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不得无礼!”红法老祖轻声喝退了在哪里举着钢叉连连怪叫的水猿,这头猴子,聪明是聪明,就是有的时候习xìng不改,喜欢惹事生非,刚才偷袭也是这头暴猿弄出来,要是把对方打死倒还罢了,现在对方不但没有一点事情,反而摆下了绝大的杀阵把三人围困在中间。

    红发老祖心里也有闷气,眼前这道士气息比自己好要弱小一点,却是嚣张至极。

    都天神煞大阵红发老祖也只是在传闻中听说过,传说此阵发挥的及至可以重塑天地六道轮回,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威力,红发老祖三人被困阵中,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此事确实是我们理亏,但是道友也凭的霸道了一些,居然不顾生灵涂炭,强行用太乙水雷炸开我等洞府的禁制,我西海之内,魔道中人也是不少,却有没有这么胆大妄为的修士呢,赶问道友是哪一片海域的修道之人?”

    红发老祖不愿意动手,三人被困在大阵之中,动起手来,非压迫吃亏不可,红发老诅虽然有绝招破开这大阵,可是这绝招不到万不得以,是不能使用的,先礼后兵,如果对方真的是咄咄逼人,那也就没有顾忌了。

    红发老祖只认为周青是别的海域的修士,魔道中人,在中土根本就不能立足,何况是周青这等嚣张跋扈的人物。

    “嘿嘿!本尊乃是那大洋中心深处,天道宫天道宗掌教周青,偶尔路过西海,就被你们打劫,现在还偷袭于我,幸好本尊有法宝阵法护身,要不然就被你们所谓的天水三圣给打死了,嘿嘿,抢劫不成,反在苦主找上门来杀人灭口,比魔道还要更甚一筹呢,就是把你们方外好友叫来评评道理,那都是说不通的。”周青在套这天水三圣的话,看对方到底还有什么死党好友,到时候上门一一击杀,免得麻烦。

    另外那红发老祖三人既然知道这太古魔阵的名头,居然还侃侃而谈,有恃无恐,周青心里确实犯了迷糊:“莫非这三人有什么强**宝法术来破阵不成?”

    有了顾忌,周青转了想法,不敢过分相逼,海外散修,道法高深,保不准有什么强大的法宝也说不定,幸好周青占了道理,咬不不放,主动权在手,死死缠住这天水三圣。

    听见周青这般说话,两道一猿对望了一眼,均是觉得这周青还可以讲道理,他们都是清修之人,除了这头暴躁的水猿以外,青神子和红发老祖争强斗狠的心思早就淡了,不到万不得以,他们不想拼命,也是,修道之人求的是长生不死,活了这么多年,谁会没有事去冒险拼命?

    水猿也是识得大体,不好连累老大和老二,自己说话反而坏事,钢叉一收,化为一股水流没入体内,怏怏的退到一旁。

    “夫君,这三人恐怕是不好对付,你看那自称是红发老祖的老道,头顶青气隐现,显然是要到了化虚中期的人物,要是我们强行击杀三人,怕是那头水猿和青神子就会把真元都灌进他体内,提前引来四重小天劫,内外夹击,夫君的大阵还没有到圆满的境界,很可能抵挡不住。”云霞仙子观察了老一阵,看出了端倪,在周青身边低声耳语。

    “哦!难怪他们有恃无恐的样子,原来还有这一招,四九重劫啊!可要比法宝强大多了,嘿嘿,要我的大阵抵挡不住,他们也会被劈个稀烂,连我们也会遭殃,还有这么一手。”周青恍然大悟,“这是等于是同归于尽的方法,看来此事有点棘手,我倒是没有想到这么一层。”

    “夫君有几宗上古法宝在手,渡过四重小天劫虽然没有问题,但是消耗也是颇大,海外修士如云,怕是称我们元气大伤之时拣便宜的也是不少,不如我们此时就次揭过,到时候再从长计议,只要击杀其中一个,红发老祖要提前引动天劫就不可能了,夫君弄出了这么大的生势,只怕也惊动了不少的修道之人!”云霞仙子不是花瓶,要不然也不会当上大自在宫十二天主之一,“夫君不打,这天水三圣看样子也不会故意生事,海外修道界不同中土那般睚眦必报。”

    “周真人,我们虽不同海域,却也是同为道门一脉!看来周真人也是久不出世,一心清修之辈,何苦为了这一点小事伤了和气,大打出手,此事确实是我三弟卤莽,但是周真人也用水雷破了我们洞府的禁制,双方不吃亏,化干戈为玉帛岂不是更好,周真人魔功无边,可是修道之人都要承受那四九天劫之苦,我们都是要到了应劫的时候,何苦在这里浪费法力真元做无谓的打斗。”

    红发老祖云游海外,从来就没有听说过天道宗这个门派,不过海外散修,藏龙卧虎,有些修士机缘巧合得了仙人洞府,苦心修炼,久不出世也不希奇,红法老祖只认为周青是这一类人,看周青法力不高,却有诸多法宝,都天冥王旗,九rì金乌衣,定然是得了仙人遗物的修士,三人也有点羡慕。

    “这些法宝,将来渡劫之时也是一大助力啊!”水猿退到一边,红法老祖和周青和谈,要是周青还要咄咄逼人,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天水三圣在海外不是顶尖的人物,但也不是任人欺凌之辈。

    红发老祖这一番话却是不卑不亢,软中带硬,尽显了大家的风度,青神子像是不善于言语,开始说了一句后就闭口不谈。

    周青知道天水三圣的杀手锏,心里虽然还是抢夺洞府的念头,但是也知道今天是不行了,正要开口说话,突然自己都天大阵的四周封印微微的颤动。

    “道友驾临我西海,我们自然是欢迎至极,何苦相互争夺,不如卖我等一个薄面,化干戈为玉帛如何。”声音细微,显然是穿过都天大阵耗费了大部分的动力,但是在场众人哪一个不是修道高手,都听得分明。

    周青脸sè突然一变,自己都天大阵自成空间,居然还有人可以传音进来,那这人的功力简直就是恐怖到了极点,起码要高出自己的几倍,海外果然有超级高手,不过听口气没有恶意,不过是想当个和事佬,有这等人物环视在外,周青纵有万般不愿意,也是只好作罢了。

    “海外修士不比中土那般勾心斗角,倒是团结得很呢!看来我要改变一下手段了。”周青现在明白海外和中土道门简直就是两个不同的世界。杀人夺府,灭口销脏的手段不怎么管用了。

    周青不是莽夫,随机应变的手段甚是高明,当下哈哈大笑道:“本尊只不过是讨个公道罢了,却没有拼斗的念头,只是你们上来就偷袭本尊,甚是可恶,既然有高人在场,倒是到评评道理,看是谁是谁非。”手一招,十二杆都天冥王旗缩小回到周青手中,方圆十里的海域顿时一亮,海风吹袭,波浪澎湃,虽然没有鱼虾的跳动,也是显现出了生机,和刚才的地狱惨境一比,那真是仙境一般。

    天水三圣见周青收会令旗潇洒灵动,没有丝毫呆滞,都是脸sè一变,原来以为周青乃是得自前人法宝,以表面上的功力决不可能将十二杆都天冥王旗cāo控自如,要驱动十万yīn魂凝聚召唤来自天地初开的十二都天神魔巨兽之力,就是红发老祖现在的功力都不可能向周青这么自如。

    “难道这人隐藏了实力?”两人一猿心中的想法竟然一般无二。

    其实这都天冥王期是周青自己动用法身祭炼,祭炼之时搀杂了自己的心血,几乎和自己通体而生,使来当然是轻松,可大可小。

    撤去大阵,数条人影从远处驾驶着盾光飞驰过来。

    盾光的颜sè各异,大小也不甚相同,显然是功力道行的差别,为首的一道盾光,凝而不散,呈碧绿的颜sè,足足有方圆半亩,人影笼罩在里面模糊不清,光华闪动之间,已经到了面前,如此速度,却没有带起一点风声,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如此多的人,没有一个是御剑而行的,要催动盾光飞行,起码都要是化神后期的高手才勉强可以办到,御剑飞行,不过是功力低微的修士用来赶路的。

    至于架云,速度极满,和乌龟有得一拼,不与考虑在类。

    “高手真多啊!随便一个放到中土修道界,不说是一代宗师,起码也是一方强豪。”周请看着飞来的盾光共有八条,初了为首的一道看不出道行的深浅,其余都是介乎与化神和返虚之间,有两个甚至稳稳的进入了返虚的门槛,凭这八个修士,就算要灭掉中土一个修道门派都没有问题。

    “原来是沧浪水宫的玄武真人。”红发老祖三人朝为首的那道盾光打了个稽首,显然来人身份非同小可,就是连暴躁的水猿都正经起来,装模做样的学了一番,身上奇形铠甲发出了些微沉闷的碰撞之声,甚是滑稽。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