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前辈放心,昆仑派的资料在龙组的档案室里,那些资料也算是机密是不准带出来的,不过我既然是龙组组长复印一份出来那是不成问题的,少则两天,多则五天,一定送到前辈手上。”这不是什么大事,向辉当然可以办得到。

    只要把这位大爷伺候好了,有什么麻烦的事要他来解决,那还是可以的。向辉隐隐知道周青要昆仑的资料恐怕不是那么简单,但他哪里敢问个究竟,何况只要麻烦不惹到自己身上,向辉也就乐得看戏。本来是一场麻烦,现在消于无形,还平白无故拉上了这么一位大高手的关系,向辉甚至有了一种错觉:我最近是不是要交好运了?

    周青其实还有想法,借向辉之力控制住龙组,不过现在却不到时候,反正时间还多,慢慢来就是。自己现在身处蜀山,就算昆仑要找自己的麻烦,也不可能就大张旗鼓的杀上蜀山,更何况那乾机老道用元神夺了他徒弟的躯舍,这事情恐怕自己对昆仑上下都不好交代。所以周青现在却是不担心,在这段时间尽量扩充自己的实力和势力,到时候也有个准备,昆仑这等大门派,周青心里却是丝毫不敢小视的。

    当下周青手一挥,朦朦胧胧淡淡的金sè光华罩住了三人,场景一阵变幻,三人由回到了蜀山洞天之中。周青全身发热,额头微微见汗,心里嘀咕起来:在这洞天之中使用虚弥介子空间居然比平时要困难几倍,早知道,就直接在外面说了,这几刻钟下来,可是消耗了我差不多一半的真元念力啊。

    周青对这蜀山洞天那是羡慕不已,恨不得马上抢过来收为己用,不过这只是想想罢了,周青下了决心,等和昆仑的恩怨一了,就去海底用避水神珠开辟一个自己的洞府,至于白起拜托自己的那件事,就让他烂在肚子里面,反正他被困在山河社稷图中出不来,也不怕他找自己麻烦。

    一座方圆几十里的巍巍青山,高达五百来丈,山顶却不像周围的几座都是翠绿sè尖尖的山头,这山顶却是好象被平地削出了一样,露出方圆几里的一块巨大平地,地面都是坚硬的青sè岩石,仿佛被熔炼过一样,凝聚成一个整体,圆润光滑,闪动着清幽柔和的光芒,这方圆几里地的青sè光滑地面却被一座占地极大,极其宏伟的宫殿隔了开来,分成两半,宫殿高达十几丈,也是用青sè大石砌成,不过上面点缀了不少了颜sè,却是显得不甚单调。

    宫殿只开一个正门,正门之上的牌匾上刻画了四个大字:除魔卫道。这四个大字铁钩银画,一笔一笔之间都透漏出一股凌厉的锋锐之气,完全没有修道之人那种淡雅飘逸的风范了。

    大殿前方的平地本来是熔炼成一块的青玉sè地面,但在这平地周围却不知道怎么的就长出了一圈高大的梧桐,梧桐树叶绿得发亮,象涂抹了一层釉质,一丝丝树木的清香缭绕在整个平地之上,让人舒服不已,这些梧桐的根部和青玉地面融为一体,看不出丝毫的缝隙和树木生长所需要的泥土。许多五颜六sè大大小小的鸟内栖息在这一圈高大梧桐之上,唧唧喳喳叫个不停,却是给这本来寂静的地方更添加来了一些生机。

    凤栖梧桐,可是如今却没有了凤凰这等神鸟,这些梧桐上虽然有许多鸟类,却还是让人显得一丝不协调。

    要是身处高空,就会发现这些生长在山顶周围的高大梧桐看似杂乱无章,却隐隐有玄妙的味道在其中,一丝丝清风夹杂着浓厚的灵气缓缓的向山顶汇拢,被那些高大的梧桐吸纳进去。

    原本大殿前空旷的青玉地面现在却是出现了三四个道装修士,两道剑光来回穿插,一道通体金黄,长三丈,宽尺许,在空中急速飞行之时却没有发出半点破空之声,另外一道呈淡淡的青sè,却又有一种晶莹剔透的感觉,飞行之间丝毫没有烟火之气,两道剑光大小相差不多,时不时在空中碰撞,每一次碰撞,就爆发出一股凌厉至极的庚金之气向四面八方飞shè。

    可是这些庚金之气每当要飞shè到那高大的梧桐三尺开外的地方时,五sè霞光一闪,虚空之间就出现六座薄如蝉翼,长丈余的旗门,内中云烟变灭,光焰隐隐,闪动不停,庚金之气一落入旗门之中就有如泥牛入海,消失得无影无踪。

    “哈哈!哈哈!周道友承让了。”灵虚老道手诀连连变幻,那金黄的剑光一绞,分化成百多道尺余长光芒形成了一个金sè的光网,把那淡青sè晶莹剔透的飞剑死死的缠绕起来,任凭周青如何用力催动,飞剑都动弹不了分毫。

    周青叹了口气,停下手来,灵虚老道也同时收掉了金sè飞剑,淡青sè飞剑脱困而出,没入周青掌中。

    “周道友果然道行高深,贫道不过仗着极品飞剑才占了上风,要是用上了一般的飞剑,贫道恐怕还要吃亏呢!”灵虚老道心中惊讶不已。自己临时兴起,想掂量掂量周青的深浅,便邀请周青切磋一下飞剑刺击之术,哪里知道周青不但功力jīng深,以神御剑,一口飞剑使得出神入化,往往从古怪的角度穿插,使自己琢磨不到具体位置,要不是自己飞剑是得自凝碧崖太元洞的一柄异宝,在品质上要高出几倍,还真要吃了小亏。而且周青这御使飞剑的手法隐隐有蜀山功法的味道。不过蜀山剑道称雄天下,早年开派祖师和海外的散修都有一些交情的,偶尔有一丝相同并不奇怪,灵虚老道却是没有怀疑什么。

    周青这一套御剑之术乃是蜀山的剑气凌空诀结合长平地底鬼将那神妙莫测的刀法自创出来的,尤其是周青神念强横,用神念御剑当然要比用真元灵活得多,这灵虚老道果然是高手,在自己这等刁钻的刺击之下还是游刃有余,最后还轻松的击败自己,不过要不是自己飞剑品质太差,周青就算不能战胜灵虚老道起码可以立于不败之地。要说法宝飞剑,周青现在确实缺乏,化血神刀使用出来那就是自找麻烦,这等魔器,是不能曝光的,打神鞭就更不用提了。自己现在是宗师身份,起码要搞一件象样的法宝才是,不然就用这么一把破烂的飞剑,那传出去还不被人笑掉大牙?

    蜀山的开派大典已经过去了两天,灵虚老道在所有的道门同道面前宣布了周青蜀山客卿长老的身份,现在几乎所有的道门中人都知道蜀山拉拢了一位了不得的宗师级别的高手,尤其周青海外散修的身份更加另这些人惊讶不已。

    一时间海外散修,天道宗这几个字传遍了整个中土的修道界,蜀山有了两位宗师级人物了,顿时在众多修士心中又提升了一个档次,隐隐和昆仑有并驾齐驱的势头,本来这蜀山开派大典昆仑根本就没有来人,其余的两大门派也只是在门口晃了一下,连山门都没有进入,有些对蜀山不满的修士有看蜀山出丑的心理,周青这一出现,可以说是解了蜀山一个大围。

    灵虚老道要得就是这个效果,把周青牢牢的绑在蜀山这辆车上,两个宗师级人物,都是返虚高手,传了出去,以后门下弟子和别的门派抢抢灵药,天才地宝什么的,哪个门派不给下面子?虽然自己蜀山还是有隐藏实力,却不便曝光,这下,至少在表面上稳压昆仑一头了。周青哪里不知道灵虚老道的想法,自己也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和昆仑结下了梁子,现在昆仑要对付自己,起码也要顾忌下蜀山,至少不敢大张旗鼓的号召说什么斩妖除魔的口号群殴自己了。暗地里来找自己的麻烦,周青是靠打闷棍发家的,哪里会怕这一套。

    “周真人在海外一心清修无上大道,哪里会象我等这样借助飞剑法宝的微末之技。”旁边一个脸sè通红,好象气血旺盛到了极点的老道士手一抓,那六座丈余长光焰隐隐的旗门急速缩小成寸余大小,落回掌中。

    “烈阳真人的**至阳旗果然是上古法宝,纯阳真人遗留下来的仙物。”周青听见那老道说话,微微点头称赞。

    这老道士正是纯阳宗的现任宗主烈阳老道,据说这纯阳宗继承的乃是上古八仙之一的吕纯阳的道统。虽然名声不及四大派响亮,却也实力不凡,烈阳老道本身就是化神后期的高手,纯阳宗虽然没有自己的山门洞天,却在世俗界有不少的产业,门下弟子也是众多,有不小的影响力。

    云霞仙子在早就在旁边看着周青和灵虚老道的比拼,对周青那神出鬼没的飞剑刺击之术也甚是好奇。

    “贫道这飞刚刚比拼失了灵气,却要好好的练直一番,灵虚道友,那我先失陪一下了。”周青心神一动,突然在这蜀山洞天之中发现了向辉的气息,想必是向辉拿了昆仑派的资料,周青可是在向辉身上暗中种下了神念烙印的,向辉一进来就他就知道了。

    推荐一本好书:《cs之中国战队》此书正在中推。。。

    《魔商时代》也是一本好书。。

    友情推荐《盗世jiān雄》下面是连接:

    cmfu/showbook.asp?bl_id=53603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