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啊!”云霞仙子一声轻叫,紧贴周青,一只芊芊细手抓住周青的九rì金乌法衣,这等景象却是骇人,处于这方圆十里的暗红sè海域之中,就是地狱场景也不足以形容万一,yīn风惨淡,鬼气深深,尤其是天空之上十二头巨兽魔神都仿佛看着自己一般,一个个呲牙裂嘴,凶神恶煞,宛如天地巨魔,饶是云霞仙子修为大进,心xìng却跟不上,加上拿回了前世记忆,总把周青当作是她的丈夫,遇到这么恐怖至极的事情,下意思的寻求丈夫的庇护,这倒是人之常情。

    周青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微微一动,法衣上面九只三爪金乌光金光闪动,一股纯阳的暖流随着云霞仙子的芊芊玉手瞬间便传遍了全身,浓浓的纯阳之气在身体里面荡漾,负面情绪一扫而空。

    “这么大的声势,只怕是师傅的《大须弥正反九宫仙阵》都没有这么厉害,我夫君果然厉害。”云霞仙子得周青帮助,加上自己现在实力也是不低,立马就回过神来,对这都天神煞大阵的威力啧啧称奇,惊讶不已。

    “《大须弥正反九宫仙阵》听说也是厉害至极的仙阵,失传以久,甚至比没有了混元一气太清神符的镇压的两仪微尘阵还要厉害得多,此是一了我倒要见识见识。”周青一听阵法,却是生了兴趣,布阵之道,颇有相同之处,周青参悟了两仪微尘阵的一些妙用,触类旁通,连带这都天大阵也领悟了不少。

    “要说布阵之法,还是需要强大的法宝压住阵眼,蜀山那个两仪大阵不过是个空壳,遇到厉害至极的人物要破掉也不是难事,说来也是,要不是得到了那牛头yīn神的地狱冥铁和十几万yīn魂,我也不可能炼制出这《都天冥王旗》,普通的材料做成的令旗,能发挥出这都天大阵亿万分之一的威力都不错了。”周青却是侃侃而谈,暗暗注视这海底之下的动静,分出神念探到了海底三百丈深处,却没有发现那岛屿的踪迹,连带巨大的旋涡也消失不见,一群群颜sè鲜艳的海鱼来回穿梭,却是生机勃勃的景象。

    周青却是知道对方用阵法禁制掩盖住了那岛屿洞天的踪迹,别人感觉不到,周青元神何等的强大,隐隐发觉了那形形sèsè的海鱼群中细微的法力波动。

    “这人居然也是胆小怕事之辈,居然就躲藏了起来,夫君你这么封锁海域,却是没有收到效果呢,不如我们下去查看一番?”云霞仙子也感觉到了法力波动,她元神融合了两颗舍利,现在jīng神念力之强大,却也不容小视。

    “这倒不忙,强龙不压地头蛇,此人在既然在海底建造了洞天福地,定然是经营了许久,下面禁制重重,贸然下去,敌明我暗,总有不妥之处,我们还是设法引他上来,这十几里的海域被我用阵法掩盖,却是休想出去,要是我能够发挥出这都天大阵的全部威力,不用说这方圆十里的海域,就是上至青冥三十三天,下至九幽十八层地狱都可以笼罩在内,运用都天十二神魔之力引来魔火将这岛屿洞天周围的禁制一一炼化,看他出不出来。”周青思索办法,对方甘当缩头乌龟,一时间,还真是束手无测,“可惜了,要不是这十二杆都天冥王旗,我连方圆十里的海面都掩盖不了,就是如此,阵法之力要下到海底深处,却是力所不及。”

    “这倒是个难事,要说用强大的法术来攻打洞府,但是要穿越三百丈的海水,只怕也没有什么威力了,尤其是这么多海鱼势必要全部遭殃,杀孽也是不少呢,到时候,夫君的天劫恐怕就威力要加大了。这可不是一件好的事情。”云霞仙子事事为周青考虑,甚是贤惠。

    “有这么一个老婆倒还是一件好事,不象现在流行的野蛮女友!”

    周青渐渐的有点摸到了云霞仙子现在的xìng格,心里嘀咕。

    “倒还要观察观察,免得变了xìng子,如果真是这样,那认了这个老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周青和云霞仙子头一次见面却是一副冷冷冰冰的样子,甚是高傲,周青以为又是一个凌若水,也懒得理她,后来由于自己徒弟的安顿问题两人走到了一起,周青渐渐的发现这云霞仙子却也不是刁蛮任xìng之辈,反而处处为自己打算,心里就产生了几丝好感,周青对威胁到自己的人那是绝不犹豫,当杀就杀,但是对关心自己的人却是大方得很,要不然也不会浪费两颗舍利来帮云霞仙子提高功力了,更送出了极品飞剑青霓,周青行事本来就是随心所yù,飘忽不定,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我连地府的牛头yīn神都打杀了一个,还怕什么杀孽,有都天冥王旗,捆仙索这等法宝护体,就算是四九天劫齐来,恐怕都奈何不了我吧,我还怕什么天劫孽缘,有实力,就连老天都奈何不了你。”周青傲然说道,火红法袍飘动,九之金乌震翅yù飞,倒也自然有一股睥睨天下的气概,“刚好那些法诀之中有太乙水雷之术,借水生雷,却是不受海水的阻挠,我们一齐施为,一层层的炸开那围绕在岛屿周围的禁制,连续轰他个几天几夜,看他出来不出来,那人总不能做一辈子的缩头乌龟吧。”

    “恩,只好这样了,可是万一水底这人有什么好友,喊来别的修道之人帮忙怎么办,修道之人,谁没有几个方外好友,我和夫君全力施展太乙水雷,法力消耗也是颇为巨大,万一有人偷袭怎么办。”云霞仙子心思细腻,却是想到了这个问题。

    周青哈哈一笑,已经捏起了手诀,他现在修行道法已经小有心得,虽然运用cāo控不如那些yín浸于其中数百年的老古董那般jīng妙,凭借自己强横的真元念力,一些五行法术的威力上,还要略胜一筹。

    手诀一指,海面一阵波动,被映成了暗红sè的海水陡然翻起了猛烈的水花,一个个足足有一亩大小的水球冉冉升起,漂浮在空中,数百个巨型水球周围都是有无数道粗大的电光缠绕流转,发出了噼里啪啦的暴响,看这威势,就是一座大山都要给荡平咯,借水生雷之术,果然是威力不凡,太乙水雷本是水系法术之中的中上等法术,但是如今在周青手上使来,但看这威力,只怕是一些顶级的法术都跟不上。这还是周青没有动用法相金身的结果。

    “这方圆十几里的海域被我的都天冥王旗罩住,谁要敢闯进,还要得问问我们头顶上的那十二位太古都天魔神呢,虽然是yīn魂召唤凝聚的分身,除非功力高我百倍之人,不然休想强行打散这十二都天神魔的分身,要进来,只有从海底百丈之下穿行,却是正好迎上了我们的太乙水雷呢,你就不要担心了,除非天仙下凡,这世上怎么会有比我功力强上百倍的人,就算是天仙下凡,我也要他尝尝捆仙索的滋味。”周青出言解释,虽然真正的天仙下凡,周青肯定不是对手,但是这也不算吹牛皮,天仙下凡的可能xìng,简直就是等于零,周青可不相信,现在的修道界有人可以打破这都天冥王旗结成的大阵。

    不知道怎么的,周青突然想起了山河社稷图中的白起。

    “要是白起这个变态,想必可以轻易的破开我的大阵吧!”周青一瞬间就想到了白起拜托自己的事情,“罢了,还是小心点为好,海外散修界功力高深之人谁也不知道有好多,可能连渡过了天劫正准备飞升的人物都说不定。”下意思的,周青留了三分法力好应付突如其来的动静,捆仙索悄悄的飞出身体,隐没在虚空之中,只这方圆十几里的海域一出现异常情况,周青马上就出手。

    云霞仙子看见周青动用的太乙水雷居然有如此大的威力,那自己帮不帮忙都无所谓了,加上周青这么一说,云霞仙子也小心的戒备起来,青霓剑爆散,十几万根太虚法针分散开来,瞄准了四周的海面。

    这青霓剑却也是神妙,可分可聚,聚合了就是一把极品的仙剑,散开就是十九万六千七百四十二根太虚法针,每根太虚法针上面封印有一百零八道强大符印,威力也是不小,可以组成多个大阵把敌人围困于其中,端的厉害非常。

    爆!周青一声狂吼,双手往下虚压,像是遇到了极大的阻力一般,庚金葵水雷电激荡,数百个巨型水雷齐齐没入了海面之下,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下方三百丈之处的大群海鱼猛撞。

    水雷入海,那缠绕在巨型水球之上粗大的电光不但没有减弱,反而有增强的趋势,发出了刺目闪亮的电光,无数大大小小的海鱼被这亮光吸引,齐齐冲了过来,可是还没有接触到那些水雷,就被无形的冲撞震荡之力震成了粉末,连骨头都没有剩下来。

    轰!轰!轰!连声沉闷的巨响从远达三百丈的深海传了上来,海面上冲起了滔天的巨浪,那足足有几十层楼高的巨浪铺天盖地的朝周青两人卷来,周青双手又是猛的往下虚压,暗红的血光从天空之上的十二个都天神魔上发出,瞬间便充塞了整个海域,原本暗红sè的水域更加的深幽,沉闷的气息让人喘不气来。

    滔天巨浪气势汹汹,就如飚风引发的海啸一般,那势头简直是无法阻挡,可是这暗红的血光一发出,涌起的滔天巨浪竟然奇迹般的静止在半空,不上也不下,仿佛被冻结一般,煞是奇怪。

    周青压下的双手一松,这冻结的巨浪犹如一座座大山一般直接掉进了海洋里面,却是没有溅起半点水花,这等奇景,连云霞仙子都张大了嘴巴,她久居西域,虽然也有时踏足海洋,从未见过这等景象,不然也不会被那头水猿的迷神之法撼动了心神。

    且说周青发出的太乙水雷直接冲到深海鱼群密集的地方炸裂开来,巨大的爆炸力把所有的海底生灵都化为了乌有,海水排斥之间,中间爆炸的地方竟然形成了老大一块的真空地带,这才造成了海面上的巨浪。

    随着爆炸停止,真空地带马上就被海水填满,待到平静下来,原本方圆十里海域内密集的鱼群全部消失,空空荡荡,一丝生气都没有,周青这一记太乙水雷,起码轰杀了数以百万条海洋鱼类生物,要算起杀孽来,确实是罄竹难书。

    “好歹毒的魔头!”一个苍老的声音从海底传来,密集的鱼群消失,周青神念探察得分明,自己太乙水雷爆炸的边缘法力急速的波动起来,掩盖形迹的禁制被周青用蛮力强行轰开,原先看过的那座岛屿终于出现。

    “正主出来了呢!”周青小声对云霞仙子道,两人比肩而立,一个大红法袍,一个洁白长裙,确实是一对神仙娟侣,只是场景衬托不甚协调,暗红深幽的空间,无声咆哮的yīn魂,上空俯视的都天神魔,加上刚才周青这一手歹毒的手段,确实是显得格格不入。

    周青神念查探到了三个身形急速从下面冲上,各自包裹在一团浓厚的水光之中,周青不想打草惊蛇,也没有过多的探察,三股气息都非常强大,尤其是其中一股悠远深长,仿佛无穷无尽一般,且是气息颇为平和,显然是道家正宗的玄功。

    另外两股虽然弱小一些,却也是不凡,每一股气息所显露出来的功力道行都远在云霞仙子之上,甚至先前的那一股在周青没有现出法相金身之前也是有所不及,周青估摸着自己肉身的能发挥出了水平也就和那两股稍微弱小的差不多。

    “乖乖!这么强大的修士还做什么缩头乌龟,每一个人拉到中土修道界都是雄霸一方的人物,居然还困在一个小小的海域,连岛屿洞天都不过十里,难道海外散修的水平居然高到了这等地步,连这么强大的修士都要困居一挹,看来我小看了海外这群清修的疯子了。”

    这三股气息虽然强大,周青自负还是应付得了,只要三人冲出海面,就落入了周青的大阵之中,何况周青还有捆仙索这等法宝在手,云霞仙子的青霓仙剑也严阵以待,不说伤敌,自保那是没有问题的。

    “好象真的不止一个人呢?噫!好重的妖气,怎么还有妖怪,确实是奇怪。”云霞仙子也感觉到了这三股强大的气息,不过她也不慌张,有周青在,她是感觉到异常的安全,三股气息中间有一股明显的和修道之人不同,诡异yīn冷,带有浓厚的水气,尤其是隐隐有一股凶悍霸道的味道在里面。

    “确实是妖怪!而且是水中修炼的妖怪!”云霞仙子感应到了,周青没有理由感应不到,心理嘀咕:“这海外散修果然奇特,修道之人和妖怪居然搅和在一起,这在中土道门可是禁忌的事情,不过我也好象是这样呢,说来三个徒弟没有一个是人类。”

    嗷!嗷傲!

    像是感觉到了周青在海面上布置的都天大阵恐怖的气息,三个强大的修士向上的速度减满了不少,似乎在相互商量这什么,最后那个妖怪发出了咆哮的暴鸣,水底暗劲涌动,一股白光从身体之上发出,宛如一个巨大猿猴的身影迅速的冲出了水面朝周青两人扑来。

    “原来是太古水猿,洪荒异种修炼而成的妖怪,难怪有这么强大的妖气,可以cāo控水流凝聚成分身。”周青看着水面扑上来的一条巨大猿猴,这猿猴有两丈来高,手持一柄钢叉,却不是实体,乃是海水凝结而成,但是活灵活现,连声音都可以发出,咆哮连连。

    海水凝聚成的钢叉闪闪发光,锋利无比,上面符咒流转,这猿猴一声咆哮,凶相毕露,扬臂一震,巨大水叉脱手而出,朝周青奔袭过来,毫不亚于极品飞剑法宝的刺杀轰击。

    “这不过是那头太古水猿的分身,不用夫君动手,我正要似似这青霓仙剑的威力呢!”看见周青就要有所动作,云霞仙子却是抢先出手,隐没在虚空之中的十九万六千七百四十二根太虚法针显现出来,分成两股,宛如下了一阵青sè的暴雨,太虚法针瞬间就刺进了那头水猿分身的身体,巨型水叉也被另外一股法针拦截。

    符咒相拼,云霞仙子剑诀一引,水猿分身和水叉同时爆裂,化为本源海水落回到大洋之中。

    这分身本来就是那头水猿用来投石问路的,上面根本没有附着多少法力,哪里经得住青霓仙剑的绞杀,云霞仙子心思细腻,知道这是投石问路之计,一方面怕是对方知道周青的实力而不敢出来,二个是云霞仙子凭借气息认出了那天正是这头水猿妖怪用迷神之术,现在正好报仇。

    水猿分身破裂的同时,三条人影同时冲出海面!

    还没有看清对方到底是什么形状来路,一大片的雷火妖光,细小漆黑的沙砾,亿万根海水冻结凝聚成的冰柱尖刺夹着雷霆万均之势就飞到了周青面前。

    “不好!”周青是稍稍出乎了意料,对方居然动手这么快。不过周青却不慌忙,在这都天大阵之中,周青可以随意cāo控一切,意念一动,这方圆十里暗红的空间突然凝聚成铁板一块,与此同时,周青抓住云霞仙子的手猛的一带,把她搂在了怀里,这是都天大阵的杀招,借用太古都天神魔之力凝聚空间,瞬间变可以把处于大阵之内的任何事物积压成薄饼一张。

    眼前的雷火妖光甚是凶猛,周青不敢怠慢。

    果然,整个空间一紧,离周青只有三尺之遥的雷火妖光骤然见便停止不动,“那三人道行高深,想必不会这么容易就挂吧!”周青软玉温香入怀,却没有什么感觉。

    “夫君小心!这是天泽雷砂。”云霞仙子猛然看见了夹杂在雷火妖光,亿万冰柱之中的漆黑细小沙砾,连声惊讶。

    被周青一手拉进怀里,云霞仙子也不羞涩,甚是自然,反正前世是自己的丈夫,还有什么好害羞的,在前世的记忆之中,云霞仙子却是认为这是理所当然之事。

    本来被挤压在面前的雷火妖光里面的天泽雷砂猛然爆裂,里面蕴涵的毁灭xìng力量居然把死死冻结住的空间冲了一个无形的窟窿,大片大片的雷火妖光从这窟窿中钻出,余势不减,继续朝周青轰击过来。

    “知道了呢!”周青胸有成竹,宽大的就rì金乌法袍一鼓,九只活灵活现的三爪金乌脱体而出,在周青身边形成了一个保护圈,流金sè来自远古的太阳真火从九只三爪金乌身上发出,凶猛的雷火妖光,亿万冰柱一个照面就被炼化,化为了虚无。

    外面高温袭人,保护圈内却是温度不变,九rì金乌法衣果然是上古仙袍,不同凡响。

    “这是来自远古的太阳真火,金乌东升,玉兔西坠,正是形容rì月交替之景象,虽然这是夸张之语,却也形容得颇为贴切!”周青看见雷火妖光纷纷被炼化,撼动不了分毫,却是有几分的得意,咬文嚼字起来。

    周青早就知道对方的攻击不会那么简单,这都天大阵的空间冻结之术周青还发挥不了三层的威力,有些纰漏,只是起点阻碍作用。

    身体一抖,九只三爪金乌又回道法袍上面,周青放开了云霞仙子,脸上闪过了一丝尴尬的神sè,随即打杈过去:“出手偷袭这么快,果然有我的风范,这两人一妖道法不但高深,行事也不拖泥带水,却是难缠的人物呢,不过既然闯进了我的都天大阵之中,却是翻不起什么大浪来了。我们来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

    “三位道友,为何见面就下杀手呢!”周青和云霞仙子却是看得分明,三个修士正是两个修士一个太古水猿化成的妖怪。

    “好厉害的魔门道友,在下人称红发老祖,这两位是我二弟青神子,和水猿真人!道友称我们天水三圣即可。”红发老祖气息悠长,声音宏大,三人包裹在一个方圆亩余的巨大水罩之中,周青的空间冻结却也没能奈何这巨型水罩。

    周青却也不说话,法诀一指,海面之上也迅速的弥漫出了血光,封锁起来,方圆十里的海域终于全部覆盖在十二杆都天冥王旗之下,没有一丝的缝隙。

    暗红的空间,几根耸立着的擎天旗杆上无声咆哮的yīn魂,红发老诅看了看天空之上狰狞凶煞的十二都天神魔巨兽,立马就变了脸sè:“道友原来早有准备,这是传说中的太古魔阵都天神煞罢!”

    青神子嗡嗡道:“道友虽然是魔道中人,却收敛聚集了这么多的yīn魂,这十二面旗上起码不下于十万的魂魄吧,道友这等行事,只怕是罪孽滔天,到时候天劫降临,悔之晚以。”

    青神子和红发老祖居然都认出来了这太古魔阵,显然是见多识广之辈。

    “不必多言,贫道有异宝护身,就是四九重劫齐来也奈何不了贫道,倒是你们天水三圣现在就要遭受天劫呢!”周青把天水三圣封锁在阵中,心中大定,那水罩虽然神气,但是周青要炼化却不是什么难事。

    “这事情却是贫道占据的道理的,你们天水三圣无故抢夺贫道的法宝,就是传到了其他道友那里,恐怕也只指责你们吧。”事情掌握,周青不怕有什么变化,先探探口风,看这天水三圣还有什么好友没有,免得击杀了这三人又来有报仇的。

    “哼!摸清楚了你们的底细,有什么至交好友,我一一找上门去杀掉,斩草要除根啊!尤其是你们这些强大的修士,报复起来可是防不甚防。”周青心里转这yīn险的念头。

    “嘎嘎!此事确实是我所为,不过你们在我们地盘上动用法力,我还以为你们故意挑衅,所以才出手查探,你用这魔阵困住老猿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彻掉这个阵法,和老猿痛快打上一场,只要你打赢了老猿,我立马任凭你宰割!”水猿钢叉晃动,它也是智商极高之辈,知道不好,不敢发凶,不然以它平时的做法,早就上去撕杀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