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青光缭绕,明灭晦现,亿万根青sè针状尖光包裹在一团足足有方圆三丈大小的淡红sè气罩之中,青sè针状尖光来回穿插,每根针状青光上面都有无数几乎是肉眼看不见的细小符印,周青面带微笑,手诀是不时晃动一下,那青sè针状尖光来回穿插之时撞击到淡红sè气罩之上就被弹回,造不成任何伤害。

    手诀晃动之间,周青看得分明,这青sè针状尖光总共有十九万六千七百四十二根,每一道针状尖光都是一根三寸来长青sè钢针,每根钢针上面都加持有一百零八道符诀,每根钢针自成体系,却隐隐又有一种独特的联系。

    青sè钢针渐渐的来回穿插之间变得有规律起来,隐隐组成了一柄三尺细剑的模样,但是往往这细剑就要凝成实体之时,每根青sè钢针之上的一百零八道符诀就回相互排斥起来,钢针又变得散乱无章,十几万道青sè的钢针之中隐隐有一个白sè的芊芊人影在不停的挥动手臂捏拿印诀。

    每一次印诀的飘动,十万道青sè钢阵就再次组成青sè细剑,渐渐的青sè细剑随这每一次的打散重组,越来越清晰,形成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应该快了吧!”周青自言自语,淡红sè巨大气罩周围耸立这十二杆巨型的令旗。

    每杆令旗都是三丈高大,漆黑粗大的旗杆上面隐隐有无数狰狞诡异的面孔若隐若现,旗面不知道是用什么布料作成,非丝非麻,非银非金,呈着黝黑暗红的颜sè,有点像凝固了的鲜血,却不干崮。

    十二杆暗红的旗面之上都是画满了一些奇怪凶猛的巨兽神魔,都是面孔凶煞,形状巨大,有的蛇头人身,头生漆黑尖角,脚踏两龙,有的人面兽身,背生巨翅,有的是一个高大白sè骨架,尖锐锋利的骨刺长满了全身,也不知道是什么太古猛兽。

    十二面大旗之上的巨兽神魔各不相同,暗红旗面无风自然的飘动,飘动之间柔软无比,那些形状恐怖的巨兽神魔活灵活现,跃跃yù出,一副就要跳将出来择人而噬的样子,配合狰狞凶煞的形状,简直就可以把人活生生吓死当场。

    每杆巨旗随这周青的印决shè出了一道细微淡红的血光分化开来才形成了这么大一个淡红的气罩把那十万道凶猛锋利的钢针围困在空间,不然看这些青sè钢针的势头,怕不是在每一次分裂之见就要四散激shè,跑个无影无踪。

    一声轻喝从那青sè钢针包裹的白sè芊芊人影嘴中发出,直接传到了周青的耳朵,周青像是微微的松了口气,白sè人影翻飞的手诀咒印猛的加快了十几倍,穿插的钢针也随着这一声轻喝猛的会聚成青sè细长宝剑,无数的咒印随着手决直接打在青sè细剑之上,随即一溜血滴也印在了那青sè细剑的剑柄之上,由十九万六千七百四十二根钢针组成的青sè细剑终于不再散开,发出了一声震天的长鸣,冲天的剑气从剑身上激烈的爆发开来,亿万道凌厉的剑气直接击打在淡红光罩的内彻。

    周青见状,却不惊慌,火红的九rì金乌法袍微微一股,手诀上的法力输送加大了一层,十二杆巨型令旗上shè出了淡红血光马上浓密粘稠了三分,组成的淡红巨大气罩微微向内一塌陷,宛如长鲸吸水一般,凶猛凌厉的剑气全部被淡红气罩吸了个滴涓不剩。

    法诀又是一变,十二杆巨型的令旗急速缩小变成三寸小旗落入了周青的掌心,那淡红巨大气罩也随之消失,场中出现了一个身穿月白长裙,脚踏洁白云履的芊芊女子,一柄青sè细长宝剑被这女子拿在手中,飘忽不定,两相配合,活脱脱就是仙女临世。

    “夫君,你说这青霓剑如何如何神奇,我看也不怎么样,怎么爆发的剑气连你这光罩都穿透不了,亏我还费尽心思的祭炼了一番呢!”云霞仙子满脸的笑意,容光焕发,两颗宛如星辰般深邃的眼睛发出了令人不可逼视的光芒,全身上下若隐若现,晦涩难辨,有一种白云般飘逸的感觉,显然是功力道行大进到了一个极高境界的结果。

    “青霓剑乃是上古仙人御魔防身的至高仙剑,由十九万六千七百四十二根太虚法针组成,可分可聚,防御攻击一体,威力不在蜀山派镇山法宝紫青双剑之下,说是飞剑,其实应该属于法宝一类,你那云霞灭神索攻击虽然强,却是缺憾极大,远远比不上这青霓剑了,你才刚刚祭炼,还没有达到以神御剑的境界,当然可以发挥的威力还小得很。”

    周青看着对面的云霞仙子出声解释道,对于云霞仙子的称呼,周青简直是哭笑不得,自从周青从六道轮回中拿回了云霞仙子的三世记忆,消除了孽缘业力,有两颗凝练了罗汉金身的佛教高手的舍利打底,加上周青大杀的牛头yīn神哪里得来了不少了珍惜灵药,一粒乾元换骨丹下去,云霞仙子不但元神凝练强大,肉身也经过脱胎换骨,一下就由一个化神中期的修士变成了刚刚踏进返虚境界的修道高手,本来功力道行这么越级提升,非要走火入魔不可,但是周青消除了孽缘,在一旁护法,却是平安无比。

    云霞仙子得回三世记忆,醒来以后,整个人完全大变,硬要说周青是他的前世的丈夫,夫君夫君的叫个不停,让周青尴尬无比,本来周青只是答应帮她消除孽缘,想不到却变成了自己的老婆,修道之人不禁忌婚姻,上古之时合籍双xiu而得成天仙大道的也是不少,周青也就由她乱叫。

    至于真正的合籍双xiu嘛,周青心理还拿不定主意,周青也不想向云霞仙子问个具体的情况,免得越来越引火上身,再说就算是知道了自己前世的情况,周青认为也决不是什么好事,反而影响自己的道心。只是周青从云霞仙子口中得之云霞仙子的前世本名叫梁燕霞,但是周青却没有一点印象。

    要不是对yīn曹地府有了很深的顾忌,周青倒很是想再一次探探六道轮回,虽然不想拿回自己的前世记忆,但是周青对地府yīn神的法宝可是垂涎三尺,一个小小的牛头yīn神就有这么多的法宝,那十殿阎王会富硕到什么程度,周青完全想象不到。

    奈何打杀了牛头,yīn曹地府突然少了一位yīn神,周青还不知道对方会不会查到自己的头上,想想以后数千个牛头马面,黑白无常追杀自己,周青就全身打了冷颤,要周青再探一次六道轮回,那是打死他他都不会再干了,虽然周青心里隐隐有一种冲动,那就是再用同样的办法一个个的引来牛头马面用打神鞭一一打杀,再抢夺法宝,这样的生意,做它十件百见,别说什么昆仑,就算是天下所有的修道之人的法宝加起来都没有周青多,但是这种剪径的生意,周青只是在心里yy了,行动起来却是不敢,yīn曹地府里面的牛头马面又不是游戏里面的npc会让你蠢蠢的一个个解决。

    要是一次突然上来四五个,十几个,周青跑都没有地方跑,十几个yīn神,周青相信就算是横扫天下的修道界都没有什么问题。

    “我这十二面《都天冥王旗》乃是地狱冥铁参合十几万yīn魂练制而成,这上面绘有天地初开就有的十二都天魔神,神煞一出,仙魔俱亡,这青霓剑虽然厉害,但是相比起来却是要稍逊一筹的,何况以法器之力对抗阵法,本来就不是公平的对决,你当然冲不破了,说来奇怪,我动用化血刀那么大的反噬,但是对这都天神煞大阵却是运用自如,没有呆滞,甚是奇怪,难道问题出在化血刀身的本体之上?可惜我却没有那个实力把化血刀炼化重组。”虽然周青现在法宝多余牛毛,强大的如捆仙索之类也不输于化血刀,只是这一件威力强大的太古魔兵不能动用,只能做为摆设,周青心里颇为可惜。

    打神鞭是个另类,周青没有把它考虑在内,这家伙见神才发威,平时威力虽然还可以,但远远达不到周青的要求,“怎么在乾机老道手里就能发挥出那么大的威力?到底是要特殊的心法还是因为我是神?”周青脑袋弱弱的泛起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不对,我如果是神的话不早就被打死了,看来是昆仑有密传的心法,等爷爷我势力坐大了,杀上昆仑抢夺功法就是了,反正现在是谁的拳头大谁就有道理。现在外面过去了十多天吧,那片海域还留有我的记号,海底的那个岛屿洞府我正好用得着,虽然有避水珠在手,但是要开辟一个象样的洞府还是难得做到了,要把岛屿移到海底,我可没有那么大的神通。还是自己抢夺的好,反正已经有个借口了。”

    周青眼珠一转,就想到了这件事情之上,云霞仙子实力大增,又有青霓剑这等仙剑在手,已经不是累赘之流,自己既然是他的前世丈夫,那么正好是自己的一个大好帮手。

    “夫君为了我得罪的yīn曹地府,恐怕真是大麻烦呢,虽然有打神鞭在手,不怕那单个yīn神上来找麻烦,但是地府yīn神多于牛毛,要是真的追查到夫君身上,那可就真的遭殃了,想不到是我害了夫君。”云霞仙子刚刚祭炼好了周青从牛头yīn神那里得来个一把仙剑青霓,正欢喜不已,听见周青开口,突然想起了这仙剑的来历,马上脸上愁云惨淡,不知所措,连持剑的双手都微微的颤抖起来。

    云霞仙子全身上下白sè长裙飘飘,光sè流转,却是一件宝衣,乃是水系天蚕所吐之丝编制而成,上面封印有八八六十四道水系符印,时时有真水洗刷周身上下的尘埃污垢,通体洁净,深受女xìng修道之人的喜爱,尤其是防御之法也不低,虽然比不上周青的九rì金乌法衣,却也有六十四道水系符印护身,寻常的飞剑法宝却是伤它不得,尤其是在水中威力更是不凡。云霞仙子的那件宫装虽然也加持了一点符咒,却被海水一淋,污秽不堪,却也穿不得了。

    这件长裙也是周青从那牛头yīn神中的宝物中所得,当时看到这件长裙周青就怀疑那牛头是不是变态,怎么连女xìng的法衣都收集,一个小小的牛头就这么变态,看来地府也不是什么好鸟。周青心里马上就对yīn曹地府的看法下降到了极点,甚至在中土的几大门派之下。

    “那牛头说了,此事只有他一人知道,就算是失踪的,地府一时半会也追查不到我等手上,既然你说我是你的前世丈夫,那我也有责任救你,说什么害不害的,现在我手上上古法器多多,这捆仙索也能运用自如了,就算是地府找我的麻烦,我也不惧怕。”周青出言安慰,做出一副若无其是的样子,免得这云霞仙子又因为什么事情引动了孽缘,那周青可就哭也哭不出来了,虽然业力孽缘被周青消除,但是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周青可不想再进一次六道轮回。

    云霞仙子也是玲珑剔透的人物,刚才是一时心情激动,现在冷静下来,知道这种事情却是听天由命,急也没有用,徒生烦恼,却也立马不提。

    “我听师傅说过,这地府来到人间颇不容易,不可能大规模行动,这也倒不是什么大事,虽然地府yīn神强大,在修道界没有什么对手,但是毕竟是上天册封的神明,夫君有打神鞭在手,还怕他做甚,倒是我多心了。”云霞仙子软语温存,像极了一位贤内助。

    “哦,这打神鞭身上藏有个颇多的秘密,我当初还以为只是一件强大的法器,想不到还有这个功能,确实是史料不及。”周青说完沉呤片刻又突然开口道:“此事也确实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想,只有兵来将挡,水来土屯,我的命运在我自己手中,就算是上天要cāo控,也要看他的实力如何!”

    话锋一转,周青和云霞仙子都不yù在这件事情之上多费口舌,“那天那人的水系法术确实是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居然里面搀杂了七圣迷神法,你那时的修为不过是化神中期,当然抵挡不住,却也引发了三世孽缘,这又是始料不及的事了,那在海底的岛屿洞府颇为奇特,想必里面还隐藏有厉害至极的人物,不过他们既然是率先出手,我们自然要回敬一番,我从牛头yīn神那里得到了诸多道法秘诀,你也一起来参悟一番,你们大自在宫法术虽然jīng妙,对这迷神之术好象缺乏抵抗,法宝是贪多不烂,道法秘诀却没有这个恶果。”周青拿出了一册玉简。“《洞玄天经》里面有诸多心神宁定之术,把心魔俱之在外,你功力道行大增,心神修为恐怕是跟不上,里面法诀却有借鉴之处。”

    云霞仙子接过这册玉简,点点头,走到一旁翻看起来。

    如今周青的介子空间可是足足大了一倍有余,几乎高达百丈大小,面积足足十几亩,上方的虚空rì月星辰高悬,要不是下方没有山川河岳,可真就像一个十足的小天地。

    牛头yīn神用神通法力加固了这介子空间,再也没有了崩塌的危险,周青从牛头yīn神收集的诸多天材地宝又在空间上方仿造星空制作成了rì月星辰的模样,要不是周青没有移山转岳的大神通,定会把一些山川河流般入其中,形成一个真实的世界。

    无论是修道之人还是天上神仙,西方佛陀,所营造须弥介子空间无不是按照现实世界而来,希望给自己重新建立一个生生不息,自给自足的新天地,宛如创世造物一般,可是从古至尽,无论法力如何强大的仙人神明,都没有能够做到,算得上是最为完美的就是周青见过的山河社稷图,但是里面却没有六道轮回,生灵也不能永久的生长轮回。

    周青的空间自然是不能和山河社稷图相提并论,下方搭建了二十八个圆形的祭台,和上空二十八星宿隐隐相合,虽然没有什么作用,却也是情趣盎然,暗合天地至理。牛头yīn神哪里得来的天才地宝周青倒是一大半用来建造了这个介子空间。

    看见云霞仙子左到一旁的祭台之上观看玉册,周青也不打搅她,自己也翻看着那牛头的诸多道法口诀,自己法术不甚jīng通,正好修炼几个强大的法术,也省得老是动用法宝,小巧的法术也用得有用得着的时候。

    周青翻看了几本道诀,对里面的修炼之法都是略微的观看了一下,却没有修炼,自己的仈jiǔ玄功乃是修炼中的最高法诀,周青可没有兴趣在修炼其他的功法了,道法倒是找到了几个jīng巧实用,威力也算是不错的,五行cāo控,雷电凝聚,周青神念强横,真元充沛,也没有化多少时间就练成了。

    “噫!这是魔道的功法,这牛头怎么还藏有这等功法,对了,那牛头既然用十几万的yīn魂祭炼法宝,那修炼魔道的功法也不希奇,只是地府怎么就这么明目张胆的这么干,莫非天上的那帮神仙就不管吗?这倒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突然周青摸到一本法诀,一入手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这本《血神经》看样子是玉简制成,表面上微白呈翠绿的颜sè,和别的道书没有什么两样,但是周青一摸入手中的感觉就像是摸到了一块肥肉,滑腻无比,翻开一看,微白翠绿的书简立马变得透明,里面的玉片薄如蝉翼,小小的一本竟然有一百多页,这些薄薄的玉片上面刻满了jīng巧的符篆图形。

    周青凝聚目力想把这些细小的符篆图形看个清楚,哪里知道,刚刚定睛看去,这书里的居然出现了无数淡淡的血sè人影不停的跳动,诡异纷呈各有姿势,周青心中奇怪,稍一分神,那些跳动的血影纷纷消失,又恢复了原来的形状。

    周青知道不是幻觉,对这本《血神经》产生了好奇,知道这一定不是什么正宗的道书,定然是魔家功法,周青对魔道的认识也仅仅停留在法器的制作的阵法的催动之上,魔道法器和阵法其实原理和道门的差不多,只是各有所用,剑走偏锋。而魔道修炼的功法周青却是不甚了解,心下更为好奇,当下集中jīng神运足目力,一定要看个清楚明白。

    周青神念合等的强横,这下更是有意为之,神念一转,从双目中shè出,实质般的目光一下就把整本书看了个透彻,那跳动的血影更加的分明,血影扭动之间,渐渐的淡化,显示出了一个个血红的咒印,一股股玄奥的意念传进了周青的脑海之中,却是一整套的魔道修炼之法。

    神念一收,周青倒抽了一口凉气:“魔道果然有不同的地方,就这血神经的修炼功法,厉害是厉害了,但是怕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到吧!”

    原来刚才这些血影却不知道是哪一位魔道高人打下的神念烙印,周青一瞬间就明白了修炼之法,普通之人修炼这《血神经》要先将符咒加满全身,再将自己的人皮活剥下来,用魔针符咒刺满全身,再用加满符咒的人皮引动九幽冥火锻炼,将自己的身躯炼化,直到九年之后,方可大成。

    大成之后,身体介乎于有形于无形之间,就剩下一条血影,对敌之时,也不用什么法宝,就是用自己往对方的身体一扑,就是厉害的法宝或者是护身法术都是抵挡不住,血影立马透体而过。被吸走元神,每吸一份元神,功力就增长一分,吸取了足够的元神到了最高境界,可以以一身化亿万血影,就是神仙也难逃,是为无相血魔。

    并且身体是血影,乃是不死之身,被飞剑法宝打散了又可以重新聚合,虚无飘渺来去无影,最是难以防备。

    魔针刺体,九幽冥火炼体,这种痛苦简直就无法想象,还要坚持九年,就是周青自己思付恐怕也是很难忍受得了,快速是快速了,道门中人修炼九年,最多也就是个引气期的样子,而这血神经修炼九年,却已经是不死之身,相当于返虚的人物了,魔道功法,果然是逆天反道,专走捷径,只是付出的代价也未免太大了。

    周青合上血神经,久久的不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突然周青双手一合,一股纯阳烈焰夹杂这三昧真火把这血神经练成了虚无,这等功法,本就不应该留在世间,周青生怕流传了出去,虽然这经书在周青手里,恐怕是没有人可以抢夺得走,但是周青还是为了稳妥起见,自己知道就足够了,一定有用得着的时候,这魔道功法实在是骇人听闻,也不知道那牛头是怎么搞到手的,想必他自己都不敢修炼罢。

    周青烧了血神经片刻,看到了那边云霞仙子闭目沉思的状况,知道她快要好了,便在一旁静静的等待,本来想再看一下这些玉册书籍,却有怕时间不允许,迁就停了下来,反正修炼足够了,前去找麻烦却也有了把握,抢夺了个洞府再说,自己海外散修的身份也算是名副其实,免得人家问起来洞府在那里,周青只有打哈哈。

    “就是这里了!”云霞仙子修炼完毕,周青也不说多话,两人出了介子空间,这一待,可就是十几天,下面还是茫茫的大洋,云霞仙子现在功力深厚,也不御使飞剑法宝,就这么虚空飞行,白sè长裙飘飘,配合娇好的面容,煞是好看。

    周青下了记号,轻车路熟,两人速度飞快,眨眼之间就到了天水三圣的这片海域,周青和云霞仙子两人对望一眼,双方都点了点头。

    周青一扬手,十二杆《都天冥王旗》脱手而出,迎风就涨,在空中变化了一阵,个个有如擎天大柱一般,漆黑的地狱冥铁制作的旗杆变得足足要几十人来合抱,上面的狰狞诡异的yīn魂面孔也是宛如一个个巨型的恶鬼发出了无声的咆哮。

    暗红的旗面连接在一起笼罩了整个方圆十里的海域,所有光线全部被盖住,只留下了深幽暗红的颜sè,让人看不清楚,视线模糊。

    然而那极高的头顶,十二面旗上的十二个太古巨兽神魔却是看得清清楚楚,一个个仿佛活动起来,一双双凶煞的面孔,犹如太阳般大小的通红眼睛都是从高高的天上注视着下面这暗红的世界。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