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恩!这个。。”周青思付片刻,对这头暴躁的水猿道:“猿道友,依贫道所见,那两位刚才吃过玄武道友的大亏,连天鬼都被贫道擒拿住了一只,想必不会再为闹事,定然回山闭门苦修,炼制法宝,再来找回场子,我们rì后可要小心行事,不过暂时之间却是没有什么麻烦。”

    水猿只是心中颇为担心,随口说出,在场中人都是同道好友,说话之间却没有什么顾忌,现听周青一言,也是颇为合理,这沧浪水宫之中灵气浓厚,灵药奇珍也是多多,虽然这玄武老道为人大方,但这天水三圣也拉不下面子来时常的讨要。现在是受玄武老道应邀做客,就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了。

    天水三圣虽然担心自己洞府的安全,却也舍不得离开,尤其是红发老祖刚刚采集了几种珍稀药材放入丹炉之中淬炼,想借助陨石元母的灵气一举成功,炼成灵丹,好提升道行真元,淬炼肉身。现在正刚刚开始,当然不会就这么回去。

    一个身穿水丝海藻编制的青sè道袍,内套青sè甲猬的老道对玄武老道恭身:“宫主,此事却是不惧,我们守紧门户,闭关修行就是,这沧浪水罩蕴涵天劫之力,就是神仙也讨不了好,那两人要想生事,也是无从下手。宫主第二次天劫想必就在这十年之间就要降下,不yù理会那位魔门道友,那两位魔门道友多行不义,祭炼九子母天鬼这等歹毒之物,有伤天和,天劫临头,只怕很难躲得过去。”

    这老道乃是海底修行的一条青鱼,也有八百年的道行,自从开得灵智,通晓采集灵气之法,便rìrì苦修,从未间断,端的是异常刻苦,梦想有遭一rì以妖孽之身得成正果,免去那畜生道中的轮回之苦,却也是大智大勇之辈。

    妖孽修行不比人类,往往千年道行都比不上人类百十来年的修行,这青鱼老道以八百年道行得以踏入返虚境界,也算是进步神速了。

    沧浪水宫中一行十几人听闻此言,具是点头称善,深以为然,看得周青眉头大皱,这群修士也是太怕麻烦了一些,刚把对方击退,就商量做个缩头乌龟,这样修道也凭的没有趣味了一些,不过玄武老道本来就是乌龟大螯,本xìng不减,有没有什么不对之处。

    这样修行,要成正果,却是多了几分机会,少了几分jīng彩,周青心底不yù取之。

    水猿还是围绕着那天鬼幻化的小女孩看过不停,此时这天鬼像是疲倦了一般,也不苦恼,沉沉睡去,形态娇憨可爱,脸上泪痕宛然,这等形状,任谁都想不到如此一个小女孩居然是凶名震慑整个修道界的九子母天鬼,一饮一啄,造化之无常反复,可见一斑。

    “冤孽!”玄武老道一干人等俱是注意到这天鬼的异状,长叹一声,口宣道号:“这正是天鬼原型,以极yīn之时出生的女童祭炼而成,受尽千般苦楚,甚是可怜,做恶乃是祭炼之人,与天鬼无关,道友可让我用兜率紫焰将之天鬼形体炼化,留下魂魄,再去投胎,解脱这冤魂苦楚,当是功德无量。”

    八景宫灯,兜率紫焰确实有无上的破魔效果,玄武老道此言不虚,话语中隐然有得道高僧的悲天悯人之意,以妖孽之身说出这番言语,另周青更加刮目相看。

    不过好不容易才抓到这只天鬼,周青正要好生研究一番这天鬼的奥妙,再次碰到轩辕法王那头老妖之时不再吃亏,轩辕法王睚眦必报,周青当然要打起十二分的心思来防备,玄武老道此言,周青当然不会答应。

    “玄武道友此言却是好意,不过贫道却不敢苟同,这天鬼既然已经祭炼成功,也是一条生灵,道友就这么炼化它,不易于杀生一般,不但没有功德,反而凭添杀孽,委实不智!”周青侃侃道来。

    “是啊!是啊!这么漂亮一个小娃娃,就炼化了它,连老猿我都有点不忍心呢?”水猿忍不住用张满细长白毛的大手掐巴了一下那天鬼的脸蛋,入手柔软,甚是光滑,心中的怜意越发浓厚,白毛大手水光闪动,把天鬼脸上嚎哭流出的鼻涕眼泪俱都抹去,这天鬼脸蛋越发白皙,对水猿的抚mo好象很是受用,却仍旧忽忽大睡,只是小鼻子抽动两下,神态更是娇憨。

    玄武老道一想,也有几分道理,却是犯了迷糊:“那道友以为如何!”

    “佛法无边,佛法连那修罗天魔都能渡化,何况是一小小的天鬼。”周青满脸微笑,掐动印诀,全身金光闪动,头顶之上佛光缭绕,隐隐有一颗巨型舍利包裹于其中,梵唱佛音传入众人之耳,犹如暮鼓晨钟,身体一轻,仿佛自身孽缘业力皆被这梵唱佛音渡化,人就要飞身得道一般。

    “好高明的佛功,原来道友还是佛门中人,以如此之佛力,要渡化这只天鬼不过是时间上的事情,让天鬼行善,道友确实是功德无量,冥冥那天心之中也会记上一笔道友之功德,只是。。。”玄武老道,红发老祖,青神子以及一干妖怪都是惊讶不已,他们修的都是玄门道家之法。

    海外之人,道魔不禁,佛门中人却是甚少,周青一出手就是太古魔阵,冥王之旗,在场一干修士都认为他是魔道中人,哪里知道现在突然修的是佛门功法,确实是惊讶不小。

    “这都天大阵,冥王之旗乃是贫道偶然得之,不忍埋没前辈的心血,才拿出来使用一番,道魔妖佛为的都是超脱,何必执著于皮相!”周青自然明白这群修士的疑惑,随便就把一些颇有争执的说法搬出来,却是引起了玄武老道一干人等的共鸣,这沧浪水宫一干修士都是以妖孽之身修炼玄门法术,对周青这话甚是入耳。

    周青长索一转,留下一道灵气符印,在用仈jiǔ玄功催动道门降魔密咒,在这沉睡的天鬼女孩周身上下连续下了九十九道咒印,防止天鬼暴走化形,再把天鬼丢入介子空间之中。

    玄武老道等人看见周青施展道门降魔咒印,皆是心生佩服,道魔佛三修之人就是在古往今来的修士中间都确实少见,周青钻研那牛头yīn神流下的诸多道门典籍,由于他神念强横,真元充沛,肉身贯通,修习以来却是小有成就,仈jiǔ玄功和道门法术也没有什么冲突之处,自然是水到渠成。

    当下双方就此事不提,经得这一番拼斗解说,周青于玄武老道沧浪水宫一干人等的关系又加深了一层,隐隐有些相知的味道,事情以了,众人也准备散去各自修炼,玄武老道也法诀恰动,紧闭门户,以防歹人闯入。

    就在大家都要散去之时,远远传来一阵幽香的气息,似兰似麝,却又不浓密,自然清新,隐隐有药味夹杂在里头,红发老祖反应最快,确定这幽香来自水宫的一处偏殿之中,面露喜sè,水猿也抽动了两下鼻子,叫喊了起来:“大哥,你那《聚魄炼形丹》怎么这么快就锻炼成功了,老猿我估摸着还要两个时辰呢。”

    “《聚魄炼形丹》!难怪道友要借助我那陨石元母丹炉,次丹想必道友也很是花了一番工夫吧,没有人看守,掌握火候,却是容易功亏一篑呢,道友为了我这等小事,居然连丹炉都无人看守,幸好锻炼成功,要是一时不甚,毁了元丹母胎,那老道我真是惭愧!”玄武老道知道刚才打斗,天水三圣居然放弃了炼丹,齐齐赶来助拳,心生感激,对红发老祖行了一礼。

    《聚魄炼形丹》颇难炼制,先要采集数百种珍稀草药,用文武真火细烤干,在加入葵水jīng英细细锤炼打熬三十六年,方可凝结成元丹母胎。

    元丹母胎结成之后,再要加入数十种药石粉末,用三味真火于灵气浓厚的丹炉中锻炼方可成功,手续烦琐,炼制颇为不易。

    “宫主这话就见外了,我炼制此丹的药材多是采集水宫之中,自然要与之援手,这话还请宫主修要再提,却是另我等惭愧!”红发老祖连忙还礼,话锋一转,颇为欣喜的道:“这丹成之时要吸收大量的灵气放可凝练成功,贫道虽然早就凝结成元丹母胎,苦于没有上好的丹炉,一直不敢炼制,今rì还多亏宫主的陨石元母丹炉,此丹对粹炼形体,裨益元神都有奇效,能低上一甲子的苦功,贫道此次练制颇多,正好借化献佛,诸位道友每人都可分得一颗,还望不要推迟的好。”

    红发老祖说完,率先朝那幽香所发的偏殿飞了过去,丹药以成,自然是没有什么大碍,不过收丹取丹还是有一些细小的注意,不然就会降低药效,水猿与青神子见也紧跟身后。

    玄武老道笑到:“《聚魄炼形丹》确实是珍奇灵药,对各位的修行都甚有好处,既然红发道友有多,那我们也不要客气。”众人俱是笑着点头,也往殿中飞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