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噫!冥魔岛王中道人,着名字好熟悉,象是哪里听到过一般?”周青乍闻此名,觉得颇为耳熟,正在思付。

    “冥魔岛?!”玄武老道也是一愣:“这冥魔岛也是深处大洋中心,不过没有在海底,却是在海上,方圆百里浓雾缭绕,生人勿近,乃是有极其厉害的魔阵守护,上面也不知道居住了什么厉害的魔门道友,也有道友曾经去查探过,但是都看不出什么端倪,知道那是高人洞府,久而久之也就没有人关心了,想不到今天居然还来拜访老道,呵呵,老道当然要一见这神秘魔门道友的真实面貌。”

    玄武老道出言解释,越说越兴奋:“说来也巧,周道友修炼的虽然是正宗玄功,使用的却是魔道大阵,洞府都是大洋中心想必比老道我要熟悉这冥魔岛的情况。”玄武老道也不是一味的烂好人,不知道来头的神秘人物突然拜访自己,也是心里有了几分jǐng惕。

    海中大多数都是清修之辈,不惹事端,但也有极少数野心勃勃之辈,数百年来上门抢夺这沧浪水宫的也不在少数,玄武老道就出手打发了几批,不过好在这水宫外面的沧浪水幕是厉害至极的禁制,好几个存心不良的修道之人强行攻打都被禁制反噬,落了个凄惨的下场。

    周青正在思付,听见玄武老道发问,来不及细想,摇头叹息道:“贫道也是不知,不过对方既然来拜访,还是出去接见一下,我等也要见识一下是什么人物呢。”听见那冥魔岛居然如此神秘,还是魔道高手,周青也动了心思,看到底是什么厉害的人物。

    “老祖,跟那老乌龟客气什么,直接轰开禁制,杀将进去,擒拿住那老乌龟,迫使他们归顺就是。”温蓝新早就到达了那沧浪水幕面前,不动声sè,细细的观察。那两条盘旋的血sè人影好象智商不高,听见轩辕法王以声音迫进水幕,不由尖生尖气的怪叫起来,很是不解。

    “你们两个闭嘴,老祖想法高深莫测,这么做自然是有很深的道理,你们刚刚才灵智开发,哪里会明白。”天玄血魔不等轩辕法王发话,立马训斥,生怕轩辕法王一时动怒,把自己都牵连进去,这两条血影,也是千年污血吸收死煞之气修炼而成,不过自己抢先一步生出了灵智,而这两位,生出意识还没有多久,一股子杀戮之气留在意识里面,还未消除,一味的莽撞,不知道天高地厚。

    轩辕法王懒得理会这两条血影,对于他来说,这三人不过是他创造出来的玩物罢了,现在有了点利用的价值,智商不高正好,只知道杀戮,正和轩辕法王的胃口,倒是那天玄血魔现在灵智不输于任何人类,还多出几分狡猾,轩辕法王甚是不喜,不过自己确实需要一个得力的手下,只是这家伙法力太低了一些。

    “要是那周青肯归顺于我,凭借他那柄化血刀,要完成这千古大业也不是什么难事,中土道门就是那些飞升了的杂毛留下的法宝太过厉害,余外的不堪一击。”以轩辕法王现在的功力自然知道这沧浪水幕上禁制是何等的厉害,上古水仙借助天劫之力形成的禁制,已经是神仙的手段了,要是轩辕法王恢复了当年天下妖族统帅,无敌法王全盛时期的功力,倒还可以一试,现在嘛,功力才恢复不到五成,不被禁制的反噬轰成粉末,那才是怪事。

    “沧浪水宫果然是名不虚传,天火雷罡,闪电黑风,这些东西都是九大天劫中才有的厉害东西啊!看来我们真要小心应付才是,万一玄武道士有这天劫练制的法宝,那我们真还不好办。”万魔幡在温蓝新身后耸立,魔神之相咆哮yù出,镰刀飞舞。

    他们却是不知道沧浪水道的存在,都是直接用法宝玄功一路下潜,才到了这里,饶是温蓝新魔功盖世,现在功力消耗也是不浅,轩辕法王本来就是无形之体,虽然不是水中的妖怪,也可以比人类更加容易潜到深海,哪象温蓝新人体那么脆弱。

    幸好这沧浪水幕方圆十亩大小的地方把海水全部隔开,要不然温蓝新还真是不好受。

    沧浪水幕虽然是禁制重重,不过当时那位水仙早就考虑到了道友来访,是以法术不能攻打,声音却可以穿透进入水宫之中。

    “冥魔岛主来访,另老道蜗居篷壁生辉啊!不知有何贵干?”晶莹湛蓝的沧浪水幕急速流动起来,哗哗的水响中间夹杂着噼里啪啦的电光撞击之声,气势宏大。

    水幕开裂,露出门户,轩辕法王见到此情景,都是飞快的跃入门户之中,速度之快,不亚于赶着去投胎的厉鬼。

    对方门户大开,表明是对自己没有了戒心,当然要急着进去。

    “啊!你还没有死!”

    “嘿嘿!我说怎么名字这么耳熟,原来是你们两位啊,两位的大恩大德,本尊还没有报答呢,今天本尊自然要计较一番。”

    “小子,就凭你,还不放在老祖我的眼力,哦道行大进了呀,本法王知道你得了不少好处,想不到居然这么快就修到了化虚的程度。不过在本法王眼力不过是土鸡瓦狗一般!“

    一连窜的对话从周青,温蓝新,轩辕法王口中说出,看见三人象是熟识,云霞仙子和玄武老道都是面面相覤,莫名奇妙,说不出话来。

    轩辕法王冷笑连连,眉心血光闪动,强横无匹的jīng神念力化为万道尖锐的细针朝周青shè出!

    于此同时,温蓝新万魔幡一摇,巨大的神魔相从幡中一跃而下,化为一道鬼魅般的虚影飘荡,眨眼之间就来到云霞仙子面前,举起巨型镰刀当头劈下。

    发出法宝法术阻挡住了周青和云霞仙子,轩辕法王和温蓝新好象是事先商量过,两人不约而同的双手连扬,数百口漆黑yīn冷的飞剑密密麻麻的朝玄武老道飞刺。

    这数百口飞剑正是两人得自长平通道之中的玄yīn黑冰炼制,威力已经不是等闲,尤其是炼制之时加上了子午寒cháo,更是寒气袭人。

    本来这沧浪水宫之中的水元力就极度的浓厚绵密,被这yīn气加上子午寒cháo一冻,整个空间都形成了无数道透明的冰墙,层层叠叠,外面湛蓝的海水把光芒反shè进来,光晕流转,煞是好看。

    轩辕法王和温蓝新知道得清楚,在场中人就数玄武老道功力最高,只要击杀了此人,那就大局以定,至于周青嘛,两人知道他道行大进,不过远远没有玄武老道那么有威胁。

    两人本来计划极好,先装做求道访友的姿态,探探玄武老道的口风,要是玄武老道捎有不对,便出手将之轰杀,也是这玄武老道多行善事,福缘深厚,恰巧周青认出了这两人,要不然,突然之间下手,玄武老道就是功力再高,在两位绝代高手的攻击之下,也要饮恨当场。

    可是周青和云霞仙子在场却是破坏了全盘的计划,打探中得知,沧浪水宫之中有两位返虚人物,而恰巧周青和云霞仙子表现出来的道行和情报上的相互吻合,居然让轩辕法王两人误会了。

    周青是知道两人的一些底细,要是他提醒玄武老道防备,那两人偷袭的计划非要泡汤不可。当机立断,立马就下杀手,两人反应确实是飞快。

    奈何周青早就知道两人的底细,嘿嘿的冷笑了两声,九rì金乌法袍急速的鼓胀,一股强大的jīng神念力从周青身上奔涌而出,朝温蓝新和轩辕法王两人压将过去,如今的周青可不是当rì的麾下阿蒙,这两人在长平地底暗算自己,害得自己险些丢了xìng命,那是周青平生第一次被人算计,倒不是周青不jīng明,只是双方的实力差别太大,周青仗着自己的太古魔器才能从中周旋,也是处于被动,当然没有掌握主动权的能力,可是现在不同,周青功力道行都是大增,手上还有几件封神法宝,可是信心十足。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周青一见面知道轩辕法王肯定会动手,这等程度的偷袭对他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两股强横的念力在空中碰撞,任是坚硬至极,由子午寒cháo冻结的冰墙都抵挡不住,坚硬的冰墙碎裂成大大小小的冰块掉落在陨石元胎形成的地面,啪啪!叮咚!之声络绎不绝。

    这两人,专门四处搜寻天才地宝,来到这沧浪水宫想必也是没有安什么善良的念头,看见玄武老道被两人联手夹击,周青也不担心,玄武老道毕竟是渡过了小天劫的人物,虽然是偷袭,这等程度的攻击还是可以抵挡得住。

    轩辕法王诡异的一笑,九个七仈jiǔ岁的小女孩出现在地面,这九个小女孩都穿着大红的兜肚,一个个粉状玉琢,白白胖胖,娇小可爱。

    奈何周青一看,却象是见到了鬼一般,脱口而出:“九子母天鬼!”

    轩辕法王的杀招终于祭出!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