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此地下在下潜三十来丈,便是那极yīn真人布下的玄yīn大阵封锁,此阵歹毒异常,生灵闯入,不出一时三刻,便被yīn煞之力侵袭,全身溃烂,元神魂魄被吸入阵中,凭添凶威,任是道法如何高深,只要闯入阵中,也要饮恨当场,这数百年来,不知害了多少生灵,你看这海中鱼虾全无,正是如此原因,近些年来,这老道也知天劫厉害,因果报应,丝毫不爽,却也不敢多行恶事,才把那布成大阵专吸生魂元神的九九八十一杆《玄yīn聚兽幡》撤去,大阵便没有以前那么凶恶,饶是如此,我等并不知道这大阵的覆盖范围,行事可要万分小心才好。”玄武老道突然停下脚步,一一向众人郑重吩咐。

    周青听说那玄yīn大阵如此凶险,不禁生了前去一探的念头,奈何在场众人却是并无此意思,反而尽量避开,周青也不好名说,只有做罢,幸好玄武老道并不知大阵的范围,众人误打误撞,难免要触动禁制,到时便要坏事,正和周青意思。

    这群修士俱是心中诚恳,光明磊落,值得一交的方外好友,周青心中也不yù过多的算计,要是自行触动禁制,却也怪不得自己。心中所想,便断了一些恶毒的念头。

    诸位看官到此,定要心中疑惑,笔者先前所书周青乃是yīn狠恶毒,为一己私利不惜祸害天下的人物,为何现在心中动起了善良的念头?须不知,投之以桃李,报之以琼瑶,玄武老道一干修士和周青乃是诚心相交,并无歹意,尤其是相交之后,周青祭出捆仙索这等宝物,众人眼中也只有羡慕,并无贪婪,换了中土道门一干人物,定要尽起全派之力暗算围杀周青,抢夺宝物,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周青为了自保,不得不心狠手辣。周青要在海外开宗立派,势单力薄,结交方外好友也是必要手段,孤家寡人甚为不美,到头来还是为自己打算,并非是转了xìng子。此是费话,就此打住,言归正传不提。

    “玄yīn大阵虚虚实实,在魔道大阵之中的声威,仅次于贫道的都天大阵,贫道虽然对魔道有所涉及,却并不jīng通,诸位修习的也是道家功法,要查探动静,避实就虚,委实有些难度。”周青所的倒是实话,极*人法力高深,所布下的阵法确实是难以察觉。

    “恩,玄yīn大阵确实厉害,但是如今却没有《玄yīn聚兽幡》的压制,玄yīn煞气总有丝丝外漏的迹象,不怎么圆润无暇,贫道兜率紫焰对yīn煞之气极为敏感,待我稍施法力,催动神火紫焰,紫光照耀所在,特别明亮之处,便是yīn煞之气聚集所在,也是大阵的范围,众道友小心避过,在下潜百丈,便可无忧。”见玄武老道早有对策,周青稍觉可惜,也没有什么好的计策。

    水猿早以安静下来,极*人在海外修道界凶名甚大,水猿虽然xìng格暴躁,却也不想遭惹上这绝代凶人。红发老祖,青神子等人心思相同,见玄武老道有办法,皆是喜出万外。

    见众人俱都点头,玄武老道便不在多言,屈指朝那豆大紫焰一弹,举起八景灯,晃得一晃,好个威势,只见那豆大紫焰放出亿万道光线,把整个方圆十里,连同上下百丈水域都映了个澄澈,紫光照得海水光晕流转,北海本就yīn冷,海水通透,其中杂物皆无,众人都仿佛处于一紫水晶之内,美不甚收,云霞仙子本就是女儿心xìng,看见这等绚丽奇景,楞得一楞,待周青将她拉将下一下,继续下潜,才回过神来,不由心中大大赞叹不提。

    众人定睛看去,紫光通透,并无异样之处,都是把心中一口闷气吐出,轻松不少,知道此地不是大阵所在,便继续下潜,因为有一干修士支撑,周青也收回蜈蚣,只放出那九口银光闪闪的天龙伏魔剑加持在紫光之上,九rì金乌法衣真火滚滚,把来自海底能冻石成粉的寒气驱除了个干净,外面寒水激荡,紫光罩内却自然有一股暖意,众人本来还要运起真元抵御寒气入侵经脉,现在却是节省了不少真元,都是对周青的法衣宝物赞叹不已。

    紫光一路照下,海水平静,只是寒气越来越袭人,暗道理,这等寒气,海水早已结成冰块,但在这海底,却是和常理大不相同,还水不但不冻结,反而暗流涌动,旋涡连连,不过众人都是道行高深之辈,自是不惧,每每有避将不开的旋涡,扬手便一水雷劈散,也没有什么危险。

    复潜了五百来丈,已经到了两千多丈深处,此时情景又大不相同,山峦耸立,连绵千里,越深越下,一望无底,众人脚踏踏实地,站立于海底隆起的山顶之上,下望山下宽达数千丈的深渊,却是漆黑深幽,神念一探,也是深远悠长,探不到底部,都不yù浪费法力,便不再造次。

    “好个奇景!”红发老祖连连赞叹。到了底部,海水又突然温暖起来,温度上升,每座山峰都占据了方圆数十里的地盘,那极远处,有几座更为高大的山峰顶部冒出了幽幽的红光,众人知道那是海底火山,正是这几座火山喷发而出了地底真火,才使得这yīn冷的海底温度回升,正因为如此,无数的鱼虾贝类在山峦之中那五颜六sè的珊瑚群中穿梭,生机昂然,一束束肥大茂密的海藻左右摇摆,只不过这些鱼虾贝类都是形状古怪,和一路所见的深海鱼类大不相同。

    “难怪极yīn真人要抢夺北海的地盘,原来这海底两千丈之下居然有火山喷发,yīn阳交融,灵药异物皆生于此,那血魔海藻正是在次等地方频繁活动,可惜我那西海,实在是太深了一些,火山在那万丈深处,贫道要潜将下去,只怕是没到一半,就力竭而亡。”

    “说来奇怪,我们一路行来,兜率紫焰照shè之处,居然没有一点半分的玄yīn煞气,莫非那极yīn老道转了xìng子,撤去了大阵?”玄武老道看见次等情景很是疑惑,这等洞天福地,用大阵守护那是理所当然,极yīn老道撤去《玄yīn聚兽幡》不原多造杀孽倒还是情理之中,但是现在,众人一路下潜,紫光照shè范围,足足有几百里的海域,都没有发现有阵法禁制的迹象,众人也没有碰到什么麻烦,要说这么宽广的水域都没有布下一点阵势禁制,知道底细的修士都不会相信。

    “想必是那极yīn真人第二次大天劫快到,苦心修行,不yù多惹事端,既然如此,我们也不必往回潜游,就在此地寻找血魔海藻的踪迹,此地生灵如此之多,血魔海藻吸食动物jīng血,必然在此地停留,比到处乱找要强上许多,就是极yīn老道发现我等,我等就说炼制渡厄金丹所用,到时送他一粒,想必不会拒绝,还可结得善缘,倒也是一件美事。”周青开口解说,都觉得有道理,便不再回潜,就在这连绵的山峦之中寻找起来。

    此片山峦甚是宽广,大大小小的山头连绵百里,山与山之间多有万丈海沟,众人也不敢下到海沟之中寻找,也不能各自分开,此等深海,压力甚大,传闻血魔海藻来去如电,众人要是分开,就是碰到,抓捕也是不易,况且还有几个化神后期沧浪水宫的弟子,离开了众人的照应,却是寸步难行,还不如一同寻找,这样一来,效率却是大大降低,众人细细寻找了几座山头,除了碰到无数希奇古怪的生物,采集了一些药材奇珍,却是没有碰到半点血魔海藻的影子。

    山头甚多,众人也知道这么寻找下去不是办法,便在一座高大的山顶之上停了下来,正要商量对策,突然山边下方的悬崖之处一阵sāo动,无数的鱼类水母向上乱窜,慌不则路,大群大群向众人包裹的紫光罩扑来,如暴雨般打得紫光罩一阵颤动,波光纹纹,幸好玄武老道不想造杀孽,收回去了紫光罩上的若干禁制反击,这些鱼群才不至于粉身碎骨。

    众修士心中疑惑,只以为那悬崖海沟之中有什么凶猛海兽,奈何鱼群密集,又挡住了视线,过了好一阵子,上窜的鱼群水母稍稍减少了一些,众人神目如电,看得分明起来,那海沟之中,突然涌出一异物!

    这异物生得好生奇怪,全身通红,犹如一条海蛇,却不似海蛇那么圆滚,乃是扁扁一片,足足有三尺之宽,身体极长扭曲,恐怕不下于几十丈长短。

    这异物无头无脑,就像鲜红宽大的匹练在水中荡漾,偏偏全身上下张满了鲜红的倒刺,很是锋利,行动速度快如闪电,身体飞快的卷缩伸张,每一次行动,就有成百条躲闪不及的海鱼被倒刺挂住,瞬间就全身干涸,显然是体内jīng血被吸食一空。

    这异物又是身体一抖,抖掉jīng血被吸食一空的海鱼,重新追杀另外鲜活奔逃的鱼类,还不到一分种,这异物就吸食了数千条海鱼的jīng血,身体越发通红起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