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轩辕法王与温蓝新两人看见沧浪水罩开了一个小口,对望一眼,气势缓和了许多,他们自然看得出来,那道口子确实是真的,外面海洋的水元力奔涌而来,整个沧浪水宫的水元力浓厚的呛人,但是那八景宫灯上豆大的灯火却没有一丝熄灭的意思,还是明灭闪现,轩辕法王和温蓝新都感觉到了里面蕴涵的恐怖气息。

    “小子!你给老祖我记住了,老祖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轩辕法王知道自己的那个天鬼是要不回来了,八景宫灯,兜率紫焰施展开来的天地火网,轩辕法王虽然没有具体的见过,但也不想尝试一番,尤其是哪里还有一根捆仙索在虎视耽耽,虽然不知道这玄武老道怎么突然放自己走,但是轩辕法王也知道此地久留不得,尤其是他感觉有几股强大的气息从沧浪水宫内部飞速出来,其中五股居然是返虚的高手,轩辕法王哪里还有心思逗留,丢下一句狠话,两人架这盾光穿过水罩的缝隙,投入到海中,转眼就消失不见,连那天玄血魔和两条血影都没有来得及带走。

    “法王不送了!”周青鼓动真元把言语吐出,整个沧浪水宫声浪滚滚,传遍了每一个角落。说实在的,见识到天鬼的威力以后,周青还真有点坠坠,轩辕法王这老妖睚眦必报,以后真要小心了,温蓝新凝练的第二元神,实力比以前起码增加了一倍都不止,这两人要是联合起来,周青只有逃跑的份,不过幸好今天有玄武老道的八景宫灯震住了场面,虽然周青很想联合玄武老道把轩辕法王两人击杀当场,除掉这两个心腹大患。

    奈何这老道和自己不是一条心,只喜欢清净,不喜欢多事,自己和他也是刚刚见面不久,交情不深厚,动起手来,玄武老道不一定会帮自己。周青只好作罢。

    看见轩辕法王两人不顾一切的遁走,可就苦了天玄血魔和那两条血影了,三人在那缝隙边缘徘徊,又不敢出去,千丈水底的压力,可不是他们承受得了的,失去了轩辕法王的保护,这么贸然出去,不亚于找死。

    “罢了,你们虽然都是魔道中人,却也是一条生灵,老道我就送佛送到西,也是一场功德!”玄武老道屈指一弹,豆大的紫焰分出了一丝细微的紫光,紫光迅速的扩大,把三人包裹在中间,送出了水罩之外。

    “这兜率紫焰果然神奇,就是不知道那传说中的天地火网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玄武道友克否让贫道开开眼界!”周青动了心思,看这法宝如此厉害,居然就凭一缕小小的紫光就能够让那三人穿越千丈海底毫发无损,就这手段,恐怕是周青动用了全部的法宝都做不到,也是,那八景宫灯,兜率紫焰是太上老君之物,太上老君地位崇高,乃是三清祖师中的老大,地位还在阐教教主原始天尊之上,周青的捆仙索,打神鞭都是阐教之物,当然比不上这宗八景宫灯了。

    原本周青以为得了这几样上古法宝,可以纵横天下了,谁知道今rì连连吃鳖,让周青心生jǐng惕,也暗暗埋怨起来:“太上老君那厮去天上逍遥就罢了,干吗还要把这些法宝留在人间,这玄武老道也是运气好过头了吧,不但平白得了这么大一块洞天福地,连这等法宝都让他得到了手,怎么不眷顾一下我呢,我虽然也得了几件厉害的,但都发挥不了威力,真是憋气。”

    “呵呵,道友有所不知,老道我今天也险些吃了大亏,这两人魔功高深,尤其是那九子母天鬼歹毒非常,不过老道甚是疑惑,看样子这两人与道友有怨隙一般,不过道友先前说过,不认识这冥魔岛主,怎么会。。。?”

    这一番话听见周青耳朵里面,周青以为这玄武老道起了疑心,连忙胡乱编造了一番,其实这玄武老道生xìng随和,想到哪里就问到哪里,根本没有什么别的意思,轩辕法王两人明显是穷凶极恶之悲,周青与他们结仇,自然不是什么歹人,玄武老道倒是放心得很。

    “八景宫灯和兜率紫焰是这位开辟洞府的仙人所留,至于传说是太上老君之物,老道我也不清楚,太上老君乃是上古人教大圣,我们这些妖族虽然休习的也是道法一类,却是不知道底细的。”

    “那位仙人就留下这么一宗法宝,也没有留下使用之法,用平常的道门手段祭炼也不能把它炼化,老道我琢磨了几百年,才琢磨出一点妙用,至于道友所说的天地火网,老道实在是施展不出来。那两位魔门道友法力强横,尤其是那位王中道人和老道的道行不相上下,看形状很象我们妖族以前的一位前辈,只是那位妖族前辈千年之前和蜀山斗法,落了个凄惨的下场,呵呵,贫道扯远了!”玄武老道晒笑两声,继续道:“既然没有伤人,老道也不好为难,就是要留下两人,恐怕要有一场恶战,就算道友有捆仙索,死伤是免不了的,都是要面临天劫的人物了,何苦用来争斗呢,受了伤,天劫来临之时无法抵挡,那可真就是大难临头了。”

    这一番话周青算是摸透了这玄武老道的本xìng,虽然这玄武老道为人不坏,相反还是个好人,这老道虽然怕事却并不不胆小,为人豪爽却有点自私,也不是一味的烂好人,也没有什么嫉恶如仇的心理,只要自己能渡过天劫,那就皆大欢喜,倒还真有点修道之人的味道。

    “什么人敢在这沧浪水宫闹事,吃我老猿一叉!”那边几条人影架着遁光飞驰过来,为首的正是那头水猿,水叉舞动,嗷嗷直叫,很有一番气势,也夹带着几分搞笑。

    这边打斗激烈,天水三圣,玄武老道的几个门人自然是感应到了,练功的收功,炼丹的熄火,都赶了过来,不过却是晚了,轩辕法王动手极快,几人交手也快,道法比拼,本来就是眨眼之间的事情,许久都分不出胜负,那就是平手,谁也奈何不了谁,只有比拼真元的雄厚,修道之人本来就气息悠长,比拼个几个月都没有问题,不是深仇大恨,哪个会这么做。

    “你这头猴子,不得无礼,这里是沧浪水宫,哪个敢来惹事!”却是红发老祖在训词水猿,一行十数人一齐涌了上来,看着道袍破烂的玄武老道,都是到抽一口凉气,就是傻子也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幸好这沧浪水宫是一块陨石元母,这样激烈的打斗都伤不了分毫,其坚硬程度简直是令人咋舌。

    “好漂亮的娃娃,周道友,这就是你不对了,这么漂亮的小娃娃,你怎么就舍得用绳子绑起来呢,你看这娃娃哭得多可怜。。。!噫?这绳子好庞大是灵气,好厉害的法宝!不对!!这难道是。。”水猿一眼就看见了周青绑住的那只天鬼,对红发老祖的训斥好象是习惯了似的,并不在意,又哇哇的怪叫起来:“这法宝我好象听说过。。。这么厉害的绳子,难道是。。捆仙索!对了就是捆仙索!”

    这头水猿早年四处流浪,看过不少的记载法宝的道书,居然认出了这绳索的来历。

    听见水猿一口叫出名字,围上来的一干妖怪红发老祖都是倒抽了一口凉气,虽然这些人心里隐隐也知道了这绳索的来历,却不敢说出口来,被这头水猿一说,却是确定的心中的想法,这等太古法宝是修道之人梦寐以求的,平常只有做梦才可以看见,现在居然就在眼前,怎么不另人激动。

    这群妖怪虽然有羡慕的神sè,却没有露出一丝贪婪的意思,周青放心了不少,财不外露,这是原则,周青一时不甚,让这等法宝显露,心里十分后悔,不过周青察言观sè这么久,知道这群妖怪道人都是属于正人君子一类,没有什么歹心,却是周青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了。

    红发老祖为人稳重,立马问明白的情况,知道周青捆住的乃是九子亩天鬼以后,脸sè很是难看,沉思不语。

    水猿围着那号啕大哭不止的天鬼好奇的看个不停,很是感兴趣一般,突然叫了起来:“大哥,不好,次等魔物却是无法抵挡,我们却是没有周道友手中的捆仙索这等法宝,要是那人去抢夺我等的洞府,那该如何是好?”

    玄武老道听见水猿担心,刚要说话安慰,却又觉得不妥,话到嘴边,又鳖了回去。

    周青和云霞仙子见到这等情形,对望了一眼,看得甚好笑,却是明白这玄武老道想要说的话,无非就是你们那洞府人家看不上,怎么会去抢夺,不用担心云云。

    虽然是好意,这番话却还是不要说出口的好。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