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捆仙索金光大盛,一圈圈镏金sè的符录从绳索上冒将出来,死死的把这形状恐怖的天鬼身体腰间笼罩,任凭这天鬼怎么挣扎,都是动弹不得,当然不能够在穿梭空间遁走,捆仙索,被捆住了就是神仙难逃,当年姜子牙都在这根绳索上吃了大亏,虽然周青如今的道行远远不能御使这太古封神法宝发出最大的威力,但是这只天鬼被捆住了,要想挣扎脱身,那也是在做梦。

    烟云变幻,一阵绿光从被捆住的天鬼身上冒了出来,周青见状,心中狐疑:“莫非事情又有变化,这天鬼还能挣脱不成?”见识过天鬼的威力后,周青心中坠坠,有了几分的担心。

    妖云绿光散去,眼前的情况另周青也是哑然。

    倒不是天鬼逃脱,而是这只原本又高又大,面目狰狞的天鬼居然又返回了原型,变成一个粉嘟嘟,大红兜肚,白胖可爱的小女孩,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两只白嫩小手被捆仙索束缚住,也擦不到脸上的鼻涕泪水,粉嫩的小脸上被眼泪流成丘壑道道,这等形状简直是可怜无比,哪里有刚才天鬼啖魂那等凶猛的姿态,要不是周青刚刚吃了大亏,还真忍不住心生怜爱之意,任是心肠最为歹毒的魔头,恐怕也不会对这可爱至极的小女孩下手。

    不过周青却是知道眼前这东西是天鬼原型,当然不会放过,扬起手掌,九只金乌盘旋,在周青手上凝聚成一团斗大金sè的火焰,正要轰击过去,把这嚎啕大哭的小女孩轰成灰灰,周青以强横的真元念力将法衣上的太阳真火凝聚一团,威力无匹,只要轰实了,这被捆仙索绑住的天鬼当然是没有活路。周青吃了大亏,对这九只天鬼大是忌惮,生怕生出什么变数,先斩杀了再说。

    云霞仙子在一旁看得闭上了眼睛,虽然知道周青这种做法是正确的选择,但还是不忍看下去,云霞仙子毕竟是女人心境,加上拿回了三世记忆,虽然是修道之人,却也为能免俗,又不好出言阻止周青,只好不看,也算是无奈至极。

    九只天鬼相互感应,感觉到同伴大难临头,另外八只天鬼咆哮连连,想一拥而上,攻击周青,抢回同伴,奈何周青早有防备,都天冥王旗团团围住两人,血云缭绕,都天神魔活灵活现,把天鬼阻挡在外,八只天鬼被太古凶煞之气震慑压迫,却也不敢靠近,又担心同伴,一个个仰天长嘶,发出了巨大凄厉的咆哮,声音中充满了无奈和悲愤,夹带着生死离别的情感,另闻者无不落泪。

    “噫!这天鬼居然还有感情,我还以为只有一味的杀戮和暴戾呢,不过既然威胁到了我,我可没有理由留你的xìng命!”周青神念强大,元神凝炼,感觉到周围天鬼的异样,只是略感惊讶,却也不为所动。

    被捆住的天鬼感受到了太阳真火那炙热的气息,知道自己大难临头,两只**白嫩的小脚乱踢,哭得更加厉害。云霞仙子关闭六识,隔绝感官,生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出手阻止周青。

    “周道友还请暂且住手,听老道一言!”玄武老道也是法力通玄之人,脱困以后,对场中的情况了如指掌,见周青凝聚真火下手,一时不忍,出言阻止。

    见玄武老道发话,周青也不得不卖个面子,嘿嘿一笑,散去真火。

    其实周青心中突然另有算计,这天鬼虽然已经擒住,却是侥幸。

    九子母天鬼乃是魔道中顶尖的身外化身修炼之法,和祭主本身有微妙的联系,穿梭空间,一来一去,行动如电,cāo控只在一念之间,加上天鬼本身就有dúlì的意识,杀伐决断,通灵非常,和cāo控之人的心神意念相辅相成,更添威力。

    轩辕法王对被玄武老道手上的八景宫灯所扰,一时乱了心神,cāo控天鬼的神念意识出了些微的纰漏,天鬼行动攻击便没有原先的圆润无暇,漏出了一丝破绽,周青何等人物,一身神念强横无匹,道法通玄,一丝细小的破绽就已经足够了,十二条铁背蜈蚣一翻一卷,生死两门困住一只攻击到老的天鬼几秒,捆仙索一出便手到擒来。

    要不是轩辕法王失了心神,周青对付天鬼,自保当然是有余,但是要擒拿住,却没有这个本事,轰杀这只天鬼,还有八只,效果不大,反而惹得轩辕法往那头老妖暴走失去理智,要是这厮夹杂其余八只天鬼全力攻击自己,自己浑身是铁,又能够打几根铁钉?

    留下这只天鬼,还能让这头老妖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自己现在依仗的就是这十二杆都天冥王旗对天鬼的震慑,天鬼本能的惧怕都天魔神,轩辕老妖可不惧怕,要是老妖爆走之后豁去xìng命要破开自己的大阵让天鬼攻击,那还真是麻烦,尤其是还有一个温蓝新在旁边虎视耽耽,周青不想冒险。虽然捆仙索威力无穷,周青也没有把握在对方有防备的情况之下同时捆住八只天鬼,两个活人。

    “捆仙索!”天鬼被困,轩辕法王自然就感觉到了,金光长索上浩大澎湃,坚韧绵密的灵气激荡,这头老妖见多识广,眼力极好,一眼就认出了这名震三界的封神异宝。

    “沧浪水宫果然是名不虚传,居然有如此之多的太古重宝。”温蓝新看见那周青祭出捆仙索,玄武老道手托八景宫灯,兜率紫焰,脸sè凝重,翻滚的黑气尽收入长幡之上,立于身后,和轩辕法王互为倚角,咒语念动,头顶一颗鸡蛋大小,碧绿透明的宝珠冉冉升起,宝珠上有绿火魔云缠绕盘旋。

    眨眼变幻之间,这碧绿宝珠分化开来,凝聚成实体,竟然和温蓝新一般无二,音容笑貌,衣着装束无不相同,尤其是就连气息也是相同,要是两者混淆,休想认出真假。

    温蓝新凝炼成玄牝珠,修成第二元神,也是温蓝新的最后倚仗,玄牝珠凝练成的第二元神,和周青的法相金身有几分相似,同样是威力高过本体。

    轩辕法王和温蓝新两人的法宝都还不错,威力甚大,不过和周青一比那就是典型的穷鬼,他们两人却是误会周青还真是沧浪水宫的人,捆仙索,八景宫灯,哪一件都是纵横太古的法宝,虽然明明知道在周青和玄武老道手里发挥不了真正的威力,两人也知道今天讨不了好,怕是踢到了铁板,要栽个跟头。

    八景宫灯,兜率紫焰都是传说中的东西,乃是道教祖师太上老君之物,尤其是兜率紫焰乃是取自太上老君炼丹炉中的一点炉火jīng华,配合八景宫灯施展开来,可以形成天地火网,封锁虚空,仙人难逃,火网之中,三界六道,yīn阳五行,三十三天之外任何事物都要炙成虚无。威力还在九龙神火罩之上。

    轩辕法王手一挥,八只天鬼重新没入了虚空之中,仿佛随时出来给人以致命一击,全身血光闪动,两眼通红,看来是准备情况不对,就拼命了。

    丢失了一只天鬼,轩辕法王心里面有如割肉一般,这九子母天鬼可不是那么容易就祭炼成功的,首先要抓九个生辰极yīn的女童,无论年月rì还是出生的时辰都要是太yīn之时,让这九个女童相互熟悉,直至相互之间的神念记忆之中都烙下了对方的影子之后,再抓三百二十四个极阳之时出生的活人,每三十六个为一组,用极yīn魔火将这些活人的血肉和魂魄煅烧七七四十天,直至三十六个活人血肉和魂魄融合了一体,再灌注在九个女童身体之中。

    灌注了三十六个活人血肉魂魄的女童完全失去了理智记忆,转变成鬼魂一般的东西,然后每个女童搀杂一千条暴戾生魂继续用魔火锻炼,直至全部把血肉煅去,让血肉中的yīn阳之力融如骨骼之中,用魔咒加持继续锻炼,连续祭炼数百年方可成功。yīn阳之力转换,当然可以穿梭空间。相互感应,也不会自相残杀。

    当年轩辕法王被就凭这一手,纵横无敌,后被蜀山联合道门高人剿灭,九只天鬼元气大伤,和轩辕法王逃出,一直不能恢复,直到轩辕法王得了一批猛鬼军魂之后,配合自己收集的三千生魂,才勉强帮九只天鬼恢复元气,这才破关而出,信心十足,先挑几个海外散修立威,哪里知道第一仗就碰到了捆仙索,八景宫灯,兜率紫焰这等太古重宝。

    尤其周青一幅高深莫测的样子,轩辕法王知道他还有一柄化血刀,在三人的环视之下,温蓝新和轩辕法王都摆出了拼命的姿态,要是对方动手,两人非要拉一个垫背的不可。

    玄武老道先前所说要是两人住手,就放开门户让两人出去,不计较过节,两人哪里会相信。

    谁知道,玄武老道长叹一口气,捏动了法诀,偌大的沧浪水罩突然开裂了一条缝隙,湛蓝的海水翻滚,却不掉落下来:“两位道友,老道还是这句话,只要两位道友速速离去,老道绝不阻拦。”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