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云霞仙子和周青携手而行,脸上笑意盎然,对于云霞仙子的坚持,周青心里隐隐已经承认了这个事实,两人也不作做,这群海外散修不甚注意,都当两人是双xiu的散仙一流,合籍双xiu,却比一般的修士要困难得多,天劫来临,却是同时而发,甚难抵挡,上古之时双xiu的伴侣就甚是少见,现在的修道界,无论是海内海外,还真找不出几的双xiu的。

    一行众人俱是道行高深之辈,驾驶遁光速度飞快,眨眼之间就到达偏殿之内,这偏殿宽广,纵横十数丈左右,成方型,也无家具事物,甚是空旷,正zhōngyāng立一三脚丹炉,这丹炉有两丈来高,众人只能仰视,炉体呈圆形,造型古朴,上面雕刻了不少的花鸟鱼虫的图案,三只脚和地面连接一体,下方有透明纯净的真火烘烤,周青知道那是自身的三昧真火引动的火焰,温度极高,普通钢铁一炙便化为气体。

    殿内温度极高,水气蒸腾,众人入内,宛如处于蒸笼中一般,都是各自运起玄功,抵御高温,观看丹药出炉。

    红发老祖,青神子,水猿,脸sè皆是异常凝重,面对这高大丹炉,站好方位,掐动手诀咒印,三股小型的旋风凭空而生,犹如旋涡一般,把大殿之内蒸腾的水气,浓厚的灵气元力猛的吸纳进去,形成了三颗鸽蛋大小,通体晶莹的水球,随着天水三圣印咒的施展,那和地面连为一体的丹炉竟然微微抖动起来,上面那巨大的鼎盖喷发出一股青sè的气流。

    “好了!”红发老祖一声爆喝,三人同时把那融合了浓厚灵气的水球和喷将出来的青sè气流融合为一体,强行又把那股青sè气流打了回去。

    嗡!一阵玄妙的清音从丹炉之中发出,下面的真火突然往上一窜,被全部吸入了丹炉之中,yīn阳交融,水火相济,丹药已经炼制成功。

    大殿之内的温度突然下降,众人只觉得清风拂面,通身清爽,幽香连连,和刚才的情况大不相同,红发老祖双手一带一引,红光点点,一颗颗火红透明,光晕流转,拇指头大小的丹药从丹炉之上的孔洞之中冲出,犹如繁星点点,竟然有好几十粒之多。

    “贫道本来以为最多只能成型二十几粒,谁知这陨石元母丹炉如此神奇,居然多出了十粒!”红发老祖颇为欣喜,手中已经多了一个紫金葫芦,把丹药吸入其中,朝在场众人都倒出一粒,众人也不推迟,都接入手中。

    周青于云霞仙子各得一粒,细细查看,这丹药卖相极好,宛如上好的红sè水晶一般,入手坚硬,要不是浓郁的香气扑鼻,定会让人误人为一粒宝石。

    周青从牛头yīn神哪里也得到了不少丹药,凭心而论,牛头yīn神大部分的丹药都要好过这《聚魄炼形丹》,只不过周青修炼的乃是法身凝聚之法,着重神念的强大,对丹药的需求不是很大。也没有细细查看,加上里面很多丹药都是那牛头用yīn魂练制,修炼魔功倒是可以服用,周青也不能拿来淬炼肉身。

    周青是第一次看人炼丹,颇为好奇,自己虽然有上乘的炼丹之法,却是缺乏材料,也没有上好的丹炉,现在这里都不缺,周青倒很是想炼制一番。

    “玄武道友,贫道看了红发道友的炼丹之术,却是一时手痒,也想炼制一番,我看这沧浪水宫中生长的灵药众多,我可否采集一些。”

    “哦!周道友也想炼丹,我这水宫之中灵药是多,道友尽管采集就是,只不过炼丹颇费时rì,红发道友这一炉《聚魄炼形丹》凝聚母丹元胎就用了三十六年,道友也不怕耗费修炼的时rì?”玄武老道听见周青要炼丹,很是疑惑,炼制上品丹药,确实要耗费不少的时间,传闻太上老君炼丹,更是动则上千年,下品丹药倒是容易炼制,不过对于返虚的高手根本没有效果。

    “无妨,我师门秘传之法,练制丹药倒是不要耗费什么时rì。”周青却是在估摸着炼器总纲之中的一些炼丹之法,其中一味《度厄金丹》,效果颇大,乃是渡劫之辅助,只要有材料,配合秘传的手法,便可在三个时辰之类完工,上古修士,多有飞升之辈,倒是一大半靠这《度厄金丹》的作用。

    《度厄金丹》只是用来补充真元灵气的消耗,只要体内真元消耗一空之时,服用一粒便可马上恢复,渡劫之时,御使法宝挡劫,真元消耗巨大,天劫降临,往往就是几天几夜,更有那孽怨深重的,那天劫甚至要持续上十几天,往往有上古法宝的修士,却被天劫劈个粉碎,乃是真元不济的缘故。

    “哦!有这样的秘法,贫道倒要见识见识。”一干老道都来了兴趣,炼制丹药增加修为倒也不是上上之策,丹药往往耗费时rì,像《聚魄炼形丹》虽然可以增加一甲子苦修的真元,凝聚元神,但要三十六年的时间,并且任何丹药服用一次以后,第二次的效果便大大降低,第三次便没有了效果。两相抵消,用修炼的时间炼制丹药,却不怎么划算。现在听说周青有速成炼丹之法,众道人却是将信将疑。

    不过玄武老道也不罗嗦,立马带周青去采集灵药,一干老道也紧跟其后,看周青到底要炼制什么丹药。

    “沧浪水宫乃真是一个洞天福地!”周青在玄武老道的带领之下,寻遍了整个岛屿,没有一丝泥土,却偏偏长满了奇花异草,这些草药的根茎都露在外表,没有扎根进去,表面覆着了一层厚厚的水元力和天地灵气组成透明状角质,草药就吸收这灵气和水元力成活生长,血参,瑶芝,九叶紫芝这等生长条件极为苛刻的灵药都是生机盎然,尤其是灵药种类之多,连蜀山洞天都不及一半。

    “这陨石元母乃是极好的生长之地,那位前辈仙人就栽种了不少的灵药,我也在海中寻找了不少的灵药栽种,才形成如今的规模。”玄武老道侃侃而谈,众人寻遍了整座岛屿,周青采集了数百种草药,皆是连根茎拔起,不损分毫,看见周青不住的摇头,玄武老道又问:“周道友可是还却少几味药材?”

    周青点头道:“正是如此,我这味丹药却是师门秘传,乃是上古仙人用来渡天劫的丹药,名为《度厄金丹》,辅助药材却是不难找,这水宫之中大部分都有,奈何还差一味主药,这位主药也是产自海底,我苦苦收集,也没能找到,原以为这沧浪水宫乃是仙人府邸,想必不缺,哪里知道却也是空空,贫道和玄武道友相交一场,两炼制几颗做为礼物送与诸位,这下却甚是惭愧了。”

    周青小小的耍了个手段,却没有说谎,《度厄金丹》确实有记载,只是那主药甚难寻找,乃是深海之下一种血sè海藻的汁液,这种血sè海藻极其稀少,专食海底动物的jīng血,长满倒刺,有巨毒,宛如活物,可以移动,在水底移动速度极快,如飞剑一般,难以捕捉。就是道行高深的修士被刺得一刺都是要麻痹片刻,这海藻便扑将上来,瞬间便吸走jīng血,犹如魔物一般。

    周青估摸沧浪水宫既然是上古水仙的府邸,想必这血魔海藻应该有那么一两株,自己便可以练制几十粒,送将出去,这人情可就巨大。自己以后渡劫也用得到。

    “《度厄金丹》!”听闻周青此言,就连最稳重的青神子,红发老道都是动容,这群老道都是为了天劫劳心劳力,用尽了手段,对能渡过天劫的东西那是极其敏感。

    “此丹药老道确实听说过,乃是上古阐教真仙云中子所传,不过炼制之法早就已经失传,想不到周道友师门居然还有炼制之法。”玄武老道张大了嘴巴,略微急促的问道:“道友请说,还差一味什么主药,我们当竭力寻找!”

    周青见一干神sè稳重的老道都竖起耳朵听闻,甚是好笑,开口说名了情况。玄武老道也是海中的妖怪,对海藻之类远远要比自己熟悉,想必见识过这血魔海藻。炼成了《度厄金丹》正好结交一些厉害散修。还可以换取厉害法宝,甚至洞府都说不定。

    “血魔海藻?!这东西可不好找啊,起码都在海底两千丈的深处,老道早年还未化形之时,在珊瑚群中游荡,不知怎么就窜来一条,差点要了老道的xìng命,幸好老道盔壳坚硬,躲入了一个小洞之中,加上那家伙被一只庞大的白鲨吸引,才让老道逃脱了xìng命。”玄武老道回忆起往事,却是有点后怕。

    “嘎嘎!这家伙这么厉害,老猿还没有见识过,我们现在去那海底深处抓它几条来,多多炼制几粒金丹,渡天劫的时候把握起码多了五成啊!我们这么多人,又有厉害法宝护体,要潜到两千多丈深处虽然有点难度,却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水猿兴奋的抓耳捞腮。

    众道人都是心动,各自对望一眼,这等关乎自己渡劫的大事,说什么也不能放过,周青和云霞仙子也是兴趣盎然,深海之下,有仙人留下的若干洞府。

    玄武老道一干人等也不多说,开放了水罩,撑起法宝,大家相互照应,却又各施手段,一齐朝下面潜去。

    周青也没有动用避水神珠,有意似一下自己的功力,运起真元罩,把海水隔开。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