

    “什么?前辈不找我的麻烦?”向辉一听,犹如绝处逢生,“不知道前辈找我什么事情?”那块令牌他是认得的,知道周青没有骗他。刚才周青说什么介子空间,他越发确定了周青是返虚级的大高手,不然就是化神后期也不可能制造出这么大的介子空间啊!

    云霞仙子也是第一次进入周青的介子空间之中,看见当中圆形祭台上那副血淋诡异的场景,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周青看见她那副样子,知道她心里可能起了反感,不过周青也懒得解释,不想浪费自己的口水,随便她怎么想,虽然这云霞仙子在两仪大阵中有心帮自己的忙,但是就凭这个就想让周青改变自己那还有点不可能。

    第二元神被毁,那六翅金蚕也死翘翘,不过这金蚕是洪荒异种,又服食过九黎圣血,躯体却还是大有用处,周青拿来修补肉身后还剩下一大部分,本来想拿去炼药,却没有辅助药材,周青只好拿来喂养这十几条铁背蜈蚣,想不到却是歪打正着,铁背蜈蚣本来就喜食动物jīng血,啃食了六翅金蚕的血肉之后居然急速壮大进化,周青估摸着还过一段时间之后用来做虫炼之术那比得上任何极品法宝了。

    “听说你是国家安全局龙组的组长,但是看来这个龙组并不怎么样,你好象也控制不过来。”周青却是不想拐弯抹角,在强大的实力压迫之下,周青不相信向辉能玩出什么花样,周青早就打了主意,从两方面下手,先探听昆仑的虚实。修道界有时候打听不到了情况,世俗界可能会有帮助。按道理国安局应该都是jīng英,修为高深之辈,怎么周青看到的那些龙组成员都是一个个专横跋扈,实力地下,象小丑一样,没有一点可取之处,要是这样都能够行的话,那些什么西方教廷,吸血鬼早就打过来了。

    “前辈有所不知,其实我们龙组只是个摆设而以!”向辉见自己xìng命得以保住,并且对方还成了蜀山的客卿长老,心中大定,一五一时的说了出来。要是换了个实力稍微弱一点的修士,向辉还可能耍下滑头,但这位可是宗师级别的超级高手,返虚级的不死怪物,要是对方发怒,对自己不满,那就是蜀山也保不住自己。反正说出来也没有什么损失,还不如老实一点的好。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