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猿弟说得没错!大哥,我们如今防御最大的法宝也就是采自天一真水炼制的天一玄水罩,对付修道之人的厉害法宝那是足够了,但是要对付天劫神威那是远远不够啊!”

    青神子手中的紫金拂尘一刷,在海面上带起了大量的水花,原本漂浮着的死鱼全部被这水花卷到了别处,这一片的海域顿时干干净净,看这一手法力神通举足轻重,从容不迫,流畅自然,已经是化虚级数的高手了,海外散修,果然都是真正的修行之辈。

    停顿了一番,青神子对水猿这一番话深以为然又道,“大哥也知道,两百年前北海极yīn岛腾蛟真人的那件事吧!”

    红发老祖听见青神子提起北海极yīn岛腾蛟真人,顿时脸sè更加难看,原本红润光泽的脸sè竟然透漏出了一股死灰,身体微微的颤抖,连带那站立这的冲天水柱也发出了轰鸣的声音。

    红发老祖是知道的,北海极yīn岛腾蛟真人乃是数百年前海外散修界数一数二的高手,原型不是人类,乃是一条寒冰螭龙修行数千年终于脱去本体,化为人型,法力通玄无边。

    不象一般的小妖怪,这肉身越强的妖怪越难脱去本体幻化人型,尤其是蛟龙这样强横的生灵,更加艰难,君不见四方圣兽,神通不输于天上神仙,却也没能幻化chéngrén,就是这个道理。

    腾蛟真人蜕去本体后,法力更加恐怖,运用神通在北海深处建造了华丽的洞府,连绵数百里,狂收门徒,在海外修道界称霸一方,威风一时无两,哪里知道盛极必衰,这腾蛟真人法力太高,终于迎来了九天雷劫。

    这九天雷劫却是凶猛,腾蛟真人法宝尽出,不但没有抵挡住,反而被劈了个神形俱灭,强横的身体都被劈成了粉末,连带帮助抵挡天劫的门下数百法力高深的弟子也被劈死了一半,还有一半拼命逃窜才留得了xìng命。

    最后这九天雷劫还把那腾蛟真人建造的华美洞府劈了稀巴烂,这才满意的收手,一时间海外修道界人人自危,都拼命的收集天材地宝祭炼法宝,多一件法宝,xìng命也就多了一分保障,却还是有一番希望的。

    天劫威力有大有小,分四九,四重小劫,九重大劫,威力大小似各人的业力孽缘所定,腾蛟真人那次乃是天劫中最为凶猛的九天雷劫,乃是九大重劫之一,渡过了四九重劫,那就飞升成仙只rì可代,只要积攒足够的能量,破开虚空,就能到达神仙福地。

    修道之人,只要快修到返虚中期,就能够感应到自己的劫数,所谓劫数难逃,躲是躲不过去的,只有硬起头皮来抗。

    一进入返虚中期就要接受四重小劫的考验,渡过了四重小劫,就可以顺利的进入返虚后期,返虚后期更加艰难,竟然要面对九重大劫,一重比一重厉害。仙道漫漫,不是那么就容易成仙的,能够全部渡过天劫飞升的,自古以来那是千中无一。

    腾蛟真人原本渡过了四重小劫,进入了返虚后期,由于原型是寒冰螭龙,法力要比一般返虚修后期修道之人强上数倍,本来自信满满,对这九大重劫也没有在意,也没有费尽心思祭炼过多的法宝,最终落了个形神俱灭的下场。

    红发老祖却是快要进入了返虚中期的高手,虽然是要面对四重小劫,威力远远不如腾蛟真人的九重大劫,心里也是没有一点把握。

    “哎!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们生为修道之人,困难重重,逆天行事,哪里有不遭天妒!真有那么一天,也只好听天由命了。”听见青神只提起了腾蛟真人,红发老祖突然一阵心灰意冷,“我们终究还是散修之人,白手起家开辟了这洞府,也算是打下了一番基业,别的门派有前辈仙人遗留下来的上古法宝渡劫,我们不能于之相比,还是静心潜修的好,等法力加深了,我们三人在联手下到更深的海底,看能不能找到奇珍灵药,多炼制一份法宝,就多了一分把握,现在还是不要惹是生非,免得结下仇怨,又要争斗,白白浪费了修炼的时间。”

    停顿了一下,红发老祖对水猿道:“你也进入了返虚的境界,只怕还过百十来年也就要感应到四重小劫了吧!”

    水猿一愣:“大哥法眼看得不错,我十多年前就修道了返虚之境,要脱去这猿身幻化人行却也不是难事,只是颇为消耗法力,反正我这肉身和人体也差不多,就懒得行事了,那腾蛟真人是寒冰螭龙,非要过这一门槛不可,说来妖族一脉,却是我猿猴占了先机,不用浪费法力道行重塑人身呢。”

    青神子看到红发老祖心灰意冷,不由暗暗怪自己多嘴,拿壶不开提哪壶:“你生为水猿,水中是你的天下,只要你潜心修炼,下到几千丈水底都不是难事,传说那几千丈的深处还眼之中,却是有前辈仙人飞升之后留下的洞府呢,只要找到几件渡劫的法宝,那天劫也不是难事,当年腾蛟真人却是杀孽过多,加上甚为自大,才落了那样凄惨的下场。大哥福缘深厚,定然可以安然渡过天劫,到时我们三个在天界逍遥,岂不快哉!”

    天水三圣一同修行,情同手足,青神子当然要出言安慰红发老祖,在天劫神威面前,就算是修道之人也保持不了超然的心境。

    “大哥说得及是,我们散修之人,可不能像中土道门那么懒散闲恶,他们有师门留下的上古法宝抵挡天劫,我们只有自己练制,老猿我这就去潜心修炼,看能不能把我这水猿之身在进化,到时候下到万丈海眼,帮大哥找到那四海龙神的水晶宫,嘎嘎!”水猿举起钢叉怪叫连连,甚是恐怖,不过看他的话语,却也是一位重情重义之妖怪,比中土道门的修道之士那可要强上了许多。

    “你这猴头,尽是做梦,且不说有没有四海龙神的水晶宫,就是有,那万丈海眼之下,就是天上仙人下凡,都不一定能下得去呢!”红发老祖心情恢复过来,对水猿笑骂道。

    “嘎嘎!”听见红发老祖的笑骂,水猿晒笑了两声道:“大哥,那现在怎么办,你说那人法力通玄,又有异宝在手,要是来找回刚才的场子,那我们可是麻烦了,虽然我们天水三圣不惧怕,但是我们的洞府禁制不强大,要是那家伙放出那几头巨型海怪,那我们好不容易建造的洞府可就要不保了,说来真是骇人,我还是以为还是几条小蜈蚣,哪里知道转身就变得那么大,真是想不通?”水猿满头的疑问,腾出一只手来使劲的抠了抠后脑勺,却是显得有点滑稽。

    红发老祖和青神子更加就不知道了,哪里回答得出来,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青神子满脸凝重的道:“如今之计,只有等对方找上门来了,我们在好言相劝,大家交个朋友,反正那人也没有损失什么,如果那人不听好言,那我们再动手也不迟,洞府毁了可以再建,我们天水三圣又不是软弱之辈,就是两极之地的大门大派都要卖情面,也不能弱了名头。”

    天水三圣都是识货的人,可不向中土道门的修道之人狂妄自大,世俗之气冲天,他们自然看得出来周青极其不好惹。

    红发老祖道:“洞府是我们的心血,毁去了也可惜,我们先下去调动厉害的禁制守护,如果那人实在要打,那我们就把他引到海面。”

    青神子和水猿齐齐点头称是,三人又钻进了海洋之中不提。

    且说周青隐藏身行,架起遁光,飞到了百里开外,进入了到自己的须弥介子空间之中,一路上感应到了海底不少强大的气息,周青心里惊讶不已:“乖乖,这海外散修果然是不同凡响,到处都是高手,这一路上起码都有十几个化神后期的人物,哪象中土道门,人虽然多,都是些无能之辈。”

    周青在考虑到底要不要去找那海底之人的麻烦,万一对方有个什么亲朋好友什么的,纠集一帮人群殴自己,双拳难敌四手,强龙不压地有蛇,这些道理周青是懂的,更何况对方的功力又是不弱,不是一流。

    思前想后,周青拿不定主意,也就暂时不去想它了。

    “哎!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走火入魔又不像!身体真元也被我平息了下来,怎么就是不醒呢?”周青看着昏迷不醒的云霞仙子犯了迷糊。

    “应该没有什么事罢!我还是不要乱动的好,免得越弄越糟糕。”云霞仙子身体也正常,全身被海水淋湿,一身艳红的宫装紧紧的贴在身上,显示出了玲珑的曲线,配合娇媚如花的面孔,简直是在诱惑人犯罪,不过周青心里却没有什么念头,只是颇为担心这云霞仙子能不能醒过来。毕竟周青答应过人家要帮云霞仙子渡过孽缘,现在无缘五谷搞成这样,周青心里多少有点愧疚的感觉。

    哧!空间的祭台之上突然传来了一声轻微的声音。

    “我真是糊涂了,怎么就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周青一拍自己那巨大的脑袋,原来肉身上的残留的化血刀魔气却是没有驱除,还压制在双腿之上,葵水jīng英失去了大海水元力的补充,再也压制不住那暗红暴戾的魔气,魔气一瞬间就窜到了胸口,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尤其是在这介子空间,葵水jīng华丝毫吸收不到水元力,眼看就要被魔气攻破,侵蚀到脑部,刚才的声音正是魔气和葵水jīng英拼斗所发。

    “嘿嘿!没有了水元力我就奈何不了你吗?”周青手捏印诀,那起了一颗最大的舍利,这舍利明显是那*喇嘛所留,被周青从乾机老道那里抢夺来的都是功力深厚的舍利,而乾机老道那两颗却是要差了一筹。

    “去!”周青动用了金身的无上念力强行把那颗舍利包裹在其中打入了肉身的眉心之中,舍利本来就是道行高深的僧侣喇嘛jīng神念力所化,却是jīng纯,*喇嘛转世了四次,所积累的jīng神念力虽然比不上周青,却也是不凡,加上里面附着的*喇嘛的元神神识被乾机老道一把真火炼了个干净,现在就留下最为纯粹的jīng神本源。

    只见那拇指头大小的洁白舍利慢慢的融入了周青肉身的眉心,周青小心的用念力把那舍利慢慢的同化,本来以为还要一断时间才能炼化这舍利的,哪里知道这舍利一进入周青肉身的眉心就猛的散发开来,强大的神念在周青头颅里面乱窜,要不是周青jǐng觉得快,恐怕不等化血刀的魔气侵蚀就自己毁掉了自己的肉身头颅。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练的这门功夫对和尚的舍利有特殊的炼化功能?那我以后可要好好的去抢夺舍利了,这么容易吸收,简直就比仙丹妙药还要舒服啊!”周青调理好了乱窜的念力,把那舍利完全的变成了自己的一部分。金身法相的光泽更加闪亮,也更加真实起来。

    心神一动,周青伸出一只巨大的金sè手掌一晃,一朵巨大的金sè莲花虚影模糊的成型,却是周青吸收了这股jīng神念力,原来自爆掉的莲花兵器又再度凝聚成型。

    *喇嘛好歹也是凝聚了罗汉金身的返虚高手,所聚集的jīng神念力可是非同小可。

    轰!周青留在肉身之内的念力全力象冲过来的化血刀魔气轰击了过去,魔气虽然强大,但哪里抵挡得住这么庞大浩然的本源念力,瞬间就被逼出了体外,在周青肉身的头顶化为一个拳头大小的暗红sè肉质小球缓慢的旋转。

    周青随手把这魔气所化的肉质小球丢入了角落里面,用符录禁制封存起来,可不能浪费了,这魔气以后对付敌人还用得着,炼制魔道法器更是一等一的材料。

    消除了根本的隐患,周青也就放心了一大半,像一个外科手术医生似的小心翼翼的用真元念力把自己体内断掉了经脉一一连接上,破掉了内腑也重新的愈合,在身体内的葵水jīng英再生能力的帮助下,这一切也还进行的颇为顺利,饶是如此,也是花费了不少的时间。等周青完全干完,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时辰。

    肉身完全修补好,周青灵机一动,张口就是一道镏金sè的火焰喷shè而出,这流金sè的火焰温度并不高,细细的缠绕在肉身周围,最后化为一丝丝细微的丝线状金光从皮肤上的毛孔钻了进去,击打在体内那九团葵水jīng英之上。

    坚韧的葵水jīng英竟然被这丝丝的金线打散,化为了无数微小的颗粒,散发到肉身的没一个角落和每一个细胞之中。

    蓬!周青肉身周围竟然一下子冒出了尺余高的金sè火焰,这火焰一寸寸的煅烧这周青肉身的元体,将那打散于细胞之中的葵水jīng英强行和肉身细胞合二为一,一股股焦臭的味道充塞了整个介子空间,却是这镏金的火焰将肉身元体内的杂质一一的煅烧,就留下了最为纯粹的先天血肉和葵水jīng英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周青鉴于自己的肉身太为柔弱了,变像祭炼法宝一般把肉身又强行的锻炼了一次,再把葵水jīng英用无上的念力神通和肉身结合,从此以后,周青的肉身就带有了葵水jīng英的xìng质。

    无形元力有多种,火元力就可以化分为多种,如南明离火,三昧真火,太阳真火,星辰真火,地底yīn火,天火,业火。等等多不甚数,水元力也同样如此,葵水jīng英,天一真水,玄yīn真水,等这些水元力各有用途,也说不上谁优谁劣,比如这葵水jīng英主生,有疗伤之妙用,天一真水坚韧无比,乃是练制防御法器的最好材料,玄yīn真水寒冷无比,可以做练制攻击xìng法器飞剑。

    其实周青这副肉身要比普通的修道之人强横许多,但是周青的参照物却是自己的金身法相,一比之下,当然是肉身柔弱不堪了,现在经过周青这么一锻炼,肉身居然带上了自我修补的功能,可以说只要在海上水元力充沛的地方,周青的肉身的每一个细胞就会不停的受到水元力的滋补,变得越来越强横,就算受了伤,也马上就会复员,可谓是变态至极。

    也只有周青这么强横的念力才可以把葵水jīng英打散和肉身细胞强行结合,换了任何修道之人,恐怕都对这种事情无能为力,他们可不像周青有法相金身,肉身坏了就重新夺舍投胎,不到万不得已没事谁会去这么的折腾自己的肉身。

    “哎!这位仙子不醒过来,我可是没有心情去打劫人家的洞府啊,不如来个一时二鸟,反正这舍利也是打劫来的,自己也算是没有亏本!”周青看见自己修补好了肉身用去了几个时辰,云霞仙子还是没有醒来,心中也是着急了。

    身体一晃,金身法相化为一团金光,里面包裹着一个拳头大小的巨型舍利没入了周青肉身的脑后,*喇嘛那一颗和这舍利一比那真就是小巫见到了大巫。

    周青活动活动了这副重新改造过的身体,充沛的水元力在身体里面来回流动洗刷,就像有一双轻柔的小手在身体上按摩,舒服无比。让周青感到自己这灵机一动想出了主意实在是高明啊!

    双手一挥,热流滚滚,瞬间就把云霞仙子湿透了身体烤得干爽了,虽然周青不受诱惑,但是这个样子始终感觉不妥。

    云霞仙子身体微微的颤抖了一下,嘤!一声清脆的呻吟从嘴里发出,人也幽幽的转醒,周清大喜,想不到自己发出了热流还有如此的效果,早知道这样就可以醒来,还着急个什么劲。

    “噫!?你是什么人?我又是谁?”云霞仙子看见了周青凑了上来,两只眼睛甚是迷惑,虽然不认得周青,云霞仙子却也不惊慌,因为周青身上透漏出了一股亲切平和的气息。

    “怎么?在这个时候玩失忆,老天爷这不是玩我吗?”周青见云霞仙子突然问了一句,不由哭笑不得,认不得周青不要紧,可这云霞仙子连自己都不认识了这可就麻烦大了。

    看到周青不答话,云霞仙子脸sè一寒,看看了周围的环境,突然头脑又是一阵眩晕。周青连忙一指点出,让云霞仙子昏睡了过去。

    “真不会是什么孽缘吧!老天要玩我,我就偏偏不如你的意!”周青恨恨不已,什么因果轮回,孽缘业力,别的修道人十分看重,周青可是不放在心里,周青只相信自己的力量,有的强横的力量,自然可以超脱三界六道,yīn阳五行!

    “六道轮回!逆转元神!”

    “我今天就把你的三世孽缘从六道轮回中拖出来,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失去了记忆,老子就把记忆重新给拿回来!”

    周青一声暴喝,肉身刚刚还没有用热乎,金身法相又显露了出来,剩余的两颗舍利被周青一把抓住,狠狠的捏碎还原成了本源念力全部灌注在了云霞仙子的眉心。

    周青手印连翻,八臂挥舞,在空中捏成了十二道诡异的符诀,这些符诀不是一般的金黄sè,却是血红鲜血一样的sè泽,这十二道血红的符决在空中旋转了一阵,渐渐的组合成型,每两个符决一组,形成了水桶大小六个黑漆漆的洞口。

    这些洞口仿佛一个个的黑洞,深幽黑暗,忍周青打开了天眼也开不清楚里面,仍然是漆黑一片,只是这些洞口里面隐隐的传来了凄厉的惨叫,冤魂的哀鸣,牛马动物的嘶鸣,玄妙的清音,婴儿的啼哭,各个洞口的声音都不相同,这些声音交杂在一起,却是另人毛骨悚然!

    周青竟然不顾后果的以无上的法力神通驱使都天十二神煞大阵强行开启了六道轮回!

    嗡!一道金光从云霞仙子身体里面投shè而出,飞到这六个漆黑的洞口旁边,徘徊了一阵,这金光突然飞进了其中的一个黑洞,周青见状,却是松了一口气,只是手里飞快的掐动着印诀。

    过了一盏差时间,金光飞进的黑洞突然一阵扭曲,周青连忙大手一伸,栲栳大小的金sè大手直接捅进了那黑洞之中。

    面sè古怪,周青在那黑洞之中掏摸了片刻,抽将出来,金sè大手中却是多了一件朦胧的东西,说不清楚,道不明白。

    看着这东西,周青真的松了一口气,手一挥,十二道血红的符诀消失在虚空之中,那六个漆黑的洞口也慢慢的合拢起来。

    “大胆!”突然一声暴喝从那个黑洞之中传了出来,声音之大,竟然震得周青的介子空间剧烈的波动!

    喀嚓!空间zhōngyāng玉石搭建成的祭台居然开裂了几道尺于长的裂纹,周青大惊,连忙把运用真元镇压住了空间的波动,一道真火喷出,把那开裂的玉石祭台勉强融合。

    就在这时,其余的五个黑洞随着血红符诀的消失二合拢看不出任何的痕迹,惟独周青掏摸出东西那个黑洞不但没有合拢缩小,反而扩大开来。

    巨大无形的威压从黑洞里面散发出来,这股威压是如此的巨大,就连周青那么强悍的法相金身都有微微的颤动,中间的玉石祭台全部爆裂,化为了细微的玉石粉末洋洋洒洒。

    失去了玉石祭台灵气的支撑,介子空间发出了喀嚓喀嚓之声,处于齑乱的状态。

    “铁背蜈蚣!去”周青反映飞快,全部jīng神死死的盯了那越来越大的轮回黑洞,十二条铁背蜈蚣自动飞出,布成了一个平衡灵气的阵法,暂时支撑起了介子空间的平衡。

    “何人闯入六道轮回!”一个浩大沉闷的声音从黑洞之中传出,黑洞扩大到了三丈高大,终于不在变化,一阵扭曲,渐渐的黑洞里面显现出了一个高大的人形身影。

    这人形身影手持一柄黑漆漆的钢叉,身材有两丈多高,头上长着两只巨大的牛角,周青看得渐渐的看清楚了,这高大的身形却是一个手持钢叉,人身牛头的怪物,刚才的发问正是从那牛头怪物口中所发。

    眼看这牛头怪物就要从黑洞中出来,周青毫不犹豫,忍住了巨大的威压,一道金鞭出现在空中,朝那高大的牛头人一鞭拍了过去,这金鞭正是打神鞭!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