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两个道人站在冲天水柱之上,倒是有点神仙的味道,但是那白毛高大的猿猴手里拿的却是一柄钢叉,这钢叉闪闪发光,晶莹透明,叉柄上隐隐有液体状的水线流动,好象是由奇特的真水凝结而成,不是普通的钢铁金属,这钢叉有三股,中间一股极其锋利,上面竟然叉着一个血淋淋的人心,这人心象是活物,还一鼓一鼓的跳动,要不是没有鲜血滴落下来,绝对会让人信以为真。

    这白猿一脸凶暴之气,配合手里的钢叉,身上的铠甲,倒不象是神仙,却有点象闹海的夜叉。

    “嘎嘎!”白毛猿猴突然怪笑起来,声音却并不刺耳甚是洪亮,有如铜钟敲击一般沉闷。

    “老大,你说这是哪路的神圣,居然连老子的千柔水诀都没有讨到便宜,我真想何那家伙再比试一番!似似我这天一神水叉的威力。”白毛猿猴对那老道士发问,声音震得海面响起了回音,久久不绝。

    “你这头水猿,怎么修行了这么多年还是这副臭脾气!小心吃个大亏!那人可不简单啊!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对方深不可测,只怕是一些修行的老家伙才比得上,只不过为什么要在我们的海域闹事,难道他不知道这是我们天水三圣的地盘?”红发老道对那白毛猿猴一副没有办法的表情。

    这白毛猿猴却是洪荒异种,乃是太古水猿的后裔,这太古水猿虽属猿猴之内,却不生活于山林树丛之中,平常深居水底的珊瑚从之中,以鱼虾蛤蜊为生,极其通灵,并且天生有cāo控水流的能力,随着年纪的增长,能力就越强,是水中的霸主,幼年的太古水猿就已经不惧怕凶猛的水兽,如虎鲨,肉食鲸鱼,成年的太古水猿更是恐怖,就连称霸于海底之中的蛟龙都要惧怕三分,但是这太古水猿却是极其稀少,上古之时,就连整个大洋也没有能有十几头,现在更是已经绝种。

    这头白毛猿猴却不是纯种的太古水猿,确实几百年之前,这大洋内仅剩的一头太古水猿跑到陆地和一头大力猿猴杂交而生,这白毛猿猴却也运气不是很好,自己的父母一生下来就被古时一修道之人盯上,太古水猿可是稀罕之物,捕捉以后驯化,却是可以借助其能力,在茫茫大洋深处寻找天才地宝,根本不怕那巨大水压。

    那修道之人偶然发现这白毛猿猴的父亲,当然要想办法捕获,哪里知道那头太古水猿却是已经成年,凶狠暴戾,虽然犹如肉身强横,一直不能化为人形,却也比一般的妖怪要强上了许多,尤其控制水元力的手段简直比一班的水系道法威力要大上许多。这修道之人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之击败,还是让它跑掉,但这幼年的白毛猿猴却被那道人抓了起来。这白毛猿猴身肩父母的两大能力,不但力大无穷,而且天生cāo控水流的本事虽然比不上纯种的太古水猿,却也相差不了多少。那道人自然jīng心喂养,想要这白毛猿猴成年之后带自己下到大洋深处寻找海底仙人飞升之后留下的洞府奇珍。

    不知道是因为杂交变异还是怎么的,这头白毛猿猴天生就灵智非凡,牢牢记住了这道人打伤自己父母的仇恨,并且无意之中偷吃了这道人炼制的一颗灵丹,灵智大开,和人类已经不分上下,从此以后,这白毛猿猴却是偷偷的修习翻阅这道人的一些典籍法术,修得了一身的神通,最后在这道人打坐炼气,打熬真元的紧要关头出手偷袭,居然把那道人害得走火入魔,爆体而亡,却是抱了大仇。

    本身是太古水猿的后裔,这白毛猿猴当然对大海有一种莫明的感应,修得神通之后,就定居在这大海深处,每rì吃喝不愁,无局无促倒也逍遥自在。

    海底广大,修道之人也是蛮多,天材地宝也多,往往争端纠纷也是不少,不过这水猿在水里简直是没有几个对手,厉害的都有自己的洞府,常年潜修,也不会专门找这头水猿的麻烦,何况这水猿极其谨慎,一有风吹草动,立马就跑得无影无踪,就算是有厉害的修道之人当时占了便宜,时候却面临这头水猿疯狂的报复,毕竟是在水里,人怎么能够和水猿相比。所以无论是潜修的妖怪还是修道之人,都不想惹到这只难缠的水猴子。

    这水猿倒很是逍遥快活了一番,抢夺了大量是珍稀灵药,修为也是水涨船高,行起事来更加的肆无忌惮,终于有一次踢到了铁板,和海底有名的一位散修红发老祖抢夺一棵三sè水莲大打出手,红发老祖虽然在海域中的修道界不是顶尖的人物,却也算得上是一流高手了,尤其是身上一件真蓝水袍是上古水中散仙遗留下来的法衣,能够在水中穿行自如。

    水猿对上了红法老祖,不但占不到任何的便宜,反而被红发老祖擒获,不过这红发老祖也是很费了一番气力,念这水猿修行不易,红发老祖也没有过多的为难于它,只是采取了三sè水莲就把水猿放开,这水猿却也是明白是非,一人一妖不打不相识,居然结成了好友,连同红法老祖的一位好友散修青神子三人结成了异xìng兄弟,经历了千心万苦终于开辟了这天水岛屿洞府,对外宣称天水三圣。

    海外散修本来就是中土的修道一脉为了躲避事端,潜心修行才隐居海底清净之地,一个个虽然说不上是清心寡yù,太上忘情,却也是涵养甚好,和中土道门的修士大不相同,到了近代,反差更加的大,社会急剧的发展,中土道门不知觉的沾染上了世俗之气,一个个的野心勃勃,老子天下无敌的模样,而海外散修深居水底或是小岛,人际罕至,虽然有一小部分的修道之士也是野心勃勃,但大多数的还是老样子,只顾清修,而且修为高深,那小部分的当然掀不起大浪来。

    和中土道门不同,海外修道界妖怪和修士相处,除非利益上的冲突,不然谁都不会大打出手,也不会提什么斩妖除魔的口号,一些厉害的妖怪和修为高深的修士还结成了方外好友,相比之下,这海外修道界才是名副其实的修道界。

    中土道门曾经也是垂涎海外修道界的珍稀灵药,多次的和海外散修搞好关系,蜀山派在极盛之时就曾经邀请过不少的海外散修,得到了当时海外修道界的一些大姥的支持,如北极光明镜的陷空老祖,南极紫澜宫的哈哈老祖,终于在海外也开辟了自己的分支洞府,哪里知道蜀山开派祖师长眉真人飞升之后,座下的弟子专横跋扈起来,仗着自己实力强大,到处欺负弱小,抢夺灵药法宝,占领仙人遗留的洞府,搞得海外修道界一片乌烟瘴气,人人不得安宁,最后海外散修联合起来躯赶蜀山,但是当时蜀山极其强大,海外散修虽然功力jīng深,尽管占了上风,却也一直相持不下。

    最后好象是轩辕法王这位老大和统领天下群妖围攻蜀山,才使海外修道界一举摧毁了蜀山在海外洞府的分支,把蜀山赶出了海外修道界,从此以后只要是中土修道界的门派进入海外修道界都没有什么好果子吃,更别说在海外开辟洞府分支了,打个比方,如果昆仑派现在仗着自己实力强大,硬要强抢洞府,那海外散修立马联合,恐怕会要杀上昆仑的山门。

    “怕什么!此人虽然强大,但显然不是我们海外散修之人,不过好象也不是中土道门的人物,中土道门听说人才凋零,返虚境界的修士屈指可数,世俗之气的侵袭,果然是另修道之人停滞不前啊,却远远没有我海外修道界这等欣欣向荣了。”那中年道士也就是青神子感叹。

    “嘎嘎!只是刚才的那件法宝好强的气息波动,简直就是恐怖,我这才忍不住出手的!红发老大,你还苦修个几百年想必第一重天劫就要降临了吧,这天劫可不是一般的好挡,没有强大的上古法器根本抵挡不住,我还不是为了你好。”水猿听出了红发老祖语气中责怪的意思,不由委屈的哇哇怪叫了两声。

    红发老祖脸sè难看起来:是啊!自己的天劫虽然还有几百年的时间,但是修道之人无岁月,几百年也不过是转瞬即逝,自己现在手里虽然有几件不错的法宝,但是要抵挡住那天劫神威却是远远不够。

    用自身修为抵挡天劫,开玩笑,天劫也是自身修为抵得住的吗?

    红发老祖可没有自大到那种程度,要是天劫能用自身修为可以抗住,那上古之时的仙人就不会祭练那么多的法宝了,用祭练法宝的时间刻苦修行那不是更好。

    总之,不用法宝就能抗住天劫的人只有在yy小说里才能看到。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