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砰!乾机老道发出了嘿嘿的yīn笑,很是干脆的一道掌心雷把*喇嘛头颅打了粉碎。

    可怜*喇嘛刚刚威风了一下,还没有从天下无敌的梦中清醒过来,就落了个肉身崩溃,元体被毁的下场,这也是他太过于兴奋的缘故,一下子得了这么多好处:四**王的舍利,寂灭法轮,哪一样都是天下的修士梦寐以求的至宝,由不得他不兴奋。

    尤其是铲除了密宗的四大护教法王,更是收获最大,那显密两宗争斗千年,这显宗一直被密宗打的抬不起头来,到了现代,这显宗更是差点被灭,苟延残喘。

    这*喇嘛东躲xīzàng,却也运气还不算霉到家,居然让他从显宗的前辈高僧遗留下来的物品中找到了这太古仙器,捆仙索,这才逐步发展了自己的势力,但是密宗却是高手众多,法宝虽然没有一件比得上捆仙索,却是蚁多咬死象,加上他发挥不了这捆仙索的威力,一直没有搞出什么名堂来。

    更时不时的被这四**王连手追杀,要不是有一件捆仙索护身,早就被四**王给打成肉干了。

    密宗最高手就是这四大护教法王,现在祸害一除,*喇嘛便要大展手脚,干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来,哪里知道这四**王如此凶悍,居然三个自爆元神拖住自己的捆仙索,另一个和自己同归于尽,这才吃了大亏,不过事情到了这一地步,*喇嘛还是有挽回的余地,哪里知道乾机老道居然毫不犹豫就下杀手偷袭,这才落了个出师未捷身先死的下场。

    打碎*喇嘛的头颅后,乾机老道却也没有丝毫的放松,几乎是同时,一口三昧真火从乾机老道嘴中喷出,把*喇嘛残留的罗汉金身团团的包裹住,不过罗汉金身确实强大,乾机老道用飞剑斩那还罢了,飞剑本来就是锋利之物,以乾机老道返虚的功力那使来简直是如虎添翼,斩断了元气大伤的罗汉金身倒不是什么难事,但是现在要炼化掉罗汉金身,这可就有点难度了。

    那透明的,温度极高的三昧真火过了片刻才把罗汉金身炼成了一大蓬金光闪闪的粉末,这粉末中有一条金光长索,正是*喇嘛的捆仙索,还有五颗洁白无暇的舍利,一颗定风珠,还有那让五**王都灰灰湮灭的罪魁祸首,寂灭法轮!

    这法轮明显是青铜所制,却在这三昧真火的煅烧之下居然没有半点反映,还是那副古朴的藏青sè,乾机老道喋喋的jiān笑起来:“哼哼!这可是比什么宝贝都要好啊,准提道人的功法,准提道人可是能够和三清祖师媲美的人物啊!一群白痴,底细都不知道就来抢夺,幸好我们昆仑祖师留下了记载了的,嘿嘿都便宜我了,不过现在我还是要做一件事的好,以免夜长梦多啊!”

    乾机老道突然抛出几面令旗,在自己周围旋转了一下就莫入了虚空之中,四周的景物也慢慢的模糊起来,最后空间一阵扭曲,这乾机老道却带着这些让人发狂的宝物进如了自己的须弥介子空间。

    他可是就等不急了,反正这须弥介子空间安全得很,加上他又用昆仑秘传的阵法掩盖住了气息和空间的波动,除非现在修为比他强大十倍的修道之人,不然根本毛都摸不到他的一根。

    这厮也是狡猾到了极点,他估摸着周青没有受伤,战斗力依然强横,身上还有打神鞭,化血刀这样不弱于捆线索的太古法器,还凝练成了金身法相,要是自己就这么跑掉,除非立马躲进昆仑派,不然肯定会被周青找上来,自己可不是他的对手,还是先把这捆仙索炼化了再说,也有自保之力,躲进昆仑嘛,乾机老道现在这副样子非要被看穿不可。到时侯没有被周青做掉,反被自己门派的人做掉了可就是大笑话了。

    乘此机会还可以把自己的元神和肉身磨合一下,炼化了这五颗舍利里面所含的jīng神念力,乾机老道就可以功力大增,重塑肉身,再也不用幻化之术了,堂堂正正的坐回自己的昆仑掌教的位置,至于自己徒弟一云子消失的事情嘛,就栽赃到周青身上,现在周青还是蜀山的客卿长老,这样还可以借此打压蜀山,甚至自己功力大增,又有捆仙索这等异宝,找这个借口灭掉蜀山也不是难事。

    这捆仙索可不同打神鞭,昆仑祖训打神鞭不能显露于修道界,乾机老道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却也不敢违背昆仑的祖训的,免得被自己师兄弟找到借口攻击自己,要不是上次情况实在太危机,周青居然动用了化血刀,乾机老道是不会祭出打神鞭的。

    一想到打神鞭还在周青手里,乾机老道就觉得心急如焚,恨不得立马就炼化舍利,和捆仙索,在纠集自己十几个师兄弟把周青打得行神俱灭。再顺便灭了蜀山。

    “哈哈!哈哈!“乾机老道对自己能想出这一石三鸟的计策却是非常满意的。

    乾机老道却先是不急于动手炼化这捆仙索,捆仙索这等仙物,那是要功力越深厚才能炼化得越多,发挥的威力也就越大,要是能够全部炼化,就发挥出全部的威力,就是神仙下凡都要给他捆个结实,动弹不得,所以乾机老道还是先准备吸收炼化这五颗舍利再做打算,反正此处,也是安全,周青功力再高,也不可能高出乾机老道十倍,当然是找不到乾机老道的藏身之所在了。

    乾机老道这须弥介子空间虽然没有周青那么大,却是明显的豪华了许多,一片片薄如蝉翼紫sè的玉符在顶上组成了一个浩大的星图,这星图起码都是由上万的紫sè玉符组成,发出了强大的法力波动和灵气,空间下面却是用滑如羊脂般洁白没有一点瑕僻的美玉搭建的阵法祭台,祭台zhōngyāng更是悬浮这一朵斗大的七彩莲花,这七彩莲花和足足有几吨上好的玉石源源不断的提供着空间所需要的灵气能量,和上空那紫sè玉符构成的星图隐隐相和,完美的结合在一起,整个空间变得更加稳固,更加让人在外面看不出任何的端倪,昆仑的财富,可见一斑。

    乾机老道手一挑,一粒明显比那四颗大上了一圈的舍利被乾机老道用真元悬浮在了虚空之中,这舍利上面隐隐有一个指头大小肥胖的小人,和*喇嘛有几分相似,这肥胖小人看见了乾机老道,显出了惊骇至极的样子,随即又连连作揖哀求不止,似乎是要乾机老道放过他一般。

    “放过你,哼!给我形神俱灭吧!”乾机老道对*喇嘛元神的哀求毫不理会,反而是脸上现出了狰狞的快感,一口三昧真火喷出,把舍利团团的包裹了在一起,舍利里面那肥胖的小人立马就显现出了痛苦的神sè,随后乾机老道猛的加大了三昧真火的强度,那肥胖的小人痛得在舍利内不停的翻滚,隐隐有凄厉至极的惨叫从舍利中传出,乾机老道看见肥胖小人生不如死,痛苦翻滚毫叫的样子,终于哈哈大笑起来,显得极其享受。

    他也不再加大三昧真火的强度,就这么慢慢的烧烤这*喇嘛的元神,免得一下就炼化了,看不到这么jīng彩的表演,一路上,乾机老道可是受了*喇嘛不少的怨气,现在全部发泄了出来,心里简直是舒坦无比,乾机老道又想道了周青,心里愤恨起来:“哼!抓到周青,老道我也要他尝尝这真火炼婚的滋味!”乾机老道脸都扭曲起来,就如魔鬼一般。

    过了一盏茶的工夫,那凄厉的惨叫终于消失,舍利里面肥胖的小人也是奄奄一息,身形淡薄,仿佛随时就要消失一般,乾机老道见再折磨*喇嘛的元神也是看不出什么效果了,口中喷出的三昧真火猛的加大,把肥胖小人彻底炼成了虚无,可怜*喇嘛嚣张了片刻,落了个神形俱灭的下场。

    四**王舍利里面附着的元神早就被达奈喇嘛打散,乾机老道用不着再炼化,手一挑,五颗洁白无暇的舍利飞了起来,乾机老道激动得浑身发抖,这五颗强大的舍利简直蕴涵了无个修成罗汉金身高手百分之八十的jīng神念力,要是炼化了他,自己的元神会强大到什么程度,起码是天下无敌了罢!

    乾机老道大嘴一张,五颗舍利自动的像他口中飞了过去!

    就在此时,异变突声,那一直没有反映的藏青sè法轮突然爆出十几道紫光,这十几道紫光在虚空中变幻了一下,刹那间变化做了十三条接近两尺长,粗如chéngrén手臂的巨大蜈蚣,这蜈蚣身上长满了无数密密麻麻的紫sè符录,指爪之间锋利的银光夹杂这诡异的蓝sè光芒闪动,让人豪不怀疑这蜈蚣连石头都可以抓拉成粉末。

    十三条蜈蚣瞬间便分化成两股,一股六只,在虚空中旋转,组成了一个玄妙的大阵把乾机老道团团围住,一股七只,把地上的捆仙索,寂灭法轮,定风珠连同那金sè的粉末一齐用一阵妖风卷起,直接突破了乾机老道的须弥介子空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与此同时,茫茫的大海之上,云霞仙子紧张的守护在周青身旁,周青盘膝而立,肉身后面显现出了六丈金身法相,在七条蜈蚣突破乾机老道须弥介子空间的同时,周青肉身猛的吐出一口鲜血,金身法相也是一阵哆嗦。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