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异物突然一变,在海沟之上来回穿梭,不过盏茶时间就把海鱼追杀一空,还不满足,又好似发现了众人在一旁窥探,匹练似的身体一闪,便到了众人所在的紫光罩外,那长满倒刺的身体朝众人卷了过来。这异物虽然没有头脑,看不出面目表情,但众人俱是感觉到了一股凶煞凌厉之气,尤其是身上那尖锐的倒刺,个个都有三寸来长,闪动着妖异血红的光芒,密密麻麻,甚是恐怖。

    “来得好,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诸位道友,这正是血魔海藻,还不要伤它xìng命,否则失去了灵气,炼成金丹就少了几分效果。”周青见此异物,连忙叫喊,正是众人苦苦寻觅的血魔海藻。

    玄武老道也认得此物,呵呵直笑,都是点头示意,此时那血魔海藻已经在紫光上击打了数百记,砰砰作响,紫sè光罩之上波纹颤动,每一下都有千斤力道。

    ”好家伙,这东西居然如此凶悍!”水猿是头一次看见血魔海藻,见它吸食鱼类jīng血,就知道此物决非等闲,“看样子你也是水中的霸主,让老猿来会会你!”身体猛的向前一扑,居然穿出紫光罩,落入海水之中,水叉一抖,数十道白光把周围的流水凝聚成了几道粗大的水绳,从四面八方朝血模海藻捆绑过去,这一手在海中凝水成绳的工夫,却是另人叹为观止。

    “猿弟,不可造次!”红发老祖见水猿突然窜出光罩一外,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海底两千丈深处,压力巨大,没有法宝护体,贸然出去,只怕是玄武老道这等道行都行动不便,何况是还要和凶猛无匹的血魔海藻打斗?血魔海藻上尖锐的倒刺,以红法老祖的眼力却是看得出来,其锋利程度,只怕不压于修道之人的飞剑,水猿虽然肉身强横,只怕也抵挡不住倒刺的勾挂。

    “道友不必心急,太古水猿乃是我等水族中的霸主,令弟这么做必然有深意。”玄武老道连忙阻止就要扑将出去的红发老祖。

    红发老祖定睛一看,放下了不少心思,却是水猿和那血魔海藻斗得正酣。

    本来血魔海藻使劲用身体拍打,想打破紫光罩,在吸食里面之人的jīng血,它隐隐感觉到这十数个人的jīng血之充沛,只怕是自己吸收数百万的海鱼都比不上,便不肯放手,可就是奈何不了紫光罩,现在看水猿出来,正合它心意,猛的扑将上去,身体一卷,就要把水猿卷住吸食jīng血,此等情景,另周青都隐隐为水猿捏了一把汗,也不知道这魔物为什么在压力如此巨大的海底居然行动如此之快。

    血魔海藻刚刚扑到水猿不远之处,身体突然一紧,只见海水之中出现了几根粗大的绳索,把自己周身上下都捆了个结实,自己虽然还能够行动,却是异常缓慢,眼见到手的食物居然还有如此手段,便暴怒起来,匹练似的身体缩成一团,就好象一个圆球,配合上身狰狞的倒刺,倒是和缩成一团的刺猬有几分相似,只是这刺猬凭的大了一些,全身血红,有几分诡异。

    水猿身体白sè长毛根根直立,脚踏实地,水叉连连晃动,在水中勾画着一些符录,每一道符录画成,便把海水凝聚成一道肉眼可见的绳索,向卷缩的血魔海藻缠绕过去,把它捆得死死的,水猿自己看样子也很不好受,怒睛暴张,水叉划动之间缓慢无比,像是遇到了极大的阻力,身体更是微微的颤抖,连同脚下的山石都迸裂开来,裂成了一道道三寸来长的小口子。

    突然,被捆得死死的血魔海藻身体猛的一弹,舒展开来,数十道粗大的水索全部断裂,化为本源海水消散,暗流激荡奔涌,冲得紫光罩脱离的山崖,漂浮在上方的空中,见那血魔海藻突然发威,众人都是始料不及,水猿这一手凝水成绳的工夫,倒是粗浅的法术,但是在水中异常好使,尤其是对付力道巨大的生灵,如海狮,海象,巨鲸等等,任是力气如何巨大,都是挣扎不拖,想不到居然被血魔海藻震得暴裂,一时不甚,众人都是立足不稳,暗叫不好。

    水猿见自己的水索无功,也甚是心急,在这千丈水底,施展jīng妙的道法很是不易,这凝水成索的功夫乃是水猿的拿手本事,想来血魔海藻只不过是一头畜生,灵智未开,不懂法术,可以手到擒来,水猿原本是想磨练一下自己,和这等水中魔物战斗,想必可以尽快的锻炼肉身,好进化这水猿之身,哪里知道这魔物力道居然如此巨大,轻易就挣脱了自己的水索。

    水猿一开始用水索捆住血魔海藻就感受到了对方强横到了极点的力量,知道不好,但也是骑虎难下,见情况危机,却是临危不乱,一身暴喝,宛如平地打了个炸雷,带起海水震动,连脚下的山峦都抖动了一下,一些躲在石缝中避乱的鱼虾贝类,被这一惊,也不顾躲藏身行,冒出头来,拼命向四面逃窜。

    水猿暴喝之间,喉结上下抖动,像是吞吃了一粒什么东西,随即喀嚓喀嚓一阵抄黄豆般的乱响,本来就高大的身体突然凭空长高了一个脑袋,全身白sè细长的绒毛也伸长了不少,全身鼓胀起来,周围奔涌的海水更加的激烈。

    水叉一扬,身体前面突然出现了上百个大大小小的旋涡,正好和扑将过来血魔海藻挡了个正着,轰隆一声巨响,水猿脚下的山石吃不起这巨大的力道,居然分裂,向下面漆黑的万丈海沟之中落去,这块岩石有方圆三十多丈,正是山峰上突出的一块,现在轰然掉落,弄出的声势居然比水猿那声暴喝都要大上几分。

    “苦也,一时不甚,居然让这猴头闹出了这么大的声势,现在不让极yīn真人知道都不行了!”玄武老道暗暗叫苦。

    水猿这一下使出了全身法力挑动海水的旋涡阻挡血魔海藻的来势,全身上下只留下了一点真元护体,如何能抵挡的那么巨大的水压,啪嗒!又是一声暴响,水猿连人带叉像干蛤蟆一般压进了山体里面尺余,出现了一个人形的孔洞。

    “不好!”见水猿吃这一记水压,生死未知,红发老祖拂尘一刷,一道匹练似的红光把水猿卷进了紫光罩之中,定睛一看,水猿早以昏迷,七孔流血,全身骨骼多处断裂,五脏六腑俱都破裂,软绵绵瘫软在地,按道理这个样子早肉身就已经死去,但水猿却是呼吸平稳,脸上直冒红光,身体周围热气蒸腾,像是有一股极大的再生之力在慢慢的修补肉身,甚是奇特。

    “收!”周青一指,捆仙索脱手而出,也没有幻化,就这么用本体把血魔海藻捆了个结实,这血魔海藻被水猿全力一击造成的旋涡搞得晕晕糊糊,不知道东西南北,虽然隐隐感到情况不妙,却也无力躲闪,捆仙索可不比水猿法术造成的水索,清醒之后,任是这海藻如何的挣扎,都休想动弹分毫。

    看见周青已经抓捕住了血魔海藻,丢入介子空间之中,众修士都是松了一口大气。

    “这头猴子,居然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来进化水猿之身,幸好我手脚快,不然拖延得一秒两秒,这头猴子非要被压成齑粉不可。”探清楚了水猿现在的情况,红发老祖又喜又怒。

    原来水猿在用法力催动旋涡之时,就吞吃下了红发老祖在沧浪水宫中练制的那颗《聚魄炼形丹》,在借助水压把药力和肉身混合,一瞬间使药力全部激发出来,在水压的压迫之下,使肉身凝练,借助药力脱胎换骨,现在水猿已经关闭六识,全心调理,青神子和红发老祖都渡了真元过去相帮,只听得一阵骨骼的淬响,水猿跳将起来,像根本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一样,欢喜的怪笑连连,只是身体却没有恢复原来的形状,高大了不少,显然是进化后的结果。

    看见水猿没有了事情,红发老祖两人松了一口气,正要训斥水猿几句,玄武老道连连倒:“道友不要再谈扯了,刚才弄出的动静实在是太大,怕是要惊动极yīn真人,我们速速离去,有什么话到我水宫再说。”

    红发老祖知道事情紧急,容不得拖延,也不再说话,周青虽有几分遗憾,却也没有办法。就在众人要催动法力离开之时,异变突生。

    轰隆!轰隆!几声巨响,震得方圆数百里的山峦一震抖动,众人浮在山替之上的海水之中,居然看见山峦抖动起来,刚才众人闹出的响动和这一比,真是小巫见到了大巫。

    远处那其中一座火山随着轰隆的巨响爆裂来开,海水之间犹如刮起了一阵狂风,庞大的冲击力在方圆数百里的海域之中造就出了一个个巨型的旋涡,最小的方圆都有几亩,这些旋涡朝四面八方散开,有的朝周青这边卷来,众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见旋涡卷来,水猿刚刚进化,兴奋不已,水叉一抬,面前也出现了一个相同大小的旋涡,两相碰撞,消失于无形。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从火山爆发的地方传来,众人隐隐见道一条黑sè的人影一冲而上,随即便是黑云翻滚,九九八十一杆漆黑的长幡把那人包裹其中。“好哇,南北两极的高手都到了,这海底仙府开光,东西四海的散修都没有得到消息,你们远在南北两极,居然消息如此灵通!”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