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听见牛头yīn神索要宝物,周青下意思的把袖子里面的捆仙索抓紧了,生怕这牛头发现。

    捆仙索威力周青是见识过的,四**王也算是顶尖高手,毫无反抗之力就被捆个了结实,自己刚刚的到手,还没有热乎,就这么送将出去,那还不如割自己一块肉来得爽快,尤其是这捆仙索可是对付昆仑最好的法器,不像化血刀那样动不动就反噬,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也不像打神鞭那样只能发挥出极小一部分的威力,对付昆仑那一群蚂蚁一样多的高手,完全派不上用场。

    周青心里急速盘算,打神鞭在空间上方隐藏得更加隐秘,要是这牛头对自己索要捆仙索,那周青就豁出去了,这打神鞭号称是打神,想必名字不是乱起的,封神之战每一件法器都是名副其实,这牛头怎么着也算是个地府yīn神,虽然实力强大,周青就算动用了法身也恐怕不是对手,zìyóu把希望寄托于这打神鞭之上了。

    在自己的须弥介子空间之内,周青对空间完全掌握在手中,虽然要分心维持这空间的稳固,却也隐藏掩盖住了这打神鞭的法力波动,就连牛头yīn神都没有发现出不妥之处。

    “好说,好说,大神还是先收敛一下气息吧,小道法力还浅,开辟出这空间还是很勉强的!经过大神这么一弄,小道可是吃力得很。”周青看见这牛头好说话起来,却是就开始讨价还价。反正这对那牛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牛头向自己讨要贿赂,这点要求想必回答应自己,更何况,没有了牛头的法力威压,周青也不担心随时准备偷袭的打神鞭会被牛头发现。

    果然不出周青所料,牛头yīn神哈哈一笑,全身一阵晃动,空间内的威压全部消失,只不过高大的身躯却给周青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两只通红足足有铜铃大小的眼睛在周青全身上下扫来扫去,周青有一种被人看透的感觉。

    这种感觉,周青只有在山河社稷图中的白起那里感觉得到,只是白起那时没有恶意,而现在这牛头明显是对自己不怀好意,仿佛自己一拿不出令他称心如意的法宝,他就要马上发难,把自己捉拿在手,看这那个漆黑巨大的钢叉,周青毫不怀疑牛头yīn神有这样的实力。

    “小子倒是蛮知道规矩,想不到现在的修道之人也机灵起来了,快点拿出来吧,可不要拿什么低等的宝物来糊弄爷爷,爷爷可是鉴定宝物的行家,你身上有两件强大的法力,一正一邪,乖乖,居然比爷爷我的七戮yīn神叉还要厉害,爷爷我不贪心,只要你交出那见邪气十足的宝贝来,爷爷就不为难于你,让你把这女子的孽缘记忆拿走,怎么样?反正少一个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爷爷我炼制这神叉的时候可是从六道轮回之中拿出了起码十几万的yīn。。。”

    牛头yīn神突然发现自己说漏了嘴,连忙打住,生怕周青听出什么名堂,仔细的看了看周青,发现他表情根本没有在意的样子,却是松了一口气,心里也暗暗的惊讶,刚才自己用yīn神之眼一扫,发现周青身上居然有两件恐怖之极的法宝,灵力波动之强大,就连在yīn曹地府最厉害的法宝判官笔,轮转盘,哭丧棒,都比不上一半,只怕是只有镇压地府最厉害的法宝生死簿才有得一比。

    “这个修道人怎么有这么恐怖的法宝?乖乖!老牛我今天可是要发达了,哼!得了这件法宝,老牛我在地府的地位要大大的提高了!想必这小子也不敢不交出来,让他消除那女子的孽缘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自从大猿王那件事情以后,地府的管理可是松散了许多,要不然我也不会这么容易就从六道轮回之中偷取了这么多的yīn魂炼制法宝啊!”

    “哼!马面那家伙也不比我少,幸好今天是爷爷我值班,不然让马面那家伙捡了这么大一个便宜,那老牛我还有混头吗?想不到人间界居然还有这等法宝,嘿嘿,可惜我们yīn神不是特殊的事情不能来到人间,否则到处收刮一番,倒也爽快。现在人间的修道人,那么弱小,还不够我们yīn神一个指头戳的。”

    牛头yīn神确实是法力无边,略微一扫便发现了周青身上的捆仙索和化血刀这两件上古法器,其余的法宝倒是完全被这两件强大的法器掩盖了,牛头yīn神说话之间委婉了许多,也不想过分的逼迫周青,生怕周青发起狠来拼命,自己倒是不怕,但是那两件法器使将出来,牛头可是颇有顾忌,尤其是那件邪魔之气隐隐的法器,牛头神念还没有靠近,就感到心理居然隐隐有一丝恐惧的感觉。

    失去了牛头yīn神的法力威压,周青一阵轻松,对牛头yīn神一眼就发现了自己的宝物,周青倒是不觉得惊奇,毕竟对方再怎么说也是个神明级别的人物,要是没有发现,那才叫古怪了,听见牛头要自己的化血刀,不要自己的捆仙索,周青却是心里松了一口气,虽然有些舍不得,不过却是没有什么办法,地府的管理居然那么混乱,连一个小小的牛头yīn神都可以从那六道轮回之中克扣出十几万的yīn魂来炼制法宝,简直就是比人间界最凶恶狠毒的魔头还要厉害得多,难怪传说地狱恐怖。

    得罪了昆仑周青还可以周旋,再得罪比昆仑还要强大万倍都不止的yīn曹地府,就是周青再胆大包天,都没有这个胆子,除非他有了可以横贯三界的强横力量!

    “既然大神说了,那小道自然不敢违抗,还要感谢大神通融!”周青满脸笑意,对这高大的牛头点头不止,心里却把这牛头的祖宗十八带都骂了狗血淋头,“等老子成仙了以后,老子第一个就闯进地府要你这牛头好看,哼哼,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牛头yīn神,你以为你是封神榜上有名的三百六十五位正神啊!”

    心里虽然是这么想,周青还是把化血刀拿了出来,反正这化血刀现在对周青没有什么用处了,反噬极其厉害,渡过眼前这个难关再说等成了仙在来找这回这个场子。

    “早知道就先把这捆仙索祭炼了,配合搭神鞭偷袭这牛头就容易多了,捆仙索连仙都能捆住,别说是你这yīn神了。”周青后悔不已,自己确实昏了头,应该先祭炼了捆仙索再打开六道轮回,增强实力永远是排在第一。

    看见周青拿出一柄古朴黝黑的长刀,牛头yīn神一眼就发现了那双头狼的刀柄,一双通红的牛眼瞪得老大,简直快要掉了出来,就像两个巨大的血球shè出了贪婪,惊讶,不可思议的光芒,配合他那只巨大的牛头,显得煞是骇人。

    “居然是这个宝贝。。”牛头嘴里喃喃的道,要不是极力克制,恐怕这牛头会扑将上去抢夺过来,尽管如此,周青还是发现这牛头全身颤抖,一副就要暴走的样子,搞得周青心惊胆战,生怕这牛头一时头脑发晕,跑过来和自己干上一架。

    “这牛头的智商到底是高还是低啊!看不出来还挺识货的。”周青看牛头yīn神时而jīng明无比,时而又是一副蠢笨的样子,实在是摸不着深浅,不过打神鞭蓄势待发,不管怎么样,只要这牛头一有动作,周青就开打。

    “这把刀是我从一个地方偶然得到的,上面邪气太重,和小道本身的道法格格不入,甚至颇有冲突,小道也一直没有祭炼,不知道威力如何,大神可否认得这宝贝?”说胡话是周青的拿手好戏,当然不会说实话,看样子这牛头认得这化血刀,周青当然不会点破。

    “你不认得这宝贝?”牛头yīn神从即将要暴走的状态之中一下就清醒过来,疑惑的看了周青一眼,发现周青一脸的诚恳和疑惑,放心了点了点头:“这法宝我只知道是一件强大是魔道法宝,既然你没有祭炼,那就更好了。”

    “居然是化血神刀啊!,老牛我真的是发达了,第一次出来就捞到了这么大的好处,幸好这道士不认得这法宝的来历,否则可要浪费爷爷一番手脚杀人灭口了,有了这刀,老牛我修炼成功了,就算是把楚江王那个老鬼赶下台去,自己当阎王都没有问题,哈哈!可是这刀来历实在是太大,不容易暴露目标,万一以后这道士以后知道了这刀的来历可是不好。罢了,还是干净点好,这等法宝传了出去,恐怕大大的不妥。”

    周青看见牛头yīn神两只巨大的眼珠乱转,自然是猜出了一些端倪。

    “拿来吧,爷爷我收了你的法宝,自然是要替你办事,你从六道轮回中收取的东西我就不再追查了。”牛头yīn神大踏步的上前,震得空间一阵颤抖,伸手一抓,就要从周青手里抓过化血神刀。

    一把将化血刀抓在手中,牛头yīn神钢叉猛的向外掷出,却不是掷向周青,而是撞击在周青介子空间的墙壁之上,这钢叉如此的凶猛,力道之大,另周青毫不怀疑这一叉之下可以把自己的须弥介子空间所击散,

    砰!漆黑的钢叉击打在介子空间之上,结果却是大出人所意料,介子空间不但没有崩溃的迹象,反而异常的凝固起来,牢固无比,再也没有了波动的迹象,空间四周的墙壁之上暴出了绿油油的鬼火磷光,把原本漆黑的空间墙壁搞成了惨绿的颜sè,无数形状狰狞的冤魂鬼物若隐若现,凄厉的鬼叫之声时不时的在空间之见回荡。

    周青收了那稳固空间的十二条铁背蜈蚣,空间已经彻底稳固,没有一丝的波动,当然不用在耗费法力真元,可是周青却是高兴不起来,他感觉到一股巨大的yīn气把自己的空间彻底的封锁,自己就算想逃跑都没有了一丝一毫的机会,这该死的牛头,却是封锁住了自己全部的退路啊!

    “大神是什么意思,难道想欺骗小道不成?”周青看见牛头yīn神这番行动,自己不好,脸sè异常难看。

    “小子,可不要怪我,匹夫无罪,怀壁其罪,我会把你打入畜生道中,让你转世轮回十次在重新做人,十世以后,待彻底消除了记忆烙印,再转世为人,保证你大福大贵!也算是对得起你了。”

    牛头yīn神封锁了空间,有恃无恐,摸着手里那把化血神刀,哈哈大笑。“这法宝这等厉害,你不可能没有用过,嘿嘿,想骗爷爷,还早得很,就算你不知道这刀的来历,爷爷我也不会放过你的!你还是早点自毁肉身,免得爷爷亲自动手把你打个魂飞魄散,到时候连入畜生道的机会都没有了!爷爷知道你还有一件法宝,也交出来吧,我答应你不难为这女子就是。”牛头不动手,却是对周青那另外一件强大的法宝有顾忌,要是他知道周青连捆仙索还没有祭炼过,完全动用不了,刚才就动手了。

    “吗的,早知道你着死牛头会来这么一手,这下怎么办,难道我注定要得罪地府?”周青心里大急,这牛头居然这么不是东西,收了贿赂还要杀人灭口,简直比自己还要厉害一些,周青算是学了一招了。

    “哼!大神如此行事,只怕会被同僚知道,到时候一样的隐瞒不住,不如我再送大神一件法宝,大神放过我等可好。小道保证守口如瓶,绝对不提今天发生的事情。”

    “有谁会知道,今天是本神看管六道轮回的rì子,此事只有本神一人知道,哦!你拿法宝出来,本神倒可以考虑一下,只要你发誓不泄露今天的事情,本神倒是可以放你一条生路,嘿嘿!”牛头一脸的yīn笑,看样子说的就不是实话。

    周青哪里会再相信这厮:“原来神仙也不过如此,居然我老子还要卑鄙,老子今天算是长了见识了!”周青心里恨恨的想。

    周青知道这件事情只有牛头一人知道,心里面松了一口气,拿出了捆仙索向牛头yīn神扔了过去,捆仙索一飞出周青的袖子,金光闪闪,浩然的法力波动充塞了整个空间,磷火鬼光都死死的压制在了空间的墙壁之上,不得动弹。

    “捆仙索!”牛头这下可真就惊讶的了,脸上的表情简直是无法形容,看到那金光长索,脱口而出:“你居然还没有祭练这法宝,简直就是暴殄天物!”以牛头yīn神的法力自然看得出来这法宝没有经过祭炼。

    “莫非这道士是个傻子?”牛头yīn神心里生出了这么一个想法,有这么厉害的法宝不祭炼,不是傻子是什么?

    牛头得了化血刀心里已经是高兴至极,现在看见了捆仙索又要到手,心里却是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就在把捆仙索抓住了的一刻,牛头yīn神头顶出现了一根金鞭当头砸下!

    “本来还想让你转世轮回,现在看来不用了,你违反天条,本神把你打的魂飞魄散!”牛头狡猾至极,虽然心里被这两件太古法宝迷惑了一下,却毕竟是yīn神级别的大高手,周青一催动法力就知道了,居然还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说出了一长条话语。

    金鞭威势极猛,牛头也不敢怠慢,头上两只弯弯的牛角变得通红,shè出两道漆黑的火焰,火焰在头顶分开,化为亿万条黑线朝头顶上的金鞭缠绕过去,这是牛头yīn神采自地狱黑炎加上黄泉道上的幽冥之气炼制,厉害无比,地狱黑炎无物不焚,幽冥之气专门污秽道门法宝飞剑,头上那根金鞭牛头yīn神看不出来是什么法宝,威力虽然强大,他自负还是接得下来的。

    牛头yīn神双手暴涨,两只漆黑毛茸茸的大手在瞬间就抓到了周青胸前,狠狠的抓住了周青的肉身,毛茸茸的大手冒出了一团黑光,一股无形的吸力让周青只感到自己的元神就要脱体而出。

    “好厉害!”周青刚刚催动打神鞭,还来不及闪避,就被两只大手抓了个正着,速度之快,简直没有反应的余地。

    嗡!周青全身冒出一团金光,金身法相显现出来,幸好周青元神异常的强大,不然这一抓,就算是返虚中期的修道之人也要立马被抓走元神,yīn司之神的实力果然强大无边。

    周青这金身法相身高有六丈,而牛头yīn神虽然高大,却只有三丈来高,这一两相比较之下,却是周青的形象占了上风,牛头yīn神居然一下没有把周青的元神摄走,也是一楞,然后就看见了周青那巨大的法相金身,不由大叫起来。

    “大猿王。。。”

    可惜才说了三个字,情况突变,头顶上的金鞭一碰到那漆黑的火焰,骤生变化,原本金光闪闪的长鞭猛的一阵哆嗦,喀嚓!喀嚓!象是受不了这地狱黑炎和幽冥之气的侵袭,表面金光闪闪的外壳纷纷的爆裂,露出了木质的纹理,光华全收。

    这木鞭通体红光隐现,莫约长三尺六寸,鞭身却不是整体,宛如一跟竹子,分成了许节,牛头yīn神看得分明,这木鞭共有二十一节,每一节上面都有四道青sè的符印,总共八十四道符印,这八十四道符印晦灭隐现,闪现之间就把自己发出了地狱黑炎给打了个粉碎。

    好象是对自己的气息有特别的感觉,木鞭一动,八十四道符印把牛头yīn神罩了个结实,半个指头都动不得。

    扑哧!木鞭没有任何阻碍的落将下来,把一颗斗大的牛头打成了一个烂西瓜一般,一个牛头人影冒了出来,却是牛头yīn神的元神发出了巨大的咆哮,想要冲将出去,可是这八十四道符印结成的光网异常结实,牛头元神冲撞到上面简直动也不动。

    木鞭又是高高扬起,狠狠一鞭把这个强大的牛头元神打散,八十四道符印微微一动,几道细微的红光把打散的元神炙成了虚无。

    周青看得目瞪口呆,刚才才嚣张得不可一世的yīn司之神牛头就这么烟消云散,形神俱灭,宛如做梦一般,周青呆呆的看着停留在空中的奇形木鞭,下意思的用手一抓,那木鞭突然一阵变幻,金光在周围凝聚,闪烁片刻之后,这木鞭又变回了原来金光闪闪的样子落回到周青手中。

    牛头yīn神一死,空间四周的鬼气磷火马上汇聚到一起,一柄巨大漆黑的钢叉从空间之上掉落下来,被周青接在了手里,以周青现在这副身体,用这钢叉却是小了一点。

    钢叉掉落,空间却还是稳固异常,没有丝毫的波动,却是牛头yīn神用神通法力加固了,倒是周青占了巨大的便宜。

    “乖乖!这钢叉里面好强的yīn力,简直是恐怖,这家伙果然是用了十几万的yīn魂祭炼而成的啊。这么多祭练好了yīn魂,虽然没有长平那批那么强悍,但是也足够我祭炼出十二面《都天冥王旗》了,尤其是这钢叉本体是地狱冥铁用来做旗杆简直是绝配,都天神煞大阵终于可以发挥出威力了!”

    “噫!这是什么?”周青随即看见了那牛头yīn神消失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漆黑的袋子,上面不知道用什么东西绣了一个牛头。

    这漆黑的袋子不大,周青回到肉身拿起来也就是巴掌大小,拿在手里十分轻巧,仿佛没有重量一般,非丝非麻,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制成。袋口用一根黑sè的丝线系住,打了个活套。

    周青小心的解开丝线,哗拉拉!一大堆东西冒了出来,刀叉剑戟,弓箭铜锤,明镜拂尘,玉石明珠,玉简书籍,长幡令旗,还有一大堆鲜艳的衣服布匹,隐隐有祥瑞之气波动,一看就不是凡品。

    几百个大大小小的乌金小瓶,隐隐散发出一股股药香的味道。

    更有几个极品水晶雕凿而成,一尺多高的大瓶,上面加持了不少漆黑的符咒,里面装满了一些奇形怪状的虫子,密密麻麻的附着在瓶子内壁之上,让人看了浑身都要鸡皮疙瘩。

    “这家伙到底是yīn神还是财神?!!!”

    周青看见这些东西几乎堆满了自己巨大空间的十分之一,那些武器每一件都是不错的法宝,比修道界要好得多,其中最差的一件都几乎和云霞仙子的云霞灭神梭不相上下,这些法宝,每一样放到修道界去都要被人抢得打破脑袋。

    “这家伙原来是个收集法宝的狂人,难怪一上来就向我要贿赂!”周青算是搞明白那牛头的本质了,这么多的法宝,不收集个千年万年,那是休想拥有。

    “《洞玄天经》,《血神经》,《五行天书》,《轮回诀》。。。怎么这么多修炼的功法,这家伙不但收集法宝,还喜欢收集修炼功法啊,嘿嘿,我正好缺乏威力大的法术,打斗起来甚是不爽,这下可是正好!这么多的《地狱螟虫》!这是《九鼎神丹》啊!发财了发财了啊!”周青看见了那水晶大瓶里面密密麻麻的虫子,又随手打开一个乌金瓶子,闻了闻气味,高兴的手舞足蹈。

    周青修炼了这么久,哪里见到过这么多的法宝灵药,法诀玉简,高兴得到处乱摸,从那一大堆的衣服布匹中间找出了一件火红sè的宽**袍,这法袍上面绣了九只金sè的三足鸟儿,九只三足鸟呈九宫形状排列在周身上下,周青一穿上就感觉到一股纯阳之气慢慢的在身体外表流动,和身体内被打散的葵水jīng英相互交融,慢慢的改造着自己的肉身。

    “九rì金乌衣!这东西传说是太古金乌的羽毛编织而成,这件衣服的防御力传说只在八卦紫授仙衣之下,怎么落到了这牛头的手里,这牛头是yīn神,穿上了这极阳法衣没有半点用处,嘿嘿,难怪会丢在里面,可是我就不同了啊!肉身有了这九rì金乌衣的保护,除非翻天印这种法宝打在身上,不然可是没有一点危险,吗的,杀个yīn神,得了这么多法宝,就算是被地府知道,老子也是赚了。”

    “打神鞭啊打神鞭,你可真是名副其实,神遇到你真必死无疑,没有你,老子今天还真要栽在这牛头手里!”

    “罢了,先救醒这丫头,浪费了我两颗舍利,这丫头应该是要踏入返虚的门槛了,免得老是拖我的后腿!”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