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难怪那极yīn真人无缘无故就撤去了大阵,原来是来了强敌!”突见得这异变,周青,玄武老道,红发老祖等一干修士俱都不敢轻举妄动,现在情况不明,众修士都催动法术,隐秘了形迹,躲在一山崖之下,把法宝灵光竭力掩盖,探听动静,以免引祸上身。

    “极*长,我等前来并非抢夺法宝仙府,这仙府虽然好,也未必好得过我那极乐宫,只是我派祖师留下揭语,我这北海海眼之下镇压了一位我祖师的前辈好友,这些年来地壳变动,禁制破损,正巧又是仙府开光,我却是无意于你争夺。”一个浑厚的声音隔着厚厚的海水传进了周青的耳朵。

    “这厮是谁,好深的道行。”周青感觉到了那声音之中庞大的气势压力,暗暗心惊。

    “熊王说得好听,不知道真话却是有几分,什么海底前辈,这百海几千年都没有什么动静,哪里镇压有人,就算是有人,那海眼在万丈海沟之下,就是神仙都难得下去,莫非你那为前辈是四海龙王不成!哈哈!哈哈!我看你也是垂涎这仙府很久了吧,听说里面有几件上古法宝,对渡劫很是有好处,老祖我不相信你真的没有什么私心!”又是一个声音哈哈大笑起来,这次声音却是有点尖锐,听得众修士都有一种烦闷yù吐的感觉。

    “蓝神老祖,老道不问你如何得之这海底仙府开光之事,只是老道在破除禁制之时,出手sāo扰,弄得老道差点走火入魔,这笔帐老道迟早要找你算算,你道行高深不假,但老道着九九八十一杆玄yīn聚兽幡也不是吃素的,老道久居北还已经数百年,好不容易等到这仙府开光,你硬要抢夺,就怨不得老道和你拼命,这北海本来就是我的地盘,你要收取这仙府里面的法宝,还得问问老道手里的家伙!大不了来个玉石俱焚,大家都捞不到好处!”满片海域黑气翻滚,海水都被染成了淡淡的黑sè,依稀可见中间飘荡这八十一杆高大的长幡,又看得不是很清楚。

    “极yīn真人,老熊我确实没有歹意,也不想要仙府之内的法宝,我说的话是句句属实,你不信也罢,我那祖师的好友乃是上古一修道者,被厉害的对头封印在万丈海沟之下的海眼之中,老熊我自知没有那个能力下去,却是知道这仙府之中有一阵法,可以直达海眼,这样,我们商量,蓝神道友和你的恩怨我不便插手,咱们先联手破开仙府的禁制,让我通过阵法救出那位前辈,仙府之中的法宝事物我一概不要,怎么样?极yīn真人,你发现这仙府想必也有百年时间了吧,硬是拖到如今地壳变动,海底火山喷发引得禁制松动,才勉强破出了外围阵法,可见这仙府的禁制之厉害,我们单独一人谁都别想破开,不如现在联手,使仙府开光之后再做打算如何?”那浑厚的声音显得非常的诚恳。

    “喋喋!!喋喋!!!老祖我可是不放心得很,别以为老道我不知道,这仙府乃是上古封神之战阐教真仙开辟,所遗留的法宝可是非同小可,老祖和你们联手,难保你们不出手暗算于我,至于熊王所说的海眼之下的修士,纯属无稽之谈,就算是真的,想必也是被阐教真仙镇压,就是神仙也是要奈何不得,又是你的师们好友,这等厉害人物放将出来,我们还有活路吗?嘿嘿!嘿嘿!”那被人称做蓝神老祖的人突然尖锐的大笑起来,把翻滚的吹散了少许,海水却是清朗起来,事物也分明了许多。

    “大事不妙,这是摄魂魔音!”听见那尖锐刺耳的笑声,玄武老道顿时大惊,这摄魂魔音乃是一种歹毒的yīn功,厉害非常,吐气而发,便可震散对方的魂魄元神,但这魔音高深的道行不但施展不出,反受其害,玄武老道一干人等虽然不俱,但施展之人道行非常高深,兜率紫焰形成的防护罩感受到yīn功的冲击,紫光大盛,法力波动剧烈,把摄魂魔音隔离在外,这样一来,却是难免漏出马脚。想不被对方发现都是不可能了。

    “谁!”兜率紫焰和蓝神;老祖的摄魂魔音一记硬拼声势浩大,只要是道行高深的修士,在方圆数百里的海域都可以感受清楚,远处说话的三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哪里还能没有感觉,极yīn真人最是心慌,玄yīn聚兽幡猛的一晃,翻滚的黑气之间shè出了亿万道细如发丝的黑线,肉眼不辨,往玄武老道一干修士藏身的地方袭来。

    这极yīn老道听到动静,不故好歹就动起手来,却是另有原因,极yīn老道原是一清散修士,好不容易凝练元神,修到返虚境界,原本可以长生不死,逍遥自在,但是还虚渡过大小天劫,极yīn老道又没有什么上好的法宝,自付难得渡过大小天劫,终rì便闷闷不乐,道行进展也是缓慢,渡劫便更加没有希望,索xìng每rì四处游玩,一是享受山水,二是撞撞仙缘。

    哪里知道仙缘没有撞到反而撞到了魔缘,在北海之地发现了邪道高人的遗物,细细参详,发现了一些秘密,原来这位邪道高人在北海发现了一些端倪,一探之下发现是前辈仙人遗留下的洞府,而且禁制十分厉害,就算自己魔功圆满,渡过了四九重劫,也是破将不开,只是用神通算计,数百年之后地壳变动,火山喷发,禁制便会松动,才有可能进入仙府之中,得到宝物。

    这位邪道高人即将飞升天界,对宝物也没有什么贪念,见破不开,也不强求,将这些秘闻记载以后,边迫不及待的飞升而去,所留的宝物记载全部被极yīn真人发现,极yīn真人便由道入魔,练就一身玄功,顺利渡过四重小天劫,但是大天劫却是心中没有办法,便把主意打在了这仙府之上,虽然破不开阵法禁制,又怕别人发现,便封锁了北海,在这数百年之间,第一道大天劫便已经降临,极yīn真人使出了浑身解数,支持九天九夜,差一点就力竭而亡,而且大天劫是一道比一道凶猛,极yīn老道自付自己没有本事渡过第二次,要是把玄yīn真经练到第九重境界,完全施展出玄yīn聚兽幡的威力,那大天劫自是不惧,奈何极yīn老道所学甚杂,而玄yīn真经要从开始就修炼,这样一来,却是无法在修到最高境界了。

    极yīn老道的全部心思便放到了开启海底仙府之上,好不容易等到了今天,哪里知道刚刚破开了外围的禁制就被厉害人物找上门来,仗着自己的法宝周旋,却又发现有人窥视,哪里还有不心急如焚的道理,只求一举击杀了窥视之人,再来对付两个凶神恶煞。

    看见亿万道黑线奔涌过来,玄武老道知道自己形迹被对方察觉,便不再隐藏,紫光包裹着众人迎着黑线冉冉升起,朝场中漂浮过去,免得误会更深,无数的黑线击打在紫光之上,却是犹如滚汤泼雪,立马就消融,动不了紫光分毫。

    “我倒是谁,原来是沧浪水宫中的玄武真人,看来这北海仙府开光之事却不是什么秘密了,枉自老道遮遮掩掩这么久,原来帮别人做了嫁衣!也只有道友的兜率紫焰才能破出老道的黑眚丝,不过道友有了沧浪水宫这等神仙府邸,为何还要窥视这海底仙府,法宝洞天,玄武真人都不缺少,还要和我等抢夺,未免太过贪心了吧!”

    极yīn老道看清楚了来人,神sè有所缓和,玄武老道居住与西海之中,和北海相临,两人虽无往来,极yīn老道却是听说过玄武老道的为人,但是极yīn老道为人多疑,现在又是在这节骨眼上,不得不小心,又不愿意再结仇家,便出言试探挤兑,玄武老道法力虽然不如极yīn老道,但手中的八景灯,兜率火实在是太过厉害,加上玄武老道一下子来了十数个人,都是道行不弱,极yīn老道当然不敢发狠。

    周青听见早就听见三人的对话,突然想起了白起托自己办的事情,也是在东海的海眼找一个人,刚才听见对话,似乎这北海海眼之内也有一人,莫非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

    正在思付,已经到达了谈话三人的面前,周青这才得一看清三大高手的相貌,一人身材异常高大,居然比进化了水猿还要高上三分,长的狮鼻阔口,穿白sè铠甲,手提一大锤,这大锤白骨深深,巨大的锤头是五个骷髅头组成,连接在一长两尺,极其粗壮的骨柄之上,看不出是什么动物的骨茎。

    另一人全身上下笼罩在蓝sè雾气之中,任是周青运足了目力也看不清楚,又不yù用神念探察。

    身后耸立着八十一杆黑sè大幡的正是极yīn老道,身穿一黑sè长袍,长相一般,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全身上下散发出yīn冷的气息,令人不寒而颤。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