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话音刚落,那十三条紫光闪动的铁背蜈蚣突然首尾相连,在虚空中组成了一个古怪宏大的图形,这图形隐现了一下,随即没入了虚空之中,云霞仙子气势汹汹披过来的十三道剑气顿时劈了个空,不过这并不代表战斗就此结束,在云霞仙子飞快捏动的法咒之下,十三道五sè霞光也跟在铁背蜈蚣的尾巴后面,追赶着进入了虚空中的同一个空间。整个洞府突然一下安静下来,就只有潺潺的流水偶尔发出悦耳的叮咚之声。

    周青在十三条蜈蚣消失之时,立马停止了手上翻飞的印诀,负手而立,面带微笑,显得悠闲无比,十三条铁背蜈蚣是上附着有他的元神分身,只要心神一动就可以cāo纵自如,比自己的手臂还要灵活三分,完全不像普通修道之人要用真元法诀cāo控自己的法宝法阵。开始之时,周青为了让云霞仙子有时间发挥出云霞灭神梭的威力,是以装模做样了一番,拖延了几秒种的时间,现在两者完全绞杀在一起,周青也不得不小心的应付了。不然的话,周青一开始就用最快的速度发动这十三条铁背蜈蚣,那这比拼不用打了,云霞仙子肯定要被打个措手不及。以元神分身cāo控法宝对敌,就如自己亲自上阵一般,远远要比真元念力cāo控来的迅速灵活。

    追赶着十三条铁背蜈蚣进入了虚空,云霞仙子手上掐动的灵诀顿时快了一倍,神sè上也显出有些吃力的样子,这等cāo控法宝穿越空间追击之术,那是要消耗掉巨大的真元的,以云霞仙子现在化神中期的修为还是接助这强大的法宝之力才可以勉强做到。突然整个洞府的空间微微的波动了一下,又恢复了正常,云霞仙子手里感觉一轻,自己居然与云霞灭神梭失去了联系,这个是非同小可,那云霞灭神梭上有自己打下了神念烙印,要是被抹去,自己那可是要受不轻的伤,不过她却是相信周青是有分寸的,绝对不会伤害到自己。

    在连连催动法诀无果之后,云霞仙子停了下来,对周青没有好气的道:“你居然这么快就摸清楚了那两仪微尘阵的秘密,这是耍赖皮的手段,把我的法宝还给我。”云霞仙子知道周青先把自己的法宝引进虚空之中,让自己对法宝的cāo控联系减弱,然后驱使铁背蜈蚣在虚空中布置下两仪微尘阵,切断了自己与法宝的联系。不过这等手法控制之jīng妙,也只有周青这种元神念力空前强大的怪胎才可以做到,就是再换一个和周青修为相同的返虚的高手来,都是休想。

    周青双目金光闪动,虚空裂开,十三条首尾相连的铁背蜈蚣组成的那个古怪宏大的图形把一个闪动着五彩霞光的梭子形法宝死死的困在中间,云霞仙子一看,手一招,那十三条铁背蜈蚣很是配合的散开,云霞灭神梭嗖的一声化为五sè霞光没入了云霞仙子的手心。

    “两仪微尘阵乃是太古仙阵,微妙jīng深,就是完全摆在我的面前没有上十年的时间也是休想完全参悟,你以为我是三清道尊转世啊,在那么短的时间就可以参悟出大阵的奥妙?”周青摇头叹息。

    “噫!那你刚才明明就是使用的两仪微尘阵的效用,我感觉得到,那气息和那天在阵中有几分相似?”云霞仙子听见周青的话语,很是不解。

    “两仪微尘阵乃是复合之阵有生、死、晦、明、幻、灭六门,每道门都是一种厉害至极的阵法,六门环环相扣,即是一体,又可以单独存在,不过没有了太清混元一气神符做阵眼,六门的连接却不是那么浑然天成,圆润无暇,那天时间紧迫,我抱着似似看的态度,居然机缘巧合之下发现了生死两门的一些奥妙,虽然参悟不到十分之一,却也是受益非浅,我将生门的阵法加持在这些蜈蚣之上,居然可以和你的云霞灭神梭硬拼,可见这两仪微尘阵实在是有夺天地造化的神奇。死门的阵法确实可以自成天地,当然可以切断你和法宝之间的联系,不过可惜,那天我根本没有一窥全豹的机会。不然就凭此阵,就和昆仑应该有一拼之力。”周青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却也不紧不慢,给人一种行云流水,舒服至极的感觉,让人不知不觉就会沉浸到话语之中,神念影响之强大,可见一斑。

    “说来也是昆仑居然有这么多高手,光是乾字辈的就有十四五人,根据现在的情况来看,想必他们都有化神后期的修为,你修为虽然高,也有了这法宝阵法的助力,可是也抵挡不住这么多高手的围杀,尤其是那玉虚宫中记载不详,玉虚宫是当年三清祖师之一的原始天尊布道的地方,恐怕还有一些昆仑派的元老潜修也说不定,蜀山个个都是jiān猾狡诈之辈,也不会和昆仑明着对干,现在我们虽然安全,却也不可能永久的居住在蜀山,不如去我们大自在宫观察下情况,让蜀山和昆仑起了冲突再说,纯阳宗和蜀山联合想夺取昆仑的洞天福地,它们之间必定要有一场争斗,再说了,我师傅可能知道打神鞭的一些秘密,正好回去问问她,你要是炼化了打神鞭,那起码也是实力大增。那乾机老道夺了他徒弟的躯体,短时间内不敢张扬,趁此机会我们还有时间赶到自在宫,不怕他昆仑半路围杀。”云霞仙子却也是jīng明厉害的人物,分析得头头是道,说话之间也是不避忌讳,我们我们的说得甚是自然,看来她完全是把自己和周青联系在一起了。

    周青听到了也不以为然,自己既然已经答应和云霞共渡孽缘,都是修道之人,哪里会象世俗中人那么扭扭捏捏,云霞仙子的爽快大方也另他颇为欣赏。

    “说来也是我疏忽了,低估了昆仑的实力,想用蜀山来对付昆仑,现在却是弄巧成拙,白白浪费了时间,你说得有道理,我待会就找个借口离开蜀山,我们去自在宫看看情况。顺便看看这打神鞭到底有什么秘密,你师傅想必是高人,我去见识一下也好。”

    当下两人也不罗嗦,周青直接去向灵虚老道辞行,说什么自己要去西域游历一番,拜访拜访西域的道友。灵虚老道极力挽留一阵,奈何周青死不松口,灵虚老道无法,只好把两人送出了蜀山山门,看着周青和云霞仙子架云远去的背影,灵虚老道冷哼了一声,一个人影闪了出来,正是纯阳宗的烈阳老道。

    “你说,要不要我派纯阳宗弟子跟踪两人,这么匆忙离去,事情蹊跷得紧,不会发现了我们什么点端倪了吧!”烈阳老道满面红光,说话却是yīn气深深,要不是身上不时的散发出纯正的纯阳之气,人家恐怕会认为他是魔道中人。

    “那个云霞仙子倒还罢了,这天道宗周青修为高深莫测,除非我亲自下手跟踪,否则定然会被发现,跟踪的事情就算了,免得弄巧成拙,现在好歹是我蜀山的客卿长老,不过他拿了昆仑的资料这么快就要去西域,却是有些蹊跷,昆仑的实力强大,就算这人与昆仑有仇,也不会这么快就下手,难道他有办法对付昆仑?”灵虚老道也是疑惑不解。

    “莫非这人与昆仑没有仇怨,反而有交情不成,这样一来的话,我们的计划可是要大打折扣了。”烈阳老道颇为担心的道。

    “这个你放心,要是他与昆仑有交情恐怕也不会找我门下的弟子拿昆仑的资料了,我看多半是此人看中了昆仑的什么东西,先打探昆仑的实力,然后再去图谋,反正此人与我们是友非敌,我们静观其变的好。”

    “先不提此人的事情,那崆峒派久不出世,怎么今天就派人来找我们结盟?说还要共抗昆仑,难道这崆峒与昆仑也有仇怨?”

    “哼!崆峒也没有安什么好心,说什么结盟以后如果灭掉了昆仑,他们只要昆仑派的一件东西,其余什么洞天福地,奇珍法宝灵药一律不要,这可就稀奇了,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抢手?看来这周青也是冲着那东西来的吧,嘿嘿,海外散修也来插上了一腿,果然是有趣之极。”灵虚老道心里转了一番念头:昆仑啊昆仑,你可是匹夫无罪,怀壁其罪了,不过呢,想打你的主意的人越多越好啊!

    “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们还是要问清楚的好,也不能被他崆峒蒙在鼓里,要是这东西真的比昆仑的洞天福地还重要,那我们可不能放过。”烈阳老道想到了关键的地方,沉声道:“想必是崆峒见我们凭空招揽了这么一位大高手才过来结盟的吧,原来的茅山就这么一脚踢开了,看来也不是什么好鸟,我们现在还不清楚崆峒的实力,还是要小心提防才是。要对付昆仑,不能口头上说,要他崆峒多派几位高手来。”

    “不错,那幻空老道现在还在我们蜀山,我这就去开个条件,要是他们崆峒不拿出点实质的东西出来,那就请回。”灵虚老道打定了主意。

    “恩!我却是不便现身,正好还要回去安排门下弟子做好准备,只等待那魔中之魔和昆仑发生冲突,我们立马动手。”烈阳老道转身就要离开,灵虚点点头,化为一道清光直奔蜀山的迎宾大殿,烈阳老道也一溜烟的架着火红的遁光远离了蜀山洞天。

    “哼!昆仑!昆仑那么好容易对付吗?我其实是看中了你们蜀山的洞天啊!喋喋!!喋喋!”清风中传来了烈阳老道细微的嘟哝和喋喋的yīn笑,声音渐渐的模糊起来,最后完全听不清楚他后面说的是什么。

    极高的天空之上,没有一丝云彩,因为滚滚的白云还在下方飘荡呢!

    没有白云,或者是乌云的掩盖,强烈的太阳光毫无阻拦的照shè下来,把下方的白云染成了金黄的一片,连那翻滚的乌云都变成了乌金的颜sè,让人以为自己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奇幻世界,浩大的纯阳之气随着猛烈的阳光一齐缠绕下来,充塞了整个云层上方的空间,但尽管是如此浩大的纯阳之气,整个云层上方的空间却感觉不到任何炙热的气息,甚至还有些冰冷的味道。

    因为在这空间里,不但有纯阳之气充塞,还有刺骨寒冷的罡风猛烈的呼啸,这罡风无形无质,表面看不出任何动静,但是只要身处其中就会感觉到这罡风造成的狂暴的空间乱流,就是一块上好的jīng铁恐怕也要被吹得四分五裂,然后被绞成粉末。

    然而在这么危险的云层之上,却还有人迹的存在,淡淡的清光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光罩,光罩内有一男一女脚踏虚空,急速的飞行,猛烈的罡风吹到清sè光罩上就随即分化成两股,往后而去,对光罩造不成任何伤害。

    “下方就应该是西域之地了,估计还过半个时辰就到了我们大自在宫的山门了。”云霞仙子和周青携手而行,对这高空绚丽的景sè视而不见。

    “昆仑的山门也应该在下方吧,不过我们处于九天罡风之中,想必那些昆仑的老道也不会找上来。就是找了上来,在这九天罡风之中,动起手来,我也不会惧怕,说来还得感谢蜀山的两仪微尘阵,要不是这阵法护住我们,我们还真不好在这罡风中飞行呢。”周青笑道。

    两人轻松的说笑,速度又加快了少许,青sè的光罩和空间之内浩大的纯阳之气摩擦,产生了巨大的火光,一道长十几丈,宽三丈的火焰长长的拖在光罩后面,就像一条大大的火红sè的尾巴。

    嘛咪嘛咪轰!几声浩大的真言突然从四面八方传来,震得整个空间一阵抖动,周青脸sè突变,和云霞下子刹那间便停住了遁光。

    “密宗真言!”云霞仙子脱口而出。

    下方被太阳光染成金sè的云层一阵扭曲,渐渐的隆起,在云霞和周青的注视下形成了一尊高有三丈的金sè佛像,这佛像有六臂,面貌狰狞,每手各持一杆魔金刚杵。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