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一般修道士拼命,威力最大的就是自爆元神,这等方法威力大是大了,却是一心寻死,和对方同归于尽的手段,不是血海深仇,没有修道人会用这一招,再者就是逆转jīng血,暴增功力,但是这两样损失实在是太大,最稳妥的拼命方法就是引动真元将自己的贴身法宝自暴,随身法宝,都是经过自己多年的修炼,真元结合,才能运用自如,多多少少也蕴涵了自己的一丝元神,加上一般法宝都蕴涵了强大的灵力,这自暴开来,威力当然威力无匹,虽然没有自暴元神那样一刹那爆发出十倍的威力,但是也要比一些密法法术强大了许多。

    周青这金身法相凝聚的八样兵器,却是经过自己的神念聚集各种能量形成的威力比一般的法宝要大得多,尤其是这自爆以后对自己毫无损伤,而且事后只要苦修,有可以凝聚成型,乃是一等一的拼命法术,周青为了稳妥起见,自爆动用的威力最大的莲花,引动了最为恐怖的红莲业火,这红莲业火却不象是其他火焰一样以高温来伤人,这红莲业火只要任何生灵粘上,那就要被无穷无尽的因果孽缘所侵蚀,元神立马就投入到永生永世的轮回之中,再也没有回头的机会,就是转世千次万次都没有机会在超脱那六道轮回之苦,说起来这红莲业火对普通之人却是没有多大的用处,对修道之人却是最为恐怖的东西,就是形神俱灭也比永生永世被困在六道轮回中的好。

    红莲业火是传说中的东西,道家和佛教都有记载,不过却从来没有看到过谁可以引动过,*喇嘛也是见识不低,一瞬间就知道了这是传说之中最为恐怖的东西,更本没有什么法宝神通可以抵挡,神通不敌业力,就算是跳出三界,不在五行中的天仙却也是不能沾上一点半点的,沾上了就给我乖乖的去轮回转世,消除孽冤,再来得成大道,想不到这菩提金身居然可以引动红莲业火,*喇嘛都怀疑这到底是不是佛家的功法了。

    “啊!哎呀呀,捆仙索给我顶住啊!”虽然传说中的红莲业火无法抵挡,但是*喇嘛却也是不愿意就这么让业火沾身,本能的使用了自己最强大的法宝抵抗,那分化成六道的捆仙索收了回来,在头顶死死的结成金sè的鱼网,*喇嘛可是已经使出了全力,全身肥肉乱荡,向一座肉山在那里颤抖,捆仙索上金光大盛,居然发出了响彻天地的玄妙清音。

    乾机老道突然眼里冒出了凶煞的光芒,一闪身也躲进了*喇嘛捆仙索形成的光网的保护圈内,他如今可是没有什么强大的法宝,对这种恐怖的东西那是没有一点的抵抗能力,*喇嘛也是只顾自己,光网只罩住了自己,把乾机老道裸漏在外面,幸好乾机老道机jǐng,不染还真就当了炮灰。乾机老道心中早就对这肥胖的蛮僧起了杀意,要不是存心利用,加上自己失去了打神鞭和肉身,战斗力大大的削弱,不是有捆仙索在手的*喇嘛的对手,乾机老道早就把这肥胖蛮僧的元神念化,肉身祭炼成自己的分身了。

    乾机老道和*喇嘛只顾抵挡周青的红莲业火,却是没有注意到那边四**王的情况,本来四**王失去了本命舍利,又遭到捆仙索的束缚,已经昏了过去,现在捆仙索一松,四**王应该掉落下去,哪里知道耸立在远处用来定住九天罡风的那尊六臂金佛突然分出一团祥云把四**王托在虚空,免去了四**王掉下去摔了骨肉为泥的下场。

    数以万记拳头大的莲花火焰齐齐击打在捆仙索上,然后爆炸开来,消失无踪,金sè密麻的光网一阵抖动,*喇嘛全身冷汗直冒,不过好歹是抵挡住了这号称连天仙都要重入轮回的红莲业火。*喇嘛突然感觉到自己居然还有余力,马上一楞:“不是这红莲业火号称是无论什么神通法宝都没有办法抵挡的吗?怎么我还可以支持这么久,感情难道传说是假的?还是我这捆仙索的功效太强了?”

    “哈哈!原来上一银样蜡枪头,根本不是什么红莲业火,这等法术也拿来在本活佛面前现仇,真是太小看本活佛手中的法宝了。”*喇嘛jīng神一震,终于用上了全力,捆仙索所话的金sè光网猛的向外一膨胀,把那莲花通通的弹开,这红莲只要一一被弹开就像肥皂炮一样炸裂,然后消失,不过片刻,虚空的红莲就消失一空。其实这周青引动的确实是红莲业火,不过由于周青手上凝练的莲花法器根本就是一个外壳,没有经过能量的补充凝结,里面根本没有任何的业力凝聚,饶是如此,也是威力极大,爆发力不亚于一个返虚的高手自爆元神,要不是*喇嘛有捆仙索这么威力强大的法宝,早就受了重伤了,哪里还能在这里叫嚣。

    *喇嘛定睛一看,哪里还有周青和云霞仙子的半点影子,乾机老道心中奋恨不已,要不是这肥猪碍事,自己早就杀掉了周青,乾机老道好不容易从*那里借到了捆仙索,哪里知道这蛮僧极其小心,在上面不知道下了多少重禁制,加上捆仙索这等法器根本就不是人间界的修道人能够发挥出威力的,这样一来,搞得乾机老道只能发挥不了这太古法器十分之一的威力,要靠偷袭才成功的捆住了六人,还让周青的金身逃了出去,要不然只要还多发挥出一层威力,那周青的金身法相都跑不掉,乖乖的让人宰割,这捆仙索可是连天仙都可以捆住的超级法器,人间的修道士哪里能够抵挡。

    “哦,密宗看来为这寂灭法轮是狠下了一翻本钱啊,连定风珠都带来了,可是要便宜本活佛了,本活佛今天可以是得到了佛祖的保佑的,居然能够得到这么的好处啊!”*喇嘛在着那四**王被六臂金佛发出的云彩托住,啧啧的赞叹道。

    *喇嘛被周青跑掉却是不怎么在意,自己得到了四**王的大半功力凝结成的舍利,只要炼化,那就是天下无敌,更兼有法宝捆仙索在手,现在又有了寂灭法轮,参悟出菩提金身也是迟早的事,哪里会把周青放在心上。现在*喇嘛心中算计这如何让显宗称霸西域了,密宗高手虽然多,但是支柱也就是四**王,没有了四**王,以*喇嘛炼化了四颗舍利以后的功力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喇嘛飘飞上前,一掌就震散了那高大的六臂金佛,云彩散去,露出了一颗鸡蛋大小,青光缭绕的珠子,正是定风珠。

    定风珠,传说是当年佛教的灵吉菩萨所留,无论是天下地下任何风系法术都奈何不得,也是一件至宝,不过用途甚是狭窄,作用是不大,*喇嘛随手收入袖中。

    “这四**王的罗汉金身可是炼制身外化身的好材料,可不能放过了!”*喇嘛伸手一抓,无行的吸力把四**王的身体吸了过来,与此同时,*喇嘛另一只手发出四道黑光直奔四**王的脑门,看样子是*喇嘛要把四**王剩余的元神也消灭掉,就留下肉身。

    “*受死!”一声暴喝从原本昏迷的大悲法王,大弥法王,大慈法王口中传来,这三人本来飞过来的身体突然以十倍的速度向*喇嘛飞冲过来。那四道乌黑的光华也被冲散,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早知道你们会来这一手!你当本活佛是白痴不成!”看着冲过来的三人,*喇嘛法诀一指,捆仙索飞出,就要把三人捆个结实。

    砰!砰!砰!三声巨响,在捆仙索就要碰到三**王的时候,三**王的身体突然自爆开来,强大的毁灭xìng力量把捆仙索都炸开了少许,突然一条诡异的人影从下方一冲而上,正是受伤比较轻一些的大rì法王,大rì法王全身金光散动,全身上鼓胀的皮球,在接近*喇嘛丈余开外的地方也是自爆开来。

    三**王以自爆引开捆仙索,再由大rì法王和*喇嘛同归于尽,配合的天衣无缝,一时间*喇嘛吃了个大亏。

    “啊!”爆炸过后,*喇嘛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全身血肉翻飞,饶是他一样的修成了罗汉金身也是受不了大rì法王这么猛烈的自爆。要不是大rì法王舍利丢失,元气大伤,自爆威力起码降低了一大半,*喇嘛早就死翘翘了。饶是如此,*喇嘛也是受了重伤。

    金光一闪,*喇嘛就本能的觉得要离开这里,就要飞遁而逃,突然一声巨响从背后传来,*喇嘛回头一看,就看见自己面前一张诡异狰狞的面孔,正是乾机老道,*喇嘛下身一凉,就看见一把锋利之极的飞剑把自己齐腰斩成了两截,自己的肠子内脏通通的流了出来,罗汉金身受到重创,根本抵挡不住乾机老道全力一剑。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