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哦!玄武道友所为何事?”周青和云霞仙子在离那漆黑洞口里许地方停住去势,看玄武老道说话声音甚是急促,周青略敢不妥,不敢继续下潜,连忙发问。肥大碧绿的海藻群中,被周青用飞剑斩开的大洞越发深幽黑暗,周青挨得最近,隐隐从那方圆亩余的洞中发出了一股股腥臭难闻的味道,心中甚是疑惑。

    周青也不用神念查看那洞中的情况,接近两千来丈的海底,压力巨大,神念探察消耗不小,知道玄武老道不会无故叫住自己,周青正好问个明白,海底世界,扑朔迷离,周青从未接触过,不知道凶险如何,刚才也是由于蜈蚣进化,杀得xìng起,一时忘记,加上两人连手,又有灵物法宝护体,万事不怕,现在被玄武老道提醒,发现异样,也不敢造次。

    “这等深海之处,鱼类生灵都是稀少,能够成活生长无一不是强横之辈,按道理来讲,虽然有海藻生长,多是稀疏,绝对不应该生长这么茂密肥大的海藻,恐怕事情令有蹊跷之处,所以老道提醒道友,免得道友身陷麻烦,这等深海之处,就是老道也来得不多,不甚了解,恐怕是危险重重,道友小心为上。”

    玄武老道面sè凝重,紫sè光焰流转,把周青的九rì金乌法衣上的金sè光焰都盖了下去,紫光映衬之下,那群碧绿肥大海藻居然显露出了几分诡异的颜sè,紫光照shè到那方圆亩余的大洞之上,却仍旧看不清楚大洞里面的情况,依旧是漆黑一片,仿佛下面不是海水,而是实物一般。

    水猿看着肥大海藻和漆黑的大洞,略有所思,过了片刻突然开口怪笑起来:“你们不知道,老猿却是略知一而!”也不多加说明,举起水叉,连连晃动,水系元力疯狂的涌动,平静的海水在zhōngyāng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这旋涡直径三丈,带动万斤海水,朝海藻群中黑洞奔涌过去。

    众人也不知道这头水猿到底是看出了什么,不过看这水猿颇有信心的样子,便都不开口,静观其变,都知道这头水猿是洪荒异种后裔,其祖先深居水底,得道以后可以和真正的神龙媲美,在场众修士虽然都是海中妖怪修炼而成,但是要论cāo控水流,潜入海底的本事,都自付要不及这头猴子,就连螯龟所化的玄武老道都要稍逊一筹。

    海水旋涡卷入了黑洞之中,呱啦呱啦作响,仿佛有人拿着一根大棒在搅和稀泥一般,甚是难听,一干众人都皱起了眉头,水猿听见却是眉开眼笑,手中水叉不停的虚搅,那呱啦呱啦之声便越来越大。

    不一小会,那海藻群便剧烈的抖动起来,仿佛里面蛰伏着一头太古凶兽一般,漆黑的大洞随着那难听的声音扩大,冒出一股股漆黑的污水,污水之中还夹杂着大坨大坨腥臭难闻的事物,周青和云霞仙子隔得最近,一股恶臭传来,另两人差点窒息,周青知道这股污水之中夹杂的事物不是什么好货,连忙退开,饶是如此,两人也被恶臭熏了个头昏眼花。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如此之臭!”云霞仙子掩住鼻子,她虽然是修道之人,却是女xìng,最见不得脏臭之物,和周青连连后退了数里,躲在玄武老道一干人身后,才顶下心神,观看动静。

    周青大奇,不知所云,看见那头水猿眉开眼笑的样子,心中大骂,看样子水猿早就知道那水中是这等恶臭之物,偏偏还不告诫,让自己两人吃了一个亏,实在是可恶至极。

    周青确实是冤枉这头水猿了,水猿心思虽然聪明,却并不细腻,不是事先不想告诫周青,而是忘记了而已。

    “原来是这等事物。”玄武老道看到污水之中夹杂着的大坨大坨腥臭难闻事物,笑了起来,“难怪海藻可以生长的如此绵密浓厚,坚韧异常,诸位道友速速后退,这是鲛鲸的粪便,又粘又腻,污秽异常,虽没有什么毒害,却不能让它沾身,否则那恶臭便附着于肉身之上,钻入经脉之内,除非用玄yīn真水洗刷肉身经脉三年方可驱除!”说完,竟然催动紫光裹住众人迅速后退了十里,生怕这污水沾到自己,像是普通人看到鬼一样,速度之快,另人咋舌。

    这鲛鲸粪便隔水而发都是如此恶臭,要是让它沾到自身那还不知臭到何等程度,任是周青自付道行高深,也不敢让这等污秽之物沾上,这东西简直就比最厉害的魔火毒药还要厉害,这等恶臭,沾上之后除了放弃肉身,却是没有别的选择,想想刚才自己差点一头钻进其中,周青和云霞仙子都是全身发麻,起了米粒大小的鸡皮疙瘩,两人对望一眼,连称侥幸。

    “这死猴子,明明知道海藻之下是这等恶臭之物,还要这么搅和,莫非是得了失心疯不成!”周青心中就是一通暴骂,十二条铁背蜈蚣也都迅速缩小,不像先前那么庞大,现在可不是呈威风的时候,要是蜈蚣沾上那污秽恶臭的鲛鲸粪便,算就是废了,周青可不想御使臭烘烘的法宝和别人去干架,不说敌人,自己首先就受不了,这东西实在是太臭了。

    下面都是海藻挡路,众人退饿可退,只有往上急速上升,众人上升了百丈,下面的污水被水压所控,终于不在上涌,那头水猿也是在后面跟了上来,哇哇怪叫:“不得了,不得了,出来了,出来了,好凶猛的几头鲛鲸,老猿我被赶得够呛,下面实在是太臭了,老猿我可不敢在里面和那鲛鲸打斗,就要上来了!”

    随着水猿的怪叫,下面的海域早就是污秽一片,看不清楚事物,隐隐有几十头庞大的带角有鳞的海兽蛰伏,污水翻滚,众人眼力甚好,又有法宝照明,都是隐隐可见,只绝那海兽身体颇为庞大,每一头都有数十丈长短,看开正是水猿和玄武老道口中所说的鲛鲸了。

    “这鲛鲸也算是异种了,深居水底,也不上浮,食量巨大,荤素俱食,奈何海底生灵稀少,就连海藻也甚是稀疏,哪里又能够喂饱这些头,不过这鲛鲸的粪便虽然恶臭,却是极好的肥料,能使海藻生长繁衍迅速,因为如此,往往一个海域所有的鲛鲸就会聚集一起排泄粪便使海藻生长,待海藻生长绵密以后,便躲在其中嚼吃,排泄粪便滋养海藻,如此循环,倒也不愁无食物果腹。”

    水猿解释道:“这片海藻水域极大,怕不是有好几百里,我们要继续下潜,不好绕道,免得惊扰其他水域的修道之人,非要通过这海藻不可,我只有把这些头鲛鲸引将上来,再做打算。”

    几声长鸣,震得暗流涌动,众人俱不出声,生怕这些头鲛鲸听见动静,倒不是怕了这些头畜生,而是众修道人实在是不想忍受那恶臭之味。

    污水慢慢的沉淀下去,海水也变得清晰起来,恶臭也消失了不少,肥大碧绿的海藻像是有净化水质的功能,另众修士放心了不少。

    待到海水完全的恢复原样,周青终于看清楚了下面鲛鲸的模样,似龙非龙,头上黄斑隐现,隐隐有点老虎头的味道,却是几十头虎头龙身的海兽,这群鲛鲸聚集一起,也不争斗,俱是埋头拣那叶片肥厚的海藻嚼吃,吧嗒吧嗒之声连连,隔这百丈的海水都传到众人耳朵之内。

    “鲛鲸居然是这个模样,实在是希奇!”周青和云霞仙子俱是觉得大开眼界。

    “既然猿道友将这十几头鲛鲸引了上来,那我们用禁法把它们禁制住,在用法术排开海藻粪便,鲛鲸虽然温驯,但却不能动用它们的食物,我们要穿越海藻,它们非要发难不可,这等灵物,却也不好斩杀!”玄武老道提出建议,众人纷纷点头。只是周青觉得颇为可惜,鲛鲸生机庞大,乃是天生灵物,要是样十二只铁背蜈蚣都吞噬jīng血,当真可以极大进化蜈蚣的肉身。

    不过玄武老道再度提议,周青也不好驳他的面子,只有来rì找机会单独下来在说,只是这粪便的恶臭周青实在是费神,这些鲛鲸也真是厉害,居然处在里面若无其事的嚼吃海藻,不得不让周青佩服。

    玄武老道对周青道:“还要麻烦一下道友的捆仙索!我这兜率紫焰甚是霸道,这些头鲛鲸只怕是承受不起,烧开海藻粪便,道友捆住鲛鲸!”

    周青点头,捆仙索一抛而出,在海水中幻化出一张扑天盖地的大网把下方数是头鲛鲸网在其中,这鲛鲸突然身体一紧,知道不好,都是使劲挣扎,身体乱晃,虎啸龙呤,力道巨大,捆仙索化成了光网居然膨胀连连,周青都有脱手而飞的感觉。

    “这些畜生,好大的力道!”周青加了几分真元,使出了七成的力道,金光大盛,鲛鲸再也不能动弹。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