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六字真言一出配合rì轮手印,大悲法王老太龙钟的身体变得灵活至极,如游鱼般遁寻着一个奇异的轨迹猛的向后飘非了三尺,周青的神念在大悲法王身体游动的刹那间,隐隐有抓不住,摸不到的味道。

    “密宗佛教,果然是不同凡响,单单就着一手,就可以比得上道门的返虚级高手了。”周青心中暗暗惊讶,微微出手打探了对方的虚实,终于勉强摸清楚了对方的实力,看来今天是自己出道以来最为艰难的一次争斗了,周青手里已经暗暗的扣住了自己的独门法宝,急速想着对策,虽然两方还没有撕破脸皮大打出手,但是周青却知道那是迟早的事。

    要是周青自己一人还罢了,要存心逃跑,这四**王也是拦不住的,可是现在有了云霞仙子,周青要带两人一起走开,那就比较困难了,何况对方还有埋伏。和四大返虚高手同时打斗,周青可没有自大到自己有胜出的可能。

    “阿弥陀佛!”大悲法王全身金光大盛,原本丘壑道道,满是皱纹的老脸居然变的红晕光泽起来,身体也挺得笔直,大红法袍飘飞,双手接成不动根本印,犹如一座巍峨大山,不可动摇,宝相庄严,和那座定在空中巨大面目狰狞的六臂金佛一比,大悲法王倒是还要像菩萨佛祖一些。

    大悲法王心中惊讶不已,密宗功法最重心灵上的苦修锻炼,往往就是修行的数年的普通僧侣都是心神坚定,意志凝练之辈,不为外相所迷惑,更别说大悲法王这种陈年老喇嘛了,要不是对方的神识念力远超过自己,哪里会让人就轻易的撼动自己的心神。

    大悲法王经过三世轮回,终于初步开始凝练罗汉金身,成就不死躯身,再也不用受那转世轮回之苦,以后修行的道路一片平坦,只要渡过自身的三灾九难,斩断转世轮回中的一切因果孽缘,积攒足够的能量,便可以肉身成佛,破碎虚空,脱离无边的苦海,飞升那西方的极乐世界之中。

    佛教修行之术和道门不同,道门一开始便凝聚天地元气改造肉身,使其强横无匹,待小有成就之后再凝练元神,最后两者相合,成就无上大道,而佛教则是开始就锻炼念力,凝聚心神,对**却少有修习,往往jīng神修为修到了极高境界的高僧大德,肉身却也是衰败不堪,最后肉身腐朽,只有转世轮回。

    和道家之人转世轮回不同,道家转世,业障繁多,而且转世之后前世一切记忆全部消除,除非有道行极其高深的修士护法,在转世之前截获元神内的前一世的记忆烙印,待转世之后,找到转世之身,再把前世的记忆烙印打入对方元神之内,才算是完满圆功。所以道家转世危险无比,动则就会功亏一篑,连帮忙转世之人因为逆转天地之法则,以后修行之时也是劫难重重,就算最后渡天劫之时也要比普通修士重得多,不是生死之交,谁会帮忙护法。

    而佛教中人转世却是顺利无比,传说有专管轮回因果的佛界大神通者地藏王菩萨加持护佑,不但不要人护法,就是转世之后也可以保留前世的记忆,并且前世辛苦修炼的神通念力也不会消除,可以积累下来,待jīng神念力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后,变可以用来改造肉身,使其不再**,初步凝练成所谓的罗汉金身,这就可以相当于道家的返虚境界的人物,但修持到了这一步的佛教僧侣,无论是念力还是**的强横程度都要比返虚级数的修道之人超出不少。

    但这不代表同一境界的两者打斗,佛教的僧侣就会胜出,战斗力却是由居多因数组成,真元的强度,**的强横,念力的强大,法宝的强弱,法术的运用,都是要考虑在内的。

    虽然两者修炼都是重元神和**上着手,但却有本质的不同,道家修行循序渐进,先易后难,而佛教修炼则是先难后易,不过佛教修行要比道家要容易得多,只要一心向佛,心诚之辈便可以借助密法,在转世之时冥冥之中得到地藏王菩萨护佑,成功转世,因为不修肉身,专心修炼jīng神念力,所以最难修行的凝练元神这一关比修道之人要容易得多,也算是借助神诋之力取巧了。

    就是道家之人突破引气期,到达的化神的元神凝练阶段,也要时不时的凝练肉身,根本不可能全心修炼元神念力,因为从化神到返虚是一个漫长的修炼过程,引气阶段虽然把肉身磨练到了强大的地步,但有禁不住长时间的消磨。不时不时的补充天地元气,根本支撑不到返虚境界。

    “怎么佛教转世之时有神诋护佑,我们道家却没有,难道我们道家先贤大圣都是懒惰之辈?根本不管后人的死活不成?”云霞仙子一路上倒是和周青解释了一些密宗佛教修行之法的区别,周青当时就想:“幸好诚心向佛的喇嘛和尚不多,要是都这么转世轮回一通,那我们道门还有立足之地?”

    大悲法王这一手化解得虽然干净利落,却是不似周青那样无声无息,用佛教的话来说就是着了相,落了下乘了。

    大rì法王,大慈法王,大弥法王三人见大悲法王落了下风,知道点子扎手,都是齐齐喧了一声佛号,四人快速飘动,形成了一个密宗的降魔阵法,把周青和云霞仙子围在当中。

    “施主好强大的jīng神念力!”大悲法王明显是四人的首领,对周青赞叹道。

    “我是修道之人,不是什么施主。”周青身上丝毫不见动作:“你们到底有什么事情拦住贫道的去路,贫道可不认识你们。”

    “还望道兄归还我密宗的至高佛功修炼的功法。”大悲法王却是久不出世,称呼一时错误,马上由施主该成了道兄了,却又有些滑稽,看来他是不想多浪费口舌,直接说出了自己前来的目的。

    “归还修炼功法?”周青和云霞仙子明显的一楞,都是摸不着头脑,周青若有所思,云霞仙子却是开口道:“四位法王弄错了吧,我们都是修道之人,哪里会你们密宗的功法。”对方实力太强,见周青没有动手,在考虑什么事情,云霞仙子也是不解,开口询问拖延时间。让周青想办法。

    大悲法王正要开口,一旁的大rì法王却喧了一句佛号道:“此事是关我密宗黄教的机密,却是不便多言,道兄只要速速归还,我等立即退去,不在阻挡道兄的去路,以后我密宗黄教将以上宾之礼谢之。”最后几句话是冲着周青所说。

    “哈哈!哈哈!”周青突然狂笑起来,“想不到昆仑自认为是道门领袖,居然吃了亏还要请密宗佛门之人出头,真是可笑,乾机道长,只要此事传了出去,你们昆仑可就名誉扫地了。”周青突然说出了这么一番话,把刚要开口说话的云霞仙子到嘴边的言语又憋了回去。

    “此时你不要管,我自有主张!”云霞仙子头脑中传来了周青的神识意念。此时不是发问的时候,云霞仙子虽然心中疑惑,却也是识大体之人,便不再出声,暗暗运起自己全身的真元,催动体内的法宝,倒不是要攻击对方而是全力护住自己,她知道自己功力虽是不弱,但在这些人面前恐怕还是相差得太远。

    “哼!”远方的云层突然冒出一人,身穿道袍,面目yīn沉,相貌周青和云霞仙子都熟悉得很,正是昆仑掌教乾机老道。

    “你!你不是已经肉身溃灭了,怎么又恢复了?”云霞仙子已经从周青口中得到了这件事情的起因经过,仙子乾机老道又出现在她面前,又不得他不惊乎出声。

    “这是颇为高明的幻术,你看不出来,其实他身体还是他徒弟一云子的,只是他用幻术把面目变成了自己原来的相貌了!”周青天眼,看破虚幻,一下就看出了这乾机老道面目下还有一副年轻人的面孔,正是周青那天见到了一云子。

    “贫道不知道你们在胡说些什么!”乾机老道好象xìng格大变,一丝绿油油惨淡的光华从眼离一闪即逝,“四位法王,我昆仑和你们密宗渊源深厚,此人用你们密宗佛门的至高绝学暗算于贫道,是何道理,莫非此人是你们密宗之人?”

    “乾机道长,这六丈金身的修炼之术相传是我佛如来亲传,在我们密宗典籍中只有记载,没有修习之法,自古以来只是传说。这位道兄我们密宗并不认识。我们也是听你所言,才知道这一密法居然重现世间,阿弥陀佛,我佛慈悲,乾机道长身为一派掌教之尊,当然不会欺骗我等。”大悲法王见乾机老道现身,出言解释。

    “感情是你元神夺舍,怕你昆仑的自己人知道,居然请了密宗的帮手,嘿嘿,果然宗师就是宗师,连道门的脸面都不要了。”

    周青心中急速的打着主意,自己修炼的这捞子仈jiǔ玄功还真是佛门的功法,还是佛祖亲传,难怪威力这么大,莫非自己以后也可以成佛做祖?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