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周青看着这在海水之中开辟出的巨大通道,心中啧啧赞叹,这通道巨大,一眼望不到头,笔直向下,和周青在长平所见的司马道有几分相似,只是些微小了少许,那周围的墙壁也不是青石山崖,隐隐有水涛之声哗哗,朦朦胧胧看不清楚,细小蓝sè的符录一闪即逝,周青运足目力看得分明,蓝sè符录外面是一片晶莹的海水,无数的海鱼在游动,知道现在处于深海之中。

    众人在通道之中也不须向前走动,自然有一股柔和的力道托住往下缓缓而行,舒适无比,感受不到一点点来自深海水地的压力,犹如坐电梯一般,每下降一分,身后的去路就被海水填满,像是有人cāo控。

    “此人!好大的手笔!”

    和玄武老道谈话之间,已经过了三盏茶的工夫,周青心里默默的算计,起码都往下有四百多丈,暗暗的惊叹,要知道,这海里建造通道可不比在陆地的山腹之中,山内建立通道,只要开凿出隧道,加固即可,海水则和木石土方不同,有融合流动xìng能,要建立这么一个巨型通道,耗费的法力简直难以想象,周青盘算,如果自己在海底深处开辟洞府,耗费全部法力用阵法稳固海水,也最多只能下道三百丈深处,而且大小最多只有这通道的三分之一。

    “这沧浪水道可不是老道所建,千年之前,老道刚刚脱去形体,化形成功,四处游历,也是仙缘深厚,才发现了这一条水道,机缘巧合的得到了上古水仙的这沧浪水宫,福泽深厚,老道不敢独自享受,才邀了一干同道定居呢。”玄武老道知道周青的想法,出言解释:“这等法力,也只有渡过了九大天劫的上古仙人才能拥有,老道只是作享其成,实在是惭愧至极。”

    这一干妖怪都是海中修行的海怪鱼类,机缘巧合吸取了天地灵气,渐渐的有了自己的灵智,才修炼成妖怪,独自修炼,颇为不易,玄武真人修得神通之后,不象别的妖怪为了速成,四处追杀弱小妖怪,抢夺内丹,增加自己的真元妖力,反而一直庇护弱小妖怪,接自沧浪水宫之中同时修行,还时不时指点一二,这些妖怪修炼有成,自然感激万分,都称呼玄武真人为师尊,自动拜在门下,说是门徒,其实玄武真人一直是以同道之礼待之,这些妖怪越发尊敬。

    “天地万物,各有机缘造化,玄武真人上体天心,自然有天道护佑,冥冥之中,得此天大的富缘,其实是定数,可见天道轮回,善恶因果,定然有报。”红发老祖连忙道,语气诚恳,毫不做作,虽然是恭维之语,却听不出任何的马屁之意,显然是发自内心。

    “这老道,果然人缘甚佳,也是光明磊落之辈,我周青纵横中土,虽然法力强横,宝物也多,却一直是孤身一人,仇人倒是不少,朋友却没有一个,行起事来也没有了个照应,甚是不爽,这玄武老道虽是异类,却是值得一交。”周青察言观sè的本事是一流,几次攀谈,便摸清楚了玄武老道的xìng格,中土道门,全部都是jiān猾狡诈之辈,于他们相交,简直就是与虎谋皮,说不定关键时刻就在后捅你一刀,周青要在这海外开创一翻基业,结交几个方外好友那是肯定需要的

    玄武老道口碑极好,实力强大,为人爽快,不是恶毒狡诈之辈,正好是最佳的人选,周青把一些恶毒的想法压在心里,倒是动了结交的念头。

    水猿大大咧咧的笑道:“在这西海,老猿真心实意佩服的还真没有几个,算来算去,也只有玄武真人你了。”

    “水猿道友过奖了,晤!到了,下面就是老道的府邸沧浪水宫了,诸位请稍等!”玄武老道呵呵直乐,对水猿之语连连摇头,口称不敢当。

    周青听闻此语,心里一动,已经下潜了足足一千丈之深,才到了什么沧浪水宫,修道之人,不借助法宝之力,单凭**真元,要潜到千丈水底,那修为可就真是非同一般,要在千丈水底建立洞府,那不知道是何等的神通了,周青现在就算是借助避水神珠的威力,恐怕都不能办到,避水神珠最大的范围也不过方圆一亩滴水不沾,压力全无,还要括大一些,那就是力有不逮了,白起当初是要周青去见人,却不是要周青在海底建造洞府。

    下降的趋势悠然止住,水道尽头出现了一片巨大的蓝sè晶莹屏幕挡住了去路,正是海水凝聚,没有一丝的杂质,连水草海鱼都没有,就是蓝詹詹一片,周青乍见,却是倒抽了一口凉气,这蓝sè晶莹屏幕上面不知道加持了多少层隐秘的禁制阵法,密密麻麻,地火水风,雷电黑煞,只要有人用法宝法术强行攻打这蓝sè屏幕,周青毫不怀疑上面的禁制爆发开来能把一干化虚修为的修道之士打得神行俱灭。

    “这沧浪水幕是那位水仙收集天劫之中的雷火黑风融合天一真水炼制,是这沧浪水宫的一道重要门户,两位道友千万要小心,就连老道我每次开启都是小心翼翼,生怕出什么纰漏。”玄武老道只对周青和云霞仙子提醒,其余的人都是轻车路熟。连天水三圣也是多次来这沧浪水宫做客,不会生出什么纰漏。

    周青看见玄武老道捏动法诀,连忙拉着云霞仙子后退一步,两人都是神念强横之辈,自然知道沧浪水幕的厉害。

    “这老道,自己出入都不方便,我说以这老道的xìng格,应该会有人来抢夺才是,原来是这个原因,要轰开这沧浪水幕,无疑是自己找死。”周青算是明白了,自己以后建造洞府,一定要用最厉害的大阵守住门户,海外可不同于中土道门。

    随着玄武老道的法诀,玉墼清音之声从沧浪水幕上传来,光晕流转,十sè霞光闪动,水幕渐渐从中开裂,露出了一个宽高都是十丈的门户,上面真水凝聚成四个湛蓝sè的斗大篆文,在场之人都是认得,正是《沧浪水宫》。

    祥光四shè,瑞气千条,仙音缭绕,虽然没有仙鹤等灵禽鸣叫,也是颇俱排场,仙家之气盎然,和蜀山的洞天门户相比,这沧浪水供却是略有不及,不过蜀山门户霸气冲天,远远没有这么飘逸灵动,别具一格。

    门户巨大,周青一干人等完全可以一起进入,不过玄武老道再三吩咐,只能一人进入,自己带头,众人鱼贯而入。

    眼前一亮,方圆万亩的一个岛屿凭空漂浮在海中深处,这个岛屿完全被一个巨大透明的罩子包围,完全把海水隔开,在海中千丈深处造就了这么一个大型的清净之地。

    岛屿空间甚是宽广,离地足足有百丈之高的头顶才有湛蓝的海水涌动,整座岛屿连成一体,下方的海水也被罩子隔离,隐隐有许多奇形怪状的深海鱼类在下方游动,

    这万亩岛屿不是普通的沙石泥土,却是一整块状若玉石的天蓝sè石山,上面用法力开凿出了亭台楼阁,和岛屿浑然一体,看出出丝毫衔接的缝隙。

    整个天蓝sè的岛屿一粒沙砾泥土都没有,但是上面却生长了不少的灵药奇珍,红花绿叶,药香扑鼻。

    “这座岛屿本来是一块太古的陨石元母,被那位前辈水仙偶尔发现,用莫大的神通借助天劫之力在上面雕琢成的这些房屋楼阁,陨石元母不停的吸收方圆千里海水内的灵气,支撑起海水对法力罩的压力。”玄武老道像一个称职的导游介绍着沧浪水宫的来历。

    “这等神通,只怕是和真正的仙人也是相差不了多少了,前辈的手笔,果然另我们这些修道之人汗颜。”红发老祖虽然来过沧浪水宫多次,还是对这位建造水宫的不知名的水仙感到景仰万分。

    感受着沧浪水宫中浓厚的灵气,周青惊讶不已,蜀山洞天他是见过的,无非就是开辟一个空间,用移山转岳之神通将陆地上的大山挪移进空间之中,借助地底的龙脉维持空间的稳固。

    这沧浪水宫居然就是一整块的太古陨石元母,自行吸纳灵气的速度比任何的玉石水晶都要好上十倍,尤其是陨石元母落下之时受过天火锻炼,没有一丝的杂质,纯净无比,xìng质坚硬,三昧真火都烧它不动,只有用yīn火慢慢侵蚀,是炼制法宝飞剑的绝佳材料,修道之人得到了一小块都是不得了,现在这里居然是一整座山!

    周青还不惊讶那就是见鬼了,就是云霞仙子见过大场面,对蜀山的洞天都是没有丝毫的动容,现在看到了沧浪水宫,也是目瞪口呆。

    “老祖,就是这里了!”海底之下,玄武真人,红发老祖,周青一干人等在沧浪水宫兴致勃勃的游玩,海面之上一条血影围绕着轩辕法王盘旋,发出了尖锐的声音。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