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老祖,下面千丈深处就是沧浪水宫的所在了,那亿年的陨石元母就在那里,但是听说里面的那个玄武老鬼很不好惹,亲朋好友也是不少,老祖功力恢复,神功大成,正好借此立威,一统这海外修道界,凭这海外修道界的实力,要剿灭中土道门可谓是易如反掌。老祖的宏图伟业,只rì可待啊!”天玄血魔现在志得意满,脚踏一片水缸大小,血红粘稠的云朵,在轩辕法王身后媚笑连连,浑身上下yīn冷的气息浓厚的惊人,显然是功力道行都是大进的样子。

    “这玄武算什么老鬼,不过是一头乌龟罢了,怎么能和老祖的神威相比,当年老祖攻陷蜀山之时,这头乌龟只怕还没有化chéngrén型,现在老祖要招揽于他,要他的沧浪水宫,这是给他面子,要不然,以老祖的法力神通,早就把那乌龟直接炼化,还能够等到如今吗?”轩辕法王身边另一条盘旋的血影口气更加狂妄,声音也更加尖锐刺耳,犹如夜枭鬼鸟在深夜里面突然尖叫,另人毛骨悚然。

    “我说法王!你手下怎么都是些狂妄之辈啊,玄武道人已经是渡过了一次小天劫的人物,法力通玄,加上得了上古水仙的洞府,法宝灵药不知道多少,可比你那冥魔岛要强上数十倍了。要是你功力恢复到了当年的全盛时期,那自然能够横扫天下,但是现在嘛,连小女子都奈何不了,怎么就妄想一统海外修道界呢?”虚空中裂开,显现出一人,绝代娉婷,风姿绰约,白衣飘飘,一股子幽香四散而发,另人心神荡漾,此女正是周青的老熟人温蓝新。

    看见温蓝新从虚空中跳将出来直说风凉话,天玄血魔和另外两个盘旋的血影都怏怏的退到后面,规规矩矩,像是对此女甚是忌惮。

    轩辕法王看了温蓝心一眼,冷哼道:“别以为你炼成了玄牝珠,凝练第二元神,本法王就奈何你不得,当年你师祖比你道行高深何止百倍,还不是一样要听命于本法王,现在本法王不和你计较。”

    “你们这些废物,修炼了这么久,浪费了老祖我那么多的生魂,居然才修炼到化神后期,要你们何用!”轩辕法王狠狠训斥身后的天玄血魔和两条血影,这三人见到轩辕法王发怒,都是身上直打哆嗦。

    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从化神中期修到了后期,要说这进度,简直就是坐飞机,天下的修道之人听说了非要吓死不可。轩辕法王还是不满意,没有办法,谁叫他老人家的目标太高了呢,不过三人自然不敢反驳,也不敢言语,生怕轩辕法王一个不高兴就要他们神行惧灭。天玄血魔三人本来就是轩辕法王制造出来的,只要轩辕法王心念一动,三人立马就灰灰湮灭。

    温蓝新娇笑起来:“我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法王怎么就发怒了呢,怎么法王修为高深,脾气也越来越暴躁了,这可不是好事啊!”

    温蓝新自从在长平地底得了不少了好处,凭借着数十条军魂猛鬼的力量一举炼成了玄牝珠,凝练了第二元神,实力大增,此女本来就是一代魔道宗师,这批军魂猛鬼到了她的手里能够利用的效率比周青不知道高了多少。

    轩辕法王现在功力道行也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温蓝新都有一种看不透的感觉,虽然知道这绝代魔头一直没有恢复功力,但温蓝新也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和这老魔相比,现在两人暂时还是合作的状态,温蓝新偶尔调笑两句倒还罢了,要真和这老魔翻脸,温蓝新虽然凝练了第二元神,却还是没有把握能够战胜他。

    这两人在司马道中暗算了周青一把后,惦记着周青的宝物化血刀和还没有收服完毕的猛鬼,两人在外面隐身徘徊了许久,却久久没有看见那些凶猛的军魂逃出,均是觉得事情有蹊跷,冒险又进如了司马道中,才发现地底全部被星辰真火炼成了一片岩浆,没有发现任何的端倪。两人以为周青死在了司马道中。

    轩辕法王转回冥魔岛苦修恢复功力,温蓝新在中土没有立足之地,也是跟着去了轩辕法王的老巢,两人全力炼化那批军魂,直到前不久才大功告成,两人虽然是道行大进,奈何门下弟子却是不甚中用,温蓝新光杆一条,轩辕法王手下三只大猫小猫,要对付人多势众的中土道门,确实少了一点。

    两人打起了道行高深的海外散修的主意,海外散修大多是妖类,轩辕法王此次来主要是听说玄武老道交游广阔,号友众多,要是能够说动了玄武,那剿灭中土道门根本不成问题。

    要是这玄武老道答应那就作罢,要是不答应,轩辕法王可不是善类,正好借次立威,抢夺了沧浪水宫,实力必然会大增,海外散修虽然强大,但是人数甚少,往来也少,玄武老道虽然交游广阔,但是真正动起手来,前来助拳的也就那么十几个,哪里比得上中土道门动不动就成千上万,法宝强大,人都堆死你了。

    玄武老道功力深厚,沧浪水宫中修行的妖怪高手也是不少,但轩辕法王却另有依仗,自然有对付之法。

    “听说那沧浪水宫全部是由亿年的陨石元母开凿而成,我倒是要见识一下,看是哪一位仙人有这么大的手笔,这么一讲,恐怕只有昆仑的玉虚宫能够与之比较,这等洞天,乃是修道之人梦寐以求的修行之所,也不知道那头乌龟走了什么运道,居然就让他得到了手。”温蓝新虽然没有见过沧浪水宫的真实面目,却是听过了不少传闻,对这水宫早就垂涎以久,要不然也不会和轩辕法王合作。

    “千丈水底,甚是难下,更何况这等仙人水宫,禁制重重,我们此去,首要是说服那头乌龟,不过听传闻,这头乌龟虽然好客,却不喜是非,想必可能xìng不大,要是这乌龟一不答应,立即下手,夺了洞府,再行处理。”轩辕法王次言一出,正和温蓝新的心意。

    当下两人各显神通,温蓝新张开了拿手法宝,万魔长幡,长幡上的神魔相如今已经完全凝聚成型,身高三丈,头如笆斗,漆黑略弯的两只尖角,青面獠牙,面目恐怖,通身**,手臂暴长,手持一把巨型长柄镰刀,完全是由yīn魂魔气凝聚,上面散发而出了恐怖气息,却是不亚于上等的魔兵。

    温蓝新把长幡一摇,黑气滚滚,笼罩了周身上下,往下一压,海水被黑气逼开,直冲而下,往深海潜去,竟然也不理会轩辕法王一干人等。

    “老祖,此女自持道行高深,不把您放在眼力,真是可恶至极,要不是属下实力不济,定要教训这女人不可。”天玄血魔见轩辕法王脸sè缓和,小心翼翼道。

    “哼!你们这群废物,道行不值一提,这女人凝炼了第二元神玄牝之珠,你们哪里是对手。不要在老祖我面前搬弄是非,下面的老乌龟一干人等都是可能是返虚的人物,要没有她的帮忙,事情就困难多了,老祖我虽然炼有杀招,要对付这么多返虚的人物恐怕是力有不逮,你们三个小心行事,打斗起来,只要连手布置我的血河大阵,击杀那些功力弱小的妖怪,夺取内丹,也好助长功力。”轩辕法王厉声吩咐。

    玄武老道交游广阔,虚实最好探听,轩辕法王来之前就打听清楚了沧浪水宫中的实力,除了玄武老道以外,还另外有两名返虚期,七八名化神后期的妖怪,实力也算得上是强悍了,不过轩辕法王加上温蓝新完全可以应付。

    轩辕法王也没有亮出什么法宝,就是身体一晃,一团黄光把天玄血魔包裹在内,无声无息的钻进海里,没有溅起半点的水花。

    “贫道在大洋深处修行,久不出世,不知道居然有玄武道友次等人物,当真是相间恨晚啊,想必这海外的修道界,就数玄武道兄为尊了吧。”云霞仙子笑吟吟的看着周青对玄武老道大吹法螺,感受着这沧浪水宫中浓厚的灵气。

    这是一座破为宽广的厅室,四壁连同坐下的石凳石桌都是浑然一体,像是生长出来的一般,所有的家具事物全部都是连接在这块巨大的陨石元胎之上。

    “这人,怕不是疯子!”云霞仙子暗中嘀咕,在这块陨石元胎上开凿出厅台楼阁已经是骇人听闻了,现在居然连里面的桌椅祭台,丹炉石床,都是在内雕琢而成,不能移动,偏偏又是错落有致,别具匠心。只怕是最为jīng巧的工匠在普通的石块之上都都难得做到,何况是方圆万亩的陨石元胎。

    “呵呵,老道不赶当,茫茫大洋之下,高明的修士比比皆事,老道我只占了个人缘福分罢了。要说道行高深,老道我还根本排不上号。”

    “哦,道友不妨说来听听,让贫道听闻一下高人的风采。”周青有意想对海外散修界的实力真正的了解一番。

    玄武老道门下了七八个高手都去修炼了,仿佛不肯浪费一丁点的时间,也是,在沧浪水宫之中修炼,因为灵气浓厚的缘故,比外面要快速得多,天水三圣也好象要采集几样珍稀的药材借助这里的丹炉炼丹,亿万年的陨石元胎制作成的丹炉,用来炼制丹药,品质起码要高上一个等级。

    这样一来,空旷的客厅之中就剩下玄武老道与周青云霞仙子三人。

    听见周青问起道行高深之人,玄武老道捏了捏自己下巴之上几根发黄稀疏的胡须,颇为自得的道:“要说道行高深之辈,老道还真认识几个,其中修为最高的就是东海五千丈深处的那只老蛤蟆,和老道我是至交好友,这蛤蟆原型是一只六眼碧睛蟾蜍,千年之前就已经是返虚后期的道行了,如今渡过了六大天劫,就剩最后三道了,不过为了忙着渡劫,最近几百年都在苦修炼制法宝,他那蛤蟆窝是自己建造的,命名为紫澜碧府,虽然不及这沧浪水宫这般宏大,却也是不小,不过难得下去罢了,另外,南极光明镜中的蓝神老祖,北极极乐宫的大力熊王,北海玄yīn岛的极yīn真人,南海普陀山的无真师太,这些都是渡了或多或少的渡过了大天劫的人物,老道我是远远不及啊!不过这些高人都是苦心修行,没有几个门人,尤其是那老蛤蟆,一个人居住在那莫大的紫澜碧府中,白白浪费了那莫大的洞天呢。”

    周青和云霞仙子对望了一眼,俱是对这海外散修界的实力惊讶不已,渡过了大天劫的是些什么人物,和真正的仙人都相差不了多少。

    听这玄武老道不但的介绍各个海域的势力划分和分布,两人终于对海外修道界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要说人数,这海外修道界排得上号的可能加起来也就那么千多个,可能还不及中土的一个大门派,不过个个都是高手,就以化神中期来说,这样的道行,在中土道门虽然算不上顶尖,也是颇受重视的人物,但在海外修道界,那就只能算个打杂跑腿的。

    玄武老道已经是返虚中期的人物,渡过了一重小劫,道行才勉强排得上号。

    其余的刚进入返虚的妖怪道人,起码都有个四五百,只不过都是各有定所,不聚集在一起,像玄武老道门下有七八个弟子,已经是极为罕见了。

    “原本北海还有一位腾蛟道人,不过行事跋扈,杀孽过重,被天劫劈死了。”玄武老道继续补充。

    正在谈论之间,一股声音传遍了整个沧浪水宫:“冥魔岛岛主王中道人求见沧浪水宫宫主玄武真人!还望赐见。”语气委婉,像是正宗的好友来访。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