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周青一眼就看见那资料上洋洋洒洒写着十几个乾字辈的昆仑弟子,马上就傻了眼。

    搞定一个乾机,居然还有十几个师兄弟,要是这些师兄第都有乾机老道的修为?周青摇摇头,驱除了这个可怕的念头,别说这十几个师兄弟都有乾机老道的修为,就是个个都有化神后期的道行,蜂拥而上,周青立马就要被打得连渣都不剩,难怪这昆仑一枝独大,这么多乾字辈的高手,还不是第一道门那才出怪事了呢。不过这资料里面没有记载乾机老道上一辈的老怪物,不记载不等于没有,周青暗暗的留上了心思。

    “蜀山要对付昆仑,就凭眼前的实力恐怕远远不够的,哼哼!我倒要看看这蜀山到底还有些什么隐藏实力,敢就这么向昆仑叫板,还联合纯阳宗要夺取蜀山的洞天。”周青听见了灵虚老道和烈阳老道的对话,当然知道他们在打什么念头,洞天福地对一个门派的发展那是根本xìng的东西,有巨大的影响,尤其是纯阳宗这等没有洞天,门下弟子却又颇多的门派。

    古代修道之士,修为高深之辈,得到一件强大的法宝以后,还可以联合各方的道友合力开辟洞天仙府,现代修道界,哪里有这等本事,就是联合中土道门全部的修道者,都恐怕开辟不了一个。更别说像蜀山这样用莫大的神通将地面的山川河流移如洞天之中,再布置成微妙宏大的阵法了。

    昆仑洞天,连接上古龙脉,灵气悠长深远,九九八十一座山峰,皆有门下弟子于其中修炼,人数不下于千人,zhōngyāng之玉虚宫不详。

    周青仔细的翻看其中的一些记载,大多数都是一些没有用的东西,记载着昆仑洞天的一些景致,涉及到重要的东西就是两个字:不详。不过周青却是没有指望找出些什么秘密的东西来,那些修行的弟子,基本上都是引气期的,厉害的高手就只有一云子,凌飞,不过周青却发现了一条意外的消息,原来那造成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凌若水居然是凌飞的妹妹。

    周青想起自己和昆仑结怨的原因居然是为了一个刁蛮的小丫头,就哭笑不得。“乾机老道知道了原因恐怕也会气得吐血吧?”周青心里涌起了怪异绝伦的感觉。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弄到这样的地步,毁去了人家掌门的肉身,那周青和昆仑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哪一方被灭绝,现在看来,被干掉的很可能是这位年纪不大,但修为高深的天道宗宗主。

    “周道友!你也不用这么紧张吧,昆仑实力强大没有错,但是他们理亏在先,那乾机老道想必不会再提起这么丢门派面子的事,你何苦还跟着蜀山这一群小人斯混,再说双方都没有结下太大的仇怨,借助蜀山的力量对付昆仑,恐怕会弄巧成拙呢?”云霞仙子不知道内情,只以为周青和乾机老道发生了冲突,乾机老道不敌。看见周青这么蝇营狗苟,处心积虑要对付昆仑,云霞仙子心里面实在是疑惑得很,终于憋不住发问了。

    周青苦笑起来,却也不回答云霞仙子的问题,自顾自的说道:“云霞道友,在那两仪大阵中你为何要逆转jīng血,周青不知何德何能,敢受仙子如此抬爱?”

    云霞仙子先是一楞,想不到周青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随即脸上红霞涌起,那天在两仪微尘阵中,云霞确实存着牺牲自己的念头,幸好周青及时的清醒过来,用无上念力真元压制住自己体内jīng血的暴动。事后周青一直没有提起,自己也就乐得沉默。现在周青突然提起,自己心里却是没有准备,哪里有不惊慌失措的道理?

    不过随即云霞仙子就镇定下来,脸上红霞也尽数退去,居然隐隐散发出了圣洁的光辉,看得周青心中有了一丝奇异的感觉。

    “我们修道之人,遁寻天理,却又逆天行事,才能以求永恒,其中路途之艰难,魔障之繁多,犹如恒河流沙,多不甚数,避无可避,这想必就是我的孽障,既然无法避免,何不身处其中,还有一线生机。”云霞仙子突然去掉了自己所有的羞涩,两只眼睛直直对望周青。

    周青也不说话,双眼金光闪动,毫不回避云霞仙子的眼光,两人对望片刻,周青哈哈一笑,站起身来,走到云霞仙子面前,便抓住了云霞仙子嫩滑细腻的玉手:“既然是孽障,我便陪你走上一遭,看这天地之间有何物能阻我去路。”云霞仙子的手被周青抓在手里,却也没有丝毫的反抗,神sè甚是自然,两人突然相视一笑,一切不言之中。

    周青一挥手,浓厚粘稠的金sè光华罩住了洞口。周青印诀翻飞,那金sè光华组成了一个个巴掌大小的符号,扭动了九下,最后渐渐的没入了虚空之中,整个洞口又恢复了原样,像是根本没有发生过什么一样。

    云霞仙子看得一楞,眉头微皱,像是看到了什么熟悉的东西,却又想不起来的样子。

    周青看着云霞仙子这副样子,知道自己帮不上忙:“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徒增烦恼而已,事到如今,我也不必隐瞒。”伸手从虚空中一抓,一根金光闪闪,粗如儿臂,长三尺的金鞭被周青抓在手中,周青抖动了下金鞭,突然整个洞府里面清音荡漾,仙乐响起,把潺潺的水流声全部掩盖了过去。也把云霞仙子从沉思中惊醒。

    清音仙乐久久不散,荡漾在人的耳边,周青轻声吐气,一圈圈金sè的声浪震散了仙音,云霞仙子正好看见了周青手里那拿着的金鞭。周青怕她看不清楚,便把金鞭递给云霞,云霞接过金鞭突然全身一震,就看见了金鞭之上那古朴扭曲的怪异文字。

    “天啊!这真是打神鞭,想不到这东西还留在人间,这是姜子牙当年的兵器,就算要流传下来也是在昆仑派手里,怎么会在你这里?”饶是云霞仙子镇定无比,看到这等太古仙器,封神异宝,还是忍不住惊呼起来,脑袋一时间呈短路的状态。

    “不然我怎么会为了那一点小事就和昆仑过不去。”周青把当天的事一五一十的讲给了云霞仙子,乾机老道被毁掉肉身,自己夺取了打神鞭,然后乾机老道元神夺舍,云霞仙子越听心中越是惊讶,今天周青给她的刺激太多了。想必是物极必反,云霞仙子听完周青的叙说,居然镇定下来。

    “既然是这样,那可就真和昆仑结下了血海深仇了。根本没有了和解的可能,何况,你还夺了人家的镇教之宝。”云霞仙子颇为担心的道。

    “可惜我不知道昆仑的心法,不然炼化了这打神鞭,只要发挥出一半的威力,那昆仑就算是再强,我也是不会放在心上,对了,你们大自在宫是慈航道人的道统,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昆仑秘法,其中有没有打神鞭的祭炼之术啊?”周青想起了这宗事情,连忙发问,那打神鞭的原主就是姜子牙,同这阐教十二真仙同为原始天尊的弟子,想必功法也有相同的地方。

    云霞仙子摇摇头道:“我曾经听师傅说过,这打神鞭如此有名倒不是因为它威力大的缘故,要说威力,在现在的修道界来说,当然是没有法宝可以比得过它,不过对于上古封神时期的一些法宝来说,它是远远不及番天印,yīn阳镜,等法宝的威力,不过根据传闻,这打神鞭里面好象隐藏了一些什么秘密,具体的我却是不知道,阐教十二真仙各有厉害的法宝,每件法宝都有特殊的祭炼之术,我们大自在宫怎么会知道别的法宝的祭炼之法呢,不过回去问问我师傅,她可能有办法。”云霞仙子修道时rì还短,知道这些东西已经算是不错的了,“对了,难怪当rì你们比拼弄出了那么大的声势,不过你用什么法宝对付得这打神鞭,我当时看好象是魔器一类。”

    周青当然不会隐瞒,把自己有化血刀的事告诉了云霞仙子,人家云霞仙子好歹是大门派出生,见多识广,一些周青不知道的东西,有可能云霞仙子却是知道。不过周青却不敢把化血刀亮出来了,打神鞭倒还罢了,总归是仙家法器,周青在洞口施加了阵法禁制,就算传出一点微弱的气息,人家蜀山也不会在意,这化血刀可是太古魔器,所散法的气息和道家法器格格不入,极其敏感,人家不会发现才怪了。

    “你这人还真是,什么宝物都让你搞到了手,真不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云霞仙子白了周青一眼,娇嗔道:“不过你算是空有金山银山,却不能动用,依你所说,那化血刀与你所炼的道法颇有冲突之处,那就最好不要用,这等魔器,威力大,反噬几率也大。说起真的来,你手里还真没有一件可用的法宝,要不,我把云霞灭神索给你祭炼?”

    周青一阵好笑:“开什么玩笑,你的护身法宝,我怎么能要,何况那云霞灭神梭已经和你的真元有结合的趋势,要是强行抽出,你真元受损不说,恐怕连心神都要受到不小的震荡,道家前辈既然可以炼制出打神鞭,翻天印那等厉害至极的仙家法器,我辈虽然修为不及于道家先贤,却也不甘于前人的遗物,此事修要再提。”拿出灵虚老道刚才给他的那块紫龙银石:“这紫龙银石都说是炼制飞剑的好材料,其实却是白白浪费了里面的蛟龙血脉灵气,且看我来怎么利用它来炼制法宝。”

    “哦!想不到你还是炼器高手,我倒是要见识一番了,不过你在海外那么多年,怎么就没有收集一点天材地宝呢,大海茫茫,是陆地的几倍,尤其是人迹罕至,收集材料起来要比陆地容易得多呀,以你的修为,下到海底深处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云霞仙子无意的问了几句。周青却是不好回答,只有讪笑两声,忽悠了过去,总不能说,我以前是骗你的,我本来是个小,靠打闷棍起家,得了一番奇遇才到了这等境界。什么海外散修,都是大大的鬼话。

    幸好云霞仙子只是随口问问,并没有深究,周青才放下心来。

    凝聚心神,周青划破空间,十三条长一尺半,粗如手臂的黑漆蜈蚣掉落地面,这些蜈蚣明显又比原来涨大了一圈,全身黑得油光发亮,狰狞的嘴爪之间闪动的诡异蓝sè光华更加刺目鲜艳了。

    “难道,你要拿这些铁背蜈蚣炼制法器?这些铁背蜈蚣虽然是难得之物,不过拿活物炼制法宝恐怕不行吧,这些铁背蜈蚣古怪是古怪,居然可以长得这么大,我以前见到最大的一条也就是半尺来长,比这要小得多,上次在你的须弥介子空间里面我也是看到了的,不知道那啃食的是什么动物的尸体?”云霞仙子越来越觉得周青不简单,这铁背蜈蚣是巫蛊之术的常用之物,最多用来饲养,待对敌的时候再放将出去咬咬人而已,要是对方有稍微强点的护身法宝,那就凑不到一点功效,简直就是鸡肋般的东西。难道这还能玩出什么花样不成?

    不过周青现在好象没有空回答她的问话,全身有淡淡的镏金sè光辉缠绕。“去!”周青手指一弹,一团黄豆大小的血液出现在空中,把周身上下缠绕的镏金sè光辉吸了干净,变成了一个鸽蛋大小的金sè液态小球。

    金球在空中滴溜溜转动了一阵,突然分化成十三道金光shè入了正在地上张牙舞爪,四处乱爬的铁背蜈蚣头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