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些鲛鲸俱是力大无穷之生灵,却无神通在身,如何能抵挡这仙家法器的擒拿,被周青一捆,以为上面几人心生歹意,要破坏这些海藻群,断了自己的活路,偏偏又挣扎不得,只有连连悲鸣,声音颇为凄惨,像是求饶一般。

    鲛鲸都是xìng格温驯之辈,虽是杂食生灵,奈何海底活物不多,平时也只有以海藻为食,好不容易聚集一起,排泄粪便滋养海藻,好供自己族类嚼吃,要是破坏一尽,这群鲛鲸却是断了活路,鲛鲸被周青拿住,也知对方神通广大,反抗不得,只有连连求饶,其中有几只体型特大的,一颗栲栳大小的虎头连连作揖,形态甚是可怜。

    一干人等见鲛鲸次等形状,叫声又甚是凄惨,俱是动了恻隐之心,玄武老道不由心中犹豫,沉呤片刻,开口道:“我等要继续下潜,非要通过这海藻群不可,下面乃是鲛鲸积累了千百年来的粪便,十分恶臭,不清除一空,用真火炼化,必然要沾上肉身,颇为不美,这样一来,却是断了这群生灵的活路,海藻要形成这样规模,很是不宜,这群生灵又是食量甚大,只怕还未等海藻成型,俱都饿毙,我等也是海中生灵得道,无缘无故造此杀孽,于心何忍,不如大家多走两步,绕道而行。”

    “宫主说得及是,我等也不yù造此杀孽,只是此地已经是西海之边缘,再往前行,就到了北海之地,听说北海玄yīn岛岛主极yīn真人甚是霸道,把整个北海视为禁脔,在各处下满了禁制,以免修士前去采集药材,我们从北海路过,只怕是要遭惹麻烦!”红发老祖眉头大皱,很是无奈。

    众人念记这渡厄金丹,又不好返回,这一片海藻群甚大,连绵千里,众人要快点绕道下潜,非要经过北海不可,不然就要多走千里路程,这样一来,真元法力消耗过大,要在两千丈海底寻找抓捕来去如电的血魔海藻,难度便大大增加。

    周青倒是不怕,有避水神珠在身,在水中如履平地,多行几千里路程也没有什么消耗,刚要拿出神珠,便听得红发老祖一顿解说,起了兴趣,和云霞仙子对望了一眼,心中起了思付。

    这位玄yīn岛岛主极yīn真人周青倒是听玄武老道说过,乃是一位人类修士,数百年前得了一位邪道前辈留下的一本《玄yīn真经》和九九八十一杆《玄yīn聚兽幡》,便修得了神通,是海外散修界顶尖的高手之一,偏偏这位极yīn真人不像别的散修高手那样一心清修,不问世事,反而为人霸道,道法大成之后,占据了整个北海一大半的地盘,把一干修士通通赶出了北海,一些灵药奇珍全都收入囊中,还在整个北海布满了禁制,不等其他修士前往。

    这厮在没有得到《玄yīn真经》以前就是返虚的散修高手,修炼真经以后更是厉害无比,加上那那邪道至宝九九八十一杆《玄yīn聚兽幡》布成玄yīn大阵,居然有惊无险的渡过了四重小天劫,一举晋升为返虚后期的修士。

    那些被赶出北海的修士自然是不服,但也自知不是对手,便四处邀请厉害的修士与之赌斗,哪里知道这厮的《玄yīn聚兽幡》厉害无比,把上门寻仇的修士全部斩杀,生魂也被练化入魔幡之中,凶威更炽,后来自知杀孽过重,大天劫恐怕很难躲得过去,便收敛了一下行为,闭门苦修真经,这厮也是天纵奇才,居然硬生生在第一道大天劫面前把《玄yīn真经》练到了第八重的境界,配合《玄yīn聚兽幡》以及诸多灵药,苦苦抵挡天劫九天九夜,虽然元气大伤,却也平安渡过。

    对敌之时法宝显现出来的威力,一是看法宝本身的等级,二是看使用者的道行,但这些都是影响法宝威力的主要原因,修道之人在练制法宝之时,为得心应手,防止别人抢夺,必然要加上禁制秘诀,配合自己的心法才能使用自如。

    没有特殊的心法秘诀配合,就算是拿到了厉害法宝都只能发挥出一些基本的威力,比如周青的捆仙索,化血刀,玄武老道的八景宫灯,要发挥出全部威力,除了炼制之人的秘诀以外,就是自己将法宝重新炼化,破开原主留在里面的禁制。

    周青虽然手上厉害法宝一堆,却也没有想过用第二种方法,手上的三件封神法器,炼制的主人何等的道行,周青自付除非自己修炼成仙才有可能强行破开三件法器中的禁制,不然休想发挥出手上法宝的威力,就算青霓剑,周青和云霞两人联手借助都天冥王旗之力手才将之炼化。

    玄武老道更是可怜,八景宫灯是太上老君之物,他就算是修炼成仙,道行也不可能高过这位三清祖师,却是没有一点希望破开禁制重新炼化,要不然,只要发挥出八景宫灯,兜率紫焰一半的威力,就算是四九天劫其来,都不能伤他分毫。现在的玄武老道是手上有金山,穷得叮当响,现钟不打,出去炼铜,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要单论法宝的品质,九九八十一杆《玄yīn聚兽幡》虽是邪道至宝,乃是邪道高人残杀了无数人兽生魂炼制,凶威滔天,却也比不过周青手中的封神法器,更不用说玄武老道手里的三清遗物,但是那《玄yīn真经》之中却有正确使用这魔幡的方法,人家可谓是法宝的正宗继承人,哪象周青手中件件法宝都是偷摸暗算,半路剪径所得。

    法宝还是自己炼制的最为得心应手,这是所有修士都明白的道理,周青心中却是有一番打算,自己法身那八件兵器要是凝聚成型,也不比封神法器差,奈何没有千年万年的事情休想,暂且抛过不提,现在周青自己炼制的法宝也就是十二条铁背蜈蚣和都天冥王旗,铁背蜈蚣现在肉身凝练,实力提升不少,但是用来抵挡天劫却是远远不够。

    都天冥王旗却还要强一些,是周青炼化了牛头yīn神的那柄地狱冥铁钢叉和十几万yīn魂作为材料炼制,本来以周青的功力是无法炼化牛头yīn神的钢叉,奈何牛头yīn神留下一干道书中间却有这钢叉的炼制使用之法,依照法诀,周青破开钢叉内发禁制,也不是很困难。

    十几万yīn魂看起来是蛮多,不过要使旗上的都天神魔像天鬼那般化出形体,却是远远不够,九九八十一杆《玄yīn聚兽幡》上的生魂无数,周青却是很想搞到手用来凝练冥王旗,要是都天神魔像天鬼那般化出形体,周青想想就激荡不已,九只天鬼就已经是那样的厉害了,何况是太古都天魔神的分身?

    尤其是轩辕法王吃了大亏,一只天鬼落到自己手上,这头老妖不来找自己的麻烦,打死周青都不相信,自己也不可能永远和玄武老道一干人等在一起,和云霞仙子两人要是单独碰上了轩辕法王,周青实在是没有把握,何况对方还有一个凝练了第二元神的温蓝新,周青现在的情况实在是不怎么乐观。

    现在乘这么多修士在,会会那极yīn真人,这极yīn真人就凭传闻也不是一个善良之辈,必有一番纠缠,自己说不定有机会抢到那《玄yīn聚兽幡》,这也是一次机会,虽然有利用玄武老道和天水三圣的嫌疑,不过周青要帮他们炼制渡厄金丹,也算是抵过了。极yīn真人实力高强,就是周青一干人等联手恐怕也讨不了好,不过周青有避水神珠,在水里打斗,不知道要占多少便宜,正因为如此,周青才思量了一番,觉得可行。

    来到海外修道界,周青怎么着也要捞一翻好处才是,搞不到洞府,提升实力也好。

    当下周青也就不拿出避水珠,竭力鼓动众人,众修士也是兴致盎然,当然不肯回头,周青放开鲛鲸,一行众人向北海奔去,本来周青还想收集点鲛鲸的粪便用来练制特殊的法宝对敌,奈何那东西实在是太臭,只怕是没有攻击到别人,自己就被熏死了,周青只好放弃了这个异想天开的办法。

    “玄yīn岛深居海底,位置和老道的沧浪水宫差不多,这些年极yīn真人为了降低劫数,收敛了许多,不过诸位道友还是要小心行事为好,北海大部分都有他留下的禁制,我们尽量避开,万一触动了禁制,惊醒对方,我们好生劝说,以免引起无谓的打斗。”玄武老道对众人分说。大家俱是点头,只有周青在心中算计。

    水地潜行颇耗真元法力,饶是一行修士有上好的法宝护体,都有点经受不住,到了最后,一行众人聚集一起,共同撑起法宝,分为两批轮流换班,吞吃丹药,调息真元,恢复法力,才轻松了许多。

    大概过了三柱香的时间,众修士才到达了北海,海底的情况又大不相同,海水yīn冷彻骨,一无所阻,海鱼更是稀少,海藻全无,众人都分出神念,细细擦探周围的动静,以免触到那极yīn真人布下了诸多禁止,偌大一个北海,极yīn真人要全部用禁法封锁,那是不可能,就算是天仙下凡,只怕也是力有不及,只有在大部分的地区布下报jǐng的禁制,慑于这老道多年来的凶威,倒也少有人来触眉头。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