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灵虚老道微微点头道:“道友这飞剑虽然练制得颇为jīng妙,不过材质却还欠缺一些。”手一翻,一块拳头大小,银光闪闪圆溜溜的石头出现在手里,这石头表面银光流转,却还有一条条细小犹如蛟龙般的紫金光华流动,“贫道这里刚好有还有一块炼制飞剑的材料,就此借花献佛,还望道友不要客气才好。”

    周青一眼就注意到了这古怪的石头,脱口而出道:“紫龙银石!”这紫龙银石可不是一般的练器材料,一般蛟龙蜕皮之时,身上发痒,都要找岩石摩擦,如果摩擦的那块石头是银矿,这银矿就会吸收蛟龙蜕皮时的的血液灵气,这样反复三次以上就会形成这紫龙银石。蛟龙一般深居水底,往往一蜕皮之时就要大发洪水,方圆千里之地尽成沼泽,危害一方,也往往就会遭来高明的修道之人的斩杀,三次蜕皮的蛟龙只古以来就甚是罕见,所以这紫龙银石在古代都是少有之物,更别说是现代了。

    紫龙银石因为吸收了蛟龙的血脉灵气,加上银矿本身柔韧xìng极佳,打造飞剑之时搀杂与其中,便可和飞剑本身刚硬的材质完美的结合,刚柔并济,灵气十足,飞剑的品质起码可以提升两个档次。

    “周道友好眼力,这正是紫龙银石,乃我蜀山前辈剑仙在北海斩杀一头为祸的蛟龙所得。”灵虚老道另一只手抚mo着自己那长长黝黑的胡须,面带微笑的道。

    “如此大礼,我怎么担当得起!”周青神sè变得一本正经,眼神清澈,丝毫没有贪婪之sè,开口连连推迟。让外人只以为他真是有道之士,不为外物所滞。

    一直在旁边的烈阳真人说话了:“周道友,这是灵虚长老的一片心意,你就不要推辞了,再说你已经是蜀山的客卿长老了,不是外人,这也等于就是自家的东西,不收下还真是见了外了。”这烈阳真人不愧是在红尘中打转转的人物,jīng于世故,说得那是合情合理。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周青只好顺水推舟的收下,客套几句以后,和云霞仙子架起遁光朝灵虚老道给他安排的石洞飘然而去。

    “你看这人怎么样?”看见周青走远了,灵虚老道神sè一寒,沉声对他身边的烈阳道:“他想通过我师侄向辉的关系打探昆仑的消息,难道这人和昆仑有什么过节?不然不会和我蜀山走得这么近。虽然此事是我有意为之,不过此人心里好象也很乐意,不然不会这么顺利。”

    “此人既然与昆仑有仇怨,那对我们更加有利,反正魔中之魔既然已经出世,那第一个对付的就是昆仑,加上此人,昆仑就算是再强恐怕也要大伤元气,待他们两败俱伤,我们不是有机可乘了吗?”烈阳真人此时却是满脸的yīn笑,和本身散发的纯阳之气相冲,要多别扭有多别扭。

    灵虚老道皱了皱眉头,显然也是被烈阳老道的样子搞得有点不舒服:“此人功力深不可测,这还不是他的全部实力,我隐隐感到此人体内还封印了一股极其可怕的力量,你放心,如果昆仑元气大伤,那就是我们出手的时候的,事成之后,昆仑的洞天将有你纯阳宗的一半。”

    听见此话,烈阳老道呵呵的笑了起来,“没有问题,我纯阳宗人虽然多,但却占据不了整了昆仑洞天,只要一小半,只要一小半就足够了。”舔了舔嘴唇,烈阳老道又道:“此人功力道行确实是可怕至极,刚才你我比拼之时,四散的剑气居然连我的**至阳旗布下的禁制都隐隐有动摇的趋势。尤其是此人御剑不带丝毫的烟火之气,也没有真元的流动,显然是用神念代替了真元,就凭这一手,嘿嘿,中土道门除了那些不出世的老家伙,恐怕还没有几个人做得到。不过就是好象没有什么强大的法宝,修炼到了他那等境界已经是不老不死的地仙了,不应该没有强大的法宝啊!”

    烈阳老道疑惑不已,他们都以为周青是一个老怪物般的修士,这也难怪,他们都是修行了百多年的人物,灵丹妙药也也吃过,高深的功法更是大把打把,才修到了如今这等地步,打死他们都不相信这周青会在二十多年就比他们还要强。就是周青现在亲口告诉他们,他们都会以为周青在开玩笑。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此人越是强大,对我们越有利啊!”灵虚老道和烈阳对望一眼,双双yīn笑,“要不我怎么会把紫龙银石赠送于他,莫非我得了失心疯不成。”灵虚老道心里嘀咕。

    灵虚老道给周青安排的洞府,颇为宽敞,足可容纳数十人,洞府里面流水潺潺,地面却甚是干爽,空气也清新无比,洞府前面一个方圆半亩的平台,下面是陡峭的悬崖,明亮的阳光几乎可以全部照shè进洞府,和潺潺的流水相映成辉,把一些水珠染成了碎金sè,煞是好看。

    洞府里有一青玉sè石床,石椅,石桌,而且一旁还有一光滑圆润的大石雕琢成的书架,摆了几部道家先贤的著作,都是线装书籍,手抄本,这样一来,整个洞府神仙味道十足。

    “住着这样的洞府,出来的修道之士应该个个都是得道高人才对,怎么我看整个蜀山上下就没有一个好鸟?都是一副利yù熏心的样子?”一个巴掌大小的金sè圆光悬浮在空中,周青坐在青玉sè石凳之上,手拿着一沓现代复印的纸张,灵虚老道和烈阳老道的对话从那金sè圆光中一一传出。听得坐在一旁的云霞仙子脸上尽是笑意。

    “谁规定修士就一定要飘然出尘,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这不过是大多数修士到世俗中间招收门徒装出来的样子,久而久之就被传成了这样,你修为这么高深,却比蜀山和纯阳宗的那两个老道还要狡猾呢?”云霞仙子看着周青,实在是对周青那副装模做样的德行弄得忍不住心中的笑意了。

    周青却也不尴尬,反而点点头道:“这话说得有理,听传闻说连上古阐教的十二真仙都不怎么地道,何况是我们这些还远远没有进入仙人境界的修道之士呢。”脸皮之厚,简直另人咋舌。

    说话之间,周青还不停的翻看这刚刚向辉送来的昆仑派的资料。

    原来刚才周青离去之时,仗着自己强大的神念,在整个山顶的平台之上布下了虚无的神念烙印,无事献殷勤,非jiān即盗,周青可不相信灵虚老道平白会送这紫龙银石给自己。

    “恩,昆仑掌教乾机,师弟有乾元,乾空,乾悟,乾广,乾智,乾真。。。。乖乖,我真的捅了马蜂窝了。”

    2。揭露医疗重重黑幕,引发业内大恐慌,争执不断,这本书到底该不该出版,该不该问世?会不会遭到封杀?

    请关注起点强推书目:《yù医忏悔录》

    cmfu/showbook.asp?bl_id=58583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