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原来是南极光明镜蓝神老祖和北极极乐宫大力熊王!”玄武老道对那两人作了个稽首,便对极yīn老道解释道:“极*长误会了,你们说所北海仙府开光一事,贫道确实不知,贫道好友为炼制一金丹,需要血魔海藻做为主药,因为我那西海之中鲛鲸挡道,贫道念及上天有好生之德,不忍除去,只好绕道而行,经过极*友之地碰到这魔物,恰巧碰到仙府开光,本不yù惹事,躲藏起来,免得被诸位道友误会,却被蓝神老祖的摄魂魔音激发我护身宝光,只好出来一见,道友说我从中窥探,却是言辞有些过头了,且不说老道自有洞府,就算是仙府开光,却也不是哪家之物,有仙缘者便可得之,极*长想一家霸占,也是失了天心,到时候报应到头,免不了要灰灰湮灭!”

    玄武老道也是一宫之主,平时待人谦和,但骨子里却是有几分傲气,本不想惹事,抓捕到了血魔海藻便回去炼丹,有金丹法宝相助,要渡天劫却无甚危险,尤其是自己平时行事,无不上体天心,作孽甚少,老天自有一番公道,也不会降下凶猛的天劫为难自己,这仙府开光,虽然好处多多,但强手如云,玄武老道只求逍遥,不想横插一脚。

    哪里知道这极yīn老道一时乱了方寸,横加指责,这极yīn老道平时声名就不佳,乃是邪道人物,玄武老道就有了几分厌恶,加上自己本来就无意染指仙府,被对方一下就扣了一顶偷窥的帽子,玄武老道还一味退让,那就显得懦弱了,因此玄武老道说话也不怎么客气,带有几分强硬的味道。

    周青一听玄武老道这番话出口,便知道不好,那极yīn老道摆明了只是探听虚实,要是自己定然听得出来,便说两句客套之语,假装离去,再暗中偷窥,见机行事,这几人都是高手,且并不一心,为了仙府利益,早晚免不了一番打斗,自己便可坐收渔翁之力,岂不快哉?

    哪里知道这玄武老道却是个耿直的xìng子,对朋友那是没得话说,对极yīn老道这种凶名远播的人物起先变有几分看法,于是变会错了语言中的意思,出语反驳,大凡高手,都是心高气傲之语,哪里容得这翻言语,尤其是还有其他高手在场,如不计较,便是丢了面子,这极yīn老道必然不肯善罢甘休。不过这样一来,却是正和周青口味,周青本来就是一雁过拔毛的主儿,何况是仙府开光这等大利益,不分一杯羹,周青自己都觉得过意不去,凭的怠慢了自己。

    但这蓝神老祖,大力熊王,极yīn老道都是一方霸主,周青也听玄武老道讲过,都是渡过了一两道大天劫的人物,功参造化,自己虽然有诸多威力暴大的封神法器,却都发挥不了一层威力,就算对方赤手空拳,都有一番争执,何况既然是海外霸主,手上没有一两件象样的法宝,打死周青都不相信,熊王手上那白骨骷髅做成的大锤,周青虽然看不出有什么过人之处,但也知道对方不会是拿来吓唬吓唬人,做做摆设而已。

    这等阵仗,最佳的做法便是躲在一旁算计,现在被玄武老道一搅和,却是落到了明处,不过还好,自己这一方虽然道行功力都比不过人家,却是人多势重,要真打斗起来,周青要浑水摸鱼的机会也是不少。

    果然,听见玄武老道一番话语,极yīn真人马上变了颜sè,一双眼睛发出了yīn冷的寒光,微微的转动,朝周青这一干修士打量一阵,看来是想要发作,却碍于周青这边人多势众,没有把握,加上仙府开光在急,大力雄王与蓝神老祖又在一旁虎视耽耽,相互牵制,便不敢动手,只是心中算计。

    尤其是极yīn老道一眼扫到周青和云霞仙子两人,眼睛更是一亮,周青九rì金乌法衣上镏金火焰翻滚,九只金乌震翅yù飞,知道是一件异宝,那云霞仙子白衣飘飘,水气缭绕,周围青光缭绕澄澈,飞剑法衣也是上等货sè,心中更是惊讶,哪里来了这两个人物,这两人功力道行都是不弱,但在极yīn老道这等渡过了大天劫修士的眼里却是算不了什么,海外修道界,人类修士远远没有妖怪那么众多,能够在海外修道界站住脚跟的无一不是道行高深,声名远播之辈,极yīn老道却从来没有听说过两人,周青和云霞仙子的相貌甚是年轻,尤其是云霞仙子一幅涉世未深的样子,极yīn老道马上就判断出这两人不是海外修士,不由得起了歹心。

    周青看他目光朝自己和云霞仙子两人身上乱梭,自然知道这老道是存了什么念头,便暗自好笑:“这老道,爷爷没有还没有想好怎么算计你,你却凭空对爷爷就起了歹心,看来却是饶你不得。”想虽然这么想,周青却是知道极yīn老道功力法宝厉害无比,一个不小心,变有xìng命之忧,不得不打起了十二分jīng神,转起了恶毒的念头,还一边暗暗传音给云霞仙子,叫她小心防备,云霞仙子当然会意,都是各自算计不提。

    权衡了一下实力,心中有了一番念头,见玄武老道出言反驳,极yīn老道只是冷哼一声,并不答话,却是明显示弱了几分,众人虽是大大的惊讶了一下,不过设身取地一想,却也在情理之中。

    “久闻北海玄武真人乃是豪爽之辈,今rì一见果不其然,你我都是妖类得道,却也是有几分渊源呢,老熊我在修为上先走道友一步,道友如不嫌弃,叫我一声老哥便可,我便叫道友一声老弟,熊王,熊王的叫,我却是听得不怎么舒畅呢,老弟说得好,仙府开光,有仙缘便可得之,既然老弟有意插上一手,那我等各看看天命。”这大力熊王朝玄武老道回了一礼,立马拉拢关系,居然称兄道弟起来,不过说来语气爽快,自友一番亲和之力,叫人不忍拒绝。

    玄武老道本来也是好交之人,见对方有意结交,不管对方诚不诚心,也不好卖不卖面子,便答应了下来。两帮人马边走到了一起,交谈起来,玄武老道帮熊王一一介绍,熊王虽然生得一副高大粗鲁模样,说话之间却甚是有礼,没有一点高手的架子,众人相谈甚欢,尤其是水猿,更是欢喜,当玄武老道介绍道周青和云霞仙子之时,眼睛俱是一亮,开口赞道:“老熊我阅人无数,人类修士之中,像两位如此人物却是少见,云霞道友居然在这等年纪就修到了返虚境界,实在是让老熊我佩服。”

    云霞仙子开口谦虚了几句,声音甜美清脆,众人都是暗暗赞叹,周青微笑不语,这头北极熊jīng道行高深莫测,能够看出云霞仙子的真实年龄的修为倒在情理之中,只是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出自己的真实修为来,周青心中颇是疑惑。

    果然大力熊王双目闪动这幽红的光芒,朝周青打量了好一阵子,才摇头叹息道:“不知周道友是修习的哪一派功法?周道友果然隐藏了实力,老熊我这双离火重瞳看穿青冥九幽,却是看不出道友的功力深浅,只察觉到道友身体内封印了一股极其庞大的法力,有周道友次等人物相助,我们要打开这仙府的禁制,却是又多了一分把握!蓝神道友,极*友,你们觉得如何?我们老是晾在这里也不是办法,还是先打开合力打开仙府,在分配里面法宝和仙府的归宿如何?老熊我说过不取分毫,说到变做到。”

    极yīn老道看见大力熊王转眼间就和玄武老道一干人等谈扯上了关系,差点没有气炸了肚皮,又听见大力熊王对周青的评价,顿时凉了半截腰,熊王的离火重瞳闻名海外修道界,并且这头北极熊从来不说谎话,看来周青不可小视。

    对熊王末尾的提议,极yīn老道也不说话,心里权衡着得失,倒是蓝神老祖嘎嘎怪笑:“熊王从不说谎,老道还是信得过的,这样,开启仙府之后,老道只要几件渡劫的法宝,其余你们分配,正如熊王所说,现在开启仙府乃是当务之急,免得夜长梦多,万一东海那只蛤蟆知道赶了过来,我们怕是都捞不到处,尤其是南海那老尼姑,门下弟子多多,对我等邪魔妖类可是要赶尽杀绝的,我们虽然不惧,但到这关头,也是麻烦。”

    见蓝神老祖也同意行事,极yīn老道也没有办法,只有答应,手一招,九九八十一杆玄yīn聚兽幡变成三寸大小落如袖袍之中,随着众人朝那爆炸的火山口遁了过去。

    这座刚才爆发的火山现在已经完全冷却,也不往外喷岩浆,露出了一个方圆几十亩,黑漆漆的孔洞,海水灌了进去,也没有发出热气。

    “这仙府的禁制就在下面,连带这九座火山,形成了一个极其jīng妙厉害的阵法,现在这座火山被地壳变动所毁,此阵法便不再圆满。我们下去以后只要全力出手,轰破地脉,仙府自然就会出现。”指这那漆黑的火山口,大力熊王开口解说以后,运起玄功,一冲而下,蓝神老祖和极yīn老道也是轻车熟路,各自用法宝玄功护体冲下,玄武老道和周青一干修士也冲下,转眼就不见了人影。

    就在众人冲下的不一小会,海域之上突然梵唱大做,一道七彩佛光从上面照shè下来,佛光之中一个足足有方圆几十丈大小,高十来丈,通体洁白,好象白玉雕琢而成的净瓶在火山口上落了下来。

    佛光大盛,这净瓶周围海水全部被佛光隔开,几十道人影冲净瓶里面冲出,为首两人,一满面红光,身体高大的老尼姑,另一位正是周青的老熟人,也是不共戴天的对头,昆仑乾机老道。

下一章          上一章