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浓密的黑气翻滚下来,犹如泰山压顶,漆黑长柄镰刀的刀锋上闪耀着不同寻常的诡异黑光,巨大的神魔相咆哮连连,中间夹带这无数yīn魂的嚎哭尖叫,委实是恐怖至极,另人还未交手便已经心惊胆寒。

    眼看那镰刀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当头劈下,这劈实了,任你是一块石头都要被劈成两半,尤其是上面附带着的yīn魂鬼力,销蚀元神,歹毒非常。

    云霞仙子面带微笑,轻松非常,镰刀还未落下,青霓剑悠然出现在头顶的上方,灵动之间丝毫没有烟火之气,飘逸飞洒。

    符诀隐现,青光大盛,青霓剑之上亿万道破魔符咒密密麻麻的交织成一片绵密的丝线光网,巨型镰刀劈将上去,犹如劈在了棉花包上,软棉而不着力,云霞仙子剑决诀连指,挡住这一击后,青霓剑连连变幻,在空中分化成十几口同样大小的青sè细剑,组成一个jīng巧的剑阵朝神魔相绞杀过去。

    青霓剑之上的破魔符咒厉害非常,专门克制yīn魂鬼物,有破邪之妙用,乃是仙家手段,温蓝新借助生魂yīn力凝聚成的神魔相虽然暴戾凶狠,却也不敢让青霓剑绞杀到本体之上,身形连闪,飘忽不定,偌大的身体仿佛没有重量一般,忽进忽退,来回穿插,云霞仙子的剑阵一时间竟然连这神魔相的皮肤都碰不到。

    神魔相身体介乎于虚实之间,灵动非常,时不时乘躲避青霓剑绞杀的空隙劈上一镰刀,鬼气深深,凌厉至极,云霞仙子虽然不至于手忙脚乱,却也增添了一些麻烦。

    要是人类妖怪之间相互斗法,比拼飞剑,那无论如何只有用同样的法宝法术硬拼打斗,单凭身法速度来躲闪飞剑的刺杀,不宜于自杀,但这神魔本来就不是实力,没有肉身的束缚,速度根本不受限制,要来就来,要走就走,尤其是那镰刀神出鬼没,往往从刁钻的角度劈过来,甚是难缠。

    云霞仙子虽然道行大进,也有仙剑在手,实力暴增,奈何御剑的手法并不纯熟,青霓剑也并未神行合一,对付这虚无飘渺的神魔相虽然尽占上风,不过一时半会也不能击杀之。

    云霞仙子也不着急,来人虽然实力强横,不过那玄武老道和周青也不弱出两人,尤其是周青有几宗上古法宝在手,恐怕施展出来,来人恐怕也并非敌手。

    自己只求自保,不求杀敌,云霞仙子聪明非常,这些天虽然道行暴增,却并不自大,敌人实力强大,远在自己之上,现在对方放出神魔相来攻击自己,摆明了是对自己不甚重视,这样一来,正合自己的心意,乘此实战的机会,锻炼一下自己的御剑之术也好,绝不贪功冒进,免得为对方所乘,成为周青的拖累。

    云霞仙子毕竟已经踏入了返虚的门槛,又有仙剑在手,打斗绞杀之间,青霓剑越使越纯熟,渐渐那尊神魔相的反击越来越少,分出了九分的力道躲避云霞仙子青霓剑的绞杀,哪里还能够腾出空子来,形式呈一面倒。

    温蓝新祭练的魔神凭借自身虚无的优势,不怕一般的飞剑法宝的轰击,也就堪堪相当于返虚初期的人物,并且还不能使用法术,要是和一般修士打斗,却也是不怕,但是云霞仙子的青霓剑正是他的客星。

    且说轩辕法王祭出杀手,九子母天鬼,九个粉嘟嘟,白胖可爱的小女孩就地一翻滚,个个都涨大到生人大小,变了形状,青面獠牙,白发红睛,身形手臂不成比例,手臂暴长,直垂膝下,碰到了脚背,通体白骨深深,没有一丝皮肉,却看不出骨架脆弱的味道。

    尤其是那深深的白骨之上隐隐有无数的咒文浮动流转,一丝丝恐怖诡异的气息从流动的咒文散发出来,任何修士看了都知道这等恐怖的魔物甚是不好惹。

    轩辕法王听见周青一口叫出名字,喋喋怪笑了两声,尖锐的道:“小子识货,居然知道老祖我当年的成名绝技,今天让你似下九鬼啖生魂的滋味!”

    金黄的道袍一拂,九只天鬼骨架喀嚓一扭,身形诡异的没入了虚空之中,周青见此情景暗叫一声:“不好!”十二杆都天冥王旗随心而动,激shè而出,不过却不是对自己所发,而是对那边在和神魔相打斗的云霞仙子。

    数百口玄yīn黑冰所炼制的魔门飞剑朝玄武老道乱划,中间夹带的子午寒cháo把玄武老道所在的方圆三丈的地方凝聚成了一个漆黑的冰坨,隐隐冰坨里面无数口飞剑糊乱窜shè,坚硬的冰层好象空气一般,对这些口飞剑造不成丝毫的阻滞。

    不知道被冻结的玄武老道怎么样了,不过周青却是没有心思理会了,九子母天鬼乃是妖魔道中顶尖的身外化身之法,一但祭炼成功,威力无穷,天鬼啖魂,仙佛退避。

    不过周青的十二都天神魔却是要更甚一筹,来自远古天地初开之时的都天魔神威力足可以毁天灭地,重建六道轮回,不过周青现在只能在冥王旗上凝聚分身,但要和这九子母天鬼一般化出形体,周青还差得远,就是三清道尊,西方佛陀的功力也不足以真正的召唤出十二都天神魔的本体降临。

    化不出形体,便不能攻击,周青只有用这旗帜阵法护住功力最弱的云霞仙子,希望能够借助太古神魔的威压震慑天鬼啖魂的侵袭,至于自己嘛,有九rì金乌法衣护体,自保应该不成问题。

    九子母天鬼最厉害之处就是能够穿行于多重空间之中,随时给人以致命一击,一应的法宝道法都无法锁定与之攻击,当然厉害的法宝也可以追踪穿行多重平行空间,例于捆仙索,打神鞭,化血刀这等封神法宝,不过以周青现在的实力远远不能cāo控穿越多重平行空间进行攻击,恐怕这样的手段,只有仙人才可以办得到。

    一般的修士,修到了返虚境界,都可以在破开空间,在长平地底,温蓝新和轩辕法王就是以这等方法遁走。

    破开空间遁走之法耗费的法力巨大,不到紧急关头,一般的修道之士是不会运用的,但是这等方法,也只能破开一个平行空间,万万不能在亿万个平行空间之中穿梭自如,先不说要消耗多少巨大的法力,就是有如此的法力,也要迷失在空间乱流之中,找不回原来的世界。

    而这九子母天鬼就有如此的本事,不耗费任何的力量就可以办到仙人都没有办法做到的事情,加上和祭练之人本身就有一种微妙的联系,也不怕空间迷失。

    而这种恐怖能力造成的后果就是没有任何法宝和法术能够攻击到这天鬼,任何修道之人在这天鬼无穷无尽的攻击之下也要真元枯竭而亡,加上天鬼只要一接触到身体,就会吸食jīng血元神,端的是厉害非常。

    修道之人碰到这天鬼,除了用厉害法宝护住身体以外,没有任何的方法,更不能破开空间遁走,在空间穿行之中,天鬼可是如鱼得水。

    一般的护身法宝在天鬼的爪下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周青终于明白轩辕法王这头老妖为什么当年能够纵横天下,统领天下妖族,就凭这九子母天鬼,单对单基本上是横扫天下了。

    奈何周青虽然知道此物的,却没有祭炼的方法,要不然任凭祭炼如何困难,周青都要捣鼓出这东西来。

    在周青挥出令旗的同时,两只长长的骨臂从虚空显现,白骨利爪朝周青面门抓来,疾势如电,周青身形一闪,吐一口长气,空中浓厚的水元力凝结成一个拳头大小的水球,水球上雷电缠绕,正是缩小了的太乙水雷,朝那白骨迎了上去。

    喀嚓!喀嚓!一只骨手抓住了雷电缠绕着的水球,威力庞大的太乙水雷还没有来得及爆发开来,就被白骨利爪捏的粉碎,化为了纯粹的元力消散在空中,另一只白骨利爪去势不变,还是朝周青面门抓来。

    “这天鬼好生厉害!”周青心中大惊,自己的太乙水雷虽是仓促之间发出,威力也是不凡,恐怕是上好的飞剑挨上一记都要四分五裂,但在这天鬼爪下就有如豆腐一般,也凭的变态了一些吧。

    幸好周青有先见之名,身体闪开了三丈开外,勉强躲过了一爪。

    就在周青身形未定之时,轰的一声巨响从背后传来,周青身形一个趔趄,九rì金乌法袍红光大盛,九只三爪金乌从大红法袍之上飞出,翅膀震动之间流金sè的火焰高涨,把周青护在中间。

    周青就地一个翻滚,再站起身来,就看见一个天鬼从虚空之中显现出了上半身,裂开了深深的白牙,好象是朝自己嘎嘎直笑。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